雅文小说 > 穿越时空 > 大魏宫廷 > 第385章:退守常川
    “本王记得,在雒地西南,有一条川涧,此涧蜿蜒穿过一片当地人称之为鸦岭的山丘,淌过一片唤作鸦岭峡的峡谷。_ ﹏雅>文吧  w·ww.yawen8.com此峡谷,一半川涧,一半泥道,泥道泥泞难行。大将军若打算伏击羯族人的先遣骑兵,这是个不错的地点。”

    见司马安望着地图久久不语,赵弘润注视着前方,平静地说道。

    ……

    司马安闻言吃惊地望着赵弘润,要知道三川地图在他手中,并且身旁这位肃王殿下并未侧过头来观瞧,可是却清楚记得地图上所记载的当地地貌?

    传闻,肃王弘润,博闻强记,能走马观碑、过目不忘……或许并非谣传?

    司马安心下惊讶,在思忖了一番后,说道:“殿下,不如我军暂时在常川驻扎吧。”

    “唔?”

    赵弘润闻言微微一愣,毕竟在他记忆中,常川是川涧流经的一片矮丘,川涧便是因其得名。

    不可否认,常川那一带有矮丘、有平原、有山涧,地势颇为复杂,是一个安营扎寨的好位置。

    但正如当初浚水军的大将军百里跋所言,安营扎寨分侧重于攻还是侧重于守,似司马安所提议的,将军营设在常川,这分明就是侧重于守的军营。

    建造这样一座军营,可不能帮助砀山军歼灭那一支或将在短短半日后便抵达的羯族先遣骑兵队啊!

    按理来说,他赵弘润所提出的建议,才是最佳的选择。

    可是司马安,却仿佛不急着设计歼灭那支羯族先遣骑兵,多此一举地在是鸦岭与鸦岭峡前的常川安营扎寨,说实话。这并不符合司马安那仿佛迫不及待想杀光天下所有外族人似的心态。

    事有反常必为妖!

    “大将军还未放弃么?”赵弘润在微微思忖了一番后,颇有些感慨地问道。

    听闻此言,司马安眼中闪过几丝异色,淡笑着问道:“殿下何出此言?”

    赵弘润目视着司马安半响,平静地说道:“大将军的下一步,是希望本王再写一封书信。﹏雅文﹍吧  w·w-w-.`y-a·w`en8.com叫伍忌,率领商水军在鸦岭峡的另外一侧埋伏吧?”

    ……

    司马安闻言目光微变。

    赵弘润都将话说到这份上了,他又岂好再自欺欺人,遂苦笑说道:“三日,某恳请肃王殿下,再给某三日。”

    赵弘润目视着司马安,半响后点头说道:“好!本王就给大将军三日。不过,三日之后,倘若雒、巩之地的羱族人与羝族人仍然没有协助羯族人。背叛与我大魏的友谊,那么,大将军当承认这些部落,是我大魏的友邻,不得再做出任何伤害彼此友谊的举动。”

    司马安闻言,接口道:“倘若彼背叛了与我大魏的友谊,背叛了肃王殿下的信任,某当率领砀山军将其……”

    “驱逐出三川!”赵弘润打断了司马安的话。

    “……”司马安皱了皱眉。随后,可能是觉得此举倒也可以接受。遂点了点头。

    原来,司马安之所以恳请赵弘润再给他三日工夫,是在等巩、雒两地的羯族人与羝族人部落反水,断他们的粮道。

    此后,砀山军的军卒们开始火急火燎地在常川安营扎寨。只见这些军卒们,砍伐了附近山中的林木。就近在那些矮丘上建造军营的围栏,随后,他们将从褐角部落处所得的羊群赶到了军营内,杀羊取肉,制作成肉干。充当军粮。

    说起这些羊只,因为在赶路途中跑丢了一些,再加上沿途砀山军的士卒们也不忘抓紧时间制作肉干,因此,当初那上万只羊,如今只剩下三分之一,但取而代之的,就是每一名砀山军士卒的行囊内,都塞满了肉干。

    在这种情况下,司马安根本不在乎巩、雒两地的羱族人或羝族人是否会断他们的粮道。

    反过来说,他甚至更加希望这些外族人背叛他们,因为这样一来,身旁那位肃王殿下,便不会再阻止他对这些外族动用武力。雅文吧  w·w=w.yawen8.com

    毕竟那位肃王殿下,在对待背叛大魏友谊的外族这方面,其主张与他司马安几乎一致。

    大概半日后,羯族人的先遣骑兵,果然是追赶着砀山军的行军路线,不期而至。

    而此时,事实上砀山军还未彻底将军营的营栏建造完毕,顶多只是建造了一半而已,并且,军营内行军帐篷什么的,除了司马安的帅帐以及赵弘润的王帐,那是一顶也无。

    没办法,羯族人的先遣骑兵来得实在太快,区区半日工夫,根本不足以砀山军从几里外赶到常川,再在常川建造军营。

    好在此时砀山军的军营建造在那些矮丘上,占据着高地优势,因此,那些羯族人的先遣骑兵尽管追到了眼前,但并未立刻攻击砀山军,而是在远远地观望着。

    而在矮丘这边,闻讯而来的赵弘润与司马安,亦在矮丘上眺望着远处那些羯族先遣骑兵。

    值得一提的是,或许是前几日乌兀向砀山军透露有关于羯族人的情报,这使得司马安对他稍微有了那么些信任,至少此刻乌兀与乌娜就站在赵弘润身边,司马安已不会面露厌恶之色。

    “这数量……不得了啊。”

    从旁,砀山军大将白方鸣将手平放在眉骨上,眯着眼睛望着远处那一大群羯族先遣骑兵,喃喃说道:“乖乖,这得有多少匹战马啊?”

    听了他的嘀咕,附近几名砀山军将领无语地瞥了他一眼。

    不过话说回来,远方的羯族先遣骑兵,他们所拥有的战马,着实令他们有些眼红。

    要知道,对面的羯族先遣骑兵据赵弘润目测最多不过五六千人,可是呢,因为一人配三骑,战马的数量达到了一万五千以上。

    这在魏国兵将们看来。简直就是奢侈浪费。

    若是能缴获一些战马……

    相信此刻这些砀山军的将领们,多半都在幻想着此事。

    包括大将军司马安。

    毕竟这位大将军目不转睛盯着那支人马的目光,与其说是杀气腾腾,倒不如说是想得到些什么。

    这时,乌兀开口提醒道:“像我说的,羯族人的部落战士。不像贵国的军队那样有专门负责后勤的后勤军,他们这几日的粮食,都在另外两匹马其中一匹马的马背上驮着。并且,从此刻起,他们的双脚就不会再踏足地面,在马背上解决吃喝拉撒。”

    “拉屎也在马背上解决?”白方鸣不合时宜地询问,让附近的众人都露出了古怪的表情。

    “呃……是的。”乌兀点点头,做出一个怪异的姿势,解释道:“像这样。半坐在马背上拉……唔,解决。”

    幸亏乌娜听不懂我大魏的话……

    赵弘润望了眼一脸不知乌兀大哥在说什么表情的乌娜,又瞥了一眼众砀山军的将领们,却见他们满脸都是哦,原来如此、真是长见识了之类的表情。

    显然,这帮人其实都很好奇这件事。

    而在这时,司马安沉声问道:“那……他们怎么解决饮水问题呢?马背上也背着水么?”

    “每一名羯族骑兵,都配有两只水囊。外部是羊皮缝制。内部是羊的胃囊,或者……唔。羊泡制作而成……”

    “羊泡?那是什么?”白方鸣插嘴道。

    羊膀胱……

    赵弘润瞥了一眼白方鸣,不过明智地没有开口。

    果不其然,当乌兀解释了羊泡究竟是什么东西后,众砀山军将领们皆露出了古怪的表情。

    “少插嘴!”司马安狠狠瞪了一眼白方鸣,随即对乌兀平静地说道:“你接着说。”

    “其实羊泡洗干净后用来盛水……好好,我接着说羯族骑兵。”乌兀明智地终止了向这些魏人解释羊泡好处的打算。继续讲述羯族骑兵的饮水问题:“这两个水囊,足以维持一名部落战士一日的饮水,换而言之,在这一日内,他们会一直在你们身侧。利用长弓射死士卒。如果水囊内的水喝完了,他们会先撤退一半的骑兵,到附近的溪流、山涧补充饮水,灌满两个水囊,然后这些人再次返回,与另外一半骑兵交换。”

    “也就是说……无懈可击?”砀山军大将闻续皱眉问道:“那睡觉呢?也在马背上么?”

    “当然。”乌兀点点头,颇有些骄傲的说道:“任何一名部落战士,都必须掌握在马背上睡觉的技巧。可能你们魏人无法接受,优秀的部落战士,可以让同伴牵着缰绳,而他整个人仰躺在马背上呼呼大睡,是在战马奔跑过程中哦。”

    怎么可能……

    众砀山军将领闻言露出了难以置信的神色,毕竟,仰躺在奔跑的战马上呼呼大睡这种事在他们看来,实在太过于匪夷所思了,就不怕掉下马背摔死?

    “本将军大致了解羱族骑兵的能耐了……那么依你之见,似眼下这种局面,对面的羯族骑兵,会怎么攻打我军这座军营呢?”司马安问乌兀道。

    听闻此言,乌兀笑着说道:“在没有奴隶军消耗敌军士卒体力的情况下,羯族骑兵的作战方式会变得谨慎许多,不会做无谓的攻击,更不会贸然冲上山来,只会用长弓射杀贵军的士兵。”

    “这件事很好防范,还有么?”

    “还有就是……话说大将军扎营的位置选地不错,这矮丘下就有一条山涧,这样一来,羯族骑兵惯用的围困方式也就没有什么效果了。不过,他们或许会在这条山涧的上游,用东西堵死山涧,使贵军的士卒没有饮水。或者,用粪便弄污涧水,这样一来,流到这片矮丘附近的涧水就不能再饮用了,否则会患病。”

    “唔。还有么?”

    “最后嘛……”乌兀这时也不知是瞧见了什么,朝着前方努了努嘴,说道:“喏,来了。……单骑的挑战。”

    话音刚落,就见矮丘下传来一句很大声的羱族语言。

    众人仔细一瞧,这才发现有一名非常强壮的羯族骑兵,正在矮丘下搦战。

    阵前斗将……

    司马安摸了摸下巴,目色闪着若有所思的精光。(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