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惹霍成婚 > 第476章 分手了,连朋友都做不成了?
    明明是再温柔不过的话语,偏偏却像是一把利刃,毫不留情的刺在了赵绾烟的心上,让她疼痛的同时,感受成倍的屈辱!

    她的脸上早就没了一丝血色。

    唇瓣被贝齿咬到即将破碎,她颤抖着身体就要去夺:“还给我!”

    霍东庭一个侧身,轻松避开。

    “一个月……”目光重新落回到手里的b超单,他再度意味深长的笑了,“那就是厉佑霖的了?毕竟,我们上一次做,才……”

    “说够了没有?!”赵绾烟死死的盯着他,额角青筋毕露,情绪像是到了崩溃边缘。

    霍东庭见状微的挑了挑眉,一副居高临下看她慌乱的悠闲模样。

    “啪!”

    赵绾烟趁机不顾一切的夺过b超单,慌乱又怨恨的塞回到了包中。

    再也待不下去,下一秒,她转身就要离开。

    不想她的指尖才触碰到门把,手腕猝不及防的便被男人拽住了!

    男人的气息瞬间强势侵袭而来。

    阴冷,无情。

    赵绾烟只觉太阳穴那突突的跳着,好似随时都会爆炸一样。

    “你到底想怎么样?!”她几乎是从牙缝中挤出的几字,明显愤怒到了极致,而后,她像是后知后觉想到了什么似的,自嘲扯唇,“大可放心,计划不会变!”

    她知道她要什么。

    孩子……

    从来就不在她考虑范围内!

    “放开我!”她奋力挣扎,一点都不想和这个魔鬼呆在同一空间下。

    她会被折磨到疯掉的。

    脸色越来越苍白,她挣扎的越来越厉害,而男人的气息……则越来越近。

    紧接着,一句极轻的话在她耳旁响起。

    赵绾烟愣住,大脑仿佛在瞬间失去了思考的能力。

    直到——

    “还不去?还是,你要留下来和我做?”

    赵绾烟猛然惊醒。

    下一瞬,她二话不说,拿紧了包夺门而去!

    身后,霍东庭轻呵一声,嘴角的笑意逐渐变得浓烈。

    “真是……蠢女人。”

    “嗒嗒嗒——”

    高跟鞋声音在安静的地下停车场响起,清脆中带着慌乱。

    最终赵绾烟拉开车门的动作,堪称狼狈。

    直到周遭再也没有了声音,她才逐渐冷静。

    一秒,两秒……

    她不知道自己保持着呆坐在驾驶座的姿势保持了多久,她只知道当自己抬头看向后视镜时,她的脖子已经变得僵硬,确切的说,她全身都是僵硬的。

    她动了动,看到了镜子里那个脸色惨白的自己。

    她是赵绾烟啊,家世不凡的赵家大小姐,粉丝眼中永远靓丽自信的影后,女神。

    可镜子里……

    那不是她。

    不是!

    赵绾烟猛地握紧了拳头,牙齿咯咯作响,只短短两秒,她从来清高的眼中便染满了仇恨,神情更像是被暴风雨来临前夕的乌云遮蔽一般,沉沉暗暗。

    夏晚……

    霍清随……

    霍东庭……

    她一定,一定要让伤害过她的人统统付出代价!

    她会报复回去的!

    一定!

    手指根根攥紧,指尖泛白,下一瞬,她车子启动,疾驰而出!

    几乎是同一时间,另一辆不起眼的面包车跟在了她身后。

    赵绾烟看到了。

    但,她没有理会,只是唇角勾起了冷漠的弧度。

    青城机场。

    “大概一个小时能到你那,老四,左霆川的事……我当面跟你说吧。”不同于以往的吊儿郎当,厉佑霖神色稍显严肃。

    不多时,通话结束。

    他没有马上上车,而是倚在一旁抽了根烟。

    衬衫袖扣随意的向上卷着,他微眯着眼,神情说不出的慵懒。

    有路过的尤物自恃美丽过来搭讪。

    厉佑霖只是淡淡瞥了眼,全然没有从前调笑暧昧的**。

    尤物自是不甘心,但几番明示暗示下来,眼见着面前的男人始终不为所动,到底还是歇了心思,转身潇洒离开了。

    不甚在意的嗤笑了声,烟头碾灭,厉佑霖抬脚往车停的地方走去。

    不想却在即将走近之际,脚步硬生生停在原地。

    几步之外,那个女人就等在他的车旁。

    哪怕她戴着几乎遮住了大半张脸的墨镜,他还是一眼就能将她认出。

    赵绾烟。

    四目相对。

    厉佑霖竟忍不住想,哪怕她换了张脸,他也是能一眼就认出她。

    只因……她是赵绾烟。

    “呵。”敛眸,他自嘲笑了笑。

    但也不过短短几秒,他便恢复了从前一贯的轻佻模样,熟视无睹的抬脚继续向前。

    而眼看着,他就要和她擦肩而过……

    一只手将他手腕抓住。

    “佑霖。”

    久违的声音,带着明显的隐忍。

    厉佑霖没有动。

    下一秒,手腕上的力道渐渐加大。

    “佑霖……”

    赵绾烟转身,和他面对面,她的眼眶微红,睫毛不停扑闪。

    厉佑霖薄唇抿的更紧了。

    “佑……”

    “有事?”厉佑霖冷漠打断她。

    全部的勇气在他话音落地的瞬间重重被打散。

    赵绾烟望着他,只觉压在胸口的那块巨石越来越沉,几乎让她透不过气来。

    不是看不见她眼中的隐忍,只是越这样,厉佑霖心中就越烦闷。

    猛地抽回被她握住的手,他语气已是不耐:“到底什么事?”

    赵绾烟倒吸了口凉气。

    很快,她的眼眶更红了,只是要强的不想让眼泪流下。

    “一定要这样么?一定要对我这么冷淡绝情?”她盯着他,嗓音颤抖,情绪渐渐失控。

    厉佑霖看着她,突然就扯唇笑了。

    “赵绾烟,”他叫她的名字,一如她刚刚回国那会儿压抑着情绪,只是如今,到底多了些冷漠,甚至是凌厉,“你是不是忘了,我们已经分手了。”

    分手……

    这两个字眼一经钻进耳中,赵绾烟本就没什么血色的脸色就更加惨白了,甚至,她的身体还不稳的晃了晃。

    厉佑霖第一时间就察觉到了。

    他几乎是条件反射般的就想伸手扶住她。

    然而……

    想到如今两人的状况,想到这段时间以来的种种,想到自己的决定,他最终还是停下了。

    赵绾烟一直都在盯着他,所以当看到他的动作时,她整个人都笑了。

    “如今,你是连扶我一下就不肯扶了是么?分手了,就连朋友都做不成了么?”她的笑容苍凉无力,整个人是从未有过的楚楚可怜。

    哪怕当初是赵老去世,厉佑霖都不曾见她如此。

    刹那间,他的眸色暗了暗,但他仍是没有吭声,只是薄唇抿的更紧了。

    “我还有事。”他换了话题。

    说罢,他伸手去拉车门。

    “砰——”

    一只手伸过,重重将门关上。

    厉佑霖额角跳了跳。

    “你到底要说什么?”他扯唇,耐心渐失的同时,一颗心说不出的窒闷。

    习惯性的,他想拿根烟抽。

    那只素手再次将他摁住。

    “如果我说,我后悔了呢?”再开口,赵绾烟已隐隐带了哭腔。

    厉佑霖只觉像是有只无形的手将他的心脏撕扯着,撕出道道伤口,鲜血淋漓。

    “后悔?”他止不住的冷笑,声音亦是从未有过的残忍冷漠,“那又如何?还是你觉得,我这个傻瓜被你还玩的不够?”

    赵绾烟呼吸猛地一滞。

    不想再待下去,厉佑霖猛地抽回自己的手再次拉开车门。

    “我们回不去了么?无论我说什么,无论我多后悔,是么?你都不会回到我身边?从前种种,这些年的感情,你都要放弃了么?”

    赵绾烟盯着他的后背,双手紧紧捏着身侧的包,确切的说,是透过包,捏着那张b超单。

    厉佑霖脸色难看,搭在车门上的手手背青筋毕露。

    明明几秒,却像是过了一个世纪那么久。

    “是。”他哑声道,冷意在周身萦绕。

    放弃感情的,何曾是他,从来都是她!

    沉默迅速蔓延。

    片刻后。

    赵绾烟笑的悲凉:“好,我明白了,是我错了,不该奢求的。”

    话落,她再也待不下去,捂着嘴跌跌撞撞跑开。

    厉佑霖仍是没动。

    而很快,他听到了车子开出去的声音。

    “呵……”

    指尖泛白,他低低自嘲冷笑。

    “砰!”

    关上车门,他冷脸离开。

    他没有发现,在不远处,有辆面包车正悄悄的跟在他后面。

    心情出奇的差,没开出去多远,一个急刹车,车子靠马路边停了下来。

    厉佑霖忍不住自嘲扯唇,烦闷的点了根烟。

    一根又一根,直到第五根快结束,他的心情仍是没有好转,而脑中念念不忘回荡着的,竟还是停车场里那张脸。

    “靠!”他低声咒骂,骂自己,更是笑自己。

    烦躁碾灭烟头,双手重新搭上方向盘,他决定离开。

    不料车门却在此时被打开,一股不算陌生的淡淡香水儿随即钻入鼻中。

    厉佑霖眉峰皱起。

    下一秒,熟悉的声音响起,带着沙哑和疲惫,以及很明显的因感冒而有的浓浓鼻音——

    “走吧。”

    厉佑霖闻声抬眸看向了后视镜。

    纪微染不舒服的靠着车窗,久久没听到司机的回应,强撑着难受,疑惑的睁开了眼。

    一瞬间,四目相对。

    怎么……

    会是他?

    司机呢?!

    她明明……

    终于,纪微染后知后觉的反应了过来。

    “抱歉,我应该上错车了。”起先的震惊和近乎条件反射般的厌恶被压下,她深吸口气,迅速伸手去推车门。

    “咔哒——”

    车门被上锁的声音赫然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