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穿越时空 > 大魏宫廷 > 第309章:抚恤与犒赏【二合一】
    ps:杨梅下季,从老家回来了,要等来年了。/(tot)/~~

    以下正文

    秦魏休战,意味着第二次中原大战终于步入尾声。

    记得第一次中原大战时,魏秦卫楚三国同盟击败了韩齐鲁宋越五国联合,成为了那场战争的优势方。

    而在这场第二次中原大战中,魏国在举世为敌的情况下,以一国之力先后抗拒韩、齐、楚、鲁、越、卫、秦七个国家,最终以覆亡韩国(韩然政权)、策反卫鲁两国、击败齐楚越秦四国的傲人战绩,取得了最终的胜利。

    韩王然为了限制魏国而竭尽全力促成的反魏同盟,至此彻底宣告失败。

    不得不说,这个结局举世震惊,毕竟此前谁也没有想到,魏国在以一敌七的情况下,居然还能取得这等优胜,一时,举世谈“魏”色变,而魏国的子民,无论是老魏人、还是已融入到魏人当中的川雒族人、商水楚人、宋郡宋人,皆由衷地感到欣喜,甚至于,为之自豪。

    而魏国的敌人,诸如齐国、楚国、越国,则为此感到瑟瑟发抖,因为他们明白,当前的局势已不允许‘反魏同盟’再组织一次攻伐魏国的联军。

    其中主要原因,是因为在第二次中原大战中充当‘牺牲’的韩国,已经被魏国所攻亡,而反魏同盟中真正的核心人物与促成者韩王然,亦在这场战争中过世,这无疑是反魏同盟的重大损失。

    不过话说回来,就目前而言,齐楚越三国尚有自保能力。

    先说齐国,齐国在这次中原大战中的兵力损失几乎可以忽略不计,这使得尚且拥有二十余万军队的齐国,仍能在魏将赵疆、屈塍两位将领的攻伐下,稳稳地守住国境,使魏军难以跨越雷池。

    而楚国,楚国是这次中原大战中损失最大的国家。

    首先,百万楚**队可以说是走上了前一次五国伐魏时的后路,以至于百万大军,最终只有约三成余兵力返回国内,虽然这情况比较上回似乎乐观许多,但要命的是,这次楚国损失了三天柱之一的上将项末,以及其堂弟、堪称楚国第一猛将的项娈。

    项娈姑且不论,项末那是何许人物?

    那是曾经与齐国的田耽,还有韩国的李睦、乐弈、廉驳等将领平起平坐的楚之名将。

    与世人印象中楚**队羸弱的情况恰恰相悖,楚国因为人口众多的关系,近二十年来陆续涌现出许多将才比如魏国的伍忌、翟璜、屈塍、晏墨、孙叔轲等等,这些位都是楚国出身。

    但若论具有卓越战略眼光的统帅,楚国还是得首推前三天柱之一寿陵君景舍、前三天柱之一西陵君屈平,以及即将成为‘前三天柱之一’的上将项末,其余楚国将领,无论新阳君项培、邸阳君熊沥,还是寿陵君景舍的副将羊,亦或是项末非常看好的骁将乜鱼、俞骥,包括已战死的前邸阳君熊商、猛将项娈等等,比较前三位,都难免要逊色几分。

    简单地说,景舍、屈平、项末,就好比是魏国的南梁王赵元佐、禹王赵元,亦或是秦国的武信侯公孙起、长信侯王戬这一类至少在世人的评价中,大致如此。

    而如今,继景舍之后,项末亦战死于与魏国的战争当中,这就使得楚国陷入了失却统帅之才的窘境,尽管将才并不少,但缺少真正的将将之才。注:“将将之才”,通俗点说就是元帅、大将军、大司马之类的全**队统帅,但这个时代并没有‘元帅’这种职位(虽然春秋时有类似‘谋元帅’的记载,但那并非官职),而所谓的大将军(或上将军),事实上也达不到指挥全国兵马这种程度。

    其实相比较之下,魏国的情况也差不多,禹王赵元过世、南梁王赵元佐年老,魏国其实也就剩下半个“将将之才”,也就是天策府参将翟璜,但别忘了,魏国的君主赵润,正是曾经那位横扫中原的魏公子润,所以说,魏国至今仍有‘一个半’的将将之才,正是魏国能打赢这场战争的关键之一。

    顺便提一句,由此也能从侧面反映出,韩国打输了这场战争、且连正统政权都被魏国覆亡,这是多么的不可思议,因为韩国有雁门守李睦与北燕守乐弈这两位将将之才,实在难以想象,除了国内经济,其余无论军队还是统兵将领都毫不逊色魏国的韩国,竟然会被打地那么惨。

    不得不说,除了魏王赵润卓越的战略眼光以外,侯韩武得为这场失败负起主要责任,因为若非是他临战撤换了乐弈,魏军根本别想在那么短的时间内突破上谷防线。

    上谷防线不被魏军攻破,韩国就不会覆亡。

    韩国不会覆亡,魏军就无法撤兵攻伐齐国,对齐国施压。

    不夸张地说,侯韩武的一道命令,非但葬送了他韩国,也葬送了整个反魏同盟此前逐步积累的所有优势,导致韩王然针对魏国所作出的种种努力,尽数化作泡影。

    不过话说回来,楚国拥有着纵观整个中原最庞大的人口基数,且国家的纵深极广,更要紧的是,楚国与魏国接壤的楚东地区,是并不怎么被楚国重视的贫瘠之地,楚国最起码七成的力量,都集中在楚东地区,鉴于这几个原因,楚国倒是也无需太过惊恐于魏国的报复至少在短时间内,魏国别想像覆亡韩国那样覆亡楚国。

    最后再说越国,越王少康虽然也担心魏国的报复,但这份担忧比较齐楚两国更浅,原因很简单,越国跟魏国离地太远了,且魏越两国中间还隔着楚国的楚东地区,这就意味着,倘若魏军真能打到越国,也就说明楚国已经亡国了。

    既然如此强大的楚国都亡国了,那他越国,距离被魏军覆亡也就不远了。

    所以说,其实也没什么好担心的,越国的命运,早已跟楚国绑在了一起,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魏昭武三年九月,魏国基本上已经停止了对外战争。

    就连此前仍在攻打齐国的魏将赵疆、屈塍,亦在天策府的命令下,退守至名义上属于韩国的巨鹿北郡。

    其中原因很简单:魏国没有钱粮继续攻伐齐国了。

    或许有人会说,此时魏国当竭尽全力攻打齐国,因为只要打下了齐国,魏国就能获得充足的钱粮。

    但问题是,倘若打不下呢?

    齐国的军队虽然羸弱,但好歹也是兵力超过二十万的正规军,更何况有田耽、田武等将领督战,哪能如此轻易就能被魏军攻破的?

    更何况,齐人又不是傻子,在战况不利的情况下,难道不会提前放火烧掉粮仓?会傻傻地留给魏国?

    正因为考虑到这几点,魏王赵润在齐国尚未主动求和的情况下,就放弃了趁胜攻伐齐国,原因就是魏国没有把握做到从齐国获取粮食的目的,贸然开战,只会让国内的缺粮情况变得雪上加霜,从而流失优势局面。

    是故,魏王赵润下令赵疆、屈塍二人率军撤退至韩国的巨鹿郡,叫这两支军队在巨鹿北郡屯田,积攒粮食,似这般,只需一到两年,待魏国从‘缺粮’的窘境中解脱出来,到时候再兴兵攻伐齐国,纵使齐国有田耽、田武这等将领,纵使齐国有二十几万正规军,也注定挡不住魏国的军队事实上,应该是魏韩两国的军队。

    东线战场,因为魏王赵润的命令而暂时停止,而西线战场,也就是秦魏战场,也因为秦魏两国签署了休战协议而暂时告一段落,这使得魏国终于进入了宝贵的和平时期。

    自魏国兴安年间魏韩军备对峙起,在过了整整七年后,魏国终于得到了宝贵的喘气机会。

    既然战争已经结束,那么,魏国所要做的第一件事,自然就是抚恤与犒赏。

    抚恤,指代的关照在这场战争中所牺牲的魏国士卒包括民兵。

    据天策府与兵部的统计,魏国在这场战争中损失的正规军士卒数量如下:

    司马安的河西军战损三万;

    魏忌的河西军战损两万;

    赵疆的河内军战损一万五千左右;

    韶虎的魏武军战损八千左右;

    屈塍的鄢陵军战损一万一千左右;

    庞焕的镇反军战损一万六千左右;

    博西勒的羯角骑兵战损一万两千左右;

    伍忌的商水军战损六千左右;

    李岌的湖陵水军战损四千左右;

    姜鄙的上党军战损六千左右;

    赵宣的北一军战损一万两千左右;

    大梁禁卫军战损两万三千左右;

    雒阳禁卫军战损七千左右。

    ……

    单单魏国的正规军一项,魏国此番就损失了超过十七万的兵力。

    这还不包括成陵王赵、上梁侯赵安定等人的私军,不包括宋郡、颍水郡两地的县军,亦不包括川雒联盟的川雒骑兵,以及魏王赵润在大梁战役中损失的兵力。

    若算上这些协从军的兵力伤亡,魏国的兵卒伤亡数字恐怕要飙升到二十五万以上。

    倘若在此基础上,再加上这场仗中魏国百姓的伤亡,比如在大梁战役中牺牲的数万大梁男儿,再比如被诸国联军侵犯杀害的魏国宋郡、颍水郡两地百姓,恐怕伤亡数字在二十五万的基础上,还要往上翻两番。

    正因为如此,当魏王赵润看到天策府提交的这份粗略伤亡统计时,面色铁青,手指亦因为用力攥拳而隐隐泛青。

    因为据天策府的估算,魏**民在这场战争中的人员伤亡,可能比诸国联军的伤亡数字还要多,这让魏王赵润震怒万分。

    数日后,内朝大臣介子鸱向魏王赵润提交了有关于抚恤的款项。

    抚恤分两类,其一,即钱粮方面的补偿,也即是按一人为单位,向阵亡士卒的家属发放抚恤金。

    这没什么好解释的,魏国的抚恤金是按人头算的,无论是士卒还是将官,发放的抚恤金数额都是一样的,即微不足道的七个银圜钱。

    记得在魏川贸易开启的初期,魏公子润亲自裁定,一个魏银圜即价值一头羊,是故有些特殊的银圜即魏川贸易纪念币,在其背面铭刻有一头羊的图案,数量不多,颇具收藏价值。

    不过在十几年后的如今嘛,七个魏银圜,其价值勉勉强强也只有两头羊左右了。

    这与其说是抚恤金,还不如说是丧葬费。

    倒不是魏国朝廷吝啬,因为这一项其实并非是抚恤的“重头”。

    当然,倘若是非常贫穷的家庭,魏国朝野也会额外给予钱粮上的补偿。

    不过话说回来,魏国的正规军士卒,一般都拥有着平民以上的生活条件在魏王赵润屡次提高军卒待遇的情况下,哪怕是只有一场、两场战争经历的正规军士卒,基本上也是有田有屋的。

    这一点,倒是跟秦国的军功爵制有点相似。

    而倘若像商水军的央武那种悍卒,这类士卒甚至可以比拟地方上的士绅,非但有胡人、巴人奴隶为他们耕种,甚至于可能还蓄养着价钱不菲的胡女作为婢从,或者是小妾。

    因此,只要不是特别贫困的家庭,其实倒也看不上朝廷那些微不足道的抚恤金,或者说丧葬金。

    抚恤真正的“重头”,在于第二类,也就是魏国对于这些牺牲士卒家眷在政策上的特殊照顾。

    比如说,在一定时间内,免除“烈士户”的徭役、田税;

    再比如逢年过节时,各地官府会代表朝廷向这些“烈士户”发放钱粮、家禽、甚至是牲畜;

    倘若“该烈士户”仍有其余男丁在军中任职,或继承父兄的军职,或格外提升一级军职;

    倘若“该烈士户”父辈战死、且子嗣尚未成年,则当地官府将代表朝廷无条件代为抚养,应承担这户人家一定年数内的所有基本开销。

    等等等等。

    这些,才是魏国抚恤阵亡士卒的重头。

    似这般改制的好处是,魏卒能更放心他们的身后事,而对于魏国朝廷来说,虽然似这般改制,朝廷需要支出的实际金钱其实更多,但胜在能避免一下子拨出巨大数额的抚恤金。

    就好比这次战争,正规军包括县兵在内,单军卒阵亡人数就超过二十五万,若是按照旧制,这要魏国朝廷支出何等数额的抚恤金?

    搞不好国库就直接搬空了,甚至于还会因此出现严重赤字,还谈什么恢复发展。

    值得一提的是,除了以上抚恤款项以外,因年老、伤残退伍的老卒,还会被魏国安排到地方上,或担任里正、地保,或派去看守官道、轨道马车沿途的驿站在魏国兵部辖下驾部完成了对全国路网的整体改革之后,官道、轨道马车沿途的驿站,已经具备了茶摊、酒肆、客栈之类的职能,足以让这些退伍的老卒养活自己。

    不得不说,正因为魏国有着非常完善的抚恤制度,使得魏国的士卒在战场上完全没有后顾之忧,因为他们知道,无论是他们因为战争而伤残,亦或是战死在战场上,他们的国家,亦会承担起照顾他们、以及赡养其老父老母、抚养其幼儿幼女的责任。

    话说回来,这是魏王赵润登基后魏国旧有的抚恤体制,但这次,内朝大臣介子鸱却在抚恤的款项中又增添了一条,即在全国各郡县内建造类似于学塾的军塾,吸收那些阵亡士卒的子嗣,从小开始培养他们。

    说实话,这个模式赵润非常熟悉,因为这正是宗府培养宗卫的模式。

    “……”

    赵润有些意外地抬头看向介子鸱,淡笑着问道:“参照宗府培养宗卫的方式,从小开始培养那些阵亡士卒的子嗣……介子,你是要取缔宗卫羽林郎么?”

    “那倒不至于。”

    介子鸱摇了摇头,拱手说道:“臣只是觉得,宗府培养宗卫的方式非常独到,既然朝廷要代为抚养那些战争遗孤,何不顺带着将其训练为优秀的士卒,甚至是将领呢?如此一来,我大魏日后非但不会欠缺合格的士卒,甚至于,还能源源不断地得到优秀的将领。”

    赵润沉思了片刻,深以为然地点了点头。

    虽然实施介子鸱的建议,需要朝廷额外花费许多人力财力,但好处也非常大,亦堪称是功在千秋之事。

    “说说具体。”赵润说道。

    见此,介子鸱拱手说道:“此事不妨交给兵部,至于各地方的教职,可从宗府的宗卫羽林抽取,陛下也知道,宗卫羽林郎,是我大魏最优秀的士卒。”

    赵润静静地听着介子鸱说完,心下暗暗嘀咕。

    说实话,介子鸱此举有架空宗府的嫌疑,这也难怪,毕竟宗府代表的是赵氏王贵等特权势力,与朝廷所代表的士族势力存在有利害冲突论其中最根本的矛盾,在于儒家、法家等学派皆普遍认为,凌驾于国法(王法)之上的特权存在,只要君主一人就足以,不需要那么多的‘特权势力’。

    王族得势,士族必定势微,为避免此事,士族自然要排挤王族。

    当然,这里的王族,指的是赵氏分支,而非是正统王室。

    我赵氏子弟若不争气,恐怕日后真会被士族‘赶尽杀绝’啊……

    心下暗暗叹了口气,赵润沉默了半响,微微点了点头。

    没办法,介子鸱做事,从来都是滴水不漏,哪怕赵润猜到他是要借机打压王族,也只能装作不知,毕竟,总不能拒绝介子鸱这个功在千秋、利在千秋的建议吧?

    更何况,介子鸱此举虽然削弱了宗府的影响力,但却因为加强了兵部而变相增强了他这位君主掌控力,他实在没什么理由去拒绝。

    他唯一能做的,就是暗自希望他赵氏子弟争气点,免得到时候被士族‘赶尽杀绝’,彻底被排挤出权力中枢,沦落为地方上的富豪土绅。

    但很可惜,目前他赵氏子弟中出彩的,还真没几个。

    “就照爱卿所言,此事交予兵部去办吧。”

    赵润点了点头。

    “陛下英明。”

    除了抱病缺席的礼部尚书杜宥以外,垂拱殿殿内所有内朝大臣,齐声说道。

    商议完抚恤之事后,接下来,自然就是犒赏了。

    所谓犒赏,即是对有功之士加官进爵。

    比如张启功,此人虽然不擅长兵事,但魏国之所以能在那么短的时间内覆亡韩国,此人功不可没在魏王赵润看来,张启功的功劳比赵疆、韶虎、屈塍等人还要大。

    再比如桓虎,虽然这厮曾一度是他魏国通缉的恶寇,但这次魏国击败诸国联军,桓虎亦功不可没。

    其余,像夺回了原中要塞的云中守廉驳与九原守冯,覆亡了韩国的燕王赵疆与韶虎、屈塍、庞焕等等等等,这些在这场战争中建立了功勋的功臣们,无论将领或者士卒,均要论功行赏。

    不得不说,相比较抚恤,这里才是朝廷不得不拨出大笔款项的地方。

    但没办法,赏罚分明是魏王赵润的原则,纵使赔上整个国库,他也必须凑出这一笔钱来犒赏军队,毕竟正是这些可敬的魏国男儿,以一敌七帮助国家取得了胜利。

    魏昭武三年十月,就当魏国朝廷忙碌于战后的抚恤与犒赏时,魏国迎来了秋收季节。

    正如朝廷此前预测的那样,因为战争的关系,魏国今年的收成大大减少,像宋郡、颍水郡、河东郡、河西郡、商水郡、梁郡这些受到战争影响最大的郡土,其收成只有往年的一两成左右,好在上党郡、三川郡、河内郡等少数几个郡并未被战争波及,否则,魏国上上下下恐怕真的得吃土了。

    但即便如此,魏国的粮食还是紧巴巴的,逼得赵润只能继续下令屠宰在三川、河西、河套等地圈养的羊只,非常奢侈的用羊肉来代替一部分粮食。

    好在这部分羊肉将优先供给于那些阵亡士卒的家眷们,并未过多流入市场,否则,此举必定会引起魏国国内市场的混乱。

    对于魏王赵润的这个举措,除户部官员心如刀割以外,其余朝中官员自然是歌功颂德,毕竟,不惜损害朝廷乃至君主本人的利益,也要确保国内平民得到足以糊口的食物,若非真正爱民如子的君主,未必能做到这一点。

    十月中旬,几艘魏国的战船,载着张启功,以及乐弈、许历、司马尚、燕绉等投效魏国的前韩国将领,终于抵达了雒城的港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