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都市小花农 > 第一千零五十章 长年坐办公室
    陈奶奶丝毫不为所动,不因为陈星寒和她熟悉就松口的。她这是因为家里打糍粑,所以一年两季全都是种地糯米,这才是今年的第一季,前些天才刚刚将下半年的糯米给种了下去。

    童瑶看楚奶奶和陈星寒一直在说话,自己也插不上什么话,干脆就四处打量着院子,正巧刚刚楚奶奶她出来的那个房间门没有关。

    童瑶就见着两个中年男人挥汗如雨地在一个搪瓷盆面前,手中各自握着一个木棍,木棍如疾风骤雨一般地捶打着一团洁白的东西。

    两人的动作很快,奇异地根本就没有撞在一起过,看来两人做这些都是非常的熟练了。童瑶都能够看到那个白白的东西上面散发着阵阵的热气。

    两个中年人,那真的是叫一个汗如雨下,尤其是那个房间里连个电风扇都没有安装,看着就好像是在桑拿房里一样。

    看童瑶的注意力全都在工作间里,陈奶奶笑道:“童瑶要是好奇的话也可以进去看看,就是里面太热了,待不了多久就热地难受了。”

    童瑶眨眨眼:“我站在外面看就好了,免得影响了大哥们的工作。”

    说话的间隙,里面的人动作也停下来了,陈竹看了眼盆中的糍粑,抹了把额头上的汗水:“行了,成了,歇会儿吧,太热了。”

    陈松也是累地不行,这打糍粑可是一个体力活儿,一般人还真干不来。陈奶奶丢下一句:“你们歇一会儿,我进去包糍粑。”

    然后就抛下陈星寒和童瑶进了工作间,陈星寒拉着童瑶在外面洗洗手:“咱们也进去,这个时候的糍粑最好吃不过了,热乎乎的。”

    两人进了工作间后,陈松和陈竹都出去了,据陈奶奶说他们俩是去洗澡去了,这打糍粑太费力了,也趁机休息一会儿。

    童瑶问了一个特小白地问题:“这里面为什么不装一个电风扇还是别的呢,这样也太热了,冬天还好一些,夏天就不行了,人吃不消的。”

    陈奶奶手上的动作不停:“这糍粑是糯米蒸熟了之后再捶打成糯米泥的,这其中主要靠的就是一种热乎劲儿。”

    “糯米在热的时候捶打,它才会有黏劲,一旦它放凉了,糯米就变硬了,打出来的糍粑也就不够细腻了。”

    “索性我们家一天也就做两次糍粑,要是再多的话,人也是吃不消的。”

    陈奶奶说着托着一个小碗递到了童瑶的面前,碗里是两枚拳头大小的糍粑。陈星寒手快地抓起一个:“好吃,是我喜欢的芝麻馅儿的。”

    他口齿含糊不清地对着童瑶说道:“你也吃啊,这糍粑是真的很好吃的,这新糯米打出来的糍粑确实是很不一样啊。”

    “特别的香,估计陈奶奶你们这些糍粑放到网上去应该大家都要抢疯了吧。”陈星寒一边大口大口地吃着,难为他说话还说地很清楚。

    童瑶的吃相倒是很斯文,她这边一个才刚刚吃好,陈星寒已经自己动手捏起糍粑了。

    “陈奶奶。您这次的糍粑我全部包了,太好吃了,我要带回去慢慢吃。”

    “话说这糍粑还是这种实心的最好吃,全都是糯米的清香,要是再蘸一点白糖,那就更是完美了。”

    陈奶奶一边捏着糍粑,一边瞪了陈星寒一眼:“那可不能让你全包了,我们这辛辛苦苦的打出来的糍粑,自己还没有尝到呢,怎么能够全都让你弄走?”

    陈星寒嬉皮笑脸地:“那要不给一半?”

    “那可不行!”一道很年轻的声音忽然传了出来,陈星寒转头,就看到在门边站着一个少年,也就是二十一二岁的样子。

    此刻他正笑眯眯地看着陈奶奶……手中的糍粑,那眼神就好像是狼见了肉一样。

    陈星寒看着陈羽就是一阵的牙疼,这小子就是哪里有好东西就往哪里钻的典型。

    “我说陈羽啊,先来后到懂不懂?我这都来了这么久了,你这半道上的截胡也不好是不是?”

    陈羽笑嘻嘻地走进来:“星寒哥,瞧您这话说地,虽然说是有先来后到之分,但是也是有后来者居上的,陈奶奶这新糯米打出来的糍粑,怎么也得让大家伙尝尝鲜才是。”

    “我说你小子,也忒不靠谱了,你这往网上一放的,我们在这里等了这么长时间,岂不是就打了水漂了?”

    陈星寒厚着脸皮说道,其实他也就是来了几分钟,远远没有那么久。

    陈羽毫不客气地戳穿了陈星寒的话:“星寒哥,我可是跟着你后面来的,可以说你来了多久我也句来了多久,哪里谈得上等了很长时间?”

    陈星寒一点都没有谎言被戳穿的尴尬,他理直气壮:“那也不行,你要是想要糍粑,那就找陈奶奶去,反正这些都是我包了。”

    听着这两人你一言我一语的,陈奶奶脑壳都要大了。她制止道:“行了,毕竟是星寒先来的,这糍粑星寒就拿一半回去……”

    看着陈星寒脸上露出得意的笑容,陈羽是恨地牙痒痒的,下一秒他就笑出来了:“小羽要是要糍粑的话,我就让你陈松叔和陈竹叔再打一轮。”

    刚洗完澡回来的陈松和陈竹面面相觑,唉,澡白洗了!

    陈星寒可一点都不生气的,左右他想要的都已经得到了。看陈松和陈竹又开始蒸糯米了,陈星寒跃跃欲试:“这打糍粑的事情也让我试试?”

    陈松看了眼陈星寒的手臂,摇摇头:“不行,你这长年坐办公室的,哪里能够干地来这样的体力活儿?”

    陈羽哈哈大笑:“星寒哥,长年坐办公室啊,手不能提肩不能扛啊!”

    陈星寒笑骂:“滚蛋!我也是经常去健身房的!少瞧不起人了。”

    他忽然看了眼细胳膊细腿的陈羽:“陈羽啊,你这细胳膊细腿的,估计也打不了多久吧?”

    陈羽很自觉地:“我很有自知之明的,就不上前去掺和了。”

    陈星寒气地像只河豚:“你小子说谁呢?谁没有自知之明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