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穿越时空 > 大魏宫廷 > 第1152章:友或敌的选择
    倘若说之前赵弘润心中还有些顾虑,那么,在古依古与博西勒真正归顺之后,赵弘润心中的顾虑便足足消除了七成。

    毕竟,川北联盟与川北骑兵的问题要比川雒联盟大得多,而既然这两者顺利解决了,那么剩下的,将不再会是问题。

    “需要我与博西勒跟随您入城么?”

    在谈话即将结束的时候,古依古有意无意地问道。

    赵弘润看了一眼古依古,他必须承认,这个其貌不扬的小老头,亦是一位睿智的长者。

    想了想,赵弘润说道:“大族长随本王入城吧,博西勒,你回谷城召集兵马,本王不会在川雒多呆。”

    听闻此言,古依古再次露出了满足的笑容,而博西勒,则一本正经地点了点头。

    而在旁,羝族纶氏部落的族长禄巴隆则表情古怪地看着古依古,他意识到,川雒联盟的族长会议室内,恐怕要设一个新的座位了。

    ……这么说也不全然,搞不好,还会撤掉几个席位。

    暗自幸灾乐祸了一番,禄巴隆朝着古依古点了点头,发出了善意的讯号。

    羯族人与羝族人是存在着矛盾,但若是处于同一边的伙伴,就没有相互敌视的意义了,更何况,禄巴隆暗中出售给魏人的奴隶,有很多还是川北联盟给他们提供的。

    片刻之后,博西勒告辞返回谷城,而赵弘润则带着宗卫们以及大将军司马安,还有古依古、禄巴隆等一行人,在五百名砀山军骑兵的护送下,直接前往雒城。

    本来,赵弘润会先在城外居住几日,谈一谈川北联盟与川雒联盟的口风,不过既然川北联盟已经归顺投诚,那么就没有必要再浪费时间了。

    川雒,又叫雒城,这是一座自由贸易城池,同样也是一座不设城防的城市,与魏国城池最大的不同在于,这座城池的城门一天十二个时辰都不关,等同于摆设。

    或许有人会问,这样不设防的城池,难道不会引来马贼、强盗之流么?

    事实上,并不会。

    因为这座城池的人口基数,早已达到了几十万,城里城外,到处都是、羯、羝三族的战士,只要城守府或者称大族长会议一声令下,这座城池立马可以凑齐一支十万人的军队,将来犯的敌人击退。

    毫不夸张地说,就算是魏人也不敢在这座城池闹事。

    当然了,魏人也没有理由会在这座城池闹事,毕竟在雒城,魏人始终享受着大爷的待遇;哪怕有些魏人中不知好歹的家伙,也不会选择在这座城池滋事,就好像魏人不会在商水邑惹是生非一样。

    谁不知道,这座城池它是姓肃的。

    在无数川民震惊、崇拜的目光下,赵弘润骑着战马,徐徐入城,时不时地与街道两旁争相过来看热闹的川民或魏人招招手,打着招呼。

    不得不说,赵弘润在雒城的威望堪称爆表,在这里,没有任何一个魏人能赶得上他的威望。

    毕竟,哪怕是再痛恨他的川民,都必须承认,这个来自魏国的魏公子,使他们川民的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相比之下,大将军司马安,倒像个陪衬的绿叶。

    不过对此,司马安毫不介意,他好奇地观察着城内的风景。

    魏风的建筑、魏风的穿着,要不是明确知道这座城池并不属于魏国,司马安甚至会怀疑他是不是来到了像大梁、郑城这种大城。

    “如今大将军不会再怀疑本王当初的话了吧?”

    这时,赵弘润回过头来说了一句。

    司马安点了点头,他必须承认,这位殿下即将做到当年的承诺当年赵弘润承诺过,他会用另外一种方式,覆灭川人这个草原民族。

    而相比较赵弘润与司马安,古依古更眼红于这座城池的富裕。

    不过他心中已无嫉妒或者羡慕,因为他所领导的川北联盟未来的羯部落,即将成为雒城的主人之一。

    在夹道欢迎中,赵弘润一行人来到了城守府,一座专门供川雒联盟大族长召开会议、但平时却并无几人居住的魏风建筑。

    在这座建筑前,早已得到消息的诸部落族长,比如青羊部落族长阿穆图、白羊部落的族长哈勒戈赫、灰羊部落的族长齐穆轲、孟氏部落的族长孟良等等,皆已在此恭候。

    相比较羝族部落族长们一脸幸灾乐祸的表情,族部落族长们的表情有些严肃、有些凝重唯独赵弘润的老丈人,青羊部落的族长阿穆图例外。

    “肃王殿下。”

    待等赵弘润驾驭着坐骑来到面前,诸族长纷纷抱拳行礼。

    “诸位族长别来无恙。”

    赵弘润笑着摆了摆手,随即,他翻身下马,走上前去。

    “肃王殿下。”

    青羊部落的族长阿穆图率先迎了上来,在赵弘润无奈的表情下与他拥抱了一下,随即,老头笑着问道:“乌娜那丫头没来吗?”

    “在王府呢。……我也想带上乌娜,让您父女团员,不过您知道的,这次……不大方便。”

    说着这话,赵弘润心底其实也有些尴尬,毕竟在他身后的宗卫们当中,就混着雀儿这个女人。

    “哦……”

    阿穆图了然了点了点头,随即,他瞥了一眼赵弘润那身上的麻衣与冠上的孝巾,叹息说道:“元的事……哎,节哀顺变。”

    说着这话时,阿穆图眼中亦闪过浓浓的哀伤,毕竟怡王赵元,与他也是结识了十几年的老朋友,关系好到令赵弘润都感到不可思议当怡王赵元拜访青羊部落时,阿穆图曾多次让自己的女人去陪寝。

    虽然在草原习俗中这是对尊客亲近与礼遇的表现,但赵弘润还是感到很别扭。

    赵弘润默默地点了点头,随即环视在场诸位族长,笑着说道:“入内再说吧?”

    说罢,他也不等那些族长们的反应,率先迈步走入了那座极具魏风的府邸。

    “……”

    诸族长们面面相觑,他们隐隐已感觉到,今日这位肃王殿下,有些强势。

    来到平日里诸大族长商议的那间大殿,赵弘润当仁不让地坐在主位上,一言不发地看着殿内众人入座。

    待等在场诸人皆入座之后,赵弘润沉声说道:“有些事,相信不用本王来讲,诸位应该也已听说了……乌须、羯、羚,等几个部落投靠了秦国人,企图再次在这片土地上燃起战火。……记得前年的时候,这帮人就曾与秦国人眉来眼去,当时本王饶过他们一回,谁曾想这些人不思悔改,仍欲与我等为敌……我等若再无表示,则雒水之盟形同空设。”

    “殿下所言极是!”纶氏部落的大族长禄巴隆当即附和道:“当召集战士,剿灭叛乱者!”

    见赵弘润与禄巴隆一唱一和,一上来就将乌须部落、羯部落、羚部落打成叛乱者,诸族部落族长们感到有些措手不及,因为他们仍在琢磨着一件事:川北联盟的古依古,为何会出现在这里?

    “肃王殿下请息怒。”

    白羊部落的族长哈勒戈赫见形势不对劲,连忙出声说道:“乌须、羚、羯三个部落,当初并未加入雒水之盟,因此,不应当以叛乱者对待……”

    “引秦兵入三川,这还不叫叛乱者?”孟氏部落的孟良冷笑着说道:“哈勒戈赫,虽说乌须是你们族人的王庭所在,但也不能这样包庇吧?”

    哈勒戈赫哑口无言。

    这时,灰羊部落的族长齐穆轲插嘴道:“肃王殿下,我听说,贵国与韩国再次开战了?”

    赵弘润瞥了一眼齐穆轲,淡淡说道:“现在谈论的是对乌须等几个部落的处置,不要顾左言他,齐穆轲大族长。……我大魏可以打败韩国一次,就能打败它第二次。”

    “可是我听说,这次对贵国宣战的,并非只有韩国,还有楚国、秦国,以及宋地……”齐穆轲眯着眼睛问道。

    赵弘润深深看了一眼齐穆轲,说道:“齐穆轲大族长是想站到那一边么?”

    被赵弘润目不转睛地盯着,齐穆轲不知为何感到一股莫大的压力,更何况,魏将司马安此刻也用仿佛看待待宰牲畜的眼神看着他,唬地他脑门渗出了几丝汗水。

    “我……我当然不是这个意思。”他干笑了两声,连忙解释道:“我只是想问问这个消息是否属实,没有别的意思。”

    “是否属实……”赵弘润喃喃念叨了一句,随即淡然说道:“大族长问这个没有意义。难道本王说是,大族长就要背弃雒水之盟,倒向那一边了?”

    “当、当然不会。”齐穆轲沿着唾沫说道。

    “那就好。”深深看了一眼齐穆轲,赵弘润环视了一眼在座的诸族长,淡淡说道:“本王在国内还有事,诸位大族长也可以认为本王是要赶着去其他战场,与所谓的韩、楚、宋交战,但是不管怎样,本王这边的战略不会改变……三个月内,结束这边的战事!所以说,本王的时间很紧,就不与诸位大族长客套寒暄了……”

    说罢,他再次环视了一眼在座的诸族长,沉声说道:“乌须、羯、羚,勾结秦国,图谋不轨,罪不可恕,本王代表大魏,以盟主国的身份号召诸位族长出兵协助,铲除叛乱者与秦军的联军。……本王不想花太多的时间在这边,因此,就开门见山地说了,同意、或者反对,本王只需要一个答复。”

    “……”

    在座的诸族长面面相觑。

    不知为何,他们感觉这位肃王殿下,浑身上下杀气腾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