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重生八零之极品军妻 > 第八百一十章 再见徐凤芝
    林彤一天都没有出去,直到下午两点,林老三才打来电话,“我到咱妈家小区了,你出来吧!”

    林彤换了一身黑色衣服,拎着包跟母亲打了声招呼出去,车上除了林老三,还有另外一人,是军区的副参谋长,林老三的下级。

    林老三在车上嘱咐她,“甭管姓王的这家说些什么,咱们鞠了躬就完事,你可别心软。”

    林彤淡淡的道:“我知道。我们和王家本来就没什么关系,也什么心软不心软的。”说句不好听的,能来吊祭就已经是他们夫妻厚道了。

    许建森已经在殡仪馆外面的道上等着,除了他还有四哥,三哥,都是许家的表哥。

    有这么多人,王家想必不敢再出什么夭蛾子了。

    果然,虽然有人说了几句难听的,觉得林彤不来守孝,也该磕几个头才是。

    林彤都没开口,就被林老三和许建森给顶回去了。

    林老三还好,他是部队的,王家如今除了王炳利父子,已经没有在部队的上人,不怕得罪他。可许建森,他们不敢惹,也惹不起。

    又有王炳利吃里扒外的拦着他们,向着林彤这些人说话,王家之前放出去的话,现在来看就是个笑话。

    林彤不想在这里呆下去,这种地方,让她心里不舒服,有些沉重,有些压抑。

    林老三陪着她先出去上车,二人刚出来,她舒了口气,徐凤芝就追了出来。“林彤!”

    林彤转身,默默的看着她。眼前的徐凤芝已经老了,她也是快六十岁的人了,虽然过了些年养尊处优的日子,但之前那二十多年,她身体亏损的太厉害,回到王家,老太太又不待见她,给她安排了个工作就没有太多的补贴给她。因为她,王炳利得罪了徐振华,所以王家兄弟也都不喜欢她。

    她要养两个孩子,军子大些,还能自己捣鼓着挣钱。可扬子,冷不丁来到首都,王家那些子弟奢华的生活吸引了他,那些人既瞧不起他,又把他当成小弟,他很快学会了那些有钱人才会的享受生活。她虽然挣得多了,可花销却比以前大了好几倍。

    这么一综合,生活上也就比之前好一些,但并没有好很多。

    后来女儿出事,被王家迅速嫁出去,她对徐振华夫妻恨的不得了。蓉蓉不是过把人带进大院,她又不知道那人心怀叵测,她又有什么错?

    后来,听说徐振华的官越当越大,听说林彤家认了有权势的亲戚,连王家见了都要巴结的那种,她心里后悔极了。不该和弟弟家弄的跟仇人一样。

    这次,就是一个缓和关系的机会。

    所以她厚着脸皮追了出来。

    她和那些自以为是的人一样,以为林彤在这场合下,不可能不给她面子。只要肯搭理她,以后就可以慢慢恢复关系。

    她只要能拉下脸,振华肯定不能那么无情的对她。到时候,在他面前多哭哭他小时候的事也就是了。

    她想的挺好。

    见林彤停下脚步,并没有一走了之,心里更是有了谱。

    “林彤,振华还好吧?我快二十年没见到他了。”她脸上露出回忆和惆怅的表情,“我好多次做梦做到他,醒来满脸的泪,我真想他啊!”

    林彤面色怪异,她这是整哪出?以为自己演演戏,说这么几句,自己就会心软不成?

    徐凤芝没指着她能一次心软,可只要她没转身就走,就是有希望。

    她当没看到林彤脸上那讶异与讥讽的笑容,自顾自的说道:“好几次我都想回去看看他去,可是我知道当初我伤了他的心,我怕他不肯原谅我。我害怕啊!”

    林彤嗯哼一声不再听她废话,“我还有事,那个,不好意思啊!”

    她就差没直说:我可没时间在这听你废话了。

    她转身要走,徐凤芝忙伸手去拉她,“等一下。”

    林彤皱了皱眉,这怎么没完没了呢?

    “我该叫你徐凤芝同志还是王凤芝同志?请自重!”林彤这回没给她留面子,如果你的退让只换来对方的得寸进尺,那就寸步不让。

    正好许建森哥几个也出来了,他看到这一幕就高声叫着,“林彤,这样忘恩负义的人你搭理她干什么?走了走了,小心这样的人背后再反咬你一口。”

    徐凤芝的脸腾地红了,这么大岁数,当着这么多有头有脸被人把脸上的遮羞布撕了下来,扔到地上狠狠的践踏一样。

    军子和扬子正好出来,看到母亲被几个人围着,脸色变了变,赶紧过去把她母亲拉走,“对不起舅妈……”

    林彤摆摆手,“我不是你舅妈,你舅妈在里面呢,我可当不起这称呼。”她说完又跟徐凤芝说:“咱们之前这样就很好,你不认识我,我不认识你,希望以后也能这样。”

    军子也有些脸红,他干脆给林彤鞠了一躬,“对不起!”

    这样还算有些骨气。

    军子扶着母亲,“走吧,妈!”

    徐凤芝看着儿子小心生怕得罪了对方的样子,心里一酸,算了算了,她说得对,最好谁也不认识谁。她还是别去讨人厌了。万一振华不心软,她再给两个孩子带来麻烦就不好了。

    “我只是想让你给振华带个好!既然你不想见我,那就算了。”徐凤芝这一刻像老了好几岁,叹了口气在军子的搀扶下慢腾腾的进去。

    扬子自打被惩罚,在林老三面前跟兔子一样老实,缩着脖一声不敢吭,直到这些人都上了车,而汽车扬起灰尘不一会就驶出视线,他才呸的一声吐到口痰,“特么的装什么装?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你们给老子等着!”

    王炳利看到,摇了摇头,吩咐儿子,“把他叫进去跪灵,别在这讨嫌,这种素质,让来吊唁的看了还不笑话死咱王家的子孙。”

    林老三看林彤沉默不语,以为她对徐凤芝心软,就说了句“她们日子过得不错,你不用多想。”

    林彤笑笑,“我没多想,我就是烦。你说说好好的过自己的日子得了呗,非得凑上来让我不高兴。真是的,我看她们就是故意的。”

    许建森上了这辆车,他笑道:“她也是不知足。那个叫军子的自己做买卖,家里生活倒是挺不错的。不过那个小的不成器,成天这么在单位混着,大家看他是老爷子的外孙,也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过,老爷子这一没,我看他的好日子也快到头了。”

    “我猜,徐凤芝是想和你缓和关系,估计是想给孩子们找个靠山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