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穿越时空 > 大魏宫廷 > 第1177章:博弈
    事实证明,武信侯公孙起猜得极为精准,在当日黄昏前一个时辰,也就是申时前后的时候,函谷外平地上的魏军,已收拾好行装,正徐徐向常山西侧的小道而去。

    近十万魏军的迁移,浩浩荡荡,仿佛黑色的潮水,接天连地。

    率先撤退的,是川雒联军的步兵们,为防止函谷秦军突然杀出,商水军与川雒联军的骑兵列队在两侧,守护着友军的撤离。

    然后,商水军陆续开始撤退,再然后,则是川雒联军的骑兵魏军各部的撤离,整齐有序,毫无混乱。

    在函山上,秦军主帅武信侯公孙起静静看着魏军的撤离,眉头直皱。

    再一次被他料中,魏军如此高调地撤离,分明就是在给他传达一个讯息:嘿,我们要撤回卢氏了,你敢追么?

    此去必有埋伏啊……

    公孙起转头望向常山的西侧。

    他不用想也知道,魏公子姬润在率领大军撤回卢氏的时候,必定会在常山的西山埋伏下兵马,等待着他秦军追击而至时突然杀出。

    当然,也有可能是那位魏公子虚张声势,故意摆出高调撤军的架势,让他公孙起以为半途中会设下埋伏,但实际上并没有……

    这是一个心理上的博弈。

    ……即便魏军设下埋伏,无论如何亦要出兵追击。

    望着魏军大肆撤离,武信侯公孙起暗暗想道。

    没办法,因为在魏公子姬润察觉到秦将王戬军的真正偷袭目标后,王戬军就已经陷入了魏军的包围网,倘若他公孙起仍旧按兵不动,那么,将军王戬以及其麾下数千铁鹰军势必会被魏军围剿殆尽,使秦国失去一位上将以及数千精锐之士。

    想到这里,武信侯公孙起沉声吩咐道:“传令下去,出兵追击魏军!”

    听闻此言,在旁,副将王抱拳说道:“主帅大人,末将率军追击即可,主帅何必亲自前往?”

    武信侯公孙起看了一眼王,终究摇了摇头,不是他信不过王,只能说,他不认为王会时那位魏公子的对手。

    在王戬还未抵达伊川的前提下,那位魏公子能料敌预先,竟能提前猜到王戬会先袭伊川、后袭卢氏,因此当机立断撤回卢氏,似这等敏锐的劲敌,纵使是戎马半生的武信侯公孙起,都叹为观止。

    魏公子姬润,那是丝毫不逊色于他公孙起的魏军统帅。

    “不用多言,我亲自领军。……王,你把守营寨。”公孙起吩咐道。

    “遵令。”王无可奈何,唯有点头接令。

    不过话说回来,武信侯公孙起虽然能命令王,但是对于希望同行的秦少君,他就无法断然拒绝了。

    他只能劝说秦少君:“少君,此番某率军追击魏军,或会遭到魏军伏击,少君千金之躯,岂可置您于险地?”

    但很可惜,任凭武信侯公孙起几番劝说,秦少君也没有听从的意思,或许他也想看看,他秦国的武信侯公孙起,与魏国的魏公子姬润,这两位高瞻远瞩的统帅,在智略上究竟孰高孰低。

    无奈之下,武信侯公孙起唯有答应秦少君的要求,带上他一同追击魏军。

    “武信侯有把握么?余是说追击魏军……”

    在途中,秦少君询问公孙起道。

    武信侯公孙起摇头不语,一边驾驭着胯下战马前行,一边低着头若有所思。

    见此,秦少君也就不好再追问。

    由于武信侯公孙起早已通过“魏军的讯息”得知魏军即将撤军,之后早已做好准备,因此,魏军的后军其实距离秦军并不远,仅仅只有三五里地而已。

    因此,武信侯公孙起派出去咬住魏军的前军一支约两千余人的铁鹰军,并没有花费多大工夫,便追上了魏军殿后的军队。

    但很可惜,魏军殿后的军队,乃是以族青羊部落为首的族骑兵,而统领军队的将领,正是赵弘润的大舅子、族青羊部落的少族长乌兀。

    铁鹰军是骑兵不假,但乌兀所率领的族骑兵,更是弓马娴熟,至少在长距离的弓矢战中,族骑兵几乎压制了铁鹰军,使铁鹰军不敢太过靠近。

    果然不出肃王殿下所料,秦军果真企图在我军撤离时追击。只不过……秦军为何感觉有畏前畏后呢?

    指挥着族部落用弓矢压制着远处的铁鹰军,乌兀心中暗暗纳闷。

    他感觉,秦军追击他们时显得颇为保守,无论是的铁鹰骑兵,还是那些秦国正规军。

    是的,没有黥面军,由于担心毫无军纪可言的黥面军会在这种关键时候出错,武信侯公孙起此番在追击魏军时,并没有带上黥面军,他所带的,皆是清一色的秦国正规军。

    终于,铁鹰骑兵似乎下定了决定,拨马冲上前来。

    而乌兀所率领的族骑兵亦不示弱,两支骑兵相互冲了一回,或用弓弩远射、或用短剑相接,各自有所牺牲。

    但总得来说,兵力上的损失并不严重。

    在乌兀看来,仿佛秦军骑兵有所保留对方似乎在忌惮什么。

    这不,待等到魏军撤入常山西侧的小道,铁鹰军就停止了继续向前,留在原地,等待着后方的命令。

    算得可真准啊……

    在秦军主力队伍中,武信侯公孙起抬头看了一眼天色,瞧见昏日正徐徐落山。

    这意味着,当他所率领的军队追击魏军追入常山西侧的那条小道时,天色会愈加昏暗,这会他秦军愈发不容易发觉埋伏在小道两侧的魏军士卒倘若魏军果真设下了埋伏。

    而与此同时,在魏军的中军,赵弘润刚刚收到来自后军的禀报。

    “报!后军青羊部,遭到秦军骑兵的追击。”

    “报!我军后方探得秦军,人数约有两万余,骑兵约五千。”

    听了青鸦众的连番禀报,赵弘润面色波澜不惊,只是回头淡淡扫了一眼。

    真敢追啊……明明告诉你等我已猜到你军的意图,不至于猜不到我会在撤军时设下伏兵吧,武信侯公孙起阁下?……还是说,你自认为能占到什么便宜?

    轻哼一声,赵弘润挥了挥手,淡然下令道:“继续赶路!”

    而此时,武信侯公孙起已率领两万余秦军追入常山西侧的小道。

    这条小道,一侧即是常山,而另外一侧则是一条几近干涸的河道,再加上这一带植被茂盛、杂草丛生,用兵家的话来说,这是非常适合伏兵的地点。

    正因为这样,秦少君骑着马走在这条小道上,直感觉心惊肉跳,生怕这两旁突然窜出一支魏军来。

    但不知为何,武信侯公孙起的表情却很镇定。

    不知过了多久,忽然前方喊杀声大作,在前面追击魏军的铁鹰军,似乎是发生了混乱。

    果然有伏兵!

    武信侯公孙起双目一睁。

    而此时,面前不远处的小道两旁,忽然出现无数魏军,手持弓弩释放箭矢,致使铁鹰军顿时间就有百余人中箭落马。

    “杀!”伴随着魏将南门迟一声厉吼,埋伏在小道两旁的魏军步兵,纷纷杀了出来。

    由于秦军几乎防备,当即败退。

    见此,武信侯公孙起当即下令撤军,命麾下军队前军变后军、后军变前军,果断撤离。

    待等大军撤出常山后,秦少君惊疑不定地看着武信侯公孙起。

    要知道,武信侯公孙起早在今日白昼里就已经猜到魏军会在撤军时设下伏兵,很难想象,这位深谋远虑的主帅,竟然还会中了魏军的伏兵。

    想到这里,秦少君不解地低声问道:“公孙大人,您明知道魏军会设下埋伏,为何还要追赶?”

    听闻此言,武信侯公孙起淡淡笑道:“虽然我有所预料,但我不能肯定,倘若魏公子姬润只是虚张声势,岂不是错过战机?”

    “那么现在可以证明了,姬润还是很谨慎的。”秦少君微皱着眉头说道。

    “是啊。”武信侯公孙起点了点头,低声说道:“那般谨慎的他,肯定会在撤军时提防着我军追击,而如今我军已经中过他一回埋伏,换而言之,眼下正是他防范最低的时候……”说罢,他对左右下令道:“传令下去,全军再入常山,追击魏军!”

    听闻此言,秦少君脸上露出惊愕的表情。

    仿佛是猜到了他心中所想,武信侯公孙起捋着胡须,正色说道:“如若我所料不差,魏军见已击退了我军,此刻必定火速朝卢氏飞奔赶路,若我军再次追杀过去,必能取胜!”

    秦少君闻言一怔,待醒悟过来后,震惊地看着武信侯公孙起:原来他对这一切早有预料!

    于是乎,秦军再次折返,追入常山西侧那条小道。

    可能是魏军正像武信侯公孙起所言的那般,正加快速度朝着卢氏飞奔,以至于秦军面前的小道非常寂静。

    这让武信侯公孙起更加坚信了自己的判断。

    “追!”他下达了命令。

    足足追赶了约两里地,武信侯公孙起忽然得到士卒们的禀报,说前方有一棵树奇怪的树。

    于是,他拨马上前,顺着士卒的指引找到了那棵树。

    其实那棵树也并非奇怪,只不过是树干上插着一支火把罢了。

    不过拨马靠近一瞧,武信侯公孙起就发现那棵树的树干表皮被人刮去了一层,并且有人在上面刻着一行魏字。

    秦武信侯死于此!

    “……”瞧见树干上的魏国文字,武信侯公孙起面色大变。

    而就在这时,小道两旁窜出无数魏军士卒的声音,手持弓弩,朝着小道上的秦军,万箭齐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