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惹霍成婚 > 第574章 只喜欢压榨自己的太太
    “嗯……”

    冷不丁一个战栗,破碎的嘤咛声溢出,夏晚几乎瘫软在他怀里!

    “乖,回去再给太太奖励。”嘴角勾出邪肆的弧度,霍清随轻笑着又在她唇上吻了吻,像是在一本正经赞许她的听话。

    夏晚:“……”

    呸!

    不要脸的老男人!

    夏晚娇嗔瞪他一眼,傲娇的推开他就往外走。

    她走的很快,也就没有看到身后的男人在走到茶室门口的时候,锐利凛冽的视线冷漠的扫过了站着的男迎宾,而男迎宾则是很明显的身体哆嗦了下,再也不敢看两人一眼。

    上车,系安全带。

    宾利很快启动离开。

    茶室离要去的医院并不远,半小时后,便到了。

    两人手牵着手,径直往俞颜所在的病房走去。

    “霍少,太太。”等在门口多时的时俊迎了上来,稍稍压低了声音说明情况,“霍少,按照您的意思,我将昨天有人要在盛希医院算计她的视频给她看了,看完后,她情绪有些失控,坚持要见你们,否则就……不配合治疗。”

    他没说的是,尽管俞颜才醒来不久,但真的……太能闹太能作了。

    “霍少……”

    霍清随很轻的“嗯”了声,没继续这个话题,而是问:“那边都处理好了?”

    “处理好了,”时俊露出笑意,“霍少请放心吧,霍东庭那边自以为是的计划,一开始就在我们的预料之中,他只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他的问题,经侦那边是查定了。”

    “辛苦了。”霍清随点了点头。

    “这是我应该做的。”

    霍清随淡淡一笑:“不是很久没休息了?给你一星期的假期,好好陪陪家人和女朋友,一星期后再回来报道。”

    时俊眼睛一亮:“谢谢霍少!”

    “去吧。”

    “是,霍少。”

    得到假期,就连背影,时俊都难掩开心。

    夏晚见状,故意笑着哼哼两声,满脸嫌弃:“啧啧,霍扒皮!身为你的特助,真是被你压榨惨了呢,有假期就那么高兴。”

    “压榨?”霍清随幽幽望着她,挑了挑眉,“我只喜欢压、榨我的太太。”

    夏晚:“……”

    真是……

    禽兽!

    霍清随轻笑出声,捏了捏她的鼻子,随即敲门。

    “咚咚咚——”

    敲门声响起的时候,双眼紧闭的俞颜瞬间睁开了眼,一瞬不瞬的盯着那扇门。

    霍清随……

    “进来!”一字一顿,她咬牙切齿。

    门,被打开。

    那张自己恨了已经数不清多少年的脸赫然出现在视线中。

    俞颜止不住的冷笑:“霍清随,你终于来了!”

    或许是当初呛入了浓烟,亦或许是昏迷太久,夏晚听着床上人此刻的声音,再没有了那时的慵懒,就连她的容貌,此时被苍白占据,也没有了那时的妖娆。

    不变的,则是她对霍清随丝毫不加掩饰的恨意。

    夏晚微不可见的皱了皱眉。

    霍清随自然的握住了她的手,随即迎上俞颜充满愤怒仇恨的目光,淡漠开腔:“你要见我,什么事?如果是为了视频的事,你在看了之后依然相信霍东庭,那么就不必浪费彼此的时间。”

    俞颜原本想要质问的话硬生生被他堵在了喉咙口。

    她看着他,只觉像是被他打了一个耳光。

    手指死死攥着被子,她止不住的冷笑:“你的意思,是在笑我蠢?!”

    霍清随没有回应。

    对于俞颜而言,她只会相信霍东庭,否则当时也不会被利用。

    而他,向来不会对愚蠢的人多做解释。

    俞颜只觉怒气更深甚!

    蓦地,她后知后觉的看到了站在他身边的夏晚,以及……两人紧握在一起的双手。

    嫉妒和恨意瞬间在胸膛里肆意翻滚。

    一下又一下,撞的她生疼。

    良久。

    她笑,一字一顿,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话:“视频是真又如何,霍东庭利用我又如何?难道你能否认,纪安是因为你而死的么?!是你!害死了纪安!”

    纪安……

    想到记忆深处那个男人,俞颜眼角忽的流下了眼泪。

    “纪安……”

    顷刻间,她的一颗心绞在一起,痛到无法呼吸。

    “他死了!他被你害死的!这个世界上,再没有纪安了……我没有纪安了……呜呜呜……”只短短两秒,她整个人蜷缩在一起,眼泪决堤,汹涌澎湃。

    夏晚下意识和霍清随对视一眼。

    动了动唇,她想要说什么。

    手,被握住。

    霍清随用眼神阻止。

    同一时间,俞颜猛地抬起头,一双猩红的眸子死死的盯着两人:“当年死的人,为什么不是你?!霍清随!是你欠纪安欠我的!”

    “所以?”霍清随神色淡淡,似乎没有任何变化没有受任何影响,但若是仔细听,就能察觉到他话中隐隐绰绰溢出的冷意。

    “当然是赔偿我!赔偿纪安!”俞颜怨气丛生。

    “说。”

    很平静的一个字,却让俞颜愈发痛恨。

    但这样的情绪,也不过短短一秒。

    眼底闪过诡异的光芒,她死死的盯着夏晚,几乎是从喉骨深处挤出的一句话:“是你说的,纪安要你找到我,帮他照顾我,你欠纪安一条命,所以……就用你和夏晚的婚姻来偿还吧!和夏晚离婚!离婚!是你欠纪安的!”

    她的五官已然扭曲。

    霍清随看了她一眼。

    俞颜忽的松开了攥着被子的手,嘴角勾起的弧度重新恢复到了以往的妖娆,她吃吃的笑,眼中尽是得意:“和夏晚离婚,娶我,只要你答应,那么,你就不欠纪安了。”

    呵……

    既然让她失去了爱情,那么,霍清随也别想有!

    她就是要拆散他们!

    这一切,都是他们欠她的!

    她兀自想着,像是陷入了癫狂之中,也就没有察觉到病房内气压的变低,更没有察觉到霍清随周身散发出的危险冷意。

    她还在笑:“离……”

    “砰!”

    门被用力推开,发出的声音毫无预警的打断了她的话。

    下一秒,一道冷漠的,并不陌生的声音赫然响起!

    “不可能,俞颜,你死了那条心。”

    这声音……

    俞颜猛地抬头!

    黎!曼!

    夏晚循着声音转身,发现推门进来的竟是有段时间没见的黎曼,顿时小小诧异了番。

    而跟在她身后的,竟是温墨宸。

    “黎曼?”

    黎曼朝她点点头,随即径直看向了霍清随,冷静开腔:“霍少,你不用答应她,也无需遵守对纪安的承诺,因为……”深吸口气,她微不可查的扯了扯唇才继续,“纪安当年喜欢的人,不是俞颜,从来都不是。”

    不是俞颜?

    夏晚惊讶。

    她看着她,蓦地,一个念头升起。

    难道……

    然而还不等她深想,俞颜愤怒的声音便尖锐的划破了短暂的安静!

    “不可能!你说话!黎曼你胡说!”

    黎曼面无表情对上她的愤怒,而后,她冷嗤了声。

    俞颜瞬间胸膛剧烈起伏,她下意识想说什么,却在张嘴的瞬间瞳仁重重收缩!

    那是……

    小心翼翼的,黎曼伸手从脖子里拉出了一条项链,她看了项链一眼,如视珍宝。

    眼中仿佛带上了柔和,她淡淡一笑,随即递给霍清随:“这条项链,霍少应该认识吧?”

    霍清随没有接。

    只因,他一眼就认出来了。

    那条项链,是当年纪安拜托自己设计的,他说,他要送给一个很在意的女孩子,而那时候,他的眼睛还没瞎,于是在了解了纪安的描述后,替他设计了。

    他还记得,当时纪安分高兴,一个劲的说她肯定会喜欢,然后就找人去做了。

    黎曼攥着响亮的手不自觉紧了紧,不易察觉间,她的嗓音变低:“他出事的时候,我在国外留学,然后……我就收到了这条项链,还有……他写给我的最后一封信。”

    这些年,她其实没有戴过项链。

    因为,她不敢,每每看到项链,她就忍不住会想,如果当时,她没有和他闹脾气,而是选择相信了他,是不是……就不会分离了呢?

    可如今,她不得不拿出来。

    她不想看到俞颜打着纪安的旗号,伤害纪安曾经那么在意的人。

    “这是信,他的笔迹你应该不陌生。”紧攥着项链,黎曼快速眨了眨眼,从包中拿出了一封保存完好的信。

    下一瞬,她深吸了口气,而后看向了还不愿相信的俞颜。

    扯唇,她冷笑:“这么多年过去,你还是这么蠢,当年蠢的一厢情愿以为纪安喜欢你,害了他一次又一次,如今蠢到被人利用了还不知,就你的所作所为,日后死了,有什么脸见他?嗯?”

    俞颜瞬间情绪失控:“你!你……纪安怎么可能喜欢你!你脾气那么差!你……你配不上他!你在临风岛都有其他人了!他喜欢的是我!我是在为他报仇!”

    “愚不可及,蠢货。”冷漠吐出这话,黎曼再也不想对她多说一个字,更不想多看她一眼。

    “你!”

    黎曼不屑理会,侧首,她重新看向霍清随,脸上的神情已然恢复到了一贯的冷然,仿佛刚刚不甚明显的激动和失控只是一场幻觉。

    “不用觉得愧疚,至少你把害他的人送进监狱了,我想,纪安从来就没怪过你,因为,你是他的兄弟。”她淡淡的说着,“至于俞颜,你更没有对不起她,也不欠她,她之前那么对你和夏晚,如今你无论打算怎么做,都不会过分。”

    她话音落下的瞬间,俞颜脸色当即煞白,望着霍清随和夏晚的眼中充满了恐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