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惹霍成婚 > 第582章 我需要见心理医生么?
    夏晚眨了眨眼。

    “霍清随……”迅速坐起来,直起身体,她伸手圈住男人的脖子,望着他沉沉的黑眸委屈的瘪瘪嘴,“你凶我,你居然凶我……”

    她的眉头蹙在一块,怎么看,怎么都是委屈的伤心模样。

    霍清随叹了口气。

    “晚晚,”一只手将她的手捉过,另一只手抚上她的脸蛋,他无奈,“哪有你这么说自己的?嗯?怎么能诅咒自己的身体?”

    “我……”

    “玩笑也不行。”

    尽管他的声音很低,但夏晚还是听出了其中并没有消散的不悦。

    男人还在生气。

    夏晚心尖颤了颤,随即又变得柔软异常。

    他总是能轻而易举的就让自己陷进去。

    “霍清随……”咬了咬唇,自知失言,她垂下眸认错,“对不起嘛,我真的只是开玩笑想逗逗你,谁让你说那么慢的?害得我也紧张。”

    霍清随失笑,说不清到底是被她气得多一些,还是逗笑的多一些:“照你这么说,还是我的错了?嗯?”

    “我没这么说呀,是你理解错了。”夏晚连忙卖乖求饶,又索性在他脖颈里蹭了蹭,故意放软了声音撒娇,“霍清随……”

    “只此一次,下不为例。”霍清随并不吃她这一套,一副摆明了要她听话的架势,且没得商量。

    夏晚乖巧点头:“嗯!霍先生你的霍太太知道了,保证不再犯。”顿了顿,她又眨眨眼,用期待又委屈的眼神湿润润的望着他,“那你不生气了好不好?人家再也不说那样的话了,玩笑也不说,我保证!”

    霍清随哪里看不出来,她就是故意撒娇的。

    可就算她不这样,他又怎么可能继续生她的气?

    疼她宠她都来不及。

    “真是让人操心的小笨蛋。”无奈失笑,他伸手刮了刮的鼻子,眼含宠溺,“不生气,不舍得生太太的气。”

    夏晚当即眉眼弯弯,笑意满满。

    他就知道。

    霍清随摇头。

    “嘿嘿!”夏晚笑得狡黠,想了想又捧住他的脸在他侧脸上重重亲了口。

    “啵!”

    温情随即飘散进空气中。

    霍清随搂住她的腰,任由她闹。

    只是……

    那件事终究要解决。

    片刻后。

    他沉着声音开口询问:“还想知道么?昏睡这么久的原因。”

    程川说,她的问题,逃避并不能解决。

    夏晚嘴角的笑意僵了僵。

    抿了抿唇,她从他怀里退出来,认认真真的看着他的眼睛:“嗯……”

    霍清随习惯性的和她十指紧扣给她安慰。

    “你最开始昏倒的时候,我以为你只是怒极攻心,可是你一下午都没醒,所以我带你去了医院找程川。”他看着她,另一只手轻抚着她的肌肤,“晚晚,告诉我,这段时间,你还会做恶梦么?”

    不清楚恶梦和昏倒有什么直接联系,但夏晚还是诚实回答了:“上一次做恶梦,还是……左易冒充左霆川带我走的那次,我在船上醒来前,做了恶梦。”

    “昨天呢?”

    夏晚皱眉想了想,第一次,竟有些不确定:“……没有吧?”

    “确定?”

    “我……应该没有,记不清了。”不知怎么的,夏晚莫名觉得胸口有些窒闷,闷得她下意识就想逃。

    霍清随清楚的捕捉到了她眼底一闪而逝的躲避。

    “晚晚,”他握紧了她的手,另一只手挑起她的下巴让她面对自己,“程川说,你这次昏睡这么久,应该有三个原因。”

    夏晚微愣:“三个原因?”

    “嗯。”

    夏晚呼吸微微一滞:“哪三个……”

    “在你从叶青房里出来,怒极攻心是导致你失去意识的最直接原因,这是第一。”霍清随沉沉的看着她,不想错过她脸上任何的表情变化,“第二,临风岛那次,左易给你注射的东西,能让你眼睛复明,也有后遗症,但现在还没查出来到底是后遗症还是其他,但自那之后,你的确容易嗜睡。”

    他没说的是,她的体质,似乎也变得有些弱了。

    看来,他得再去一趟安城,见一见左霆川。

    左易……

    如今再想到那个疯子,夏晚仍有些发杵,哪怕她知道那其实是左霆川的第二人格,哪怕以后可能再也不会有这个人的存在,但只要听到他的名字,她还是会心情复杂。

    兀自想着,她没有注意到男人眼底的晦暗。

    “那……第三呢?”她轻声问。

    不知怎么的,她突然有种感觉,第三……或许才是昏睡这么久最主要的原因吧?

    或许……

    蓦地想到一个可能,她下意识张口问:“是和恶梦……”

    “是。”

    夏晚咬住了唇。

    霍清随伸出手阻止她继续咬自己:“说过多少次了,不准咬,不听话?不疼么?嗯?”

    “我……”

    霍清随望着她,阻止她的羞恼:“晚晚。”

    “嗯……”

    霍清随轻抚她的手指:“的确和你的恶梦有关,准确的说,是你的心理问题,当年你亲眼目睹车祸,以为她在你面前出事,这件事,一直是你的心魔,是你过不去的一道坎,所以你常常会做恶梦。”

    夏晚眸色暗了暗。

    她没有否认,毕竟……这是事实。

    只不过,她还是不自觉的移开了视线:“……然后呢?”

    “你在逃避,”霍清随挑破,“昨天和叶青的见面,她的那些话,让你的问题加重,除了车祸,现在连如何面对你的亲生母亲,包括和叶青曾经的过往,都成了你的心魔,你觉得逃不开,不知道怎么办,所以索性沉睡。”

    顿了顿,他放低了声音继续:“刚刚你醒来,其实你也是在躲避相关事情不肯正视,晚晚,我说的对么?”

    夏晚沉默了。

    霍清随没有催,只是握着她的手紧了紧。

    即便他没再说话,夏晚仍是感受到了他的担心。

    她闭了闭眼。

    几秒后。

    舌尖无意识的舔了舔唇瓣,她深吸口气,慢慢鼓起勇气开口:“霍清随,昨天……我昏倒之后,还发生了什么事?他们……”

    “南总和南夫人这两天会亲自去趟安城,会将她带去薄家,见薄老夫人,录音……他们已经复制了一份过去。”霍清随看着她说道。

    薄家……

    夏晚指尖颤了颤,有些恨意蠢蠢欲动想要涌出,但也仅仅是一瞬,就被她强行压制了下去。

    “还有呢?”再开口,她的嗓音有些喑哑。

    霍清随没有隐瞒,站在旁观者的角度客观说道:“南先生……他昨天启程回了部队,这次回去,他会递交转业报告,之后他会亲自去罗马找你妈妈。”

    他清楚的看到她眼底掠过她的难过。

    “晚晚,”他放柔了声音安抚,“南总那边有熟识的人可以帮忙,我也派了人过去罗马,只要还有希望,就算很小,都不能放弃,知道么?”

    他话音落下的瞬间,控制不住的酸意一下涌上了夏晚的眼眶。

    “知道,我知道。”双眼微红,心上的一块巨石像是突然被男人拿开,她喘了口气,不停点头,“霍清随,我知道的,不能放弃……我只是……”

    她只是……的确如他所说,一时间不知道要怎么办,于是做了自己向来轻视的选择——逃避。

    心中触动,抿了抿唇,夏晚抬眸望着近在咫尺的男人,声音更哑了,显得她有些楚楚可怜:“霍清随,对不起,让你担心了。”

    霍清随低头在她额头上落下一吻:“只要你没事就好,晚晚,我们之间没什么不能说的,明白么?如果觉得说不出口,就找纪微染,没关系的。”

    夏晚拼命摇头。

    一声叹息,霍清随温柔的吻着她:“晚……”

    “是……我需要见心理医生么?”

    霍清随眸光微闪。

    他没想到,她主动提及了。

    “晚晚。”

    夏晚覆上他的手背,垂下了眸:“其实我自己也清楚,我在这件事……不对,逃避……的确解决不了任何问题。可,我……”

    “你知道的,这不是病。”霍清随又吻了吻她,耐心的温柔的安慰着,“现在这个社会,很大一部分人都有心理问题,或多或少,需要调节。而太太你,只是去聊聊天,顺其自然就好。”

    微笑着凝视着她,他缓声又道:“我会陪着你。”

    四目相对。

    夏晚眨了眨眼,伸手抚上了他的眉头,轻轻的,柔柔的,她替他抚平微皱的眉心,接着是鼻子,两颊,最后指腹停留在他的唇上。

    他在担心,虽然没说。

    在这之前,夏晚觉得自己像是走入了一个迷宫,看不清路,也找不到路,更逃避的不想出去。

    但现在,她发现,这个男人在等自己,他在带自己出去。

    恍惚间,她想到了曾经他说过的很多话——

    “一切有我,别怕。”

    “我会陪着你。”

    “……”

    是啊,她到底在怕什么呢?

    没什么好怕的啊。

    不过是见心理医生而已,何况她的确不能再逃避。

    她要,也会勇敢。

    手指抚在他的侧脸上,心情赫然明朗,夏晚展颜浅笑:“好。”

    重新圈住他的脖子,夏晚释然的在他胸膛前蹭了又蹭,想要继续说什么,忽的想起了另一件很重要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