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惹霍成婚 > 第435章 霍清随,你一定会后悔的
    低气压随着话音飘荡进宴会厅每个角落里,无端带人令人不寒而栗的错觉。

    空气好似有短暂的静谧。

    众人下意识朝声源处看去。

    “爸!”

    南欢第一时间反应了过来,眼底掠过欣喜,如看到救星一般,无意识咬住唇急切的飞奔而去。

    “爸……”她下意识拉住南薄的手,压低了声音似恳求似撒娇。

    意味不言而喻。

    然而南薄没有看她,只是顺着人群让开的一条路走到了粱父梁夫人面前。

    站定,他幽深冷冽的视线随之扫过四周,所到之处,皆像是寒风拂过。

    “南伯父,抱歉。”霍东庭瞥见,哑着声音道歉。

    南薄没有接话。

    气氛仿佛有些僵滞。

    有人笑着打哈哈:“南总,您来了?”

    “南先生,好久不见,终于等到你回国了。”

    “……”

    南薄都没有回应,微抿着唇,他的视线最终落在了粱父身上。

    他的眼神锐利狠绝,只一眼,便让粱父身体僵在了原地。

    “我……”

    “出去。”漫不经心掀唇,南薄说出口的话傲慢中带着深深的凉意,更多的是没把面前人看在眼里,“有我南薄在的地方,还轮不到你在这里放肆。”

    他的话音落地,粱父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原本在痛哭流涕的梁夫人忽的恶狠狠抬起了头,厉声咒骂:“什么出去?!你是要包庇霍东庭那个卑鄙小人吗?!想都别想!我们不会走的!”

    “嘶!”

    人群里有人倒吸一口凉气,不敢置信的望着梁夫人。

    她……她居然敢惹南薄?!

    有人怜悯,有人看好戏,梁夫人浑然不知。

    她只是死死的盯着南薄,全然把他当成了霍东庭一类的人,尤嫌不够,她愤怒的指向他:“你……”

    然而下一秒,剩余的话便硬生生堵在了喉咙口。

    只因……

    她撞入了一双看似平静无波,但实则像是浸着寒冰的眸子里,足够让她冻彻骨髓!

    南薄没有理会她的无礼:“你们的恩怨,是你们的事,要如何解决,也是你们的问题,但今晚,这里是我们南家归国举办的宴会,要么,你们自己出去,要么,我让保安扔你们出去,自己选。”

    他的嗓音淡淡,但那股萦绕在周身的气场……

    梁夫人冷不丁打了个寒颤。

    “你……”

    南薄一个眼神扫向粱父。

    “咯噔”一下,粱父赫然惊觉身体止不住的颤抖!

    他试图说些什么:“南……”

    南薄却没了耐心,冷漠的眸子瞥向一旁的保安,薄薄的嘴唇掀开,吐出无情且凉薄的几字:“扔出去。”

    “是,南先生。”为首的保安垂首表示歉意,话落一个大步走到两人面前,和其他人一起架着两人就往外拖。

    “放开!放开我们!”

    粱父和梁夫人奋力挣扎,表情因此变得狰狞起来。

    保安不为所动,反倒加快了拖走的速度。

    眼见着就要被拖出去,梁夫人忽的扯开嗓子就大吼:“霍!东!庭!你蛊惑我儿子替你绑架,害了我的儿子,我不会放过你的!你不会有好下场的!你……你等着!禽兽!”

    凄厉愤怒的一番话,像是一块巨大的石头,“砰”一下砸落了水中,激起阵阵水花的同时,又重重烙印在了在场众人的脑海中,挥之不去。

    一时间,不少人看霍东庭的脸色变了,甚至有些人刻意压低了声音再次窃窃私语起来,八卦着各自的猜测。

    霍东庭始终平和冷静的坐在轮椅上。

    终于,梁夫人的怒吼声消失。

    他歉意抬眸,定定望向南薄,眼神清明:“南伯父,抱……”

    “大少!”

    酒店经理在此时匆匆赶来打断了他的话。

    不等他开口说什么,经理担忧中充满歉意的话语便迅速响了起来:“大少,您……没事吧?对不起,是酒店的疏忽,顿了顿,他又建议道,“顶楼您的房间里有欢喜衣服,我带您去清理一下吧?”

    霍东庭微不可见的皱了皱眉:“王……”

    “东庭,去换衣服吧。”南薄淡淡开腔。

    霍东庭抬头。

    四目相对,不知怎么的,他的心中顿时掠过一抹形容不出来的感觉。

    “好,谢谢南伯父。”不着痕迹敛眸,他歉意的抿了抿唇,“给您添麻烦了。”

    南薄没有做声。

    霍东庭见状,亦没有再多说什么,而是任由酒店经理和助理暂时先带他离开。

    “各位,抱歉,我和我夫人,来晚了。”南薄搂着舒然说道,话锋一转,他又淡淡说道,“希望不会影响了大家的心情。”

    他的话里有话,在场人都是人精,自然明白,无非是不要再提及刚刚的插曲。

    有人附和:“南总,好久不见。”

    “南总,南夫人……”

    南薄微微颔首算是打招呼,随即由秘书和助理代为先招呼众人。

    而一旁,南欢看着霍东庭的身影消失,几乎是条件反射的就要追过去。

    “东庭大哥……”

    “站住。”南薄呵斥,微微皱起的眉峰里堆着一丝浅显的不悦,“你跟着去做什么?”

    南欢一时噎住:“我……”

    “再担心,也不该跟着去。”南薄瞥了她一眼,“呆在这里。”

    “爸!”南欢跺脚,眼眶急的都要泛红了。

    南薄不为所动,说一不二,犹如专治的君主一般。

    南欢一下咬住了唇:“爸,我……我担心……”

    南薄依旧没有松口。

    两人像是在对峙。

    最终还是舒然打破了僵局,她看着南欢,没什么多余的表情:“裙子脏了,上去换一件吧,再补个妆,早点下来,知道了吗?”

    “嗯!谢谢妈!”南欢大喜过望,连连点头,开心之余根本没有发现舒然眼底的担忧。

    她转身便跑开了。

    南薄眼见着她离开,嘴唇抿了抿。

    舒然挽住了他的胳膊,无奈一笑:“你啊,刚刚还说不要干涉女儿的事情,转眼就打自己脸了?”

    “然然……”南薄皱眉。

    舒然摇头,温声劝道:“算了,让她去吧,就像你说的,她的事,她自己做主,我们做父母的,最多只能提点,若真是……不摔一跤,我看她的心意,是不会变的。”

    顿了顿,她笑:“你女儿还不是随了你?认定的事,谁说都不管用?当年你对我,不也是这样?”

    提及当年,南薄目光不自觉柔和。

    “只不过……”想到另一件事,舒然蹙起了眉,“你不觉得刚才那两人出现的有点奇怪吗?不是说闹事的人已经走了,怎么又会……南薄,不如,让人去查一查吧,看看是不是有人故意放进来的?”

    “不用了。”南薄淡淡道。

    “嗯?”

    南薄对上她的目光,向来冷冰冰的嘴角隐约溢出了一丝笑意。

    好小子……

    舒然看了他几秒,很快便明白了过来。

    “你是说……”

    南薄牵过了她的手:“走吧,带你过去认识几个人。”

    “嗯。”舒然到底还是把到口的疑问咽了下去。

    随着两人回到宴会厅中心,现场的气氛好似跟着重新回到了先前的热闹。

    只是……

    到底还是不一样了。

    就算看在南薄的面上不再讨论,霍东庭和梁家人的事暂且被平息,但发生了就是发生了,尤其在圈子里,这样的谈资传播速度是很快的,他能压的了一时,但不能控制别人的嘴。

    顶楼,套房。

    “大少……”助理脸色不是很好看。

    他到现在都不明白,那段录音和那张照片怎么会出现!明明是根本不可能的事,当时他们那么隐秘,什么痕迹都清理的干干净净了,不会有人查到的,所以怎么可能呢?!

    可是再不信,证据都被摆出来了。

    “大少,”思索两秒,助理迅速说道,“我们是不是先离开?”

    霍东庭没有说话,他的半张脸隐在阴影下,褪去外人眼中的温润如玉,此刻的他看起来有些难言的慑人。

    “大少……”助理额头隐约冒出冷汗,惴惴不安,想了想又道,“我这就先去处理,放……”

    “霍清随。”

    冷冰冰的三字被吐出。

    助理一时没有反应过来:“什么?”

    下一秒,他猛地回神,呼吸一滞!

    “他?!”

    怎么可能?!

    “呵!”不屑冷嗤,霍东庭掀眸,眼中尽是凌厉的寒意,“是我小看他了。”

    先是出现和他争抢同一个项目,而后又是设计让他当众名声被毁……

    霍清随!

    “大少,”助理闻言很快冷静了下来,可同时,又有一股不安若隐若现,“如果真是他的话,那我们更要先离开了,他说不定……”

    “不必。”

    “大少!”

    霍东庭眯起了眸,冷冷的笑意随之溢出:“好戏还没看,怎么能走?现在走了,不是心虚是什么?”

    “可是……”

    霍东庭打断他,嗓音沉沉:“过来。”

    助理俯身凑近。

    几秒后。

    “是,大少。”助理垂了垂眸,压低了声音应下,“这次,保证不会再有任何差错。”

    霍东庭掀眸,幽幽看向窗外。

    呵……

    霍清随!

    你一定,会后悔的。

    霍东庭并没有在房间里多呆,迅速换好衣服后,便由助理推着他出门了。

    “咔嚓——”

    不想门开的刹那,一道人影赫然出现在视线中。

    四目相对。

    气氛微变!

    ps:睡前还有二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