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特拉福买家俱乐部 > 第一百四十五章 格格不入的狄林思先生
    金中元并不是一个无时无刻都要陪在顾客身边,不停地刷顾客好感从中获得利益的家伙他十分清楚这样反而会引起顾客的反感。

    因此,在将这次的顾客送入了饭店的房间之后,他就十分识相地离开他只会在顾客有需要的时候第一时间出现。

    这就是为什么陈彼得那么愿意给他介绍顾客的原因因为陈彼得总能够因为金中元而得到贵宾们的善意。

    “这是我的电话,邱少爷!如果有什么需要,我会第一时间到来”

    他甚至不等房间内的洛老板与女仆小姐的回应,就十分礼貌地关门离开。

    洛邱打开了房间的窗帘,看着饭店外边,从这里看去,刚好可以看见一个人工湖,他笑了笑道:“看来这家大饭店,真的有些历史了。”

    女仆小姐这时候正在收拾着行李,这时候抬头问道,“主人,午餐想要吃点什么?”

    洛老板道:“嗯……不如到这里的餐厅尝尝味道吧,听说这里不少客人都是冲着餐厅的主厨而来。”

    “好呀。”

    ……

    ……

    亚力克大饭店,总统套房。

    “先生,我是这里的楼层管家古斯夫,很高兴能够为您服务。”

    身穿燕尾服,西装革履,身姿挺拔,年纪将近四十的金发男子,此时向着入住的狄林思先生毕恭毕敬……甚至不苟言笑。

    狄林思好像有些古怪地看着这位楼层管家,不禁皱眉问道:“我记得这里的楼层管家,好像是蒂芙尼女士?”

    眼前的楼层管家此时略一惊讶,随后点了点头道:“是的,先生。不过蒂芙尼女士这几天休假了,所以由我暂时接替她的工作。先生,是有事情需要找她吗,我可以代为联系。”

    狄林思好奇问道:“你是蒂芙尼的?”

    “我是她的侄子。”楼层管家古斯夫微微一笑。

    “哦……”狄林思若有所思,随后摇了摇头,“不用了,既然休假了就没有必要打扰……对了,她这几天休假,是回家了吗。”

    “蒂芙尼姑姑这几天依然还是住在饭店这里。”古斯夫道:“她在享受员工的优惠……我还是给先生联系一下吧。”

    “不用,真的不用了,古斯夫先生。”狄林思脑袋晃得飞快,“很感谢你的好意,不过我现在更喜欢能够好好休息一下。你看,我从昨晚开始就已经在交通工具上了。”

    “失礼了。”古斯夫点了点头,“那么,用餐的时候需要叫醒您吗,狄林思先生。”

    “不用。”狄林思摆摆手,笑了笑道:“其实,我对这里还是比较熟悉的……在这里,有住过一段时间。”

    楼层的管家显得有些诧异,但并没有询问太多,很是优雅地转身离开门轻轻关上。

    狄林思这时候缓缓吁了口气,伸手将勒在脖子上的领带松口,衣领扣子解开,才挪动着臃肿的身体,一下子躺在了雪白的床褥上,呆呆的看着天花板。

    “原来,这就是总统套房啊……”他喃喃自语,“感觉,也没有什么特别。”

    除了价格之外……这里居住一个晚上,大概是普通工薪阶层,一两个月的薪水。

    他一下子有用力地撑起了自己的身体,然后吃力地取过自己的行李箱对于如此体型的他来说,好像每一个动作都是这样的笨拙与费劲。

    需要用尽所有的力气。

    他缓缓地将这个看起来相当高级的行李箱打开里面原来还有另外一个行李箱,只是它老旧,泛黄,好些地方的皮革甚至已经磨损。

    狄林思双手在老旧的皮箱上缓缓摸过,然后轻轻打开。

    里面装着的是一把小提琴。

    狄林思将小提琴架在脖子上,拿起了琴弓……琴弓架在了弦上,但迟迟没有拉动狄林思就这样闭着眼睛,保持着这样的姿势,直到好久。

    好久之后,他缓缓吁了口气,才将小提琴与琴弓放回旧皮箱当中,然后套入新的行李箱当中。

    狄林思先生费力地站了起来,他摸了摸可以挡住自己腿部视线的大肚子,感觉饿了。

    ……

    亚力克大饭店,壁球室。

    一个看起来五十岁上下,但身材还维持很好的女人,正在里面和友人打着最后一局,不久之后,楼层管家的古斯夫到来了……等待着壁球室的女士打完了这一局之后,才将她给叫了出来。

    在外边休息区的座位上。

    “狄林思先生?”女人诧异地重复着这个名字,然后很仔细地思考了好一会儿,才摇摇头道:“我没有印象。”

    古斯夫则是奇怪道:“蒂芙尼姑姑,但我感觉这位狄林思先生好像是真的认识你。”

    女士……蒂芙尼姑姑又想了想,“或许是通过别的顾客的介绍,从而知道我的吧。”

    “需要我给你们安排一次见面吗?”

    蒂芙尼姑姑摇摇头道,看着这个打算让接自己班的侄子道:“我们做管家服务的,从来都只有客人要求见面的时候,是不会主动去见客人的。”

    古斯夫点点头,他当然是知道这点的,只是怀疑蒂芙尼姑姑与那位狄林思先生有些什么关系,所以才好奇试探……看来好像并没有什么直接的关系,他也就不再多说什么,随便找了个理由,就离开了。

    看着这个侄子离去,蒂芙尼姑姑似乎陷入了某种沉思当中,她下意识看着休息区外边的一大片的人工湖。

    虽然印象中没有一个自己接待过的顾客的名字叫做狄林思,但不知道为何,对这个名字却隐约有种熟悉的感觉。

    “嘿,蒂芙尼,再来一局?”

    球友此时发来了邀请,蒂芙尼挥了挥手,便又走入了壁球室内……她这般年纪了,还能够这般享受人生,感觉是真好。

    每一天都很好,很好。

    ……

    ……

    不得更改菜单,每天的菜单是什么全部由餐厅的主厨决定,同时会提供几种不同组合的餐单,但是决定了餐单之后,上桌的食物都必须要全部吃完。

    这就是亚力克大饭店的这家餐厅的规矩在进入餐厅的时候,洛老板与女仆小姐就得到了侍应生的告之。

    通常都是这样的……越是古怪的规矩,越是奇怪的脾气,反而越是引起别人的好奇心餐厅此时可谓是人满为患。

    角落的地方倒是还有一些空余的桌子,但显然位置并不太好,因此才无人问津。

    “嗯……看来会还是来晚了些。”洛邱不无可惜地地说道,但还是领着女仆小姐朝着那那些无人问津的桌子走去。

    就在此时。

    “两位!”

    有人喊住了老板与女仆小姐……出现在洛老板面前的,赫然是已经第四次见面的狄林思先生。

    他正坐在了一个十分不错的位置上空桌子,只有他自己一人坐着。

    此时,狄林思正费力地让自己站起身来他终于站起了身来,脸上堆出了友善的微笑,“两位,不介意的话,不如和我一同享受今天的午餐吧,就当作是你们给我礼让了房间的回礼……请不要拒绝。”

    女仆小姐看了一眼自己的主人,发现主人这时候也看了看她,她便露出了一个好看的笑容来。

    洛老板这才看着狄林思含笑道:“当然。”

    拉开椅子,坐下,狄林思最后也跟着缓缓坐下,然后呼来了侍应,给添上了餐前的白葡萄酒。

    “为我们的相识干杯。”狄林思此刻表现着他在火车上时候的豪爽与好客。

    只是他并不优雅,和这里的一切仿佛都是这样的格格不入因为他的声音实在是太大了,让旁人纷纷侧目,好奇地看来。

    打扰了别人进食似乎是一件十分不礼貌的行为……但这位狄林思先生的嗓音好像就是这样的响亮。

    其实他只是在正常地说话。

    侍应生很快就开始为这临时凑一起的顾客们点菜。洛老板与女仆小姐还在研究着吃什么的时候,狄林思先生就已经想好,“一份豆子炖肉,松露红酒炖饭,酸橙羊鱼佐酸豆奶油酱,烤鹌鹑佐奶油蛋卷,炖羊膝佐红橙酱,还有……”

    尽管这是一位看起来完全不在乎胆固醇的顾客,但是面对着狄林思的菜品选择,侍应生还是略微地犹豫了一下,“先生,你确实……这些全部吗?”

    “确定。”狄林思带着微笑道:“当然是确定的……哦,对了,还有最后一样,那就是让你们的伯格主厨记得烹调的时候,不要再用手指沾酱试味了。”

    “……是的,先生。”侍应生惊愕了片刻之后,忙低头答应了下来。

    见鬼……这台客人怎么会知道伯格主厨的坏习惯?

    他不禁看了看旁边的一对还在考虑着菜单的男女,十分担心狄林思先生的说话,会影响了他们此时的食欲。

    但到了最后,他发现还是自己多虑了这对男女好像没有听到狄林思先生的说话般,很是自然地也跟着点了一些菜品自然没有狄林思先生那么夸张,而是正常人的分量。

    当侍应生拿着下单离开之后,洛老板看了看四周,忽然好奇地看着狄林思先生道:“狄林思先生看来很熟悉这里的一切,连那位脾气怪异的主厨的习惯也知道。”

    狄林思先生只是随意地笑了笑,“其实我已经有很久很久没有来过这里了……记得以前,这里还专门设置了一个舞台的。”

    他伸手指着前方,“就是这个地方,原来是一个小型的舞台,平常的时候一直摆放一架钢琴。后来饭店的生意越来越好了,餐厅的客人也多了起来,就将这个舞台拆了,腾出了更多的位置,弄成了现在这个半开放式的包厢。”

    “很多年前?”

    “有二十年了吧?”狄林思先生想了想,后又摇了摇头,“记不清楚了,我记性不是太好。”

    洛老板笑了笑道:“还能记住那里曾经有个舞台就已经足够了吧。”

    狄林思古怪地看了眼这位年轻人,心中倒是不知为何很认同他的这句说话,便笑了笑道:“是呀,我有些时候,也会害怕自己会忘记那个舞台曾今存在过。现在想想,一直还能记住,真的是太幸运了。所以,有时候千万不要抱怨世界对你的不公平,因为你从来都不知道,它什么时候给予了你所不知道的照顾。”

    “或许。”洛老板点了点头,向这位狄林思先生举杯示意。

    狄林思先生显然是一位健谈的人,但他的谈吐显然无法和底蕴丰富的名流绅士相提并论相反,他所谈论的,都是些日常的琐碎事情。

    英格兰什么地方下了一场暴雨。

    其实羊膝的肉比羊肋的肉更好吃。

    听说在东方的华夏,人们会将猪的肘子做成美食,真的很不可思议。

    鸡的爪子真的可以吃吗?

    不知不觉间,几名侍应生将菜品推着上来狄林思先生实在是点了太多了,所以需要用到餐车,并且需要好几名的侍应生围着他进行服务。

    每当一个菜品在他的面前揭开盖子的时候,狄林思先生都会露出相当满足以及惊喜的神情他好像对此有着无限的期待。

    或者说,对每一样东西都有着旁人难以想象的期待更贴切一些,他无时无刻都充满了热情。

    只是,被识破了坏习惯的餐厅主厨,并没有因此而出现听说这位主厨是从来都不会出来和顾客见面的……显然,他也没有因为狄林思先生而打破这个规矩。

    “这个混蛋,做的菜还是这样的美味。”

    偶尔地,狄林思先生会发出这样的感概当然,声音还是一如既往的响亮。

    他或许真的不是很适合这餐厅里面的环境,但洛老板知道,狄林思是至少是真的很喜欢这位主厨所做的菜品。

    “味道确实还可以。”

    这是女仆小姐浅尝之后的评价……已经是极高的评价了,洛邱心想。

    饭后,狄林思打算邀请洛老板与女仆小姐,一同到外边的人工湖游园,只是被拒绝了。

    他唯有带着一点点的失望之色,在结账了之后,独自离开。

    这时候餐厅的声音还是多的,客人们在各自的位置上,都在谈论着些什么,或者是严肃的,或者是笑声连连,相谈甚欢,只是少了那么的一道声音。

    一道其实只是稍微比他们的声音稍微响亮一点的,自由自在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