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穿越时空 > 大魏宫廷 > 第408章:歃血为盟
    八月十二日,赵弘润与巩、雒两地的部落族长们,在雒水河畔歃血为盟。雅文8  w·w=w=.-y=a`w=e-n-8-.`com

    这一日,雒水河畔人满为患,既有希望亲眼见证这一幕的羱、羯两族部落族民,亦有维持秩序的成皋军。

    是的,尽管如今双方已达成一致,但羱、羝两族仍然对砀山军抱持着相对的抵触与憎恨,没办法,谁叫砀山军前一阵子在这片三川之地上制造了数起丑恶的屠杀灭族事件呢?赵弘润只能希望时间能逐渐淡化这份恨意。

    按理来说,羯角部落的数十万军队即将抵达雒城,本不应该再分散精力去做与准备这场大战无关的事,但是碍于以白羊部落族长哈勒戈赫为首的众部落族长们强烈的要求,赵弘润只能“勉为其难”地表示认可。

    不过在心底,赵弘润对这件事可是十分热切的,毕竟锦上添花远不如雪中送炭,那些部落族长们只有在魏军与羯角部落展开大战之前,正式达成盟约,摆正立场,这才能得到以他为首的魏人们的信任。

    而事实上,恐怕那些部落族长们亦是考虑到这一点,因此急急忙忙赶在魏军与羯角部落的军队发生战争之前,与赵弘润确定盟约。

    但无论出于什么样的心思,一旦今日的盟约结成,日后雒水之盟便仿佛拧成了一股绳,从此同进同退。

    既然是歃血为盟,自然要举行祭天仪式,将双方达成的盟约讣告于天,恳求上苍的庇护,在这一点风俗上,魏国与三川部落是一致的。

    唯一有所区别的是,魏国信仰的天乃是天父,即世人头顶上空的苍穹,亦是魏国唯一的天神。注:魏人信仰的“地母”,属地祗,是保佑农作、减少水害的神。

    而三川之民这边,他们则信仰他们神话文化中羊首人躯的高原天神。

    但是这个差别,并不妨碍祭天仪式的顺利进行,无非就是羱羝两族祭祀他们的天神,而魏人这边祭祀魏国的天父呗,双方分别在两张距离不远的供桌附近,同时进行。雅文8  w`w=w-.=y-a=wen8.com

    不过麻烦的是,羱羝两族有专门负责这类事的觋,自然是熟络非常,可是魏军这边呢?一个有相关经验的人也没有。注:觋(xi),指着部落中担任者与神祗或天神沟通角色的人,一般是上了年纪的老人,并且专指男性。而,巫,则专指女性。

    也难怪,毕竟在魏国,祭祀天地是由礼部负责的,而此次出征三川,军中根本没有礼部官员随行,硬要说的话,赵弘润身边倒是有一位足够资格的巫,也就是芈姜,可问题是,她是学自巴巫知识的楚女,与魏国根本就不搭嘛。

    这个问题,让赵弘润深感头疼。

    他原以为签署盟约不过就是双方签个字就算完事了,谁曾想到羱、羝两族的诸部落族长们居然会弄得这样兴师动众。

    “你去!”

    无奈之下,赵弘润将御史补官邱毓给推了出来。

    毕竟在他看来,御史补官邱毓那可是出身大梁名门,中规中矩的书香门第,而一般这样的名门,其家族祭祀祖先都会相当隆重,在这个基础上提升几个档次,应该就不会有错了。

    可是这个决定,险些没将邱毓吓得半死。

    想想也是,要知道今日的祭天,那可是有数万羱、羝两族族民围观的大事,事关着魏国的威严,这要是搞砸了,别说他入仕御史监的前途会彻底泡汤,或许他还会以败坏大魏威仪的罪名,事后被朝廷问罪,这可不是开玩笑的。

    考虑到这一点,邱毓连连摇头,死活不肯担任祭官。

    而这个时候,赵弘润将其拉到一旁,小声对他说道:“在这里,除了你适合,就只剩下了本王了,你总不至于让本王亲自担任祭官吧?”

    邱毓左瞧瞧、右瞧瞧,无可奈何地叹了口气。

    没办法,因为他放眼四周,看到的皆是砀山军、成皋军、商水军这支军队的将领们,这些人怎么看都不像是有能力主持祭天的人选。>﹍雅﹏文吧  w-w·w`.-y=a`w-e·n8.com

    情非得已,邱毓只能咬牙接受,但是他却提出了要求:“既然如此,下官尽力而为。不过,下官希望芈姜大人的协助。”

    芈姜大人,这是逐渐了解芈姜身份的人对后者折中的称呼,毕竟这个女人与赵弘润的关系一向是不清不楚,事实上似沈彧等宗卫们有时觉得喊她芈姜夫人或许更加合适,可问题在于,两位当事人至今都没有真正表态,因此,底下的人也不敢贸然改口。

    可直呼芈姜、或者芈姜姑娘似乎又有些不妥,天晓得这一位日后会不会成为那位肃王的夫人?因此,相关知情者便取了芈姜大人这个折中的称呼,反正在这个女人也可以尊称为(女)公子的年代,称呼一位女性为大人,这也不算是什么大不了的事。

    不过听了邱毓提出的要求,赵弘润脸上却露出了怪异的表情,毕竟,芈姜虽然是一名合格的巫女没错,可问题是,她学的是巴巫文化,能帮得上么?

    可别弄出什么乱子来啊……

    在心中暗暗祈祷了一番,赵弘润最终还是决定请芈姜协助邱毓,毕竟单单邱毓这么个半吊子,根本无法完成繁琐的祭天仪式。

    “拜托你了,芈姜。”

    “唔。”芈姜点点头,淡淡说道:“总之,唬住那些围观的羱羝族人,让他们领略到魏国的大国尊仪,对吧?”

    她的神色,一如既往的平静,仿佛在她看来,此事根本不算事。

    也是,她的职业就是巫女嘛,虽然在赵弘润看来,刺客或许才是这个女人的主职业。

    “肃王,您这边准备了好么?”

    片刻后,白羊部落的族长哈勒戈赫走过来询问进展,毕竟是针对结盟的祭天,自然要双方一同开始才行。

    见此,赵弘润转头望了一眼芈姜,见后者微微颔首,却对哈勒戈赫说道:“开始吧。”

    听闻此言,哈勒戈赫对他们那边负责祭天的人员挥了挥手,旋即,只见两名羱族人举着一只巨大的羊角笛,鼓着腮帮子用力吹响,吹出了呜呜呜的悠长笛声。

    而魏军这边,几名成皋军的士卒用牛角所制的军用号角代替,那场面,赵弘润都不忍心去看。

    在一番笛声的对天通告过后,羱、羝两族的觋们,那些被选出来担任祭者的老头,就开始围绕着一堆篝火,跳他们慢悠悠的不知该称作什么的舞蹈,反正在赵弘润看来,就是一帮老头拄着拐杖围着篝火绕圈,时不时地踢踢腿,举一举双臂,然后说一大通叽里咕噜的话。

    那些涩晦难懂的词,就连听得懂羱族语的赵弘润,都一头雾水。

    还行,对手并不强……

    暗自松了口气,赵弘润转头望向他们这一方。

    只见他们这一方,芈姜正举着一柄宝剑站在另外一堆篝火旁,闭着眼睛也不知在做什么。

    说起来,此时的芈姜,又换回了她们姐妹最初时的那一身赤白的衣衫,其衣衫上那狰狞的,仿佛火焰般的凶兽,使得她增添了几分神秘的气息。

    突然间,随着芈姜猛地睁开双目,她身前的篝火瞬时间扩散上窜,火势一下子变得迅猛了数倍,吓得在附近围观的羱羝两族族民连连退后,一脸惊恐地望着那堆不知发生了何故的蛊惑。

    “(羱族语)这……怎么回事?怎么魏人那边的篝火的火势,一下子就变地凶猛了?”

    “(羱族语)会不会是已经沟通了他们魏人的天神?”

    在诸三川之民瞠目结舌的观望下,芈姜终于有所行动。

    只见她深吸一口气,手持利剑缓缓转动身躯,围绕着那堆篝火时而扬剑、时而跳跃,那举止,仿佛有种说不出的魅力,让人难以转移视线。

    “(羱族语)好……好美……就像是火灵……”

    在赵弘润的身旁,乌娜痴迷地望着远处的芈姜,喃喃说道。

    “……”赵弘润有些郁郁地撇了撇嘴,他不想承认,但是在心底,他却不得不承认,芈姜的舞姿——姑且认为那是一种舞蹈——的确是有着某种让人难以转移视线的神秘魅力。

    或许,是因为这种舞蹈源于神秘的巴国的原因吧。

    而此时,芈姜吸入了第二口气息,而与此同时,她的动作速度也变得越来越快,到最后,赵弘润甚至已隐约看到她的身体已快到出现了虚影的地步。

    是因为长时间盯着火光而导致的错觉么?还是……这才是那剑舞的真正用途?

    赵弘润揉了揉眼睛,仔细望着远处的芈姜。

    曾几何时,他始终不能理解,芈姜将她那明明是不可思议绝技的剑舞,归类于祭祀所用的祭舞,直到此时此刻,他终于恍然了,此刻呈现在众人眼前的芈姜,就仿佛是一位跳跃于火焰间的火灵,那火光照印下的重重幻影,当真是美轮美奂。

    “(羱族语)好……好厉害……魏人的祭巫……”

    “(羱族语)不愧是魏国……”

    ……

    眼瞅着附近那些羱羝族人惊骇而敬畏、憧憬的目光,赵弘润真不知该说些什么。

    他偷眼瞥了一眼隔壁篝火的那些老头们,实在感觉好笑,因为那几位本来受到尊敬的觋,可能是被芈姜的祭舞扰乱了节奏,这会儿一个个满头大汗,时不时地用怪异的目光望向芈姜,一副拼了命也要跟芈姜一较高下的表情。

    简直……无语!

    赵弘润摇了摇头。

    就在这时,附近的羱、羝两族,包括魏国的军卒,皆齐刷刷响起一声惊呼。

    赵弘润转头一瞧,这才发现芈姜突然间从篝火间越过,到另外一侧收剑伫立,而那堆篝火,却熊地一声茁壮燃烧,仿佛要将整个天空点燃似的。

    “……”

    赵弘润张了张嘴,虽然他并不清楚那究竟怎么回事,但是他可以肯定,芈姜必定是做了什么手脚。

    做得太过了,这个傻女人!

    瞥了一眼周边呆若木鸡的众人,赵弘润无语地揉了揉额角。(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