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穿越时空 > 大魏宫廷 > 第399章:逼降(二)
    “快,再搬几桶过来。﹏ 雅文8  w=w=w`.-y=a-w-en8.com”

    “肃王殿下有令,此间三十架投石车,每车再发两弹桶弹。”

    “遵命!”

    随着赵弘润一声令下,负责那三十架投石车的商水军士卒们再次忙碌起来。

    而这次油桶轰炸的目标,就不再只是雒城的南城墙一带了,而是城内。

    根据投石车的设计图纸,抛筐的角度下压时的一寸,约相当于十丈左右,两寸,就是二十丈。

    甚至于,其中一架投石车,赵弘润有意命令负责该投石车的商水军士卒,将校准的角度下压到极限,目的,就是为了警告城郭内的羱羝两族人:这才是我军投石车的极限攻击范围!

    望着再一次忙碌起来的商水军士卒们,司马安转头望了一眼身边的这位肃王殿下。

    他这才意识到,这位在他看来有些妇人之仁的肃王殿下,其实做事却非常干脆果断。这不,见雒城的羱、羝两族企图顽抗,便立即做出第二波攻势。

    杀伐果决,这才是王者应具的姿态!

    司马安心中暗暗赞道。

    “轰隆——”

    随着三十架投石车再次轰隆一震,三十桶灌满石油且点燃了布条的桶弹,再次划破长空,准确地轰炸在雒城的城郭内。

    而其中有一桶桶弹,抛物的弧线明显要比其余的桶弹更大,粗略估计居然是抛射到了雒城城中央稍微偏西南的位置。

    顿时间,雒城内的火海比起方才更为迅猛,惨叫声亦比之前多了不止一倍。

    砸到平民避难的地点了么?嘁!

    赵弘润皱了皱眉,抬手揉了揉眉骨。

    平心而论,同样是人命,但军卒与平民的概念,赵弘润分地很清楚。

    想当初在攻伐楚国的时候,若不是此时已摇身一变成为鄢陵军与商水军的原平暘军士卒识相,赵弘润为了大局着想,说不准还真会将那五万兵全部坑害。

    但是针对楚国的平民,哪怕是那些拒绝迁往魏国的楚国百姓以及楚国的原贵族,赵弘润却从未用坑杀来逼迫过他们。>雅文吧  w·w-w·.·yawen8.com

    毕竟在赵弘润心中,军卒与平民是不同的。

    军卒是职业的杀人者,为了保护自己的国家,他们必须在战争中杀掉敌人,因此,哪怕有朝一日被敌军所杀,这也只能说是天道循环;但平民不同,那些并未想过要与谁为敌,只是努力在这乱世中生存的他们,任何一支军队屠杀他们,都是无法容忍的罪孽。

    这正是赵弘润看不惯司马安屠杀三川部落的平民,却反而能接受后者在击败褐角部落的军队后给予补刀的原因。

    而如今,为了达成逼降雒城阴戎部落的目的,赵弘润下令其中一架投石车向城内抛射了一桶远距离的桶弹,在猜测到这枚桶弹或许轰炸到了无辜的平民后,赵弘润自然而然会感到自责。

    而从旁,一直在关注这位肃王殿下的司马安,见此低声说道:“殿下不必自责,这是那些阴戎自己的决定所致!……是他们自己选择了灭亡!”

    “话虽如此……”赵弘润默默叹了口气。

    可事实上,那一枚桶弹,其实并没有砸到雒城城郭内的平民避难所,而是砸到了从南城墙内侧后退的羱、羝两族的部落战士的队伍中。

    这是黑羊部落的族长拉比图的主意。

    他天真地以为,魏国的投石车的射程顶多就只能射到他们雒城的南城墙一带,谁叫方才赵弘润为了减少对方的人员伤亡,只是命令麾下的商水军针对雒城的南城墙一带抛弹呢?

    因此,拉比图觉得,只要叫城墙一带的战士后退一段距离,魏国那种恐怖的火海制造武器,就无法再对他们造成什么伤害。

    没想到,突如其来的一枚桶弹,刚刚好砸在那些部落战士的队伍中央,瞬间便点燃了该地,吞没了十余名部落战士。

    不得不说,这个场面远比默默地看着诡异的城墙在燃烧更加令人心惊胆颤,毕竟此刻,放眼望去,那十几个浑身燃烧着火焰的部落战士们,正疯狂地四下乱跑,或者痛苦地在地上翻滚,直到在其余部落战士胆战心惊的注视下,被烧成一具焦尸。雅﹎>>文吧 >> w-w=w-.-y=awen8.com

    那铺面而来的焦臭味,足以使最勇敢的部落战士止步,不自觉地后退。

    “(羱族语)快!快灭火!”

    “(羱族语)住手!你疯了吗?这种火根本不能用水浇灭!”

    “(羱族语)后退!后退!”

    “(羱族语)注意哪些烧起来的人……事已至此,射杀他们,莫要叫他们四处乱奔,继续扩大火势。”

    在这灾厄级别的火势面前,羱、羝两族的部落战士们这才感觉到自己的弱小,毕竟他们所面对的,是连磅礴大雨都无法熄灭的火海,是足以将他们部落焚烧殆尽的火海。

    “砰——”

    数桶桶弹,炸裂在羝族纶氏部落的营地,尽管部落营地内的老人、小孩、女人,早已在战前便向北撤离,此刻正躲在城北的避难地,但是熊熊燃烧起来的部落营地,仍然让那些羝族纶氏部落的战士们心中泛起一阵悲苦。

    毕竟他们部落所积攒的羊皮、日常生活所需的器皿,皆已被那片火海所吞没。

    “(羱族语)该死的!”

    其中一名纶氏部落的羝族人咬了咬牙,转身朝着众族长商议事务的毡帐跑去。

    到了族长毡帐后,他顾不得其他,闯了进去,焦急地喊道:“族长,不好了,咱们的营地被魏军的那种武器所集中,所有的东西都烧起来了!”

    毡帐内鸦雀无声,众族长们下意识地转头望向那人,待瞧见那人并非是本族的族人后,这才如释重负地暗暗松了口气。

    而在他们当中,羝族纶氏部落的族长猛地站了起来,睁大了眼睛,难以置信地质问道:“所有东西?”

    “是的,咱们的帐篷、咱们的羊皮、什么都保不住了……”

    “那……羊呢?”

    那名纶氏部落的羝族人露出了悲凉的表情,咽了咽唾沫艰难地说道:“第一个烧起来的,就是羊圈……”

    “完了、全完了……”羝族纶氏部落的族长张了张嘴,失魂落魄地瘫坐在席中,抱着脑袋喋喋不休地念叨着。

    要知道,若在以往,他们囤积的羊皮,可以与魏国、韩国的商队做交易,用羊皮交换盐巴、稻谷、小麦、茶叶等东西,是相当于货币一样的东西。

    而羊群,更是他们与羱族人一样,是赖以生存的宝贵资源。

    然而,那一切,如今都在魏军的火攻下毁之一炬,这就意味着,羝族纶氏部落,已变得一无所有,他们甚至负担不起部落族人今年过冬时的粮食问题,若是没有友好的别的部落的支援,那他们就唯有将本族部落的族人,将年轻的男人与女人们卖给其他部落,以此得到食物。

    纶氏部落完了……

    他们没有将羊群迁往城北么?

    城北才多大的地?早就塞不下了……

    真遗憾啊,纶氏部落……

    在场的众部落族长们,默默地看着那位受到了严重打击的纶氏部落族长。

    在他们草原民族的历史中,不乏有强大的部落,由于种种天灾导致羊群大批死亡而迅速衰败分裂,甚至被某系趁火打劫的部落所逼迫,沦为该部落的奴隶或是附庸。

    羊群,在游牧民族心中的地位,就相当于中原国家的储备粮仓,甚至,是比后者更加重要的存在。

    想想也是,倘若魏国的一座储备粮仓失火,魏国可以从国内其他地方调来粮食,不算什么大问题,毕竟魏国是一个国家;而三川之地上的部落可不具备这种容错,羊群,决定着一支部落的兴旺与衰败。

    尤其是羝族人,别看在场的羱族族长与羝族族长似乎相处地不错,但是像在羝族纶氏部落族长这件事上,羱族人十有**会以种种借口拒绝将本族部落的羊群借给他们,毕竟羱族人从骨子里还是看不起羝族人的。

    而在这种情况下,若是连同为羝族的其他部落都没有伸出援手的话,那么,一旦冬季到来,纶氏部落就只有覆灭。

    而就在这时,毡帐的帐幕撩起,有四名中年人迈步走入了帐内。

    走在前面的那名中年人沉声说道:“诸位族长,难道还未醒悟么?……再打下去,雒地的众部落,就只有死路一条!”

    众族长闻言一惊,抬头一看,这才发现,这四人,居然是早已被黑羊部落的族长拉比图软禁起来的羱族白羊部落的族长哈勒戈赫等四名拒绝与魏军为敌的族长。

    “你……哈勒戈赫,你怎么会在这里?”黑羊部落的族长拉比图吃惊地问道。

    “是我的族人,趁乱搭救了我们四人。”羝族孟氏部落的族长孟良淡淡地解释道,随即,他转头望了一眼失魂落魄的纶氏部落的族长,遗憾地说道:“老友,你们部落营地的事,我听说了,真是……一场灾难。”

    “呵、呵呵……”纶氏部落的族长捂着脸苦笑着。

    见此,白羊部落的族长哈勒戈赫暗自叹了口气,旋即望着在座的诸位族长,正色说道:“投降吧,诸位族长,在魏军还未动肝火之前。”

    与前一次不同,这次,在座的族长们在对视了一眼后,再没有人跳出来反对。

    见此,黑羊部落的族长拉比图心中大急,连忙说道:“诸位族长,难道你们真要向卑劣的魏军投降么?我们可以坚持下来的!”

    白羊部落的族长哈勒戈赫闻言冷哼一声,冷冷说道:“若是一无所有,哪怕坚持下来也没有意义……你的部落不在雒地,自然不必担心魏军的攻势所带来的损失。”

    听闻此言,在座的诸位族长,均有些色变,因为他们这才意识到,黑羊部落的部落营地,可不在这雒城内。

    “我……不是……”

    可能是注意到了在座诸族长的表情,尤其是纶氏部落族长的迁怒憎恨,黑羊部落的族长拉比图心中暗叫一声不妙。

    就在这时,白羊部落的族长哈勒戈赫抬手指向了他。

    “抓住他!用他来平息魏军的怒火!”(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