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惹霍成婚 > 第48章 工作中的男人最性感
    小心翼翼的将她的柔荑握在掌心里,霍清随俯身在她眉心处轻柔落下一吻,磁性的嗓音中夹杂着影影绰绰很难抵挡的温柔:“睡吧,我在。”

    迷迷糊糊间,夏晚感觉到了温热的触感。

    很熟悉。

    像是受到蛊惑般,下意识的,她移动身体往热源处靠了靠。

    下一秒,熟悉的清冽气息见缝插针萦绕在她鼻端,散发着安定人心的力量,蹙着的眉头逐渐舒展开来,她贪婪的伸出手紧紧抓住身边能抓住的东西。

    霍清随低眸,看着她的小手摸上自己的胸膛,看着她和自己紧密无间,他的薄唇情不自禁勾起一道浅淡的弧度,眼底更是泛起温暖的波光。

    “晚晚……”他低声轻呼她的名字,浓的化不开的缱绻在空气中荡漾开来。

    夏晚渐渐平静。

    这一觉,她睡的很安稳,整个人就像处于温暖的阳光底下,舒适又惬意。

    当落地窗外的夕阳余晖透过窗帘照射进来的时候,夏晚悠悠转醒。

    “太太,你醒了?”周姨放下水杯,正好看到她睁眼,一根紧绷的弦终于松了下来。

    “我睡了很久?”下意识环顾一周,夏晚眼中还有些茫然,嗓音依旧沙哑,但比起睡前,已经好了很多了。

    “是啊,太太。”周姨脸上挂着笑,瞧见她东张西望的样子,还以为她是在找先生,便柔声道,“太太在找先生?先生陪了你一下午,现在在书房处理公事,要不要我帮你去叫先生?”

    他陪了自己一下午?

    夏晚眨了眨眼睛,无法用言语形容的感觉在心底滋生,又像是在藤蔓,一下疯涨的厉害:“他……”

    周姨笑了笑,眼底带着打趣的意味:“太太和先生真是恩爱。我啊,还是第一次见先生这么温柔的样子。”

    恩爱?

    温柔?

    夏晚只觉心尖处被一根羽毛轻轻拂过一样,异样的酥麻感瞬间传到四肢百骸每一个角落。

    脑海里蓦的就冒出了睡觉时的熟悉触感。

    难道先前不是在做梦,真的是霍清随陪在了身边?

    夏晚渐渐失神,一抹淡淡的绯色悄然爬上脸颊。

    “太太?”周姨轻声叫她。

    “嗯?”夏晚猛的回神,努力抑制住加速的心跳,暗暗舒了口气,她换了话题,“周姨,能不能麻烦你再帮我煮一下中午的粥,我有点饿了。”

    “不麻烦,太太你等着,我这就下去做,很快就好的。”周姨笑着,随即转身下楼。

    卧室里重新陷入安静之中。

    只是这种安静,会让夏晚莫名脸红心乱。她只要一呼吸,仿佛还能闻到独属于霍清随的清冽气息,强势久久不散。

    躺了一会儿,她最终决定下楼走走,呼吸一下新鲜空气。

    披了件外套,她下楼。

    刚下楼梯,就看到周姨端着一杯茶要上去。

    “叮铃铃——”

    客厅的座机在此时响起。

    周姨回头看了眼,转身就要过去。

    “周姨!”夏晚出声叫住她,看了看她手里的茶,“你去接电话吧,我拿上去。”

    周姨担心她的身体,有些犹豫。

    夏晚微微笑了笑,二话不说从她手里接过,转身,她抬脚上楼。

    周姨一下明白了过来,眼中露出欣慰的笑意。

    走到书房门前,抬眸看了眼紧闭的房门,不知道为什么,夏晚竟有些紧张起来。

    眸色深了深,她深呼口气,纠结片刻后抬起了手。

    “咚咚咚——”

    她轻轻敲门。

    “进来。”低沉温淡的嗓音自里面传出。

    夏晚抿了抿唇,转动门把,推门进入。

    这是她第二次进他的书房。

    一进去,她就看到了在书桌前处理公事的霍清随。

    冷峻的脸廓线条分明,英挺的剑眉微微蹙着,薄唇更是抿成了一条直线。

    晚霞的余晖透过窗户照在了木板上,静谧了一室。

    这一刻,夏晚忽的就想起了一句看过很多遍的话——工作中的男人最帅最性感。

    睫毛微颤,她似乎听到了心脏在胸腔里狂乱跳动的声音。

    一下又一下,那么的清晰有力。

    “周姨,茶放在桌上就可以了。”霍清随埋头在文件中随口说道,顿了顿,他又道,“对了,去看看太太醒了没有,要是醒了,把买的酸梅给她,生着病,她嘴里会没味道。”

    夏晚原本要放下茶杯的动作蓦的一顿。

    他怎么知道自己生病喜欢吃酸梅这个习惯?

    巧合么?

    夏晚定定的看着他的侧脸,一时恍惚。

    霍清随没有听到周姨的回答,疑惑的蹙了蹙眉,终是从文件中抬首。

    “夏晚?”

    他冷不丁愣住,眼底闪过讶异。

    低哑温净的男低音在安静的书房里响起,像是一颗石子,扔进了平静的湖面,泛起一圈又一圈的涟漪。

    被他深邃的眼眸看着,夏晚心尖微颤:“我……”

    只是她的话还没来得及说出口,就被男人打断了。

    “退烧了?怎么不在房间里休息?”

    霍清随黑湛的眼眸盯着她,眉头皱着,嗓音低沉又严肃。

    夏晚回视他,觉得自己气焰一下就弱了下去,努努嘴,她的解释显得有些底气不足:“躺的久了,有些不舒服,想起来动一动。”

    霍清随深深凝视着她。

    不自觉的,夏晚的脑袋垂了下去。

    想要伸手抬起她的下巴,看着她的样子,霍清随最终还是没动。

    心底最柔软的地方被触动,他一下就放柔了嗓音,但语调仍是坚定不容反驳:“回去吧,反复了就不好了。”

    “我……”夏晚下意识就想反驳。

    她不想躺在床上啊。

    霍清随瞧见她拧在一块的眉头,薄唇一侧掀起淡淡笑意:“不回去?那这样,给你打一针,怎么样?”

    打针?!

    夏晚猛的摇头:“我不要打针!”

    话音落下的一瞬间,她忽的就想起了她发烧晕倒在他房间里那一次,就是他亲自给她打的针。

    明明过去有一段时间了,但那时的触感一下就清晰了起来。

    脸蛋控制不住的变烫起来,夏晚几乎是落荒而逃般的转身,匆匆扔下一句:“我这就回去!”

    “砰!”

    书房门被带上发出声音。

    她跑出去的时候带出一阵风,空气中似乎隐隐留下了她身上清雅的香味。

    霍清随望着她离开的方向,幽邃的鹰眸里一下就沁满了清淡的笑意。

    抿了口她端来的茶,第一次,他觉得家里的茶这么的好喝。

    唔,很甜。

    夏晚一路跑回了卧室,关上门,她背靠在门板上,深吸了好几口气,才压下了狂跳的心。只是那天的画面,却是怎么都甩不开。

    躺回床上,翻来覆去的,她异常恼羞。

    许久,翻腾的莫名情绪才逐渐平复。

    这次发烧来的快,去的也快,一晚过去,她就恢复了健康。

    接下来的两天,她索性呆在了家里。

    一来霍清随彻底不回医院了,就在家静养,且指名了她照顾他。二来,她需要时间好好研究剧本和原著小说,为之后的进剧组做准备。

    她也研究了下几位演员的风格,只不过目前为止男女主演员依旧处于神秘的未公布中,赖导那也不说,她无法得知,就没有办法了。

    一晃几天过去,霍清随的腿伤基本痊愈。而电影的开机仪式,也提上了日程,近在眼前。

    赖珏平亲自打了电话过来,告知开机仪式她也需要出席,夏晚为此做好了准备。

    开机仪式前一天,她决定出去逛街买件正式一点的衣服,没想到一通意外来电彻底打乱了她的计划。

    夏政陶让郑妈提醒她今天回去吃饭。

    夏晚蹙着眉坐在沙发上。

    要不是郑妈的这通电话,她都把那次在帝璟夏政陶的话给忘了。

    回去给许佳柠道歉?

    呵,亏他有脸说得出口。

    她不想回去,一点都不想。但是她又深知夏政陶的意思,他既然让郑妈来通知,自己若是不回去,他指不定会怪在郑妈身上。

    夏晚烦躁的叹了口气。

    “我陪你回去。”霍清随掀起眸,定定的看着她。

    他的声音冷不丁的响起,夏晚被吓了一跳。

    他陪她……回夏家?

    浓密的睫毛颤了颤,她脸上懵懵的:“我……你……”

    不等她把话捋顺说出来,他的下一句就像平地一声惊雷,震得她呆呆的久久没回神。

    “算起来,我们结婚有段日子了,按照风俗,我是要陪你回门的,今天就当回门了,怎么样?”

    回……回门?

    夏晚一下语无伦次起来:“霍……霍清随,不需要的,我和你,我们……”

    他们一年之后就会离婚的啊,既然这段婚姻从一开始就有期限不会走到底,又何必回什么门?

    霍清随眼眸幽邃盯着她。

    直到夏晚无处躲闪,他薄唇一侧才浅浅扬起一道弧度:“夏晚,你现在是我的太太,我是你的丈夫。回门是风俗不能避免,你要是觉得今天太过仓促,我们可以另选一天。”

    “哎,不是……”夏晚一阵无语。

    这歪楼是不是歪的太厉害了?明明只是回夏家吃饭,怎么就扯上回门了?

    “走吧。”霍清随没给她反驳的机会,径直起身随即走到她面前把她拉了起来。

    夏晚没动:“霍清随……”

    “夏晚,”霍清随低眸睨她,另一只手覆上了她的头发轻抚,嗓音淡淡,“你父亲会无缘无故让你向许佳柠道歉?你不觉得,只有去了,才能知道许佳柠在打什么主意?”

    夏晚徒然拧起了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