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惹霍成婚 > 第169章 掉下去,必死无疑!
    电话那端是幽幽的凌厉两字:“兰庭。”

    “嗯。”目光如利刃,霍清随面无情绪的结束了通话。

    下一瞬,宾利慕尚消失在夜色中。

    兰庭,二楼包厢。

    “大哥,兰庭里的妞儿果然名不虚全,你看这腰,这屁股……啧啧!咱来对了!”一个染着褐色头发的男人眼里闪着亮光讨好似的对身旁大哥说道,说话的时候,他又色眯眯的捏了把自己怀里女人的丰满屁股,当即就心神荡漾,恨不得立刻就把她扑倒在沙发上!

    另一个手臂上纹着纹身的男人刚从怀中女人的脖子里抬头,闻言一个劲的点头,脸上皆是满足之色:“大哥找的地方能错么?嘿嘿!大哥就是疼我们!”

    只是顿了顿,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他犹豫着,有些担心的问道:“不过大哥,咱们……没有听从吩咐立马就走,会不会,会不会有什么事啊?”

    “胆子放大点,能有什么事?”被叫做大哥的刀疤男人一边玩着女人的手,一边不甚在意的摆了摆手,“钱都拿到了,怕什么?再说了,那么隐秘,没人能查到的,今儿个啊,我们就尽情的玩,玩好了再走,买家那边知道个屁!”

    说罢,他便急不可耐的对身旁女人上下其手起来,其他两人见状,一下就把那些顾虑抛到了脑后,全心全意的逗弄各自的女人。

    染发的男人甚至不顾女人的意愿猴急的就要扯开她的衣服。

    却不想就在这时包厢里的灯突然暗了下去!

    “怎么回事?”气氛被打断,染发男很是不爽,“大……啊!”

    只是他的话还没说完,手腕处毫无征兆的被扼住,一股钻心的疼痛瞬间侵袭至四肢百骸,让他疼的冷汗直流!

    他想叫,然而根本就发不出声音!

    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他整个人就被提了起来。

    “砰!”

    三道几乎同一时间的重物落地声响起,三人被狠狠扔在了地上,紧随其后的便是三人痛的倒吸冷气的声音。

    “嘶!”

    包厢内黑漆漆的一片,诡异的安静直叫人不寒而栗。

    “大……大哥?怎……怎么回事?”纹身男最胆小,摸着痛的厉害的手臂惶恐问道。

    不远处的染发男吓的双腿都在打颤,双手胡乱的挥舞着:“大哥,二哥,你们……你们在哪啊?我看不到你们,我……我害怕。”

    突如其来的变故,刀疤男也害怕,只是作为大哥,他到底要比另外两人好些,咽了咽口水,他极力压下心底的不安,拿出平日里的气势,恶声恶气的扬声质问道:“谁在装神做鬼?!给老子滚出来!有本事开灯,正大光明的打一架!”

    然而回应他们的,除了自己急促紊乱的呼吸声,再无其他。

    “大哥……我们怎么办?”纹身男脸色发白,都快吓的尿出来了。

    又黑又恐怖,关键还不知道对手是谁,这种在黑暗中的折磨,他真的害怕啊。

    “大哥……”染发男听着他发颤的声音,只觉心慌意乱,下意识的就要开口说些什么,“我……”

    只是他的话还没说完,突然一个沉重的东西砸在了他背上!

    “唔!”

    他闷哼一声,被猝不及防的重量压的直起了脖子。

    右手胡乱一抹,他瞳孔倏地收缩。

    是人!

    他的痛呼声刀疤男自然也听到了,心里当即咯噔一下,喘着粗气惊恐的吼道:“操!到底是谁?!出来!”

    染发男又痛又恐惧,整个人几近崩溃,声音更是颤抖到了极致:“大……大哥……”

    “大……”纹身男吓的直接一口气没上来。

    时间一秒秒的过,三人,确切的说四人心底的恐惧逐渐扩大,一发不可收拾,他们从未想过有一天一秒钟的时间都会这么煎熬。

    “啪!”

    清脆的声音蓦的响起,黑暗不再,包厢里的灯重新亮了起来。

    呼吸一滞,刀疤男艰难的咽了咽了口水,胆怯抬头。

    包厢门在同一时间缓缓被推开。

    触目所及,是一双男士手工皮鞋,往上,是被黑色西裤包裹住的修长长腿,像是蕴藏着无尽的力量,再往上,赫然是一张散发着令人不寒而栗冷意的脸,暗如鬼魅!

    血液好似在这一刻停止,刀疤男浑身发寒,就连呼进肺里的空气都堆满了硌人的冰锥。

    他哪里还不明白,他惹上不该惹的人了!

    不止是他,剩下的三人皆是惊恐的睁大了眼睛,全身僵硬,惶惶不安到了极点!

    霍清随冷峻的面容上没有一丝一毫多余的情绪,他甚至都没拿正眼看一下躺在地上的四人,长腿迈开,他淡漠的往沙发那走去。

    唇角噙着危险冷笑的厉佑霖和温墨宸同样目不斜视的走了过去。

    直至坐下点燃了烟,三人幽缓的视线才漫不经心的扫向地上的人。

    幽蓝色的烟雾明明灭灭的缭绕,三人的神情看不真切,但越是这样,越让人觉得危险。

    刀疤男的一颗心早已提到了嗓子眼,他几乎是磕磕绊绊的张嘴:“你……你们……我……啊!”

    只是他的话还没说完,凄厉的叫声就代替着冲了出来。

    他眼睁睁的看着一个保镖打扮的男人的脚踩在了自己的脚背上,保镖用着巧劲,他根本就挣脱不开,除了疼和害怕,再无其他感受。

    冷汗直流间,他听到一道晦暗难辨的男声,冷漠和怒意夹杂着若隐若现:“昨晚用了哪只手绑了赵绾烟,嗯?”

    赵……赵绾烟?!

    刀疤男瞳孔猛的剧烈收缩,全身僵硬如石头:“我……我……”

    “不说?”厉佑霖冷冷一笑,耐心尽失,直接吩咐保镖,“两只手都给我废了。”

    什么?!

    刀疤男惊恐到无以复加,而几乎是话音落下的瞬间,他的另一只手就被以更重的力道踩住了!

    “啊——”

    如鬼哭狼嚎般的惨烈叫声瞬间飘荡在包厢内每一个角落。

    纹身男和染发男眼睁睁的看着他们的老大脸上血色尽失,又耳听着凄惨的叫声,一下就呆住了,因为恐惧,心脏好像都停止了跳动。

    他们下意识的想要逃,但背被踩着,加之力气尽失,他们根本动不了丝毫!

    霍清随坐在那里,冷眼旁观他们的惨状,掀唇直入主题:“伤人,陷害,谁让你们那么做的?”

    他的声音很冷,又很淡,淡的近乎随意,可偏偏让躺在地上的四人全身的寒毛都竖了起来,那种恐惧,就像是一条毒蛇,正沿着他们的肌肤冰冷无情的游走,随时都有可能让他们命丧黄泉。

    “说。”霍清随幽幽吐出两字,压迫和危险迸发。

    强大的气场笼罩下,刀疤男所有的感官被恐惧占据,他根本就说不出话来,更不敢说!他有一种强烈的预感,自己要是说了,恐怕会死的更惨,不止是眼前这个男人会收拾他,买家那边也会……

    怎么办?

    怎么办?!

    “不说?”霍清随将他细小的情绪变化尽收眼底,忽的扯了扯唇,随即再次无情吐出几字,“扔下去。”

    扔下去?

    刀疤男呼吸猛的停滞,而几乎只是一眨眼的功夫,他整个人就被提起来死死按在了窗户外,只要身后保镖一松手,他就会掉下去!

    关键是,这根本就不是他们原来呆的二楼了!

    掉下去,必死无疑!

    “大哥!”

    “大哥!”

    恍惚间,他蓦的听到两个小弟惊恐万分的求救声,他这才赫然发现他们的身体也悬空在了窗外。

    “说……说吧……”纹身男早就被吓的失禁了,难闻的尿骚.味从他身体上散发出来,他大口的喘着气,边哭边艰难的哀求,“大哥,我……我不想……死啊,大哥,你……你说啊……”

    察觉到抓着自己的保镖手松了松,心脏猛的收缩,他浑身颤抖着痛苦尖叫:“啊!不……不要!”

    唇侧掀起似有若无的弧度,霍清随没再看他们,而是侧首居高临下的看向了地上的另一个男人,戴着眼镜,看起来还勉强算的上斯文。

    眼镜男从扔进来到现在,都在极力降低自己的存在感,他甚至以为他们要收拾的是那三个猥琐男人不是自己,可此时此刻,当他冷不丁对上几步之外的那个男人温沉冷漠的眼神,感受到好似从男人身体最深处泄露出的狠漠时,他彻底慌了。

    “我……我……”

    霍清随视线落在他颤抖到不能自已的身体上,而后随意开口,像是再说着再平淡不过的话一样:“发帖子发微博都用了哪几根手指?”

    眼镜男瞬间脸色惨白,嘴唇哆嗦着惊慌万分!

    霍清随瞥了他一眼,淡漠收回视线,波澜不惊的吩咐保镖:“废了他的手,一起扔下去。”

    保镖颔首,冷酷应道:“是,霍少!”

    霍……霍少?!

    眼镜男下意识挣扎的动作倏地一顿,眼底尽是难以置信和无法言状的恐惧。

    窗边的三个男人亦在听到霍少两字时,面如死灰。

    霍少……

    他们惹到的,居然是传说中冷漠无情杀伐果断的霍少。

    完了,完了!

    “还等什么?”霍清随幽幽的嗓音再度响起。

    保镖们不约而同点头:“是!”

    而话音落下,他们开始松手。

    几乎是同一时间,两道颤抖又恐惧的叫喊声高声响起。

    “我说!我说!”

    “不要!我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