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惹霍成婚 > 第97章 像是来……捉奸的
    眸色愈发的深暗,几秒后,霍清随面无表情倾身拿过茶几上的手机,骨节分明的雅致手指将锁屏滑开……

    下一瞬。

    “呵。”菲薄的唇凉凉勾起,他忍不住低嗤出声。

    那个没良心的小东西,危险的时候都想不到自己,现在又哪里会主动联系他?

    霍清随英挺的眉头重重的跳着,眸色在黯淡和幽深间几度变幻,最终才勉强调整到一贯的从容平静,只是几乎是同一时间,一股难以言明的情绪从心底升起。

    抬手,仰头,又是一杯红酒一饮而尽。

    “老四,”沙发对面,厉佑霖优雅晃动着手里的高脚杯,掀眸闲闲睨了他一眼,继而似笑非笑开腔,缓慢的语调像极了嘲讽,“从进来到现在,你和聿琛,除了喝酒就是喝酒,一个两个的,为了女人折腾成这样,至于么?”

    霍清随幽幽瞥了他一眼,懒得理会。

    厉佑霖耸了耸肩,唇边的笑意愈发的沁凉,连带着说出来的话都变的更加薄凉:“为了个小丫头,陷得这么深,值得?说起来,今天的事,你那位小丫头似乎并不领情?”

    不领情……

    无可避免的又想到她脱口而出的那句话,霍清随的脸色再次沉了下去,难看到简直无以复加。

    厉佑霖唇角勾起,笑意弥漫的愈发肆意:“墨宸,不是要去洗手间?走,一起,顺便抽根烟。”

    “啊?我……”温墨宸还在怔愣间,领子就被毫不客气的拽了起来,直到走出包厢,他还是没反应过来,疑惑嘟囔道,“三哥,谁说我要去洗手间了?”

    厉佑霖吐了口烟,青白的烟雾下,他噙着笑意的脸上隐约有些不耐烦:“不是过目不忘?夏晚的电话记得吧?号码。”

    温墨宸神情一下就凝重了起来:“三哥,你不会是要打电话过去骂她吧?别啊,要是让四哥知道了……”

    厉佑霖头疼的按了按额角,薄唇微张:“谁说我要骂她?少废话,让你报就报。”

    “那你是要……”温墨宸到底还是转过了弯,不可思议道,“三哥你不是向来不待见小嫂子么?怎么现在又帮忙打电话?”

    “嗤。”厉佑霖闻言冷嗤出声,笑意敛去,他浑身上下写着漫不经心四个字,“是不待见,但总不能眼睁睁的看着老四为她弄成这样,解铃还须系铃人,明白?”

    温墨宸眼前一亮:“明白了!”

    又吸了口烟,厉佑霖眸色淡淡:“她要是不来,呵……”

    “三哥……”

    烟雾缭绕下,他幽幽打断他的话:“墨宸,那位……要回来了吧?”

    几乎是他话音落下的瞬间,温墨宸的脸色就跟着沉了下去。

    梧桐路别墅。

    夏晚坐立难安,满脑子想到的,都是霍清随教训自己时如墨一样沉的神情,以及质问自己的那句话。

    想的次数越多,她就越纠结,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更是毫不怜惜的在心底撕扯着她。贝齿不由自主咬紧了唇瓣,她低眸看了眼一下午都被握在掌心里的手机,深吸好几口气,她手指微颤着点开了通讯录。

    “嗡嗡嗡——”

    手机在此时毫无征兆的振动起来,当看清楚屏幕上显示的名字时,夏晚明显一愣。

    厉佑霖?

    片刻后,她握着手机的力道不自觉就加大了些,唇瓣被自己咬的微微发疼,别扭的叹了口气,她到底没再犹豫,找出一串车钥匙出了门。

    直到宾利慕尚驶上了马路,她满脑子反反复复都只有厉佑霖没什么感情的那句话。

    “老四喝醉了,麻烦来接一下。”

    喝醉了……

    是心情不好么?还是……

    大脑好像不受控制的一直呼吸乱想,双手紧紧握着方向盘,夏晚都数不清自己到底叹了多少口气,她只知道,她心里很烦,说不清楚的那种烦躁。

    那个男人……

    又是无意识的死死咬住了下唇,她的眼神跟着黯淡了下去。

    “滴!”

    放置在手机座上的手机发出声响,提示有消息进来。

    思绪被拽回,夏晚抿了抿唇,随即伸出手指点开屏幕,而后随意瞥了眼。

    然而当屏幕上的东西赫然映入眼帘时,她眼皮倏地狠狠一颤,小脸更是在瞬间变白!

    差一点,她就惊叫出声!

    惊魂未定中,她眼角的余光突然就瞥到前面的斑马线上冲出了一只贵宾犬,而追在贵宾犬后面的,是一个面色紧张到无以复加的女生。

    眼看着就要撞上去了,夏晚猛然回神,条件反射打方向盘!

    而就在这时,一辆开着远光灯的车从对面驶来,灯光太过刺眼,夏晚下意识闭了闭眼。

    “啊——”

    “砰!”

    兰庭。

    温墨宸频频看向门口,眉头忍不住皱着。

    怎么还不到?从梧桐路到这,再慢也该到了吧?

    不会……不来了吧?

    一想到这个可能性,他顿时心里有些不是滋味,眼眸下意识朝一旁依旧兴致很高的在喝酒的厉佑霖。

    “三哥……”清了清喉咙,他小声的叫道。

    厉佑霖姿态慵懒的瞥了他一眼,完全不着急。

    瞧着他的样子,温墨宸额头冒出了黑线:“三……”

    “怎么了,墨宸?”霍清随抬眸的瞬间正好看到他火急火燎的样子。

    温墨宸想也没想,脱口而出:“没事四哥,我就是想小嫂子怎么还不到?”

    话说完,他才后知后觉的意识到自己说漏嘴了,当即掩饰性的笑笑,试图把这个话题掀过去。

    只是……

    “你们叫她来的?”鹰眸眯起,霍清随俊脸黑沉,丝丝寒意从他周身溢出。

    “四哥……”温墨宸摸了摸鼻子,有些不知所措,最后求救的目光投向厉佑霖。

    厉佑霖嫌弃的睨了他一眼,最后轻笑着挑眉,意味深长一针见血:“难道你不想看到她?既然这样,我这就让她别来了。”

    霍清随紧抿着唇没回应,只是额角那突突的跳着,眸色也因不满再度深了深。

    只是他也分不清,这股不满,到底是因为他们把她叫来了,还是打算通知她不要再来。然而他隐约的感觉到,先前心底的不舒服此时正在慢慢消退,最后……全都被影影绰绰的期待所取代。

    厉佑霖见状勾了勾唇。

    包厢里很快重新恢复到了先前的样子。

    但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心里有了期待,霍清随第一次觉得时间竟是那般的漫长,漫长到,他有些烦,甚至眼睛时不时的会瞥向门口,最后落在手机上。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他的眸光逐渐黯淡了下去。

    “嗡嗡嗡——”

    就在这时,一旁从头到尾都在喝闷酒的江聿琛的手机响了起来。不耐烦的接过,一不留神,他开了免提。

    下一秒,一道娇中带妖的声音急急响了起来。

    “哥!我出了点事儿,在医院,你过来接我好不好?”

    江聿琛眸色一凛:“出什么事了?”

    “被……被撞到了……”

    “你……”江聿琛还要再问,不想耳旁突然响起了一声声响。

    “啪!”

    霍清随手里的酒杯被捏碎,他的脸暗沉的犹如暴风雨来临前夕。

    江聿琛猛的抬头,惊呼出声:“四哥!”

    “去医院。”霍清随没有看任何人一眼,甚至连一丝目光都没落在自己受伤的那只手上,菲薄的唇紧紧的抿成了一条线,他长腿迈开径直往门口走去。

    江聿琛皱眉跟着站了起来,到嘴边的话通通咽了下去。

    “三哥……”温墨宸张了张嘴,转头看向厉佑霖,吞咽着口水道,“刚刚电话里的那个声音……你……你听到了么?”

    厉佑霖没有回答,但唇角立时冷下去的笑意说明了一切。

    医院。

    夏晚坐在那里,任由护士帮忙处理腿上的伤口,神色温静又有些疲倦。

    她没想到她会撞上萧然的车。

    一场车祸,除却她本就没怎么好透的那条腿又受了点伤,以及追贵宾犬的那个小女生也擦伤了手臂,剩下的就是萧然伤的最重了。

    不过好在昏迷时间不长,如今已经醒来。

    想到交警还在外面等着处理这场事故,她就觉得头疼,想了想,她决定打电话。

    手指触摸到数字键盘的时候,她习惯性的想打电话给顾言,然而几乎是同一时刻,她的脑子里就冒出了霍清随说过的话。咬着唇,她轻舒口气,手指往下滑,最后落在了霍叔叔三个字上。

    只是她还没来得及拨出去,手机屏幕突然就暗了下去。

    没电到自动关机了。

    小脸垮了下去,夏晚有一瞬间的无力和烦躁。

    “夏晚……”萧然犹豫不决的声音在此时响起。

    夏晚眉头蹙了蹙,等了两秒抬头,浑身上下散发着清冷疏离的气息:“有事?”

    萧然像是看不到这个房间里还有其他人在一样,他痴痴的注视着她明艳的容颜,喉结几番上下滚动后,才几近急切又懊恼的开口:“你……你没事吧?”

    “没事。”夏晚冷淡回应。

    萧然不是感觉不到她对自己的厌恶和冷漠,他只觉心头像是有根鱼刺似的,刺的他很疼,过往种种忽的涌上心头,他几乎是控制不住的拔高声音说道:“晚晚!我知道你还是爱我的!回到我身边,我们重新开始好不好?!晚晚!我忘不了你!”

    爱他?

    夏晚忍不住就想冷笑。

    他的脸是有多大?人是有多自信?

    懒的回应,她冷着脸站起来就往门口走。

    而她转身抬眸的那一刹那,她一眼就看到了优雅矜贵的男人淡漠的站在了门口。

    霍……霍清随?

    黑白分明的眸猝不及防的和他的对上。

    男人温贵的脸庞此时尽是冷峻。

    不知怎么的,夏晚陡然生出了一个荒唐的念头。

    这个男人像是……来捉奸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