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惹霍成婚 > 第346章 护短又锱铢必较的霍清随
    “终于知道回来了?怎么不干脆再晚一点?!知不知道我们在这白白等了多久?”梅无双双手抱胸,下巴高傲的微扬着,化了浓妆的脸上满满的都是不耐烦。

    顿了顿,她撇了撇嘴冷声质问:“懂不懂什么叫礼貌?!到底有没有……”

    “有没有家教?”清冷的眸底一闪而逝一抹冷冽,夏晚微的挑了挑眉,冷漠接过她的话,替她问出了口。

    被打断,梅无双心中一下子就堵了一腔的火,又听着她把自己的话说了出来,当即轻蔑的眼神扫了过去,阴阳怪气道:“原来你也知道啊。”

    夏晚淡淡一笑,没有回应。

    可看在梅无双的眼中,除了轻视不屑,再无其他。

    她的脸当即就沉了下去,而下一秒,她又忽的想起了昨天在急救室前,这个夏晚面无表情的让自己滚的情形,新仇加旧恨,她只觉满腔的怒火即将横冲直撞的冲出来!

    她今天可不怕她!

    横眉冷竖,她眼神凶狠的瞪了回去:“你……”

    “到底,是谁没有家教?嗯?”

    毫无征兆被打断,剩余的话硬生生被堵在喉咙口,不上不下,梅无双难受的一时没有反应过来:“什么?”

    夏晚掀眸,懒懒迎上她的视线,唇角微扬温温淡淡开腔,只不过又把话题回到了一开始:“梅女士,请问,什么叫我们终于知道回来了?什么又叫做让你们白白等了很久呢?”

    “你……”梅无双脸色难看。

    夏晚只当没有看见,嘴角噙着浅笑继续:“我们有让你们等?还是,我们有邀请你们来?梅女士,你是不是应该弄清楚,没有经过允许,就私自进病房的人,是你们?”

    话锋一转,她笑意渐深,却始终没有温度:“请问这种没礼貌的行为,和私闯民宅,有什么区别么?若是我这里丢了什么东西,怎么办?报警?还是找你?”

    听出她话里的嘲讽,梅无双的一张脸早就难看到无法形容,就连伸手指向夏晚的手指都微微颤抖起来:“你……你……”

    她气的根本就说不完整一句话!

    良久,她才从牙缝中挤出一句话:“有你这么跟长辈说话的吗?!你……你这个死丫头!”

    呵。

    拿所谓的长辈身份来压人了?

    夏晚只觉好笑。

    瞧着她几近扭曲的五官,夏晚不疾不徐敛起了笑意,看似无害的眼神淡淡然在她身上扫过,最后落在了茶几上的手机上。

    “长辈?”她扯唇,漫不经心反问,“一,我什么时候承认你是我的长辈了?二,梅女士你倒是告诉我,有家教的长辈,会随便动我的手机?甚至意图侵犯我的**?嗯?”

    她毫不客气的把家教两字还给了她。

    梅无双气的就差没七窍生烟了!

    偏偏……

    偏偏这个死丫头竟然还不疾不徐的走到了茶几旁,拿起手机,然后当着她的面,抽过一张纸巾认认真真一丝不苟的把手机前后都擦了一遍!

    不!

    一遍不够,她还擦了两遍!

    那架势,就好像她碰过的地方有多脏,有传染疾病一样!

    梅无双的胸膛不受控制的剧烈起伏了起来。

    “夏!晚!”她怒吼,扬手就想收拾她!

    不想手才伸出去,她猝不及防的就撞入了夏晚那双像是浸了冰锥的毫无温度的眸子里。

    就像……

    昨天那般慑人!

    “你!”梅无双的手当即僵在了半空中,一口气堵在了胸口根本上不来!

    她的脸色黑沉沉的,犹如墨汁。

    而下一秒,她怒火滔天的猛地转头看向了一直没说话的霍清随,厉声质问:“她这是什么态度?!说话阴阳怪气!她……”

    “她的态度,就是我的态度,有意见?”霍清随连一个正眼都没有给她,只是极其淡漠的打断了她剩下的话。

    明晃晃的轻视,比之打了一个巴掌还要让梅无双觉得难堪,她气的身体直发抖!

    “你……”

    “闹够了没有?!”

    中气十足的不耐烦呵断声乍然响起。

    霍峰脸色不是很好看的站了起来,一把抓住了梅无双的手,不悦的呵斥道:“你看看你像什么样?还有没有长辈的样子?明明是你的不对,你非要强词夺理!赶紧跟清随还有夏晚道歉!”

    梅无双不干了,像是听到了笑话一样不敢置信:“我给他们道歉?凭什么?!”

    “梅无双!”霍峰沉着脸,又气又愤怒,“本来就是你的不对,道歉!”

    “不可能!”

    “你!”

    两人怒目圆睁瞪着彼此,恶狠狠的对峙着。

    夏晚懒的看他们夫妻俩吵架,重新回到霍清随身边,推着他的轮椅就要往里面走。

    “清随!”

    霍峰眼尖,拔高了声音着急喊住:“等等!”

    夏晚作势停下。

    她想,她大概能猜到他们别有所图了,毕竟刚刚两人的争吵,太假,摆明了是吵给她和霍清随看的。

    何况霍峰这个人……

    夏晚敛眸,没有再深想。

    “有事?”霍清随淡淡眼神扫过拦在面前的霍峰,冷漠的就像是面对一个陌生人。

    霍峰着实有些尴尬,但也不过短短几秒,便恢复了之前慈和的长辈模样:“刚刚是你二婶的错,她的脾气就是这样的,你啊,看在二叔的面上,别跟她一般见识,刚刚的不愉快,把它忘了,你看怎么样?”

    “忘了?”霍清随微的挑眉。

    霍峰笑的温和:“是啊,都是一……”

    “忘不了。”

    “家人”两字就那么尴尬的硬生生的噎在了喉咙口,霍峰的脸顿时忽红忽青,有些难堪:“清随啊……”

    霍清随掀唇,唇角虽然噙着明显的淡笑,但那笑意丝毫没有达到眼底,反倒是寒冷淡漠的很。

    他了然的看着霍峰隐忍的样子,一字一顿,格外的冷冽:“我这人,向来护短,也向来锱铢必较。昨天在急救室前,梅女士是如何诋毁,以及欺负我太太的,梅女士,还记得么?”

    明明是语调再温淡不过的一番话,但在梅无双看来,就像是一把把利刃,快准狠的直直刺在了她的身上,让她毫无招架反击之力!

    甚至于,又像是西伯利亚的寒流,冻彻她骨髓!

    “……”嘴唇突然哆嗦起来,她一句话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

    霍清随的眼神……

    太慑人了。

    她没来由的害怕!

    身后的夏晚亦是怔住。

    低眸,她愣愣的望着轮椅上的男人,忽然之间觉得心里说不出的温暖。

    她不清楚他是怎么知道的,但她知道,他一直在护着自己。

    不论是大事,还是小事,不论是昨天,还是现在,从前亦或是将来。

    他都在护着自己。

    这个男人……

    霍清随第一时间察觉到了她的情绪变化,习惯性的便捉过了她的手放在自己掌心里。

    抬眸,四目相对。

    默契和温情在两人之间流转。

    夏晚情不自禁反握住了他的手。

    他不说,她都懂。

    一旁。

    霍峰短暂怔愣了几秒,反应过来之后恨铁不成钢的恶狠狠刮了梅无双一眼,气恼极了,但没办法,只能暂时把那些情绪压下。

    “清随,”他不着痕迹深吸口气,有些勉强的笑了笑,“你放心,我会问清楚,然后让你二婶给你,给夏晚一个交代,放心,二叔……不会偏袒她的。再怎么样,你……”

    他很是为难的止住了话。

    霍清随不为所动。

    最终,还是霍峰率先忍不住,败下了阵:“清……”

    “有话直说。”霍清随依旧神情冷漠。

    一再的冷落,甚至是打脸,霍峰心底已隐隐有些怒气,但想到今天的目的,他到底还是压制了下去。

    “清随,你放心,我一定会让你二婶道歉,也绝不会再有下一次。”他声音一如之前的温和,顿了顿,他继续,“至于其他……二叔呢,的确有点事想找你帮个小忙。”

    霍清随不动声色,没有回应。

    霍峰也不恼,作势沉吟了片刻,道:“二叔呢,最近有个利润极高的项目,不过就是……资金运转有一点点的麻烦,你看,你能不能帮二叔解决了这个麻烦?当然,如果你不方便自己出面的话,可以用公司的名义和二叔合作,或者,让二叔用这个项目,入股盛世集团。”

    “入股盛世?”霍清随薄唇勾起一道弧度,问的随意。

    霍峰一喜,瞧着他的态度,只当有戏,当即又诱哄道:“其实二叔也是为你着想,这霍家这继承人的位置,不是你,就是东庭,不过东庭现在又……二叔自然是看好你的,也会帮你,都是一家人。我入股盛世,总比东庭或是你爸,把你辛苦建立起来的盛世夺过去,你说,是不是?”

    霍清随唇畔笑意渐深。

    霍峰眉梢的喜悦也越发的浓郁,眼底划过老谋深算的笑意,他循循善诱,抛下更大的饵:“二叔当你是自己人,这样,你只要答应了二叔,你开车撞你姑姑的事,我会替你摆平,绝不会让你爸,让你姑姑,甚至是老爷子,找你的麻烦!”

    刻意压低了声音,他像是在说着最隐秘的秘密:“你恐怕不知道,这件事,霍家除了我,都打算深究你的责任,甚至想借这件事,逼你交出股份!”

    最后几个字,掷地有声。

    霍清随勾唇:“是么?”

    “当然!”霍峰忿忿的点着头。

    霍清随漫不经心的抬起了眸,他看着他,不疾不徐:“你以为,在你的太太欺负了我的女人后,我还会帮你解决麻烦?何况,你的麻烦,和我,又有什么关系?”

    霍峰身体猛地僵住,一张脸顿时涨成了猪肝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