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惹霍成婚 > 第249章 你怎么能忘了我?!
    顷刻间,包厢里的气压陡然降到最低,连带着周遭的空气都变的极其稀薄起来,让人呼吸困难。

    夏晚垂落在身侧的手紧了紧,不着痕迹深吸口气,她眸色清明,轻缓但坚定说道:“你误会他了,他比任何人都在意我的安危,他值得我爱。”

    她向来不喜欢在别人面前袒露心扉,但此时此刻,她不能接受面前人那般定义霍清随。

    睫毛扑闪,她掀唇继续:“他……”

    “够了!”

    低沉中暗含幽戾的嗓音蓦的响起,再次粗暴的打断了她的话。

    夏晚心头狠狠一颤。

    四目相对。

    男人眼底的怒火仿佛在熊熊燃烧。

    他的眸色漆黑,如同一个看不到底的漩涡,随时都能把人吸进去。

    危险。

    致命。

    夏晚不自觉往后退了步。

    不想她退一步,男人就进一步!

    “你……”

    “夏晚,你不能爱霍清随!”

    沉冽的嗓音一字一顿响起,在这格外安静的包厢里就像是湖面一声惊雷,瞬间掀起阵阵波浪!

    霸道强势的气息融合在空气中随之侵袭而来。

    夏晚僵住。

    几秒后。

    “抱歉,”小脸微沉,夏晚有些不悦的主动迎上男人幽幽的视线,再度清冷开腔,“我一直记得那天你的出手相救,我也很感激。但,一码归一码,你没有权利干涉我的感情,更没有权利说出刚刚的话命令我。”

    深吸口气,她突然间有些反感待在这里。

    她想离开。

    “想走?”一眼看穿她的想法,左霆川冷声阻止。

    夏晚脚步顿住。

    右手抬起按在她身后的门板上,左霆川不给她逃脱反感的机会,幽幽质问:“我没有权利?夏晚,你居然说我没有权利?嗯?”

    她怎么能说出这样的话?!

    这个女人……

    他的气息近在咫尺,仿佛要将她吞噬。

    夏晚一颗心沉了下去,眸中一下积聚了冷意,她看着他,一字一顿,没有再掩饰自己的情绪:“我和霍清随之间,没有人能说什么。另外,请自重。”

    “自重?”左霆川玩味重复这两个字,下一秒,他神情忽的凌厉,忍不住的冷嗤。

    “呵!”

    夏晚眉头紧皱,神色同样变的淡漠了起来。

    视线在空中交汇,两人瞬间陷入僵持之中。

    谁也不肯让步。

    夏晚看着他,心中那股奇怪的感觉越来越强烈。

    手指收紧又松开,片刻后,她终是问出了口:“我们……以前见过么?”

    不管是他说的话,还是他的神情,亦或是他的反应,都太过奇怪了。

    就好像……

    她是他的所有物,不能被其他人染指一样。

    所有物?

    心头倏地一跳,夏晚被自己脑中突然冒出的想法惊到了。

    呼吸微滞,她条件反射般看向面前男人。

    不想直接撞入了他深邃难懂的眸子里!

    “你……”

    “左霆川。”

    夏晚一时没反应过来:“什么?”

    “叫我左霆川。”左霆川幽幽凝视着她,几乎是从喉骨深处挤出的几个字。

    左霆川?

    心跳不受控制的加速,夏晚只觉有股难以形容的情绪在胸腔里肆意翻腾,而几乎是同一时间,她的脑袋有些疼。

    好像……

    有什么要挣脱枷锁冲出来一样。

    左霆川。

    左……

    突然间,夏晚有些呼吸困难。

    胸膛微的起伏,左霆川冷峻如铁的脸廓愈发的紧绷:“记住我的话,你不能爱霍清随,夏晚,你的心里,决不能有任何人,明白么?!”

    眼睛闭了闭,不给她反驳的机会,他随即睁开继续:“拿着。”

    完全是命令的口吻。

    夏晚来不及生气,那串佛珠就被递到眼前。

    “拿着。”左霆川盯着她沉声重复,“带着它,就可以找到我。”

    他的态度不容拒绝。

    可他越是这样,夏晚心中那股被他挑起的怒意就越明显,心中烦躁,她仰起冰俏的小脸,冷声拒绝:“我不会收,抱歉,我先生还在外面等我,明天我们会请左先生你一起吃饭。”

    话毕,她也顾不上他会有什么反应,转身就走!

    “夏晚!”

    身后,左霆川的嗓音低沉又危险到了极致。

    夏晚有短暂的僵住。

    但也仅仅是一瞬,她便压制下了那股无法言明的感觉,没有犹豫伸手转动了门把。

    “咔嚓——”

    门开。

    凌磊就等在门外,一下就看到了自家boss愤怒的脸色:“夏小姐?boss?”

    “抱歉,”扔下这话,夏晚看都没有看他一眼,直接越过他离开。

    “夏小姐!”

    夏晚没有任何的停留。

    她走的很快。

    不远处,霍清随正坐在沙发里望着她。

    夏晚直接飞奔而去。

    只是……

    男人面上没有什么表情,周遭的气压亦是极低。

    四目相触。

    不知怎么的,夏晚原先在包厢内的隐隐愤怒瞬间消散不见,取而代之的,是莫名的心虚感。

    “霍清随……”她在他身旁坐下。

    没有回应。

    还在生气?

    吐了吐舌头,夏晚伸手圈住了他的腰:“霍清随?”

    她娇软的身体就在怀中,熟悉的淡淡香味萦绕在鼻端。

    霍清随低眸,沉沉的望着她。

    无意识的吞咽了下口水,夏晚放柔了声音撒娇:“霍……”

    只是名字还未说完整,眼前突然一黑!

    “唔!”

    炙热的唇息扑面而来,唇瓣毫无征兆被强势含住!

    火烫酥麻的感觉顺着嘴唇上最敏感的神经传瞬间递到了四肢百骸。

    夏晚瞳仁睁大,被迫仰起了头。

    “唔——”

    腰际处,温热的手掌猛然贴上。

    下一秒,男人忽的用力,她的身体直接撞上了他坚硬的胸膛。

    牢牢相贴,密不可分!

    不等她所有反应,男人更加热烈的吻汹涌而至。

    夏晚根本就没有招架之力。

    “唔……霍……”破碎的声音艰难溢出,她想推他,可触目所及,是男人幽暗的神色,深深沉沉的,像是在隐忍压抑着什么。

    “唔——”

    嘤咛声再度被吞噬,夏晚差点就要窒息。

    而下一瞬,她整个人又猛的被抱起。

    “啊——”

    惊呼声还在喉咙口,一个天旋地转,她已由男人抱着大步离开。

    包厢门口。

    左霆川脸色沉的如同倾倒的墨汁,浓稠的厉害,又如同暴风雨来临前夕,恐怖又慎人。

    而他垂落在身侧的双手,早已紧握成拳,青筋毕露。

    凌磊站在他身旁,异常艰难的呼吸了下新鲜空气,随即小心翼翼开口:“boss,我们……”

    “嘀嗒——”

    线断开,佛珠一颗颗掉落在地板上,声音清脆又响亮。

    “boss?!”

    凌磊蓦的呼吸一滞!

    左霆川冷冷扯唇,恍若未闻。

    夏晚……

    你怎么能忘了我?!

    酒店。

    “砰!”

    “啪!”

    总统套房的门被踹开又被重重甩上。

    夏晚十指紧紧攥着霍清随的衬衣,还没来得及说话,整个人就被扔在了柔软的床上!

    “啊——”

    冷峻的面容在眼前放大,男人的身躯随之覆了下来。

    “霍……唔!”

    凶狠的吻顺势而下,堵住了她所有的话。

    辗转反侧,重重啃噬。

    男人简直就是在惩罚!

    “唔——”

    呼吸被夺,夏晚心跳加速,身体瞬间瘫软,根本就没有力气反抗。

    有段时间没亲密,她被折腾的难受极了。

    “霍清随……”

    她试图撒娇求饶,然而压根就没用。

    起起伏伏,她被带着沉沦,直到累的沉沉睡去。

    夏晚终于有意识醒来的时候,已是傍晚。

    睁开眼,宽大的床上只有她一人。

    神思稍显清明,她一下闻到了外面透进来的淡淡烟味。

    咬了咬唇,她费力下床,随手拿过一件浴袍先披上。

    推开卧室的门,果然,男人正站在窗前抽烟。

    清瘦的背影格外的挺拔。

    从夏晚的角度看去,最惹眼的恐怕还是他冷峻的侧脸轮廓,堪称完美。

    而客厅的茶几上,烟灰缸里的烟头已有好几个。

    这个男人……

    鼓了鼓脸颊,无声叹了口气,夏晚放轻脚步走到他背后。

    “霍清随……”伸出双手圈住他的腰,她把脸紧贴他的后背,撒娇似的嘟囔,“还在生气?”

    烟圈吐出,霍清随没说话。

    夏晚抬头瞥了他一眼,作势佯怒:“讨厌烟味。”

    “sorry。”霍清随闻言碾灭掉了烟头。

    只是他脸上依旧没有一丝一毫多余的表情。

    夏晚气恼,想也没想踮起脚尖张口就在他肩膀上咬了口!

    霍清随身形未动。

    夏晚见状,火气一下蹭蹭蹭的冒了出来。

    “霍清随!”她走到他面前,娇嗔瞪他一眼。

    霍清随垂眸,一下看到了她的两只光脚丫。

    眉心蹙起,二话不说,他弯腰将她打横抱起,随即转身往沙发那走去。

    夏晚条件反射攥住了他的衣服。

    不想他和自己一样,穿的也是睡袍,一攥,本就松松垮垮的领口更松了。

    性感的人鱼线瞬间若隐若现。

    不知怎么的,夏晚脑中突然冒出了刚刚两人交缠在一块的画面,她记得,她的手,似乎还……摸了摸他的腹肌。

    她的脸一下就红了起来,就连呼吸,都有些急促了。

    情不自禁的,她偷偷抬眸瞥了眼男人。

    唔……

    还是一副没有表情的样子,还在生气。

    夏晚眨了眨眼。

    而这时,她被放在了沙发上。

    “霍清随!”她一下勾住了他的脖子,阻止了他要离开的举动,“不生气了好不好?”

    霍清随闻言睨了她一眼,薄唇抿成一条直线。

    夏晚盯着他,两秒后,她索性跪坐了起来,和他平视:“霍清随,我有话要问你。”顿了顿,她吐出几字,“关于……左霆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