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惹霍成婚 > 第74章 我就是你的家
    夏晚哭的愈发的厉害,她紧紧攥着霍清随的衬衣不松手,就像是在海上孤独漂浮许久的人看到了最后的希望。

    酒劲夹杂着悲恸,她逐渐语无伦次起来:“开口闭口就是许佳柠,从始至终都在质问我,是不是我就算真的被砸断了腿,他也看不见?!侄女和女儿,他在意的只有侄女么?妈妈没有了,爸爸也要没有么……”

    几句话说完,她抽噎的已喘不过气来:“霍清随……”

    “我在。”霍清随哑声应道,微凉的指腹轻轻替她拭去眼泪。

    泪眼朦胧间,夏晚看见他幽深不见底的眸子里隐约闪烁着怜惜的暗茫,那道暗茫却又像是一道微光,打开了她深埋心底的某些情绪,委屈彻底喷薄而出:“他的态度……我……我真的很难受。明明他是我的爸爸,可如今,所有的关心疼爱全都给了许佳柠。我在意,霍清随,其实我很在意……我好难过……”

    “是他不对,他不应该那样。”霍清随柔声应着,轻擦眼泪的动作始终未停。

    他哪里会不知道呢,他的晚晚,其实很在意亲情。

    哭的累了,加之醉酒的头疼,夏晚身体一软趴在了他怀里。

    眼神渐渐迷离,有些回忆好像不受控制般冒了出来:“可是啊,以前我们的关系没这么糟糕的。我还记得,小时候他很宠我,身边的小朋友可羡慕了。有一年冬天,下大雪,我发高烧,是他抱着我去了医院,整整守了我一夜。你知道,我醒来后他第一句话说的是什么么?”

    “什么?”

    夏晚又哭又笑:“他说啊,晚晚没事就好,晚晚是爸爸的心肝宝贝,他希望以后可以替晚晚承担所有的苦难,他还说,爸爸爱晚晚……”

    每说一个字,她就觉得心里的难受浓重了一分,眼泪也更加不受控制起来。

    “还有啊,以前他公司忙,经常出差,但每次都会给我带礼物。有一次出差,正好是我生日的时候,”吸了吸鼻子,她哭的上气不接下气,“我那时候发脾气,他就连夜从外地赶回来,给我补生日蛋糕,带我出去吃饭。我一直都记得,他说……他说,以后晚晚每一年的生日都会陪在身边……”

    夏晚猛的扑到了霍清随怀里,十指攥着他的衣服,哭的断断续续话都说不完整:“可现在,现在……他都已经不记得我的生日了,不记得了……说不定,连我今年多大都不知道了……”

    “怎么会呢,他说不定还是记得的。”霍清随伸手轻抚着她的秀发,他知道,现在的她,需要的是发泄,是倾诉。

    夏晚脸颊贴在他的胸膛前,没两秒,就把他的衬衣哭湿了一大片。

    这些年来,她一直把那些藏在心里藏的很深,她不允许自己去想,时间久了,当初的委屈都不觉得是委屈了,但现在,情绪彻底失控,那一点点的委屈就像是火苗一样,被点燃后就迅速蔓延,肆无忌惮灼烧着她的心。

    眼泪越掉越多,她的身体控制不住的颤抖着。

    “霍清随……”她啜泣着叫着他的名字,漫天的委屈和疼痛密不透风将她包围,“可是,可是……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我和他的关系愈发的恶劣,甚至到了相看两厌的地步?又是从什么时候起,我再也没听过他叫自己一声晚晚?我为什么一点都想不起来了……”

    霍清随搂着她腰的手一点点收紧,另一只手温柔扳过她的脸蛋,嗓音温哑:“想不起来就不想了,嗯?”

    “我不要!我不要!不要!”夏晚突然拔高了声音猛的摇头,双手遮着脸,只是到了最后又低了下去,“不要……我想想起来……我想知道,他为什么就不再喜欢我了……他明明说过的,我是他的夏家的小公主,是他永远最爱的宝贝,可为什么……为什么说厌恶就厌恶了……”

    霍清随动作轻柔的扒开了她的手,而后紧紧握在掌心里,轻声哄着:“那我陪你想,好不好?”

    “好……”夏晚破涕为笑,回忆突然回到了某一个画面,她眉目一下就生动起来,带着明艳的笑意,“霍清随我跟你说哦,小时候我特别喜欢吃糖,他啊,就神神秘秘的给我买了一大箱子。唔……有这么大呢!里面啊,好多好多的糖果,可好看了呢……”

    她一边说一边比划着,眉眼间的笑意又变的娇俏起来。

    “是么?”霍清随跟着淡淡笑了起来。

    “嗯啊!”夏晚重重点头,然而下一秒,笑容不再,取而代之的是再次的眼泪汹涌,“可是后来的日子里,他再也没有给我买过……我再也不是他的小公主……”

    “或许在他心里,你一直都是小公主,只不过……”

    “不是的!不是的!”夏晚猛的打断了他的话,突然变得愤怒了起来,她死死的咬住唇,胸膛开始剧烈起来,最后变成了歇斯底里的大哭大闹,“如果我一直是他的小公主,那他怎么会有私生子?!还是和我一样大的私生子!一样大啊!那代表什么?!”

    私生子?

    霍清随有瞬间的震惊,眼底更是掠过一抹不可思议。

    愤怒一下就找到了缺口喷涌而出,夏晚拽着眼前人的衣服就是一阵厉声质问:“他怎么能那样?!他凭什么?!那么大的私生子,那我妈妈算什么?!我又算什么?!”

    “夏晚……”霍清随幽深的眸子里沁满了心疼,无声叹了口气,抬手,他指腹轻轻在她唇瓣上摩挲,柔声诱哄着,“别咬了,嗯?”

    她的唇瓣已被她咬的毫无血色,贝齿留下的印记愈发的触目惊心。

    微凉的指尖一经触碰,夏晚忽然就崩溃了,睁着又红又肿的眼睛,她反复低声呢喃:“我算什么呢?夏家的小公主么?笑话还差不多啊……他那么做的时候,有没有想过我妈妈么?他不是说,这辈子最爱的就是我妈妈么?”

    说着说着,她又笑了起来,无尽的自嘲和悲恸尽数散发出来:“可是你看,他不仅有私生子,还娶了蒋曼妮,我的朋友。他对得起我妈妈么?!有时候我真的觉得,好恶心……”

    “是,是他对不起你们。”霍清随捉过她的手放到唇边温柔一吻。

    “霍清随……”吸了吸鼻子,她仰着哭的不成样的脸蛋望着面前的男人,胡乱的用手背抹着眼泪,抽抽搭搭的带着哭腔,“妈妈……没有了,爸爸……又是那么讨厌我。没有妈妈了,没有爸爸了,晚晚没有家了……”

    好不容易擦去的眼泪再次涌了出来。

    这样的夏晚直让霍清随觉得嗓子里发堵,心底最柔软的地方也跟着疼了起来。

    “夏晚……”他突然一把将她重新禁锢在怀里,低沉的嗓音闷闷的,像是在安慰,也像是在说过自己听,“乖,不会的。你有家,有我,我绝对不会离开你,绝对不会。我就是你的家。”

    他说着,又低头吻去了她眼角的泪水,“你有我。”

    我就是你的家……

    夏晚原本还在啜泣,暗哑又坚定的话语贴着耳畔传来的时候,她整个人都怔住了。

    “霍清随……”

    “我在。”霍清随幽深的眸子看着她,温柔的抚摸着她的脸颊,嗓音温淡好似能安抚人心,“所有不开心的,我们都说出来好不好?我陪着你。”

    炙热的唇息见缝插针进入她每一个毛细孔,又好似带来了点点滴滴的暖意。

    好不容易止住的眼泪毫无征兆的再次掉了下来,来势汹汹。

    “霍清随……”她胡乱的擦着眼泪,语调很缓慢,透着莫名的委屈,“我才知道,在别人眼里,他们很讨厌我,说我走后门,潜规则,还说我假清高。其实他们对我有看法,我知道,我也告诉自己不要去在意,可是……可是……”

    她只要一想到那个微信群那么多肆无忌惮的讨论她的话,她就没办法不难过。

    眼泪好似怎么擦都擦不掉,夏晚索性不擦了,蹙着眉,她眼巴巴的望着霍清随,嫣红的脸上醉意深深,难过的情绪又是那么的明显:“他们凭什么在背后那么说我?有本事在我面前说啊。难道他们不知道那样很伤人么……”

    “霍清随……”杂乱的情绪像是藤蔓一般肆意缠绕着她,夏晚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怎么了,不知是喃喃自语还是在求一个答案,“夏政陶厌恶我,他们讨厌我……霍清随,我是不是一点都不讨人喜欢?”

    “当然不是。”霍清随捧着她的脸摇头,目光坚定的望着她,“他们是在胡说,你那么可爱,那么讨人喜欢。”

    夏晚黯淡的眸子忽然就亮了亮,她只是眼巴巴的瞧着面前温柔的男人,呼吸下意识的屏住,温软的话语从绯色的薄唇中无意识的一个字一个字往外蹦:“霍清随,那……你喜欢我么?”

    她说话的时候一双烟眉紧紧蹙着,生动的五官仿佛在传达一个信息:你要是不喜欢我,我会很生气,很委屈。

    明知道她只是喝醉了的胡言乱语,但霍清随还是被她委屈的眼眸看的失了神。

    心弦微动,他低头靠近,双手改为捧起她的脸颊,认认真真的凝视:“喜欢。”

    其实,何止只是喜欢……

    低沉的嗓音好似缠绕着无尽的温柔和蛊惑,又像是一阵春风,吹皱了平静的湖面,泛起圈圈涟漪。

    夏晚恬静的看着他,视线不知怎么的,最后落在了他温润的唇瓣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