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惹霍成婚 > 第531章 挑拨离间
    “啊!”

    手腕猝不及防被扼住,梅无双痛呼出声。

    四目相对。

    她分明看到面前人是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可偏偏下手这么狠!

    怒火涌出,她拼命挣扎:“放开我!小贱人!”

    然而她怎么想不到,看起来柔柔弱弱的一个人,她竟然挣脱不了。

    “你……啊!”

    一个用力,脚下跄踉两步,她身体失去平衡,整个人直接摔倒在地!

    这一次,梅无双的怒气全都被激发了出来。

    “夏!晚!”

    夏晚漫不经心的睨了她一眼,淡淡一笑:“嗯?梅女士是想请求我扶你起来?可以,不过梅女士,下次可要小心一点了,毕竟这还是在家里,万一到了外面也这么不小心,那就不好了。”

    话落,她迈开步子朝她走去。

    “梅女士,起来吧。”她伸出手,脸上的神情坦然又无辜。

    梅无双一下就炸了!

    “你!”恶狠狠瞪了她一眼,她咬着牙就要起来教训她。

    “二婶!注意你的身份。”霍东庭不悦开口拦住。

    梅无双气得思考能力全无,全然想着要怎么出气。

    “东庭,别拦着我,今天不给这个小贱人一点教训,她还反了天了!目中无人颠倒黑白的东西!”牙齿咯咯作响,她毫不理会霍东庭的警告。

    夏晚闻言凉凉瞥了她一眼,要笑不笑。

    梅无双怒气更甚,伸出手就要抓住她的手不让她动。

    “二婶!”

    “住手!”

    两道声音不约而同响起,前者缠绕着无奈和生气,而后者,完全就是愤怒。

    梅无双身体一僵。

    转身,她赫然看到了站在楼梯口的霍嵘。

    “大哥!”眼睛一亮,她当即委屈叫出声,指着夏晚就控诉,“她都欺负到我头上了,你让我怎么住手?她在羞辱我啊!大哥,你一定要说句公道话!”

    说话间,她的眼角适时挤出了一滴泪。

    “大哥……”

    霍嵘一张脸黑的像是倾倒的墨汁,难看极了。

    他走近,没有看任何人,只是一瞬不瞬的盯着夏晚:“跟我去书房!”

    “大哥?!”梅无双诧异惊叫,满脸都写着不满和生气,“你这是什么意思?帮她?她刚刚做了什么,大家都看得清清楚楚,你不能维护她!今天我一定要给她点教训!她……”

    “你闹够了没有?!”霍嵘一个转身极度不悦的打断她。

    突如其来的一声,梅无双毫无准备,被吓了一跳。

    “我……”

    “你向来唯恐天下不乱,是不是要把这个家拆了?连我也不放在眼里了?”霍嵘克制着,心情差到了极点。

    “大哥?!”梅无双终于反应了过来,顿时满腹的委屈无处发泄,有些话就那么不经大脑的吼出了口,“我哪里闹了?明明是她没教养侮辱人!大哥,你向来也不喜欢她,怎么现在要为她出头?难道……难道就因为那个私生子生死不明,所以心疼了?”

    她话音落下的瞬间,客厅里的气压倏地降到了谷底。

    但她没有察觉。

    “大哥!”梅无双气不过,眼珠一转,索性看向一直没说话的郁君陶,一脸的委屈不甘,“你这样,对得起大嫂,对得起东庭吗?!”

    话落,她又嗒嗒嗒跑到郁君陶跟前,十足十的唯恐天下不乱:“大嫂你说句话啊!有什么委屈就说!”

    郁君陶脸色同样说不出的难看:“够了!”

    “大嫂?!”梅无双震惊,眼底却迅速划过一抹得意,继而又重新看向霍嵘,“大哥你是不是执意要维护这个夏晚?!”

    霍嵘的额角突突的跳着,再也听不下去,他重新盯向夏晚:“跟我去书房!”

    说罢,他再也不停留,抬脚往楼上走去。

    “大哥!你怎么了?”梅无双装腔作势的喊了句。

    没人理会。

    嘴角控制不住的抽了抽,她随即得意洋洋挑衅看向夏晚:“你……”

    夏晚恍若未闻,根本不屑拿正眼看她,绕过她跟了上去。

    那神情……

    嘴角的笑意猛地僵住,梅无双终于没忍住,气的紧紧握拳了拳头。

    “夏!晚!”

    脚步始终未停,夏晚懒得理会。

    身后。

    梅无双气得一口气差点没上来,只能咬紧了牙关,郁君陶则不敢置信又愤怒的盯着楼上书房方向,再也坐不住。

    谁也没有看到,轮椅上,被忽视的霍东庭嘴角微微扬了起来。

    温文尔雅,翩翩君子。

    书房。

    夏晚一进去,哪怕不想主动看,还是看到了霍嵘微抖的肩膀,像是在极力隐忍着什么,而他的面色,像是一瞬间苍老了很多岁一样。

    或许无论谁看了,都会担心。

    但,这里面不包括夏晚。

    不欲浪费时间,她主动开口,语调没什么情绪起伏,仿佛自己就是一个局外人:“霍先生,不知您找我来,到底有什么事?”

    霍嵘没有说话。

    他背对着夏晚站着,原本撑在桌边上的一只手,手背上却冒出了青筋。

    夏晚看到了。

    不着痕迹收回视线,她索性说道:“如果霍先生没什么话要说的话,那么抱歉,我还有事,没有时间浪费在这里,就先走了。”

    话落,她毫不犹豫转身就走。

    “站住!”霍嵘猛地转身。

    夏晚面色淡淡。

    视线交汇。

    霍嵘的脸色再次一寸寸的暗沉了下去,连说出的话,都沙哑了起来:“他呢?他在哪?!什么叫做他生死未卜?!他人到底在哪里?!”

    抬脚,他朝夏晚走去。

    一字一顿,他像是用尽了全部的力气:“我听说你们是一起出游的?那为什么你安然无恙回来了?而他会出事?!说!”

    一下子,两人仅剩一步的距离。

    夏晚似乎能清楚的感受到围绕在霍嵘身上的那股急切和愤怒。

    急切么?

    愤怒么?

    夏晚看不懂了,她觉得,若是他只是一个正常的父亲,或许她能懂。

    可惜,他不是。

    “霍先生,”夏晚定定的看着他,红唇轻启,直接问,“你担心霍清随么?以什么身份?他的父亲?还是,只是霍家的掌权者霍先生?”

    “你……你什么意思?!”霍嵘身体一僵。

    不喜欢这种距离,夏晚往后退了步。

    抬眸,她神色未变:“如果你真的关心他,那这些年对他不闻不问,甚至固执的认定他做了很多对不起霍清随的事,是为什么?”

    想到那些他所受过的苦,哪怕夏晚告诉自己现在无需计较,但她的眼中,还是露出了嘲讽的意思。

    “你后悔带他回霍家,后悔让他出生,厌恶他的存在,也恨他是你的污点……”停顿了两秒,她终是没忍住,冷笑了下,“霍先生,你对他从来就没关心过,现在来问我他怎么样了,你想我怎么回答?配合你突然泛滥的父爱?”

    她承认,她这番话或许刻薄了,但她不后悔。

    如果霍嵘真的关心他,当初他们从临风岛受伤回来,霍清随躺在手术室昏迷不醒的时候,为什么不见他问一句?而有的,只是责怪,只是对另一个儿子的袒护?!

    或许是她的轻视太过明显,又或许是她戳破了这一假象,又或者……

    总之,夏晚感觉到了面前人呼吸忽的变的粗重起来,脸色,也愈发的难看了。

    “你的意思,我是在装?”霍嵘眼眸黑沉,嗓音有些颤抖的问。

    夏晚忽的闭上了眼。

    她不想再看了,这个人脸上分明是担忧,可她脑海中浮现的,从来都是他对霍清随的厌恶,以及……那些霍清随不曾细说的黑暗过往。

    “是,我的确是这个意思。”睁开眼,她显得很冷漠。

    气氛骤变。

    沉默蔓延。

    片刻后。

    “霍先生,”强行压下心底起伏的情绪,夏晚冷下了脸,直接开口,“有话,您就直说吧,不必兜圈子。”

    她的声音太冷,霍嵘的瞳孔微不可查的收缩了下。

    而夏晚,捕捉到了,尽管速度很快。

    她的心,凉了凉。

    “霍先生,说吧。”她强势,亦不退让。

    霍嵘身体似乎有些不稳,他没有回答她的话,而是眼神有些空洞的问:“所以,那些消息……是真的?”

    夏晚觉得自己的耐心在渐渐消失。

    “霍先生。”

    “那你的身世呢?!”霍嵘情绪突然激动了起来,“你到底是不是夏政陶的女儿?!还有新闻说的你逼婚,是不是也是真的?!”

    夏晚突然就笑了,只是那笑意薄凉的很:“霍先生,”她一字一顿,毫不客气,“我是谁的女儿,我们又是为什么会在一起结婚,和你……似乎没有关系吧?”

    “我绝不会允许有不怀好意的人破坏霍家的一切!”霍嵘冷漠的说道。

    不怀好意的人?

    夏晚在心中默念了遍,笑意更冷了。

    从来不怀好意的人,是他们霍家!

    这一刻,她再也不想浪费任何一分一秒的时间:“所以霍先生觉得,不怀好意的人的我?所以呢?霍先生到底想说什么!何不撤掉为霍家的这块遮羞布,痛痛快快说清楚!”

    “你!”霍嵘一下被她气得怔在了原地。

    她的态度……

    心中攥着火,夏晚毫不畏惧回视。

    霍嵘突然转身,从书桌上抓过两份东西递到她面前,命令的语气极其的强势:“今晚,你必须签下这两份文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