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穿越时空 > 大魏宫廷 > 第1174章:各有行动(二)
    秦军副将、长信侯王戬猜得没错,在他率领铁鹰军沿着大河向雒城奔进的途中,的确是有魏军的眼线死死盯着他们的一举一动。

    除了纶氏部落头目谵丹所率领的骑兵探马外,还有早前就潜伏在附近一带的青鸦众。

    相比较前者,青鸦众的眼睛更为毒辣,以至于王戬所率领的铁鹰军还没有走出十几里地,有关于这支秦军的情报,便已被青鸦众们送往某位肃王殿下手中。

    长信侯王戬……看似是个大人物呢。

    就在铁鹰军赶路的途中,在附近的山林中,青鸦众鸦八十九,一名看似二十几岁的年轻人正咬着一根草茎,倚在一棵树的树干旁,微皱着眉头眺望着远方大队的秦军骑兵。

    身为一名刺客的直觉,他感觉远方的秦兵可能已经察觉到他们青鸦众的存在。

    当然,这只是一种感觉,毕竟那支秦军并未派骑兵斥候过来打探情况,因此,鸦八十九心中也没有把握。

    不过不管怎么样,只要他们盯住这支秦军的动向,就算完成了任务。

    忽然,远方的秦军骑兵加快了速度。

    发现了?

    鸦八十九心中一紧,还以为是这支秦军骑兵发现了动静,准备甩开他们。

    不过仔细一想,鸦心中便释然了。

    可能是因为要下雨了的关系吧?

    鸦八十九抬头看了一眼天色,心中暗暗想道。

    果不其然,待等青鸦众们追赶上这支秦军骑兵们时,这支秦国铁鹰骑兵,正在常山北侧的平原地形上安营扎寨,将一顶顶随身携带的兵帐搭建起来,用以避雨。

    可能是因为时间仓促的关系,铁鹰军连营栅栏都没有设置,只是在平原地形上搭建了数以千计的兵帐,随即,便因为突如其来的雷雨而躲入了各自兵帐。

    可惜这附近没有我大魏的军队啊……

    躲在山林中,鸦八十九倍感遗憾地看着远方几乎不设防的秦军宿营地。

    倘若此时有一支魏军突然杀入这个宿营地,这支毫无防范的秦军必定溃败。

    “要不然,咱们尝试一下行刺敌军大将?这可是一个行刺敌军大将的好机会啊。”

    从旁,一名随同的青鸦众开着玩笑说道,引起了其余青鸦众玩笑般的符合。

    不过说笑归说笑,夜袭行刺,这可不是他们青鸦众的强项,毕竟青鸦众侧重的是打探情报,像刺杀敌军大将这种事,那是黑鸦众擅长的事。

    一想起黑鸦众,曾经对那些同僚颇有些嫉妒的青鸦众们,心底暗暗发笑。

    也难怪,毕竟阳夏一带的消息早已经传到这边来了,谁能想到,黑鸦众经营了数年的隐贼村子,最近因为楚军入侵的关系,不得不放弃呢?

    虽然黑鸦众提前将其隐贼村子里的人都迁到了商水邑,并没有多少人员上的损失,但丢了面子却也是不争的事实。

    “轰隆隆”

    一道闪电过后,一阵雷鸣声响彻天际,随即,雨势越来越大,转眼间就变成了暴雨倾盆。

    这下子,鸦八十九等青鸦众就顾不得取笑黑鸦众了,一个个躲入他们刚刚用树枝、草叶造好的简易躲雨棚,躲在棚子里,忍受着潮湿以及被风刮到脸上的雨水,百无聊赖地等着雨停。

    他们倒是想闲聊解闷,但很可惜,由于雨势太大,以至于哪怕相隔不远,他们也听不清同伴究竟都在说些什么。

    而此时,在秦军那座简易的军营内,长信侯王戬却没有像鸦八十九等人所想的那样歇息,他将麾下的部将们召集到了自己的兵帐,在外面雷声轰鸣的情况下,向部下下达着命令。

    “……半个时辰后,全军出发,直奔崤山!务必不可惊动附近的魏军细作……”

    听了长信侯王戬的话,帐内诸将领们暗暗震惊。

    或有一名将领劝说道:“将军,此刻大雨倾盆,不利于行军啊……”

    说得也是,自古以来甚少有在大军倾盆的情况下行军的,毕竟在这种恶劣的天气,再加上泥泞湿滑的道路,根本无法行军。

    但王戬的态度却很坚决,因为他很清楚,想要偷袭魏军,就只有兵行险着,唯有出奇兵,才能攻敌不备。

    虽说淋雨赶路,可能会使得许多士卒染上风寒,但只要这支奇兵能杀那支正在攻打羚部落的魏军(鄢陵军)一个措手不及,那么这就是值得的!

    “我意已决,不必再说!……半个时辰后,抛下兵帐,全军出发!”王戬挥手喝令道。

    诸将面面相觑,不敢违背。

    半个时辰后,雨势仅仅只是稍微减弱了一些,但雨水依旧大如豆蔻,就在监视着铁鹰军的青鸦众们,仍躲在山林中的雨棚或山洞里避雨时,王戬所率领的铁鹰军,则在雷雨声中,悄然离营,策马飞奔离去。

    由于雷雨声遮掩了铁鹰军的动静,使得监视这支秦军的青鸦众们,竟没发现这支秦国骑兵已悄悄离开。

    以至于到半夜时,雨势消止,鸦八十九等人窥探王戬的简易营寨,隐约瞧见那些兵帐,也并没有察觉不对劲。

    一直到次日黎明,鸦八十九等青鸦众们见山下平地上的铁营军营寨仍没有丝毫动静,心中就感觉有些忐忑了明明天已大亮,可铁鹰军的宿营地却没有一个人影,这不符合常理。

    想来想去,鸦八十九等人壮着胆子前往山下的秦军宿营地,但等他们发现那些兵帐内空无一人时,这些青鸦众们顿时面色大变。

    “坏了!”

    攥了攥拳头,鸦八十九面色难看地对同伴说道:“你们几个,快,速速回禀殿下!”

    “是!”几名青鸦众抱拳领命,飞奔离去。

    而与此同时,肃王赵弘润正率领着商水军以及川雒联盟的联盟军,沿着常山西侧的小道,向函山进发。

    两日前,赵弘润得到了秦军副将长信侯王戬率领铁鹰骑兵悄然兵出函谷的消息,心下大喜。

    因为在他看来,秦军这个时候兵出函谷,那么就只有可能是偷袭雒城。

    虽然很遗憾秦军并非是倾巢而动,但倘若能一口吞掉秦长信侯王戬这支铁鹰军,这也不枉费他赵弘润苦心谋划了。

    毕竟在秦军当中,铁鹰军堪称是精锐中的精锐,地位相当于魏国的魏武卒,倘若能全歼这支秦军精锐,相信秦军的士气必定暴跌。

    于是乎,赵弘润即刻命令禄巴隆等羝族族长率领着羝族骑兵返回支援雒城,而他自己,则率领商水军沿着常山西侧的小道,直奔函谷。这一切,皆被秦军主帅武信侯公孙起料中。

    十月初一,肃王赵弘润率领着包括商水军在内的大约八万联合军,抵达了函谷,他一边下令麾下士卒就近砍伐林木建造军营,一边警惕着函谷秦军的动静。

    毕竟在他看来,他这边截断了秦长信侯王戬的归路,函谷秦军势必会出兵攻打。

    但出乎意料的是,函谷秦军没有丝毫动静,就仿佛对方根本不在意赵弘润率军截断了秦将王戬的后路。

    不太对啊……

    在麾下大军正在建造军营的同时,赵弘润带着雀儿以及众宗卫们,骑马靠近函谷,眺望着函谷秦军那连绵十几里的连营。

    他发现,秦军根本就没有出关攻打他的意思,甚至于,对商水军在函谷外建造营寨一事视若无睹。

    这不符合常理!

    而与此同时,在函山秦营,秦少君早已注意到了赵弘润正领着几个人在山下窥视,心中不免有些苦涩。

    他有心想下山去见见那位曾经情投意合的友人,但转念一想,他又放弃了。

    想来也是,即便此刻他下山与对方相见,又能怎样呢?彼此分处敌我阵营,就算见了面,也无法像最初相识时那样无所顾忌地交谈。

    在这种时候,相见不如怀念。

    “那人就是那位魏公子么,少君殿下?”

    不知过了多久,秦少君身后传来一声询问,他下意识回头一瞧,这才发现,他们秦军的主帅,武信侯公孙起,不知何时已来到他身后。

    “应该是了。”向武信侯公孙起点了点头打了个招呼,秦少君目视着远方那一小队骑士,淡淡说道:“姬润有个习惯,他喜欢用自己的眼睛去观察敌军的虚实……”

    平心而论,事实上这个距离,秦少君看不清那一队魏人骑士中是否有他怀念的友人魏公子姬润,他只是有这种感觉。

    “原来如此。”武信侯公孙起眯着眼睛观望着远处的那队魏人骑士,似调侃般问道:“少君殿下不下山见一见那位友人么?”

    秦少君很是吃惊于这位严肃的武信侯居然也会与自己开玩笑,在定了定神后,摇头说道:“此时相见,不如不见。”

    说罢,他主动岔开了话题:“武信侯,不派兵骚扰魏军立营扎寨么?”

    看了一眼秦少君,明白他不想过多聊他与魏公子姬润的话题,武信侯公孙起也就不再多说,顺着秦少君的话茬说道:“没有意义。……无论是魏军立的这座军营,亦或是出兵骚扰魏军立营,都没有意义。……过几日后,待王戬将军偷袭了伊川的魏军(鄢陵军),那位魏公子多半就会猜到我的意图,到时候,他必定回军卢氏,支援魏将司马安,到那时,我军出兵掩杀,必能取胜……山下这座魏营,有何意义?”

    “原来如此。”秦少君点了点头,对身旁这位武信侯颇为佩服。

    而与此同时,赵弘润正在观察函谷的虚实,却忽然有一名青鸦众火急火燎地来到面前,叩地禀告道:“殿下,鸦八十九派人传来消息,他前晚跟随铁鹰军到常山北,于昨日清晨发现被秦将王戬摆脱,如今后者率军不知去向。”

    “……”

    赵弘润闻言双眉紧皱。

    随即,他若有所思地看了一眼函山秦军连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