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惹霍成婚 > 第468章 你对不起的,不是我
    这里是青城繁华地段之一,江聿琛的公司就在里面。

    一路到达十七楼,夏晚正要往江聿琛办公室那走,不想被叫住。

    “夏小姐!”

    夏晚闻声抬眸,一眼就看到了江聿琛的助理。

    “夏小姐,您是要找江导吗?”助理下意识往办公室方向看了眼。

    夏晚瞬间明白了过来:“不方便?”

    助理有些不好意思的点了点,想了想,多嘴道:“江导今天心情不好,您……”顿了顿,他用只有两个人才能听到的声音道,“江小姐在里面。江导他……好像很生气的样子,您等会儿进去的时候小心些。”

    蔓清?

    夏晚抿了抿唇,大概猜到了是什么原因。

    “谢谢,那我在外面等一会儿。”她礼貌道谢,指了指不远处的休息区。

    助理顺势带她过去,又亲自给她倒了杯水才走。

    没走两步,他转身,后知后觉关心问道:“夏小姐,您的脸色不怎么好,是身体不舒服吗?”

    夏晚一愣。

    那么明显么?

    “没有,可能昨晚没睡好。”她摇头,嘴角的笑容有些勉强,心中却不知怎么的,像吃了黄连一般泛苦。

    助理见状便没再说什么,只说有事叫他。

    夏晚应下。

    原以为要等好一会儿,没想到才坐下没几分钟,她便看到江聿琛办公室的门被打开了,江蔓清微红着眼眶的样子赫然出现在视线中。

    视线交汇。

    江蔓清咬了咬唇,随即努力扬起轻松无事的笑容走了过去:“夏晚姐,你过来有事?”

    “嗯。”夏晚知晓她不想让自己看出什么,便配合着假装没有看出来,也没有多问,“有电影上的一点事要谈,你要走了?”

    “嗯,”江蔓清睫毛颤了颤,心中的酸意泛出侵蚀着,她怕自己会忍不住,于是急急说道,“我……我还约了朋友,夏晚姐,改天我再找你。”

    “好。”

    江蔓清心里一松,抬脚就要走,忽然间想到一件事,又停下道:“夏晚姐,你的眼睛真的没事了吧?”

    夏晚心中泛暖,声音不自觉放柔了些:“真的没事了,和以前一样看的清清楚楚。”

    “那就好……夏晚姐,那我走了。”

    “好,路上小心。”

    “嗯。”

    江蔓清说完便低着头匆匆走了。

    夏晚收回视线转身,恰好看到办公室门口,江聿琛站在那里,眸色沉沉,薄唇紧抿,像是在极力忍耐着什么。

    而他的目光,始终落在江蔓清消失的地方。

    从知道两人的关系开始,夏晚从来就没多说过什么,毕竟她一直都很清楚,感情事件里,除却当事人,其他人都感同身受不了。

    只是……

    “别把她逼的太紧了。”她走过去,到底还是多说了句,“或许你应该尝试着解开你们之间的心结,扫除横亘在你们之间的阻碍,否则,她很难打开心扉往前走。”

    江聿琛倏地抬眸望向她。

    “嗯。”

    良久,他也才从喉骨深处溢出这么一个没有任何情绪起伏的字,而后率先往里走去。

    夏晚见状没再多说什么,反手将门关上后便跟在了他身后。

    “找我什么事?”江聿琛开门见山询问,他一贯不喜欢浪费时间。

    夏晚亦是。

    深吸口气,她先道:“我来,是要跟你说声对不起。”

    “嗯?”

    对上他幽沉的目光,夏晚莫名有些心虚:“现在电影已经进入宣传阶段,我知道之后有两个很重要的发布会,我也知道你让我参与这部电影,之后又让我当导演,都是为了帮我。不过……我可能要让你失望了,电影后面的工作……我没办法参与。”

    江聿琛定定的看着她,神色是一贯的冷然:“给我一个理由。”

    夏晚张了张嘴,很多话才喉咙口徘徊,但最终出口的,只有最无奈的两个字:“私事。”

    “私事?”

    “嗯。”

    目光下移,江聿琛端起桌上的咖啡,而后抿了口,味蕾顿时被苦涩填满。

    “夏晚。”他叫她,公事公办的口气。

    夏晚莫名紧张了起来。

    而这股紧张,在听到他接下来的一句话后,当即化为了羞愧——

    “你对不起的不是我,是你自己,该道歉的,也不是我,也是你自己,明白么?”

    她怎会不明白他的意思?

    “我……”

    “我希望只此一次。”江聿琛打断她,他看向她的眼神里,是有欣赏的,但更多的是一贯的冷冽,“当初我找你,是因为你的灵气,你对电影的热忱,我相信未来你会很耀眼,在这个行业里发光发热。但……”

    话锋一转,他的语气忽的严厉起来:“你自己想想,对这部电影,你付出了多少?扪心自问,你满意么?对我们而言,电影就等于是自己的孩子,试问,你对这个孩子,责任尽了多少?以后你自己的电影,又要如何?”

    他的话,就像是一桶冷水,毫不客气的浇在了夏晚身上,让她幡然清醒,可同时,却又像是一把火,烧得她面红耳赤,羞愧至极。

    她忽的想起了从开拍这部电影以来到现在自己的表现,如他所言,她确实,不是一个合格的导演。

    刹那间,夏晚只觉胸口又盘绕上了窒闷的感觉。

    江聿琛瞥了她一眼,微不可觉的放缓了语气:“做这一行,忙碌的程度永远只有你想不到,生活和工作,要学会平衡。仅此一次,别忘了你选择这一行的初衷,你的理想。”

    夏晚看向他,很清楚从她踏进这间办公室开始,他的身份不仅仅是朋友,还是在自己身上寄予希望的前辈,她更知道以他冷漠的性子,从来都不屑说这么多话。

    嘴唇翕动着,许久,她最终还是说了句:“对不起……”

    但心境,已然不同。

    江聿琛知道她这是明白了。

    “嗯。”他随意应了声,之后再无言。

    一时间,空气好似静滞。

    良久。

    “我……”

    “你……”

    两人不约而同开口。

    江聿琛看了她一眼,沉默两秒,到底还是把话说出了口:“昨晚,我爸找我喝酒,聊了些往事,他说很抱歉,给你造成了困扰。”

    夏晚怔住。

    往事?

    难道……

    “就是你想的那件事。”江聿琛看着她的眼睛,坦然说道。

    夏晚突然间不知道该怎么形容心中的感觉了。

    她没想到……

    她看着江聿琛和以往无异的神色,不知怎么的,竟有些难以启齿:“你……不怪我么?”

    其实她还想问的是,不怪她妈妈么?

    可……

    “为什么要怪?”江聿琛难得挑了挑眉,“和你有什么关系?这是他们上一辈的事,要怪,也是那老家伙自作多情被人利用了都不知道,如果昨晚真的出了事,那也是他的责任。”

    夏晚反应竟迟钝了起来,好一会儿,才明白他说的老家伙是指江邵东。

    “你和清随,小心些,背后人能布这么久的局,绝不会善罢甘休。”眼底掠过一抹幽暗,江聿琛说的冷静,“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尽管开口。”

    夏晚动了动唇,想说什么,但最终也只是语塞的冒出两字:“谢谢。”

    江聿琛不甚在意:“早些处理好你的私事,剩下的工作,我暂且帮你处理,不过,这部电影,还是要等你回来,别忘了,你是导演。”

    夏晚抬眸。

    四目相对。

    她重重点头,不想辜负他的期待:“好,我明白了。”

    “嗯。”

    江聿琛很忙,说完了要说的事后,夏晚便走了。

    她不知道的是,在她离开后,江聿琛打了一个电话。

    “她来了我这边,情绪不怎么好,你们吵架了?”

    写字楼马路对面,一辆黑色宾利静静停靠着,车窗被摇下,霍清随看着那个人影从门口出来,看着她仰起头,最后看着她上了车,这才回答:“没事。”

    江聿琛闻言,没有再说什么,应了声后便挂断了电话。

    车内,霍清随收起手机,缓缓启动车子保持着一定的距离跟在了她后面。

    夏晚不知道自己想去哪里,于是便漫无目的的开着车。

    车窗摇下,微风拂过,却始终抚不平她心底那股迷茫的情绪。

    不知不觉中,她来到了一座公园前。

    等思绪渐渐清明的时候,她才后知后觉的发现,这座公园,曾是小时候唯一一次,爸爸妈妈两人一起带她出来玩的地方。

    这么多年过去,公园还在。

    然而,物是人非。

    夏晚不知道自己是怀着什么样的心情下了车,又是怀着什么样的心情走了进去,小时候的记忆其实已有些模糊,但她还是凭着印象,将当年一家三口走过的地方走了一遍。

    最后,她在一张长椅上坐下。

    好巧不巧,视线正前方,一对年轻的爸爸妈妈正牵着自己孩子的手在散步,三人的脸上,幸福的笑容是那么的明显。

    小女孩软糯糯的在说着什么,年轻爸爸便弯下了腰,而他脸上宠溺的笑意也越来越深。

    很快,年轻爸爸蹲了下来,小女孩兴高采烈的在他脸上亲了口,而后欢快的爬到了他背上。

    一阵欢呼,小女孩搂紧了年轻爸爸的脖子,年轻妈妈则在一旁嘱咐着什么,她的嘴角始终带着笑,而她的眼中,是毫不掩饰的爱意。

    对孩子,对丈夫。

    一家三口,其乐融融。

    不知怎么的,夏晚看着看着,眼前像是覆上了层水雾,渐渐看不清了。

    直到脸上有湿润滑过,她才惊觉,哦,原来,她哭了。

    因为羡慕。

    手指一根根攥紧,夏晚再也忍不住,俯下身,将脑袋埋了起来。

    不多时,她的肩膀微微耸动。

    哪怕……她一直都在忍耐。

    恍惚间,她好像听到了一个声音——

    “晚晚。”

    ps:睡前十一点左右还有一更,明天也是有加更,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