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穿越时空 > 大魏宫廷 > 第748章:铁骑
    “那是……什么?”

    当三万川北骑兵从焦岗一带飞奔而来时,孙叔敖与其麾下数万楚军早已是目瞪口呆。

    要知道对于楚国来说,马称得上是甚为罕见的“异兽”。

    尤其是川北骑兵的战马,那可是头至尾一丈二、蹄至背七尺五的草原马,比楚国从巴蜀引进的巴蜀马还要高,还要强壮,以至于骑在马背上的川北骑兵们,在楚军士卒们眼中犹如天兵天将一般。

    “轰隆隆——”

    伴随着那仿佛山洪暴发、仿佛江流决堤的巨响,数万川北骑兵无视眼前那些举着双手——为了表明身份,以免误伤——的商水军士卒,从他们的身边疾驰而过,铺天盖地般地罩向了此地的楚军。

    顷刻间,楚军的队伍阵型大乱,无数士卒被屠戳,在中原各国中也算是排地上号的楚国正军,仅仅只是一个照面的工夫,便几近已被击溃。

    “噗通……”

    一名楚兵在逃跑的时候不慎被绊倒。

    听着身背后传来的沉重踏步声,他浑身哆嗦、汗如浆涌,因为他已瞥见,面前的土地上出现了一个巨大的影子。

    他哆哆嗦嗦地转过头来,骇然瞧见,在他的身后,有一名驾驭着恐怖怪物的士卒,正冷冷地看着他。

    那头怪物,真是可怕,四脚着地,头颅居然比他还要高,两颗眼珠子瞪着他,一嘴可怕的板牙,那巨大的鼻子重,呼哧呼哧地喷着白气。

    更骇人的是,这头怪物的脑袋上,仿佛还带着由某种巨大异兽的头骨所制成的面具,使得这头怪物更增添几分恐怖的气息。

    ——他并不清楚,这是川地部落的习俗:当地的部落勇士会将羱羊的头骨晒干,用古老的工艺制作成面具,绑在马头上,使得战马更添几分恐怖与神秘气息。

    与其作用类似的,还有挂在战马前胸的羊齿挂链,只不过这是羱族、羯族的少女们为出征的爱郎串制的祝福。

    这些习俗,既是对出征勇士的祝福,亦是为了震慑与其为敌的敌人。

    “你……你是什么人?”楚兵满脸恐惧的问道。

    他无法想象,如此恐怖的怪物,居然被人所驾驭着,被一名浑身上下披着皮袄的异族士卒。

    然而,对方却丝毫没有理睬他的意思,只是高高举起稍稍有些弧度的弯刀,狠狠劈了下来。

    这名楚兵只感觉全身的鲜血仿佛都凝结了,眼睁睁看着那柄弯刀沉重地劈落下来。

    随即,在一阵天旋地转后,他失去了知觉。

    而此时,那名驾驭着怪物的异族士卒,冷漠的目光扫向前方那些正在仓皇逃离的楚兵,双腿一夹那怪兽的腹部,只见那怪物两只前提腾空连踏几步,似一支箭般窜了出去。

    杀!

    杀!

    数里距离内,解释似这等驾驭着怪物的异族士卒屠戳楚兵的身影。

    堂堂楚国正军,在这支异族军队面前竟然是毫无反手余地,别说抵抗,他们甚至连保住自己的性命也办不到。

    “喂喂喂……这真的是那支羯角骑兵么?”

    亲眼目睹着川北骑兵对楚军的屠杀,士卒央武难掩心中的震撼,毕竟从某种意义上说,川北骑兵可是他们商水军的手下败将啊。

    手下败将,其实居然是如此的强悍?!

    “什……什么?”在他身旁,原齐国东莱军将军甘茂刚刚从震撼中回过神来,他简直难以相信自己亲眼所看到的这一幕:魏国,居然有如此可怕的骑兵?

    作为原齐国东莱军将军,甘茂自然不会像绝大多数的楚兵那样无知,误将战马视为不可抵挡的怪物,可话说回来,他却从未听说过魏国有如此可怕的骑兵。

    可眼瞅着那些可怕的骑兵从他们的身边飞快地掠过,不由地甘茂不相信,这的确是他们的友军。

    “这支骑兵……果真是你们大魏的骑兵么?”

    甘茂咽着唾沫,小心翼翼地询问着同一个伍的同伴。

    平心而论,齐国也有骑兵,只是亲眼目睹了这支骑兵,甘茂总感觉两者根本不是一个档次上的。

    “川北骑兵,是肃王殿下征讨三川时收服的异族骑兵。”士卒乐豹简单明了地回答了甘茂的疑问,很少见地没有奚落后者。

    因为他亦被眼前的川北骑兵所震撼住了。

    就像央武一样,自打三川战役取得胜利之后,乐豹亦将川北骑兵视为了他们商水军的手下败将,可没想到,这个手下败将却是如此的悍勇。

    仔细想想,其实我商水军,似乎并非与这支异族骑兵正面交锋过……

    乐豹的嘴里泛起几分苦涩。

    因为较真来说,在三川战役中败亡的只是羯角部落与其部落族长比塔图,而这支原羯角部落联盟的骑兵,事实上并非与商水军正面交锋,哪怕是最后投降魏国,那也只是羯角部落的族长比塔图不想看到自己部落彻底覆灭,在临死前下达了最后一道命令,使这支骑兵投降了而已。

    就在乐豹失神之际,一柄长枪轻轻搁在了他的肩膀上。

    “谁?!”甘茂可能是察觉到了什么,从观战中猛然警觉过来,他猛地回过头,骇然地看到,有一名高大魁梧的异族骑士,不知何时来到了他们身后,正用手中的长枪轻轻触碰着乐豹肩膀部位的铠甲。

    这个人……

    甘茂心中剧震,因为他本能地感觉到,眼前这名脸上留有一道鞭痕的异族骑兵,绝非只是寻常的士卒,至少他的出现,让他甘茂本能地感受到了威胁。

    “别激动。”可能是注意到了甘茂仿佛要随时挥动武器的准备动作,那名脸上有着鞭痕的异族骑兵,操着一口生硬的魏国方言,淡淡问道:“你等,是魏军中哪一支的?”

    “商……商水军……”看到对方的长枪枪尖仍搁在自己肩膀上,乐豹不敢回头,咽着唾沫回答道。

    “商水军……哼嗯。”那位脸上有鞭痕的异族骑兵眼中闪过几丝复杂神色,轻哼道:“击败了我羯角部落的商水军,竟然沦落到被一支不堪一击的军队追的到处跑,真是可笑……”

    说着,他缓缓将搁在乐豹肩膀上的长枪放了下来,问道:“你等的统兵大将是何人?”

    “是伍忌将军。”士卒李惠恭敬地回答道,可能他已认出了对方。

    “喔……商水军的伍忌。”这名脸上有鞭痕的异族骑兵点了点头,随即自顾自驾驭着战马朝前去了。

    望着此人离去的背影,甘茂惊疑不定地说道:“此人,不像是一般人。”

    听闻此言,李惠点点头说道:“若是我没有记错的话,他就是五万川北骑兵的大督领,原羯角部落族长比塔图的义子,博西勒。”

    “是他?”士卒央武微微吃了一惊,随即眨巴着眼睛不可思议地说道:“原来这家伙的气势有这么强啊……”

    众人默然不语。

    接下来的战事,商水军仿佛彻底沦为了打酱油的角色,此前气势汹汹追赶着他们而来的楚**队,在三万川北骑兵的铁骑下简直毫无反抗之力。

    只见放眼远处,到处都是川北骑兵们屠戳楚兵的景象,尽管那些楚兵一个个拼了命想逃离此地,可最终,他们仍旧被川北骑兵们赶上,逐个杀死。

    这哪里是战争,这根本就是一面倒的屠杀!

    望着这一幕,原齐国东莱军将军甘茂舔了舔嘴唇,艰难地开口说道:“喂,我说……你们商水军,真的是打赢这些人么?”

    李惠、央武、乐豹三人对视一眼,即便有心炫耀一下曾经的辉煌战功,可眼瞅着眼前那些仿佛洪流般的骑兵,他们张了张嘴,竟说不出话来。

    原因无他,实在是因为川北骑兵,他们对这场战事所展现的绝对统治力,让身为昨日胜利者的商水军兵将们都感到震惊与迷茫。

    我们……当真曾战胜这些异族人么?

    相信此刻抱持着这种怀疑的商水军兵将们,绝不在少数。

    然而话说回来,在川北骑兵所展现出来的绝对武力面前,商水军的兵将只是震惊与迷茫,而那些此刻正被那些川北骑兵所追杀的楚军士卒们,却是上天无路、入地无门。

    打,打不过。

    逃,逃不了。

    仿佛楚兵军所面临的,唯有死路一条。

    “完了,全完了……”

    身为寿郢西郊战场主将的上将军公孙珀,此刻早已瘫在他那产自巴蜀的战马上。

    他亦不像寻常楚兵们那样无知,错将那些战马误认为是恐怖的怪物。

    他只是被眼前的一幕给吓住了。

    三万骑川北骑兵的冲锋,地动山摇,仿佛连整片大地都在颤抖。

    而见公孙珀傻呆呆地伫立站在原地,副将公孙傲急声喝道:“将军,速退!”

    “退?……啊啊,退!”

    在众目睽睽下,公孙珀顾不上作为大贵族与上将军的威仪,拨转马头,不顾一切地向后逃离。

    孙叔敖皱了皱眉,不过此时此刻,就算是他也不能指责公孙珀什么,毕竟那支伏击他们的骑兵,实在是太过于恐怖。

    问题在于……

    逃得了么?

    回头望了一眼正在大肆屠杀他麾下楚军士卒的异族骑兵,孙叔敖咬紧了牙关,双腿夹紧了胯下那匹产自巴蜀的战马。

    忽然,他好似想到了什么,浑身剧烈颤抖了一下。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你好狠啊,魏公子姬润……

    此时此刻的孙叔敖,终于想明白了一桩事。

    他原以为此战乃是商水军中了他的诱敌之地,可事实上呢,却是他反过来中了那位魏公子姬润的计策。

    而让他羞愤的是,对方所用的计策,与他简直一模一样。(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