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穿越时空 > 大魏宫廷 > 第1304章:楚国大事件(二)
    “拓公子,您今日的举动,无异于犯上作乱……望公子还是三思而后行。”

    在殿内,一名公卿阴阳怪气地说道。

    岂料,城君熊拓连瞧他一眼的兴趣也没有,气得后者面色涨红,很是尴尬。

    的确,事实上,此时城君熊拓的眼中,确实只有他的父王、楚王熊胥。

    什么?其余人的意见?其余人的意见重要么?

    可能是猜到了熊拓的想法,楚王熊胥面沉似水地问道:“吾儿,你到底想要做什么?”

    只见城君熊拓视在场诸多的公卿贵族如无物,拱手抱拳,沉声说道:“父王,你老了,你无法再领导我大楚……”

    听闻此言,楚王熊胥面不改色,然而殿内诸多贵族公卿却是面色大变,纷纷叱骂。

    “大逆不道!”

    “目无君父!”

    可能是嫌这些人太烦了,城君熊拓忽然暴喝道:“住口!再敢妄言者,我立诛之!”

    说罢,站在殿口附近的,城君熊拓的亲兵们,以及细阳君项恭的部下们,纷纷拔剑出鞘,惊地殿内的虎方军士卒亦摆出了迎敌的架势。

    而就在一触即发之际,却见楚王熊胥平静地说道:“诸卿稍安勿躁,容寡人问他几个问题。”说罢,他直视着城君熊拓,看似平和地问道:“吾儿,你说寡人老了?不足以再引领大楚?你是想取代寡人的位置么?”

    看得出来,在众目睽睽之下暴露自己的野心,纵使是城君熊拓亦稍稍有些紧张,但在深深吸了口气后,城君熊拓还是坦然地说道:“不错!”

    楚王熊胥的眼中闪过几丝异色:“凭什么?就凭你麾下这十几万的军队?”

    “凭我能使大楚变得更加强盛!”城君熊拓不亢不卑地说道。

    听闻此言,楚王熊胥忽然笑了起来,摇摇头,似笑非笑地说道:“是因为魏公子润在背地里支持你?”

    闻言,殿内一些公卿贵族眼中露出几许鄙夷之色。

    但是出乎所有人的意料,城君熊拓淡淡说道:“魏公子姬润,呵,他虽是我的妹夫,但他终究是魏人,他打的什么主意,我心知肚明。……当初我势弱,他为使我大楚陷于诸公子争夺的乱兆,故而背地里支持我。……但若是有朝一日,我在国内成为了大势,说不定他会改变主意,暗地里支持熊吾或者熊盛……”

    听了这话,楚王熊胥的目光中露出了几许赞赏,而殿内原先那些看不起熊拓的公卿贵族中,亦有不少人露出了刮目相看的表情,终于肯真正静下心来,听听城君熊拓的论调。

    而此时,城君熊拓接着说道:“……我说过,我是为援护楚东而来,这并非信口开河。你们以为,楚东与魏国的战争结束了?痴人做梦!……此番寿陵君景舍大人率领百万大军进攻魏国,你等当真以为,魏国能咽下这口气?哼!率军进攻他国,打了败仗这就算完了?天底下哪有那么便宜的事!……你们收到魏国派人送来的谴责国书了么?唔?”

    听闻此言,殿内诸多公卿贵族的面色微微有些变色。

    因为确实如城君熊拓所言,魏国至今都没有派人向楚国送递国书,哪怕是谴责楚国、索取赔偿的国书。

    “这场仗,还没有完!”

    环视了一眼在场的诸多贵族公卿,城君熊拓冷冷说道:“魏公子润,他是什么样的性格,我最清楚,不过相信你等多少也应该明白……如若我所料不差,此时他正在积极备战,等待今年秋收之后,或者来年来春之后,率军进攻我大楚,作为报复。那时,魏国关于宋地的内乱,多半亦将结束。而齐国那边,左相姬昭也将结束诸公子内乱,或将对我大楚用兵,转移其国内国民对诸公子内乱的结果,再加上视我大楚为仇寇的东越首领少康,到时候,保不定我大楚又将面临一场四国伐楚之战,试问,楚东挡得住魏、鲁、齐、越四国的军队么?”

    这一番话,说得在场的贵族公卿面色顿变。

    记得上次齐王吕僖主持的四国伐楚战役,让楚国损失惨重,连王都陷落了,至今都还未夺回,倘若再来一次四国伐楚战役,楚国如何招架?

    “你有何良策?”楚王熊胥皱着眉头问道。

    “革新政令!”城君熊拓沉声说道:“推行汝南君熊灏大人的政令!”

    听闻此言,殿内顿时哗然,许多以楚东熊氏王族为首的贵族,脸上皆露出了惊骇之色。

    这也难怪,毕竟汝南君熊灏的政令,那可是会从根本上动摇贵族的地位,是他们一直以来极力抵触的。

    而就在这时,就见城君熊拓厉声喝道:“难道你们就从未反思过,为何当年魏公子润能在我楚地卷走两百余万楚人么?!”

    听闻此言,在场诸多贵族、包括楚王熊胥,都感觉面庞有些灼热。

    也难怪,因为当年这件事在传开后,引起了天下人的嗤笑:明明是作为侵楚一方的魏公子润,居然得到了楚地民众的拥护,反过来抗击楚国的军队,甚至于到最后,魏公子润在撤兵时还从楚国卷走了两百余万楚人,而不可思议的是,这些楚人并非是被胁迫,而是心甘情愿跟随那位魏公子润逃离本国。

    甚至于到如今,每年陆陆续续还有不少在本国活不下去的平民,带着家人投奔魏国的商水邑。

    这件事,简直就是天底下最大的笑话。

    “当年的战败,在于楚地平民的不拥护、不支持!”提高了几许声音,城君熊拓厉声喝道:“看看这次的魏国,同时面对韩、楚、秦、南宫、三川五方兵马的攻打,可国内魏人上下一心,有几人投降?有几人反叛?为何?为何同样遭到外敌的进攻,魏人与我楚地的平民,竟有这等的差别?”

    “……”殿内诸贵族公卿哑口无言,不得不说,此次战争中魏国平民的坚韧与顽强,亦使他们大吃一惊。

    “我曾与魏公子润聊过国家这个话题,他告诉我,国家,即为以国为家,只有千千万万人视自己的祖国为家,这才可称之为国家。……王视民如子,民视国如家,这样的国家,会很强大。”

    城君熊拓面无表情地说道。

    倘若赵弘润此刻在这里的话,他肯定会大呼冤枉,因为他从来没有对城君熊拓说过这样的话他与城君熊拓本来就是潜在的敌人,怎么可能会将这种道理告诉城君熊拓?

    事实上,这些理念,皆是汝南君熊拓的理念,只不过城君熊拓套用在魏公子润身上罢了,一来时魏公子润在楚国的威慑力,不比已逝去的齐王吕僖相差多少;二来,楚东贵族对于汝南君熊灏的理念,有种发自心底的恐慌。

    “魏公子润,当真说过这样的话么?”宫廷中卿公羊韫吃惊地问道。

    话音刚落,殿内亦有其余公卿窃窃私语,仿佛是吃惊于魏公子润居然还有这等政见上的见地,毕竟在许多楚人的印象中,魏公子润的厉害应该在于他的武略。

    面对着这些质疑,城君熊拓淡淡说道:“如若我所料不差,他日姬润必定会成为魏国的君王,到时候,这就又是一个齐王吕僖!”

    听闻此言,不少公卿贵族面色微变:一个齐王吕僖,让楚国被齐国打压了二十几年,好不容易等到齐王吕僖过世了,倘若魏国那边再出现一个齐王吕僖,那他们楚国……

    渐渐地,宫廷中那些在诸公子之争中抱持中立的公卿们,开始重视城君熊拓的这些言论。

    看着这一幕,固陵君熊吾坐立不安,溧阳君熊盛亦是皱眉不语,因为他们发现,殿内这些公卿贵族,逐渐被城君熊拓的言论所吸引,竟无人再追究后者方才那等同于犯上作乱般的举动对于这两位楚国公子而言,这可不是什么好现象。

    “……依我之见,对外,应当迅速向魏国承认战败、送上赔款,如此一来,魏国再无他日进攻我大楚的口实;而对内,当立刻推行汝南君熊灏大人的政令,笼络民心,只要民心向我,就算日后魏国仍旧连同齐鲁越三方进攻我大楚,我大楚亦有四千万国民,会像此次魏人抗击外敌那样,坚守国家……”说到这里,城君熊拓看了一眼某些面色难看的熊氏贵族,冷笑道:“究竟是死死攥着至高无上的权利,继续视国民于猪狗牲畜,等他日国民拥护魏军将你们绞杀,还是改变政令,宽容对待国民,让国人真正对我等心生忠诚,待他日拥护我等抗拒外敌……不妨可以仔细思量。”

    顿了顿,城君熊拓又说道:“如今魏国的强势已不可阻挡,要破此困局,我建议着眼于齐。……若破齐国,则鲁、越两方不再话下;若得齐地,我大楚仍可与魏国争雄。”

    听闻城君熊拓的话,殿内不少人亦暗暗点头。

    相对而言,城君熊拓的这番话倒是中肯,远没有方才那句推行汝南君熊灏的政令叫诸人吃惊。

    毕竟如今的魏国太过于强势了,纵使是楚国有些发怵,相比之下,齐国虽说即将平定诸公子内乱的局面,但因为遭受内乱,齐国的内耗十分厉害,倘若聚集力量击破齐国,则鲁、越两国不在话下。

    想到这里,便有许多人后悔于之前派遣寿陵君景舍进攻魏国,倘若那时这支军队打的是齐国,或许局面就不会是眼下这个样子。

    当日,城君熊拓凭着自己的口才,说动了一部分公卿贵族,尽管仍然有不少楚东熊氏贵族坚决反对,但依旧无法阻挡这位楚公子进入楚东权利中枢。

    迫于城君熊拓口称的魏国威胁论,楚王熊胥终于在得到一些贵族公卿支持的情况下,做出了两项决定:其一,推行汝南君熊灏的政令,提高平民社会地位,笼络民心;其二,将齐国作为楚国下阶段的攻略对象。

    在此之后,城君熊拓在楚东,地位等同于储君一般,让固陵君熊吾恨得直咬牙。

    至五月下旬起,楚国一方面派使臣前往魏国王都大梁,与魏国缔结停战和约,防止魏国的报复;一方面积极备战,准备今年末或者来年对齐国的战争。

    为了拖延魏国,城君熊拓还建议联系宋地的叛军首领宋云与窃取睢阳的桓虎,暗中给予支持,尽可能地拖延魏国收复宋地的时间。

    此时的楚国,已将原本的对外攻略对象从魏国变为齐国,以为齐国在失去齐王吕僖后会变得异常虚弱。

    然而,待等日后楚国与齐国真正交战,他们才会明白,齐国纵使失去了齐王吕僖这位明君,却还有后者的女婿、原魏国六皇子、左相姬昭。

    楚国那打算在吞并齐国与魏国争雄的策略,未见得能顺利施行。

    但不管怎么说,城君熊拓跻身楚东权利中枢,可视为直接促成了下一场楚齐之战,并且将鲁国、越国亦牵扯到了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