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穿越时空 > 大魏宫廷 > 第469章:民商崛起之初(七)
    十一月初,文少伯、介子鸱,以及他们俩那十名奴隶,驾驭着总共六辆马车抵达了魏国的王都大梁。﹎> 雅文﹏>吧  w`w`w·.`y=a`w`e`n-8`.=com

    毕竟布告上朝廷户部收购羊皮的地点,就在大梁的户部。

    当日,文少伯与介子鸱便找到了真正负责收购羊皮的司署,即户部辖下的仓部,将那六辆马车的羊皮全部换成了铜币,整整四个大箱子的大铜钱。

    介子鸱仔细算过,户部给予他们的收购价格,恰好是雒城那边售价的两倍,再算上他们从商水县运载货物出售于雒城的利润,这趟行商,居然让他们赚到了几近八倍于本金的利润。

    这是一个何等疯狂的数字!

    由于天色接近黄昏,文少伯与介子鸱决定今日在大梁住上一宿,遂在城西找了一家客栈,将六辆马车停在客栈后的空地上,但是那四个大箱子的大铜钱,文少伯却叫那十名奴隶们将其搬到房间里。

    随后,叫店家搬来几坛子酒,叫那十名奴隶一边饮酒一边看守那些财富。

    但是不许喝醉。

    在安排妥当这些事后,文少伯与介子鸱便离开了客栈,打算趁着不多的时间,欣赏一下王都的繁华。

    他们并不担心那十名奴隶会携款私逃,毕竟那些纶氏人再卖给他们这些奴隶时候,就已经在其胸口上用烙铁印上了文少伯的印记,并且告诉文少伯,若是奴隶胆敢背叛主人的话,纶氏会赔偿他们的损失,并且,派出纶氏最英勇的骑兵,哪怕追至天涯海角,也会抓到这些背叛主人的奴隶,对他们处于最残酷的惩罚。

    相信这一点,那些奴隶们也心知肚明。

    不过那名纶氏男人也说了,就目前为止,他们还未听说过有任何一名奴隶反叛的消息。

    但是,为了谨慎起见,文少伯与介子鸱还是留了一个心眼,非但知会了客栈的伙计,还亲自在客栈前等了半个时辰。

    没想到待等半个时辰后,文少伯与介子鸱二人偷偷溜回房间时,却无语地发现,那十名奴隶几乎都已喝到酩酊大醉,唯有那名如今叫做文一的奴隶,仍努力地睁着因为喝醉酒而显得通红的眼睛。

    “主人,我们抵御不住魏国的烈酒的诱惑……它比羯族人还要可怕,一下子就让我们臣服了……”文一一脸惭愧而害怕地说道。雅文﹎8 ﹏ w·w·w`.-y=a·w-e=n·8`.-c-o·m

    ……

    文少伯与介子鸱对视一眼。

    这些奴隶的忠心倒是可以保障,但是这些人在美酒前的定力……

    “行了行了,你也睡一觉吧。”

    文少伯挥挥手说道,反正他们此刻在王都大梁,魏国治安最好的王都,倒也不担心有什么偷窃的事情发生。

    在听到了文少伯的话,文一可能是支持不住,倒头就睡,鼾声大作。

    “日后在外,最好别让他们沾酒。”

    听着屋内那震天的鼾声,介子鸱苦笑着说道。

    “不过这也说明我们大魏的酒真是好!”文少伯笑哈哈地回道。

    介子鸱摇了摇头,毕竟他的好友,就是这样一个开朗爽直乐观没啥心眼的人。

    “去街上逛逛吧,好不容易来一趟王都。”

    “唔。”

    抛下在屋内呼呼大睡的十名奴隶,文少伯与介子鸱离开了客栈,漫步在繁华的大梁街头。

    不得不说,作为魏国的王都,大梁的繁华着实超乎文少伯与介子鸱的预测。

    而让介子鸱最感到惊奇的,是生活在这里的平民,他们的面容普遍和蔼、带着笑容,不似楚国的平民那般死气沉沉。

    当然,魏国也是存在着非常严重的阶级观念的。

    比如,当一辆奢华的马车从前方而来时,附近的魏人下意识地就让出了道路。

    但是,他们并不会下跪恭送这辆马车,顶多就是为前者让路而已。

    并且,魏国的律法也没有明文规定,平民就不可以行走于道路的中央。

    仅仅如此,便已经让介子鸱清楚地认识到,魏国是一个相当开明的国家。

    尤其是,平民的生命得到了魏国律法的保护。

    在楚国,贵族打死一名平民,这是司空见惯的事,但在魏国,若有一名贵族做出这样的事,就会被魏国朝廷的刑部问罪。

    当然,贵族可以用一笔丰厚的钱来摆平这件事,只要舍得花钱,还是能够逃脱死刑,除非闹得民怨鼎沸。

    但不可否认,魏国的律法对贵族已具有一定的约束力,不像在楚国,国法简直就是贵族倾轧、压迫平民的帮凶。雅文8  w·w=w=.-y=a`w=e-n-8-.`com

    不过让文少伯与介子鸱意外的是,王都内的巡逻兵卫非常多,几乎每隔一段路就能看到一队巡逻的兵卫。

    莫非王都的治安警戒就是这般森严?但为何附近的魏民却并未有什么异色呢?

    因为按理来说,当一个城市出现戒严时,百姓是头一个感觉到压力的。

    他们来到了一家酒楼,在坐下后,当酒楼内的伙计来询问所需时,文少伯问起了这件事。

    店伙计闻言笑着解释道:“哦,客人说这个啊,那与咱们平民百姓无关。客人不知,这些日子啊,各地有不少大人物涌到咱大梁,据说是要联名弹劾肃王殿下……”

    “这是为何?”介子鸱惊异地问道。

    “还不是三川那边的事给闹的。”店伙计一边用抹布擦着桌子,一边解释道:“前一阵子户部对国内各地县城都发布了布告,叫咱们平民百姓去三川行商,有不少人都去了,赚得钵满盆满……那些读书的士子都在说,这是肃王白送钱给咱们平民百姓。”

    看来,瞧出此事的人并不少……

    介子鸱暗暗点头道,随即他问道:“你所说的那些大人物,他们也组织了商队前往三川了吧?”

    “可不是嘛。”说到这里,店伙计压低了声音,小声说道:“可是那帮人被挡在成皋关,寸步难进。据说有个大商队还被逼说了背后金主的名号,乖乖,居然是一位王爷……可是成皋关的兵丁根本不买账。”

    其实介子鸱也亲眼目睹类似的事,闻言好奇地问道:“成皋关的士卒,居然连王爷也不买账?”

    “小兄弟你是哪人啊?”店伙计好笑地望着介子鸱,随即小声说道:“成皋关的朱亥大将军,那可是当今天子曾经的宗卫,深受器重,并且此番又有肃王殿下授意,成皋关的士卒根本不惧那些王族……”

    说着,他舔了舔嘴唇,更小声地透露道:“据说,还闹出人命了。”

    文少伯最热衷于这种八卦消息,闻言好奇问道:“怎么回事?”

    “还能怎么回事?”店伙计低声冷笑道:“还不是那些妄想强行闯出成皋关,结果被成皋军以造反的名义,用连弩射死了大半……连弩知道吧?肃王征服三川的战争利器!”

    “不是据说可以走阳翟至伊山的那条路么?”文少伯纳闷地问道。

    店伙计还没来得及解释,那边那桌的一名客人便压低声音说道:“没用的,肃王派了一万投降咱大魏的川北骑兵驻扎在那里,你有马跑得快?那些蠢材,居然妄想反抗,结果被川北骑兵射死了很多人。”

    望着那名客人脸上的冷笑,介子鸱心中愕然,忍不住问道:“异族人杀了我大魏的人,足下似乎并不气愤?”

    “此一时彼一时。”那名客人低声说道:“肃王此番显然是欲使民间富足,可那帮贵族,还想着来抢食……死了活该!最好那些贵族也射死几个!”

    “这名客人。”店伙计连忙提醒那名失言的客人,后者似乎也意识到自己失言,顾自喝酒不再说话了。

    见此,介子鸱好奇问道:“那肃王呢?可曾返回大梁?”

    “恐怕还未。”店伙计耸耸肩,笑着说道:“昨日来店里喝酒的一名读书人说,肃王这会儿多半在三川友善挽回,要拖到年底才回来……”

    原来如此。

    介子鸱一听就懂了。

    显然,肃王弘润是猜到大梁这边会出现许许多多来自贵族层的反对他的声音,于是就故意不回大梁,让这件事拖着。

    但遗憾的是,年底前那位肃王必须回王都,庆贺元日。

    换而言之,明年元日过后,肃王就将直面那些来自贵族们的施压了……不知到时候肃王能拖延多久。

    想来想去,介子鸱预测了一个比较符实的日期:半年。

    换而言之,肃王给予他们这些人的时间,是九个月左右。

    在这九个月内,若是不能迅速创造财富,建立其具有一定规模的商队,那么,待等明年六七月份,待等肃王只得像那些贵族妥协时,大批财力厚实的贵族商队将一股脑地涌入三川,并且对他们这些平民商贾展开打压。

    这将是一场凶险的战争!

    在返回客栈的途中,就当介子鸱忧心忡忡之际,忽见文少伯一咬牙,狠声说道:“哪怕被老头子打断腿也认了,介子,咱们今年不回去了,在大梁购一批货物,再去三川!”

    “不回安陵与令尊令堂庆贺元日?”介子鸱吃惊地问道。

    “啊,不回去了!我一定要成为财富万万的巨贾,这是我毕生的抱负!”文少伯攥着拳头发誓道。

    “抱负……”介子鸱愣了愣,随即微微一笑,笑着调侃道:“不惜冒着被令尊打断腿的危险,有这份魄力,你一定可以的。”

    “你这家伙……”文少伯微微有些脸红,随即,他好奇问道:“话说,介子,你的抱负是仕途吧?”

    介子鸱走了几步,随即沉声说道:“我想为那位肃王效力。”

    文少伯吃惊地抽了一口凉气,愕然说道:“你这抱负……比我成为巨贾还要大啊。不过我相信你一定可以的,我的兄弟,可是王佐之才!不过……”说到这里,他犹犹豫豫地说道:“若是一直帮我,荒废了学业,这……”

    仿佛是看穿了文少伯的心思,介子鸱微笑道:“无妨。……如今的肃王,虽然令人敬佩,但我并不想辅佐他……我会等,等有朝一日,肃王不再只是肃王的时候……”

    他的眼中,闪过一丝异色。

    “什么?什么肃王不再只是肃王的时候?”文少伯愕然不解地问道。

    “意思就是我目前的学识,还不足以辅佐那位肃王。”介子鸱笑着解释道。

    “是这样么?”

    “就是如此。……对了,若是你真决定今年不回安陵的话,那咱们就要抓紧时间了,待过些日子冰雪封路,去三川的行程可就不好走了。”

    “唔,你说得对,明日咱们就去市集采购些货物,随后立马出发再去三川!”

    不得不说,介子鸱的判断十分准确,待等明年,魏国各方的贵族针对三川的利益一致对朝廷施压,使得肃王弘润也逐渐无法抗拒来自魏国内部贵族阶层的压力,只能默许雒城对魏国国内的贵族商贾开放时,那些在肃王弘润的支持下占尽先机的魏人们,瞬间就遭到了贵族商贾的强力压制。

    到那时,那些欢喜于一时的财富,沉醉于奢享的魏国民间商贾们,瞬间就被挤地几乎没有丝毫生存空间。

    只有像文少伯、陶洪这样抓住这次难得的机遇,不遗余力滚利的平民商贾,才能承受住贵族商贾的压力,顽强地在这场平民商贾与贵族商贾之间的战争中生存下来,逐步壮大。

    但无论如何,哪怕是十去其九、只存其一,赵弘润的目的也达到了。

    种子已发芽长出了嫩芽,只要再给些机会,就会长成参天大树。(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