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惹霍成婚 > 第283章 迟来的真相
    时俊下意识看向身旁人:“霍少,是太太。”

    霍清随循着时俊的声音抬眸望了过去。

    只一眼,他便收回了视线,冷峻的面容波澜不惊。

    时俊不由有些疑惑。

    而就在这时,几步之外的人转过了身,并优雅的向着这边而来。

    时俊整个人顿时僵在原地,向来较为沉稳的他此刻面上闪过一波又一波的尴尬红晕,就连说话都有些结巴起来:“赵……赵小姐。”

    话音落下,他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

    他竟然认错了太太。

    真是……

    “霍少……抱歉。”涨红了脸,他道歉。

    霍清随并没有多说什么:“工作去吧。”

    “是。”

    很快,办公室里就只剩下了赵绾烟和霍清随两人。

    赵绾烟平静注视时俊离开,直到背影消失不见,才似笑非笑的看向面前人,凉凉淡淡的把问题抛了出来:“是我今天的打扮让时俊分不清了么?那你呢?是不是也觉得我和夏晚很像?”

    “没有。”

    毫无情绪起伏的两个字,疏离和淡漠尽显。

    唇角不易察觉的笑意倏地僵了僵,赵绾烟扯了扯唇:“没有认错么?”

    霍清随淡漠的睨了她一眼:“我不会把任何人错认成夏晚。”

    他的晚晚,哪怕他看不见,他都不会认错。

    “是么?”赵绾烟拿着包包的手悄然握紧,笑意已支撑不住。

    她不是没看到到他在提到夏晚时,眼底一闪而逝的温柔和宠溺,那样的深情,过去的那么多年里,他从未给过她。

    呵。

    不会认错么?

    几乎是同一时间,浓烈的自嘲和失望铺天盖地而来,将她密不透风的包围,让她呼吸困难,而心底,似乎还有个声音在不断的嘲讽着自己自作多情。

    恍恍惚惚间,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低冽嗓音已冷淡响起。

    “有什么事?”

    明明是再简单不过的几个字,可赵绾烟还是觉得身体瞬间僵了僵,无法言喻的冰凉感觉从脚底蔓延到了全身。

    她没说话。

    一时间,寂静充斥满了整个空间。

    最终,还是赵绾烟率先打破了沉默。

    “你忘了今天是什么日子了么?”转身,她挺直了背脊,清清冷冷的正视面前的男人,而后用很平静的朋友口吻一字一顿吐出,“娉姨今天忌日,我陪你一起去祭拜,这些年的惯例,你忘了?”

    不等他开口,她忽的移开视线,自嘲扬了扬唇:“就算做不成情侣,撇开其他事不谈,至少我还算是你的亲人吧,娉姨也是我的长辈,她……”

    只不过她的话还没说完,就被淡声打断了。

    “以后,你不用再陪我去。”

    赵绾烟身体微僵。

    “为什么?”哪怕面上再冷淡平静,可她还是下意识的追问了,“是因为这四年我……”

    “不是。”

    “那……”赵绾烟还想继续,却在说出一个字后突然噤声,一个念头同时冒出,她有些不可思议,但更多的,是潜藏在心底的愤怒和嫉妒,“你要带夏晚去见娉姨?!”

    霍清随瞥了她一眼,神色淡漠。

    他没有回答,但答案不言而喻。

    四目相对。

    赵绾烟喉咙口像是有沾了水的棉花堵住似的,再也发不出声音,与此同时,那种彻骨的冰凉感觉再次占据全身,刺的她生疼。

    她突然觉得,此时此刻的自己就像是个笑话。

    万千情绪在心中缠绕,她定定的望着面前人,哪怕心凉的感觉越来越浓厚,她都没有移开视线。

    而最终——

    “你不能带她去见娉姨。”手指不自觉攥紧,她面无表情冷淡阻止。

    闻言,霍清随眸光淡淡,直接掀唇吐出几字:“她是我妻子。”

    妻子?

    呵!

    压抑了许久的情绪到底还是失控了,赵绾烟忍耐般抬起下巴,冷冷的从随身包里拿出一份文件扔到了他桌上:“迟来的真相,娉姨的死,和夏家脱不了关系,你确定要带夏晚去见娉姨?”

    冷哼一声,她转而恢复了平静:“你自己看,娉姨当年车祸的资料,开车的人是夏晚的母亲,是她把娉姨撞成重伤的!还有,在医院,夏政陶花钱逼着当时的主治医生把全部的血都第一时间输给了他太太,如果不是夏政陶,娉姨根本不会失血过多而死。”

    深吸口气,她一字一顿,缓慢又沉重的将结论吐出:“娉姨的死,都是夏政陶和夏晚母亲一手造成的,夏晚不该,也不能去见娉姨。还是说,你要娉姨不安心?”

    话音落下,她目不转睛的盯着霍清随。

    可视线所及,是他依旧冷峻的神色,他甚至都没有看一眼那几张纸。

    赵绾烟的心,一点点的沉了下去,周围的气压似乎也在这一刻低到了谷底。

    “霍……”

    “哪来的?”霍清随沉声打断她的话。

    剩余的话硬生生堵在了喉咙口。

    赵绾烟呼吸微滞,孤冷的眉目深处满满的都是难以置信:“你什么意思?”

    霍清随回视她,面色沉的可怕:“哪查来的真相?”

    说话的同时,寒意似乎从他的周身散发了出来。

    赵绾烟瞬间浑身绷紧,沉闷冷凉的情绪在胸腔内肆意的横冲直撞,折腾的她一点点的失望,到最后双眸黯淡无光:“霍清随,你在怀疑我?你觉得我会拿娉姨的事开玩笑?!”

    胸膛微微起伏起来,她觉得自己快要透不过气了。

    尤其,面前男人的眼神那么伤人。

    “呵……”到底没有忍住,她自嘲冷笑,浑身透着一股悲凉,“果然是我自作多情,我的好心,在你眼里,原来什么都不是。既然如此,还有什么好说?”

    粉拳攥起,深吸口气,她面无表情转身就走!

    她走的很快,背脊是一如进来时的那般挺直。

    只是当指尖触碰到门把的时候,她突然就停下了。

    “霍清随,”她转身,像是看陌生人一样清冷的盯着面前的男人,而后,她像是用尽了全部的力气一样,缓缓的,冷冷出声,“你不是一直在查,当年把肝脏捐给你的人是谁么?”

    清城山。

    夏晚踏上台阶的时候,整个人像是刚刚回神。

    呼吸屏住,她无意识的停下了脚步。

    抬眸,她望着某个方向,赫然发现此时此刻自己心里不再是难以面对的情绪,取而代之的,是越来越浓重的不安,而脑海中,霍东庭最后那句未说完的意有所指的话还是会冒出来。

    她当然是不信的,就算真有什么,她也只会相信霍清随。

    但就是……

    那股不安偏要缠绕着那句话,挥之不去,让人烦躁。

    “呼……”

    长长舒了口气,她再次告诫不要被莫名其妙的不安搅得心神不宁,直至勉强调整好了情绪,她才继续前行。

    今天最重要的,是见妈妈。

    至于其他的……

    “嗡嗡嗡——”

    包里的手机在这时毫无预兆的响了起来。

    夏晚不得不停下,拿出手机,屏幕上显示的赫然是夏家别墅的固话。

    心念微动,她想到了夏政陶。

    抿唇,她哑声接通:“喂……”

    不想电话那端响起的,却是郑妈火急火燎的声音:“大小姐,你爸爸……先……先生他出了车祸,你……你现在能不能回来趟?”

    车祸?!

    夏晚身体蓦的一僵,神经亦在瞬间紧绷:“怎么回事?严不严重?!”

    郑妈急的都要上火了:“严重倒不算严重,但额头啊,撞到了方向盘,出了血,可……可先生他说什么都不肯去医院看一下,只叫了家庭医生。但这种情况,又怎么能不去医院?对了!先生好像发生了什么大事,我……我从没见过他那么难看的脸色。大小姐,我实在是劝不动先生……”

    后面的话夏晚没有听清楚,她脑中来来回回回荡的,只有夏政陶出车祸不肯去医院这句话。

    “咳咳咳——”

    隐隐绰绰的,她仿佛还听到了夏政陶压抑的剧烈咳嗽声。

    一时间,她只觉自己身体发晕,手脚冰凉,大脑更是一片空白,完全没有了思考的能力。

    “我马上回来!”扔下这话,她手指微颤的按下结束键,而后一路往回狂奔。

    直到车子启动,她都没有发现一辆一路跟着她的不起眼的车。

    车子驶离清城山的那一刻,那辆车的车门被打开,一个人影急不可耐的下了车。

    而人影,赫然就是江邵东!

    他没有任何的停留,一路加快速度沿着夏晚原本的方向往山上走。

    没多久,李秘书出现。

    “江董。”

    江邵东目不转睛盯着他,深怕错过他脸上的任何表情,开腔,他有些惶然无措,甚至是害怕,全然没了往日里的稳重:“找……找到了吗?”

    李秘书神色复杂,欲言又止:“江董……”

    江邵东只觉吊在嗓子眼的那颗心瞬间坠落到了深渊!

    “告诉我!”他几乎是颤抖的低吼出声。

    李秘书垂了垂眸,再开口,嗓音黯淡紧绷到了极致:“找到……夏小姐母亲的墓了……就在……江董!”

    江邵东像是听不见他的话一样,紧抿着唇使出全部的力气继续往前跑。

    没人知道此时此刻他的心情有多复杂。

    他想知道,可又害怕知道。

    这些年的找寻,难道再见就要变成……

    不!

    他不愿意相信!

    江邵东跑的越来越快,而心跳,亦是越来越狂乱。

    直到——

    一块墓碑隐约出现在视线中。

    江邵东猛的停下了脚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