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惹霍成婚 > 第509章 为什么我们会走到今天这一步?
    四目相对。

    空气好似静默。

    刹那间,厉佑霖脑中忽的清晰的冒出了昨晚在医院看到她时的画面,她情绪失控的指责自己,她毫不掩饰怨恨的让自己滚,以及……

    只是下一瞬,助理刚刚火急火燎的话又在脑海中重现。

    几番画面你来我往,根本甩也甩不掉。

    很快,愧疚沉闷的情绪再度滋生,侵袭至他的四肢百骸。

    厉佑霖动了动唇,想说些什么,然而面对她那双红肿但异常清冷的眸子,只觉胸腔里像是被一团棉花堵住了似的,又沉又闷。

    “……”一个你字还不曾说出口,面前人站了起来。

    最终,他还是从喉骨深处费力的挤出了几字:“你身体不好,别乱动。”

    “别乱动么?”赵绾烟重复着这几个字,神色是一贯的清冷孤傲,只是再怎么强撑,还是抵不过心底涌出的自嘲,她看着他,忽的笑了,“你是在关心我么?可是厉佑霖,你不觉得太假了些?”

    厉佑霖薄唇蓦地抿紧:“绾烟……”

    “为什么骗我?”

    气氛突变。

    两人隔着几步的距离,他能清楚的看到她所有的情绪变化,哪怕……再微小。

    只是一刹那,空气中便仿佛染上了从她身上散发出来的悲伤。

    那么的强烈。

    就好像……当初赵老走的时候,以及……昨晚控诉他亲手杀了他们的孩子一样。

    厉佑霖眸色暗了暗。

    视线里,他看到她强忍着仰起了脸蛋,但即便如此,还是有一滴眼泪从眼角滑落而下。

    “我没有骗过你。”他哑声道。

    再简单不过的几个字,却在瞬间让赵绾烟泪如雨下。

    “没有?”垂落在身侧的一只手紧紧握成拳,另一只手则捂着胸口,她仍旧在笑,哪怕泪水模糊了她的视线,“难道你和纪微染的那些照片,都是假的?还是你要告诉我,那些都是别人陷害你?你没有吻她,没有拉她的手?没有抱她?!”

    “我……”

    “厉佑霖,我就这么好骗?”脸色一点点的泛白,赵绾烟猛地别过了脸,“一边说着爱我,一边和纪微染牵扯不清,厉佑霖,你把我当什么了?”

    每说一个字,她的声音就要哑上一分,到最后,已然晦涩难辨。

    “为什么……捂着胸口的那只手死死的攥住了衣服,她嘲讽似的垂下了眸,“我承认,我是没有彻底放下霍清随,毕竟我和他曾经在一起那么多年,可之后我选择和你在一起,那是因为我心里有你啊。”

    轻飘飘的最后一个字,却犹如一把尖刀,快准狠的刺在了厉佑霖心头。

    让他疼,亦让他窒息。

    这样的赵绾烟……

    他想说什么:“你……”

    “为什么,我和你,走到了今天这一步?”

    剩下的话硬生生被堵在了喉咙口。

    一步一步,赵绾烟强撑着缓缓走近,她看着他,嘴唇颤抖到无法抑制:“厉佑霖,你知道么?当我知道我怀孕了的时候,我心情有多复杂?”

    孩子……

    这个属于两人禁忌的词一经钻入耳中,厉佑霖呼吸猛地一滞!

    “绾……”

    赵绾烟好似看不到他眼底聚集的痛苦一般,她笑,笑的悲凉又嘲讽:“就算当年霍清随答应我在一起的时候,我都没有那么开心过。我忍不住想,我有孩子了,是你和我的孩子,以后他出生,身上就会流着我和你的血,就算你从此不再见我,那也没关系啊,我有孩子。”

    眼前似乎变得白茫茫的一片,她不知道自己在哪里。

    下意识的,她伸出一只手攥住了面前人的衣服。

    “可我又难过,他一出生,就注定没有爸爸,我给不了他一个完整的家,”攥着他衣服的手指一根根攥紧,赵绾烟抬头,又哭又笑,“所以我鼓起勇气去找你,我想告诉你,我后悔了,我想跟你结婚,我想好好爱你,想告诉你……我们有孩子了。”

    她的话音落下,那晚的画面便瞬间清晰的占据了厉佑霖的大脑。

    原来那晚,她是为了孩子来的。

    可自己呢?

    他亲手杀了自己的孩子。

    亲手……

    心脏像是被一只无形的手狠狠撕扯着,厉佑霖觉得疼。

    他想说话,可却不知道应该说什么。

    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她的眼泪再次决堤,看着她像是失去了最后的支撑一样失声痛哭,而她看着自己的眼神……一如昨天那般充满了恨意。

    赵绾烟放开了他,她走着,整个人却犹如行尸走肉一般不知哪里才是她的方向,她的归宿。

    “厉佑霖,你和刽子手,有什么区别呢?”她看着他扯唇失笑,不知道是在笑他,还是笑自己,“厉佑霖,我恨你啊,说着爱我,可在我失去所有亲人后,你还是抛弃了我,什么叫从云端跌落,什么又叫一无所有,你知道么?就是说的我啊。”

    她哭着,已是语无伦次:“我真是傻啊,以为我们还能放下以前种种重新在一起,却不知道你心里早已有了纪微染。可是为什么,为什么你不早些告诉我,一定要在这种时候以这种方式让我难堪?让所有人都看我的笑话,所有人都知道我赵绾烟不仅被你厉佑霖甩了,被流产了,还是被你们……”

    “厉佑霖!”倏地,她死死的怨恨的盯着他,“你毁了我,你到底知不知道?!这就是你所谓的曾经爱我么?!你和纪微染你侬我侬的时候,到底有没有想过我?”

    最后一个字说话,她忽的蹲下,失声痛哭。

    “为什么……为什么我和你会变成这样?为什么你要背叛我……为什么,为什么你要永远剥夺我做母亲的资格,我到底做错了什么……他是我们的孩子啊……”

    厉佑霖就站在一步之外的地方。

    他看着她情绪失控,看着她软弱,听着她质问自己,听着……

    孩子那两字,又何尝不是在诛他的心?

    身体已是僵硬到极致。

    终于,他动了动。

    “对不起。”他蹲下,伸手要将她扶起,“对……”

    “啪——”

    手重重被打开。

    映入眼帘的,是她毫不掩饰的排斥和怨恨。

    “别碰我!”

    传入耳中的,是她近乎撕心裂肺的怒吼。

    “对不起,但我和纪微染……”苦涩蔓延,厉佑霖想说什么,然而话到嘴边,却也只有一句对不起。

    赵绾烟听着,双眸蓦地赤红,下一秒,她用尽全力狠狠推开他:“对不起?一句对不起,就能让我的孩子回来么?!孩子没了!他回不来了!他……”

    被推倒在地的厉佑霖眼皮狠狠一跳!

    “绾烟!”

    他眼疾手快站起来将她抱住!

    “绾烟!”轻的好似一张纸的身子跌落在了自己怀里,入眼所及,是她红肿到不能看的双眸,惨白的没血色的脸,以及紧闭的唇瓣。

    她没有回应他。

    厉佑霖心头狠狠一颤!

    顾不上自己的头痛欲裂,也顾不上其他,他猛地一个打横将怀里人抱起,直奔车库!

    另一边。

    黑色的保姆车在马路上平稳行驶着。

    纪微染靠在座椅上,双手无意识的抱住了自己。

    一冷一热交替着在她身体里肆意横行,她觉得……好难受。

    “撑得住么?”江聿琛皱着眉脱了自己的外套罩在了她身上。

    纪微染费劲全力勉强睁开眼,虚弱摇头:“没事,就是有些难受,没关系,我撑得住。”顿了顿,她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哑着嗓子开玩笑道,“你知道么?从小到大,我很少生病,没想到这一次,竟然烧了一个礼拜都没好。”

    闭了闭眼,她敛去眼底的苦涩和软弱:“你说,我的身体这是有多差?”

    “微染姐,喝口水吧。”小唐从保温杯里倒出水,心疼的递到了她嘴边。

    纪微染就着喝下。

    江聿琛没有错过她闭眼之前流露出的软弱,思忖几秒,他到底还是说出了口:“你的状态很不好,发布会取消,我送你回去,不急这一时澄清。”

    他说着就要吩咐司机改道。

    纪微染拦住了他:“我们之前不是说的好好的?何况,各家媒体这个时候早就到了,现在取消,别人怎么想你?想我?想这部电影?”

    江聿琛深深看了她一眼。

    “我没事,放心吧。”纪微染知道他是担心自己,尽管他不会明说,但她都知道,“撑得住。”

    话落,她笑了笑。

    江聿琛最终没有再坚持。

    身为朋友,他知道她性子有多倔。

    罢了。

    他护着她便是。

    杨兰结束电话,转头看到的就是纪微染虚弱无力的样子,不免更加心疼。

    握着手机的手紧了紧,思索了几秒,她的目光再度落到屏幕上的联系人界面。

    她还要再想想办法,她是不会让天行工作室毁了微染的!

    心念坚定,她毫不犹豫的再次拨出了一个号码。

    而后座,江聿琛亦在思索对策。

    手机就是在这个时候振动起来的。

    是厉佑霖的助理。

    想到之前让他一有厉佑霖的消息就告诉自己,江聿琛迅速接通:“喂?”

    然而下一瞬,他的眉头便紧皱了起来,脸色也是越来越难看。

    居然联系上了又没消息了!

    从没有哪一刻,他像现在这样,恨不得狠狠揍厉佑霖一顿。

    “派人找!”他沉声扔下这话,面无表情的挂断了电话。

    捏了捏手机,江聿琛准备打另一个电话,不想才打开通讯录,小唐慌慌张张的声音猛地响了起来——

    “微染姐!兰姐!微博……微博又出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