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穿越时空 > 大魏宫廷 > 第1133章:尘封的故事(五)
    邵武三十一年的那场内乱,曾经力敌韩国雄师的禹水军、顺水军这两支魏国精锐,双双覆灭,其两位被誉为王室健儿的军主,禹王赵元被弩矢命中胸口、危在旦夕,随得到御医的诊治后侥幸活了下来,但因为伤到心肺,变成了半个废人;而靖王赵元佐,则被刚刚登基为君王的赵元流放到南梁,明升暗降贬为南梁王。

    在这场动乱中,张皇后一系、太子妃翟氏一系,包括南梁王赵元佐的舅族,但凡曾经站边东宫太子赵元的贵族世家,皆遭到魏王赵元秋后清算。

    赵元以谋反作乱的罪名,将这一批人全部处死。

    由于牵扯贵族实在众多,当时大梁菜市血流成河,其中有些人甚至根本不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就稀里糊涂被卷了进去,白白丧生。

    这件事中最关键的三个人,前魏王赵慷被赵元活活气死,靖王(南梁王)赵元佐遭流放,唯独前太子赵元,仍被圈禁在皇宫监牢内。

    当时,初登大位的赵元信守承诺,册立当初那名女官王为皇后,毕竟赵元之所以能登上大位,几乎仰仗王皇后与禹王赵元这两位智囊皇后王替他应付着宫内的事,而禹王赵元则替他应付着宫外的事。

    相信不知情的人,绝对想不到,二十几年后被陈淑嫒、被施贵妃几番针对却毫无动静,每日只诵读道经,丝毫不参与宫廷内争斗的那位看似柔弱的皇后王氏,实际上是一位极其擅长权谋的女人,她曾以前太子妃翟氏身边女官的身份,将整个大梁皇宫玩弄于股掌之间。

    而随着皇后王氏的上位,郑城王氏强势崛起,俨然跻身于魏国名流行列。

    然而,王被册立为皇后,这件事也引起了王一名好姐妹的嫉妒,后者不明白,为何魏天子(赵元)单单看中王,于是乎,曾经的好姐妹形同陌路,这个女人,即是日后的施贵妃。

    在册立王为皇后的同时,赵元以如愿以偿地将萧晴养到幽芷宫,即二十年后,大梁宫廷内缄口不言、成为禁忌的萧淑嫒。

    此时,萧淑嫒已怀有身孕,十月怀胎之后诞下一对儿女,其中这个女婴,即是玉珑公主。ps:就是这个点,作者本来想将男婴写成主角赵弘润,但是感觉太狗血了,所以还是算了吧。

    不得不说,萧淑嫒所生的这对儿女,是一个糊涂账,真正知情的人,谁也不清楚这对姐弟或兄妹,究竟是前太子赵元的子女,还是当今魏王赵元的子女。

    因此,心中感觉不大舒服的赵元,曾想过将这对儿女溺死,但经过萧淑嫒苦苦哀求,这才暂时作罢。

    要知道,萧淑嫒曾因为被前太子妃翟氏下药导致流产的原因,使得当时御医对她做出了无法生育的诊断,那时,萧淑嫒如遭雷击。

    毕竟不能生育,对于任何一个女人而言都是致命的,前太子妃翟氏,不就因为有这方面的隐疾,才对她嫉恨万分么?

    因此,这对儿女,简直可以说是上天赐予她的奇迹,她无法保证,日后是否还能生育。

    不过,经过萧淑嫒的苦苦哀求,她这对儿女总算是幸存了下来。

    倘若说这对儿女使赵元心中不舒服的话,那么圈禁在皇宫内的前太子赵元父子,则更让赵元感到如鲠在喉般的难受。

    长达十二年的夺妻之恨,使得赵元决不肯赦免赵元他可以流放南梁王赵元佐,但唯独赵元,他不能忍。

    在赵元看来,赵元父子必须死!

    但是,什么时候杀赵元父子,这是一个问题,而目前,由于禹水军覆亡、禹王赵元重伤,使得赵元不敢贸然杀害赵元父子。

    萧淑嫒察觉到了这件事,他太了解赵元了,知道自己心属的男人是一个掌控**极其强烈的人,绝对无法容忍赵元。

    一想到此事,萧淑嫒便心乱如麻。

    毕竟,赵元与她终归是十二年的夫妻,而且前者以往对她也不错,更要紧的是,当年王针对赵元的种种阴谋,其实萧淑嫒或多或少也知道,只是她希望回到赵元身边,因此昧着心视而不见。

    因此,萧淑嫒对赵元本来就心中有愧。

    而如今,赵元俨然已是魏王,却仍然要对赵元赶尽杀绝,这让萧淑嫒很是不忍。

    忽然有一日,宫内传出了一则谣言,言萧淑嫒所生那对儿女,并未陛下(赵元)所出,这个谣言,让萧淑嫒心惊肉跳。

    毕竟她所生那对儿女的亲生父亲究竟是何人,这本来就是她与赵元都不愿捅破的那层窗户纸,而如今,既然这层窗户纸被人捅破,那么,依赵元的性格,他势必会杀她那对儿女。

    果不其然,没过几日,刚刚成为内侍监秉礼大太监的童宪,便带着几名小太监来到萧淑嫒的幽芷宫,企图带走萧淑嫒的那对儿女,萧淑嫒以死相逼,童宪无可奈何,这才退走。

    当晚,赵元来到了幽芷宫,尽管萧淑嫒苦苦哀求,但最终,赵元仍就命人带走了那名男婴,只留下那名女婴,即日后的玉珑公主在赵元看来,女婴可以留,但男婴必须杀死,以绝后患。

    这件事,让萧淑嫒坚定了心中的想法,决定设法救出赵元,让赵元带走那名男婴。

    可问题是,她在大梁毫无帮衬,单凭她一己之力,如何将赵元带离大梁呢?

    她第一时间想到的,便是禹王赵元,以及当时早已出阁辟府的怡王赵元。

    相比较重伤昏迷的禹王赵元,萧淑嫒与怡王赵元的关系更亲近,毕竟想当初她与赵元私会时,便是王与怡王赵元在从中安排。

    因此,她想方设法联系到怡王赵元,请他出手相助。

    得到萧淑嫒的密信后,怡王赵元前往皇宫会见了萧淑嫒,而当听说萧淑嫒请她救出赵元

    以及她的儿子时,赵元大吃一惊。

    但最终,由于萧淑嫒的苦苦哀求,一直以来皆私下暗慕着萧淑嫒的怡王赵元,答应了这件事。

    数日后,赵元晚上下榻幽芷宫,萧淑嫒趁机盗走了赵元的私印,将私印交给了怡王赵元早就安排在幽芷宫外的郎卫。

    那些郎卫在得到私印后,立即前往皇宫内的监牢,将赵元父子以及萧淑嫒所生的那名男婴救出,并通过听风阁的密道,悄然出宫,来到怡王府。

    还记得若干年之前,就当赵元在朝中与前太子赵元争斗,而禹王赵元则在外统领禹水军时,怡王赵元独自一人在城内,异常苦闷。

    而这个时候,他想起了当初禹王赵元的调侃:逃出皇宫又能如何?还不是出不了城?

    因此,怡王赵元就暗中请人挖了一条直通城外的密道,方便他随时出城游玩。

    这件事,就连赵元与赵元二人也不知。

    于是,怡王赵元连夜派人将前太子赵元父子,以及萧淑嫒那名男婴,通过密道送离大梁,安排他们前往南燕。

    次日,赵元得知皇宫监牢走脱了前太子赵元等人,大为震怒,怒发冲冠来到幽芷宫。

    因为看守皇宫监牢的禁卫表示,昨晚有人手持他的私印,提走了赵元一行人。

    而唯一能有机会得到赵元私印的人,就只有萧淑嫒。

    “贱人,你竟然敢欺骗朕?你居然敢背叛朕对你的信任?!……他在哪?他在哪?!”

    萧淑嫒惨笑道:“景王殿下,您已经得到了大位,为何就不能放过他?……他?他早就离开了,想必此刻早已远离了大梁。”

    “是谁?纵使你骗取了朕的私印,若无人帮衬,他绝不可能逃离大梁……是谁?谁在帮你?!……贱人!贱人!贱人!”

    被愤怒冲昏头脑的赵元,哪里还顾得上眼前的萧淑嫒是他的挚爱,恼羞成怒,从墙上夺下一柄装饰剑,红着眼睛将剑刃刺入了萧淑嫒的腹部。

    然而在回过神之后,赵元亦惊呆了:他亲手杀死他最挚爱的女人。

    而这一幕,恰好被蹦蹦跳跳来到内殿的玉珑公主瞧见。

    事后,失魂落魄的赵元将守在殿外的大太监童宪招入进来。

    待等童宪进入幽芷宫时,他亦瞠目结舌,只见萧淑嫒倒在血泊之中,而年仅两岁的玉珑公主,则不明究竟地拉扯着其母,说一些娘睡在地上会得病的之类的话。

    在旁,赵元眼眶通红,失魂落魄。

    “陛下?”

    “将玉珑送到玉琼阁。”魏天子吩咐道。

    童宪点点头,派人将玉珑公主送到玉琼阁,从此不允许玉珑公主踏足幽芷宫一步。

    安排妥当之后,童宪看着倒在血泊中的萧淑嫒,亦是一脸的忧愁。

    毕竟萧淑嫒乃南燕侯萧博远的女儿,纵使赵元是一时怒火攻心、错手杀了最挚爱的女人,但难保南燕侯萧博远会听从解释,善罢甘休。

    尤其是在禹水军与顺水军皆双双覆亡的当下,倘若南燕侯萧博远为女儿报仇,起兵谋反,扶持前太子赵元上位,则十几年的谋划,前功尽弃。

    思前想后半响,赵元最终决定一不做二不休。

    “速速派人到南燕,召萧博远、萧鸾父子入大梁,收而杀之!”

    听闻此言,童宪想了想,低声说道:“如此,奴婢这里有个合适的人选,即前一阵子卫姬入我大魏时的护卫将卫穆,此人乃卫国鄄(juan)侯的二子,欲出仕于我大魏,已多次想通过奴婢求见陛下。……此人,据说与南燕萧氏有旧。”

    赵元想了想,说道:“告诉卫穆,助朕铲除萧氏,他就是南燕大将军。”

    “是,陛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