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惹霍成婚 > 第119章 第一次,她觉得有些绝望
    “啊——”

    右手手腕处再一次猝不及防的传来了钻心的痛感,瞬间蔓延至全身上下每一个角落!

    顷刻间,江锦桐脸上血色尽失!

    然而还没等她有所反应,整个人就被毫不留情的甩了出去!

    “唔——”

    背部狠狠着地,江锦桐只觉骨头都要碎了。

    “清……”她愣愣的望着从床上坐起来的男人,想要说什么,赫然想起现在所扮演的角色,剩余的话硬生生被咽了下去,她抬起楚楚可怜的眸,压低了嗓音变声道,“霍清随……我……”

    “你不是夏晚。”冰冷无情的嗓音打断了她的话。

    话音落下的刹那,江锦桐浑身僵硬到极致!

    尤其……在撞上那双比冰锥还要冷上百倍,又没有任何情绪的眸子时,她的呼吸都停滞了。

    他……他怎么会看出来?!

    “清……”

    拢在一起的手指颤抖到无法控制,她挣扎着起身想要抱住他。

    “啊!”

    她再一次被狠狠甩开。

    下一秒,她眼睁睁的看着霍清随挣扎着站了起来,那双眸子里沁满了幽沉的慑人寒意,而往日里看着温贵的五官,此时染上了某种显而易见的危险情绪。

    怎么……可能?!

    清随哥怎么会醒来?

    不是说药效足够沉睡一晚上的么?!

    江锦桐大脑一片空白,完全懵了。

    恍惚之际,她看到霍清随面无表情的从自己身旁走过,他的神情,就好像自己对他而言是个陌生到不能再陌生的人。

    不,是比陌生人还要不如。

    那么的……凛冽冷漠。

    眼皮狠狠一跳,顾不上身体上的疼痛,江锦桐猛的站了起来冲过去双手拦在了他面前:“清随哥!清……”

    然而剩下的话就像是被堵在了喉咙口似的,一个音节都发不出来。

    面色沉的犹如风雨欲来,霍清随连一个正眼都不屑看她,只是从薄唇里厌恶的吐出了两字:“让开。”

    没有哪一刻,江锦桐像现在这般难堪。

    “清随哥……”眼泪不受控制汹涌流下,多年来深埋心底的暗恋猛的破土而出,情绪崩溃,她几乎是想也没想的吼了出来,“我爱你啊清随哥!为什么要拒绝我?我才是那个最有资格站在你身边的人啊!她夏晚算什么?!清随哥!和我在一起好不好……清随哥……”

    最后一个字说完,她用力扯掉了脸上的面具,肩膀颤抖着,睁大了覆满水雾的双眸死死的盯着面前人。

    她清楚的看到霍清随的身体还有些不稳,甚至眼神还不是那么清明。

    希望重新冲上心头,眼睛一亮,她左手悄然拿出早有准备的小瓶子,而后抓住机会抱了过去!

    然而——

    “唔——”

    江锦桐直接撞在了床尾上。

    而那道清隽的身影,没有任何的停顿,抬脚踉踉跄跄的往门口走去。

    “清随哥!”

    霍清随薄唇紧抿成了条直线,脸廓暗的异常的浓稠,手搭上门把转了圈,他才发现门被人从外面锁住了。

    眉头紧皱,摸出手机。

    没信号,应该是被屏蔽了。

    眩晕的感觉重新上来,凉意从眉梢处掠过,他眼睛快速扫视四周,最后落在茶几上。

    “清随哥!”心脏在胸腔内狂跳,江锦桐紧握着双手破罐破摔的站在他身后,苍凉的语调里满是苦苦哀求,“留下来……留下来陪我好不好?只要一晚上啊……”

    她一边说着,一边握着一小瓶香水悄然靠近。

    只要再让清随哥闻一闻……

    “清随哥!”

    脚步猛然顿住,她不可思议的瞪大了眼睛,呼吸一滞!

    清随哥……他……他竟然……用水果刀割伤了自己……

    伤口的疼痛袭来,霍清随神色恢复了些许的清明,不再浪费时间,他利用水果刀顺利破坏了门锁。

    “咔——”

    门被打开。

    “清随哥!”

    江锦桐瞬间惶惶不安到了极点,想也没想就要去拉住他!

    然而她所有的动作都在看到门口突然出现的江聿琛和母亲时全都被吓的停住了。

    “哥……妈……”

    她的脸色一下惨白如鬼魅,心虚和恐慌的情绪将她密不透风包围。

    江聿琛却是一丝目光都没落在她身上。

    “四哥……”

    “夏晚呢?”霍清随极度不耐的打断他的话,彻骨的寒意从低沉的嗓音中倾泻而出。

    周围的气压在顷刻间低到了谷底。

    江聿琛向来没有多余情绪的冰山脸此刻懊恼自责一片:“我……”

    霍清随眸色变深,薄唇冷冷吐出一个字:“找!”

    迅速跨出房间,再次拿出手机,终是有了信号。

    手指微不可查的颤了颤,他没有丝毫迟疑的按向了快捷键1。

    无法接通!

    霍清随的脸色在瞬间沉了下去,好似暴风雨来临前夕,恐怖又慑人:“去看监控!”

    “好!”艰难晦涩的话语从喉骨深处挤出,江聿琛的脸色同样变了变。

    “清随!”一直没说话的江夫人在极度震惊后终于回过了神,她几乎想也没想的就叫住了霍清随。

    霍清随脚步微微一顿。

    掀眸,他冷冷勾唇,吐出的话语无情又狠戾:“江夫人,您和江小姐最好祈祷我太太没事。”

    江小姐……

    江锦桐听着如此陌生的称呼,强撑的身体一下发软,无力的摔倒在了地上。

    霍清随头也不回的大步离开,哪怕眩晕的感觉越来越强烈。

    江聿琛紧随其后,但在跨出一步后,还是回头看了一眼瘫坐在地上的江锦桐。

    下一瞬,他忽的就笑了,笑意却丝毫没有达到眼底:“江锦桐,你真是好样的。”

    从没有过的不安感觉强烈的盘踞在心底,霍清随一路脸色幽沉到吓人,而这份幽沉,在他从监控中找到夏晚时,达到顶峰!

    “四哥……”江聿琛没来由的心尖一条。

    霍清随却是看都没看他一眼,直奔五楼!

    五楼。

    右手无意间摸到一个烟灰缸,夏晚毫不迟疑的砸在了粱远额头上!

    “砰!”

    突然的变故惊住了所有人。

    夏晚咬紧了牙关,趁机离开了粱远,不顾一切往门口跑去。

    “啊——”

    高度的紧张害怕下,她才发现自己的身体早已没了力气,才迈开几步,就狠狠的摔倒在了地上。

    “粱远!”眼镜男反应过来后,脸色白了白,径直走向粱远那,“你没事吧?”

    “妈的!”粱远愤怒的按了按被砸到的地方,一张油腻腻的脸瞬间变得阴鸷危险,在瞥见摔倒在地的夏晚时,他忽的抬脚跨过去,愤怒出离,他直接一个巴掌甩到了她脸上。

    “啪!”

    夏晚明艳白皙的脸蛋一下就红了,然后迅速肿了起来。

    “敢砸我?活的不耐烦了是不是?”粱远一只手用力的捏住她的下巴,不屑的冷笑,“你以为今天你还能逃出去?等会儿看我怎么弄死你!”

    话音落下的同一时间,他的另一只手直接拽起夏晚的胳膊就往沙发那拖!

    “呲啦——”

    长裙被撕碎,圆润精致的肩膀一下暴露于人前。

    粱远眼见都看直了,男人的*被刺激的沸腾起来。

    恐惧涌上心头,夏晚脸色发白瞪大了眼睛,呼吸仿佛在这一刻停滞。

    “滚!”

    粱远不屑的看着她挣扎,耐心到底不再,他直接扭头朝身旁两人示意:“妈的!给脸不要脸!给爷我按住她!”

    立刻就有人走了过去,制住了她。

    夏晚此时狼狈虚弱到不堪,她已经……不知道该怎么拖延时间了。

    霍清随……

    你在哪?

    心里默念着那个男人的名字,第一次,她觉得有些绝望。

    粱远却是不怀好意的兴奋了起来:“刚才的东西呢?拿来,给她喂点!”

    东西?

    什么东西?!

    夏晚一颗心猛然沉到了谷底,然而她还没来得及挣扎,就见一杯酒被递到了粱远手里。

    粱远脸上的笑意愈发的**。

    “呵呵,我们慢慢玩……”他故意缓缓靠近,然后空着的那只手毫无征兆的死死扣住夏晚的下巴就要灌她酒!

    夏晚紧紧抿住了唇,使出全部的力气挣扎。

    然而还是有不算少的液体被灌了进去。

    “咳咳!咳咳……”脸颊通红,她剧烈的咳嗽进来,而那些液体,顺着这个机会肆无忌惮的流进了喉咙……

    一杯酒灌完,粱远满意的舔了舔唇,随手就把杯子扔了出去。

    “啪!”

    夏晚仿佛听到了碎片四溅的声音,她柔软纤细的身躯终是忍不住颤抖起来。

    粱远见状,全身的血液都在一瞬间嗨了起来。

    情绪被感染,剩余的三个男人跟着兴奋的吹了吹口哨,下流和张狂毫不掩饰。

    粱远看着夏晚,笑的愈发的得意:“等会儿啊,我就当着他们的面上了你,这些人看着,应该会更刺激吧?你觉得呢?宝贝儿?”

    夏晚大脑一片空白,心底溢出的绝望和害怕已将她淹没。

    只是……

    眼皮渐渐发颤,她咬紧了牙关故意不再挣扎。

    眼镜男注意到她的变化,立即暧昧的朝粱远挤眉弄眼:“粱远,药效上来了,还等什么?”

    “放开她……”粱远摸了摸下巴,眼底浸满了浓稠的**。

    原本制住夏晚的两人闻言放手。

    粱远眼睛放光俯身而下。

    就是现在!

    夏晚猛的睁开了眼,利落抬起脚用尽全力踢上他的裆部!

    “啊——”

    恐怖的闷哼声赫然响起。

    “砰!”

    “啪!”

    房门被无情踹开的巨响在同一时间充斥在场人的耳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