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穿越时空 > 大魏宫廷 > 第1276章:肃王府的家宴
    ps:单章发了之后,有许多书友支持我,这让我感到很欣慰。然而我的本意不是想带节奏,所以希望大家也不要在书评针对谁谁谁,漠视即可。书评区还是保证和谐,聊聊剧情就行了。好了,调整一下心情,今天要写乐呵呵的修罗场。对了,这是昨日的第一更。

    以下正文

    酉时前后,秦少君带着护卫长彭重,由赵弘润的宗卫种招,驾驭马车亲自接到了肃王府。

    这是秦少君第二次造访赵弘润的府邸。

    记得第一次,她是与武信侯公孙起、长信侯王戬、阳泉君赢等人一同前来,期间也并未碰到王府里的那些女眷,因此,心中倒也没有什么尴尬、窘迫之类的情绪;可这回,她却是要与这些日后的姐姐妹妹们相见,纵使是秦少君,心里不禁也有些打鼓。

    在宗卫种招的带领下,秦少君与护卫长彭重先来到了府里赵弘润的书房。

    当秦少君迈步走入书房时,赵弘润正在书房内的书桌后写写画画,待听到动静抬起头来,瞧见了秦少君,赵弘润浑不在意地打招呼道:“来了?你先找地方坐,等我先看完这段。”

    秦少君亦不在意,一副秦国储君的做派,负背着双手打量着赵弘润的这间书房。

    传闻中的肃王的书房,其实并不算考究,屋内更多的是书架、而书架上更多的则是形形色色的各类书籍、竹简、竹册。

    秦少君随意取下一卷竹册,摊开后瞅了两眼,虽然能够辨认出竹册上的字乃是楚国的文字,但具体写了写什么,她却一头雾水。

    “请用茶。”赵弘润的贴身侍女雀儿,面无表情地奉上了茶水。

    秦少君好奇地打量了雀儿几眼,对于这位女子,她并不陌生,想当初赵弘润率领军队进攻秦国本土时,这位叫做雀儿的侍女,就曾假扮成宗卫时刻伴随在赵弘润左右那可真是真正意义上的贴身伺候,就连赵弘润晚上歇息时,此女亦同榻而眠。

    “又见面了。”秦少君轻声与雀儿打招呼道。

    对于雀儿,秦少君还是有几分好感的,因为雀儿对她不构成威胁:每次当秦少君在场时,雀儿都会将赵弘润同席右手旁的座位让给秦少君。

    虽然这不算是什么讨好,但某种程度上也算是体现了雀儿对秦少君的态度:她承认秦少君赢璎是主母。

    “你也是他的女人么?”指了指在书房另外一头聚精会神的赵弘润,秦少君悄然问出了她深藏已久的疑问。

    “奴婢是公子的侍女。”雀儿面无表情、神色冷淡地回答道。

    在旁,宗卫长卫骄见秦少君的神色有些尴尬,遂咳嗽一声代为介绍道:“少君,雀儿姑娘乃是已故的怡王爷的养女,受怡王爷嘱咐侍奉殿下。”

    他这话其实是在暗示秦少君:千万别把赵雀(雀儿)当成是一般的侍女,这一位只负责伺候殿下。

    怡王?怡王赵元?那不就是他最亲近的那位六王叔嘛?

    秦少君顿时心领神会,感激地朝着卫骄点了点头。

    她当然知道,怡王赵元乃是赵弘润视如父亲一般的叔父,因此哪怕是爱屋及乌,赵弘润对待雀儿也绝不会像一般侍女那样。

    更何况,此女肯定是与赵弘润发生了些什么既是贴身侍女,且每晚又同榻而眠,倘若赵弘润与这位女子之间果真没有发生什么,秦少君死都不信。

    想到这里,秦少君主动示好道:“雀儿,日后还请多多指教。”

    “不敢。”虽神色冷淡,但雀儿还是语气恭顺地回了一句。

    有一句没一句地闲聊了片刻后,便见赵弘润迈步走了过来,笑着问道:“聊什么呢?”

    说着,他将手中一份草稿递给卫骄,嘱咐道:“王甫的呈书我看过了,有关于博浪沙的后期建设,没什么问题,你派人送到冶造局,叫王甫尽快移交给工部开工吧。”

    “是!”

    卫骄抱了抱拳,转身走出书房,唤来一名肃王府,命其速速将那叠呈书回交到冶造局。

    而此时,秦少君正好奇地询问赵弘润:“什么博浪沙?”

    赵弘润亦不隐瞒,如实将博浪沙河港这座集军用、商用、民用的港坞介绍了一番,当提到魏国正准备将博浪沙河港建造成像三川雒城那样的自由贸易港坞城池时,秦少君与其护卫长彭重大吃一惊。

    三川雒城,这座自由贸易城池的名声,秦少君与彭重岂会没听说过,那是三川郡如今最繁华的城池,据初步估计,雒城集中了三川最起码四成的人口,但财富的流通却达到整个三川的**成,只要是魏国的盟友,都能在这座城池自由买卖,这是何等卓越的决策!

    而如今,在魏国本土的博浪沙,在这片靠近魏国王都大梁的河港,魏国居然还要兴建一座自由贸易港口城池,不难猜测,一旦博浪沙正式竣工之后,难以估量的财富会迅速聚集到博浪沙,推动大梁以及大梁周边的迅速发展。

    “我大秦的人,能在博浪沙购置一间店铺么?”秦少君忍不住问道。

    赵弘润看了一眼秦少君,点点头说道:“可以,五万金。”

    “五……五万金?”秦少君顿时憋得说不出话来。

    虽说她对外的身份乃是秦国的储君,可也支付不起如此高额的购置价格,或许在秦国,可能只有蓝田君赢谪等少数几位秦国贵族才拿得出这笔钱。

    似乎是看出了秦少君的心思,赵弘润摇摇头说道:“这个价格其实并不高,虽然头两年可能是白干了,但回本之后,不就开始赚钱了么?博浪沙河港,假以时日是注定会成为我大魏财富流转的核心之地的。……好了,先不说这个了,彭重,待会我让卫骄他们招待你,可以吧?”

    秦少君的护卫长彭重,早已与赵弘润的宗卫们混熟了,当然不会见外,他只是有些担心秦少君,毕竟秦少君在肃王府势单力薄,万一被眼前这位殿下的其他女眷欺负了怎么办?

    可能是看出了彭重的犹豫,秦少君微笑着说道:“无妨,彭重,你就跟卫骄他们去吃酒吧,不过,切不可烂醉。……卫骄,你们可不许灌他酒。”

    卫骄咧嘴笑了笑,连连称是。

    于是,彭重便跟着卫骄离开了,书房内只剩下赵弘润、雀儿、秦少君三人。

    见此,赵弘润微笑着说道:“时候也差不多了,走吧。”

    说着,他便领着秦少君前往北院。

    而此时在北院主屋的正门口,家令绿儿正候在屋外,待瞧见赵弘润领着雀儿、秦少君二人来到,盈盈行礼道:“殿下。”

    说罢,她瞧着秦少君,眼睛一亮,笑嘻嘻地称赞道:“这位英俊的小哥,想必就是秦国的少君殿下了吧?嘻嘻,小女子这边有礼了。”

    赵弘润忍俊不禁地笑了一声,撇过了脑袋,待片刻后一看秦少君的表情,果然发现她满脸尴尬,面庞微微泛红。

    可恶的家伙……

    秦少君恨恨地看着赵弘润,其实类似这种情况的乌龙,她往年已经历过太多太多,早已经习惯了,但不知为何,此刻当着赵弘润的面出丑,她却感到万般羞愤。

    “咦?”似乎是注意到了秦少君的表情,绿儿不解地问道:“殿下,是我说错什么了么?”

    见秦少君整张脸仿佛黑了下来,赵弘润也不好再继续打趣调侃前者,笑着岔开话题道:“回头你就明白了……对了,苏姑娘、芈姜她们在偏厅了么?”

    “已在偏厅等候。”绿儿一边回答,一边好奇地打量着秦少君,似乎仍然不能理解秦少君为何会抵触英俊这个词。

    “嗯。”赵弘润点点头,便领着秦少君与雀儿走向偏厅。

    此时在偏厅内,苏姑娘、芈姜、羊舌杏、乌娜四女,正围坐在一张长桌旁,苏姑娘自顾自手托香腮神游天外,芈姜亦是自顾自喝茶,唯独乌娜正兴致勃勃地与羊舌杏议论着什么,大概是在猜测赵弘润为何会将秦国储君请到自家府上赴家宴的原因既然是家宴,那么理当只有自己家里的人吧?可秦国储君,怎么想也不会是自己家里人吧?

    而就在这时,赵弘润领着秦少君与雀儿来到了厅内。

    “润郎。”

    “夫君。”

    “阿润。”

    待瞧见赵弘润后,苏姑娘、羊舌杏、乌娜皆是眼前一亮,纷纷站起来行礼,唯独芈姜捧着茶杯,看了一眼赵弘润身背后的秦少君,这才放下茶杯站起身来,点了点头权当打招呼。

    而此时,乌娜蹦蹦跳跳地来到赵弘润身后,探着脑袋往大殿里瞧,结果没看到她预想的人,反而将跟着赵弘润一行人进来的绿儿吓了一跳:“乌娜夫人,您做什么呢?”

    乌娜笑嘻嘻地与受到了惊讶的绿儿道了歉,随即好奇地问赵弘润道:“润郎,你当真没请那位即将嫁到咱们肃王府的秦国公主来赴宴么?”

    赵弘润不动声色地看了一眼有些拘束的秦少君,说道:“我请了。”

    “请了?”乌娜愣了愣,随即好似恍然大悟般说道:“我懂了,肯定是那小妮子面皮薄,于是让她兄长出面,对吧?”说着,她将目光投向秦少君。

    瞧着这一幕,纵使是素来面无表情的芈姜,嘴角亦不禁流露出几分莫名的笑意。

    就连赵弘润都感到十分有趣,饶有兴致地看着秦少君,眼神中流露几分讯息:要不要我替你解围?

    少看不起人了!

    对赵弘润那调侃的眼神视而不见,秦少君走上前一步,拱手抱拳,对乌娜正色说道:“这位姐姐你好,我正是你口中即将嫁到这座肃王府的秦国公主,高阳赢氏之女,赢璎!”

    “……”

    听闻此言,殿内似苏姑娘、羊舌杏、乌娜、绿儿几人,皆目瞪口呆,半响都没能回过神来。

    她们完全搞不懂这究竟是怎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