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惹霍成婚 > 第599章 难道想跟上来围观我们恩爱?
    不再是阿姨,而是礼貌疏离的顾夫人……

    顾母顿时有些难受:“微染,你……”

    垂落在身侧的手指攥紧,纪微染看着她,嘴角噙着若有似无的笑,但神情,却有些冷,甚至是悲凉:“顾夫人,请问,就因为那件事,所以我纪微染这辈子,都没有幸福的资格了,是么?”

    顾母倏地怔住,她没想到她会这么说。

    她下意识想要解释:“我……”

    “我做错了什么?”

    话音戛然而止。

    顾母愣在原地,哑口无言。

    纪微染深吸了口气,嘴角扯了扯,像极了在自嘲:“顾夫人,您告诉我,我做错了什么?所以,我不能喜欢顾言?必须要和他保持距离?”

    四目相对。

    顾母想说些什么,然而话到嘴边,却是怎么也说不出口,甚至一时间她根本不知道自己能说什么。

    微染做错了什么?

    是啊,她做错了什么呢。

    其实没有,她没有错。

    但是……

    纪微染始终一瞬不瞬的看着她,然而每过去一秒,她的心就往下沉的更深,身体发凉的感觉也越来越明显。

    手指松开,她垂下了眸。

    “顾夫人,”她淡淡的说着,“我没有做错什么,所以,我不会再拿别人的错误来惩罚自己,以前是我自己走不出来,可如今,我想通了。”

    顾母一惊:“微染……”

    纪微染抬眸,重新迎上她的目光,一字一顿:“如果未来有一天,我爱的那个人因为那件事选择离开我,那么只能说明那个人不是真正的爱我,而我,也是眼瞎,认人不清。”

    轰的一下,顾母觉得自己脑袋都炸开了。

    “你……你要和言言在一起?”顾不上仪态,她蹭的一下站了起来,脸上尽是着急和反对。

    纪微染仰起头,没有正面回答,而是问:“顾夫人,其实我一直在想,您是针对我,还是针对……那件事?如果……我说如果,您有个女儿,当年出了那样事情的是她,您也会这么做么?您也会告诉她,因为这样这件事,她没有追求幸福的资格?顾夫人,您会么?”

    顾母脸色顿时难看!

    “我……”她下意识想要摇头说不会,然而看到纪微染那双清亮的眼睛,她的喉咙口就像是被堵住了一样,说不出话了。

    她如何能说?

    如果说会,那岂不是说明她对纪微染有偏见?

    可如果说不会,那她……

    纪微染笑了,她觉得,今天大概是这段时间以来,她笑的最多的一天吧。

    “顾夫人,您心里其实早有答案,不是么?不论如何,您都会保护她,而不是,自以为关心为她好,实则伤害她。”她站了起来,神色依旧不咸不淡,看起来平静极了,可只有她自己知道,她的心里,有多难受。

    从认识顾言开始,她对顾母,一直都是尊敬且喜欢的,她真的是把她当做了自己的长辈,哪怕当时顾夫人找自己要她和顾言保持距离,她都没有真的怪她。

    因为她知道,那是顾言的妈妈,她考虑的有顾家,更有顾言。

    可现在……

    纪微染很想任性一次,没礼貌一次。

    而事实上,她的确也这么放纵自己了。

    “顾夫人,您听过一句话么?”她看着顾母,笑容淡淡没有温度,“大清……亡了几百年了啊。”

    明明是语气极淡的一句话,却如同一个巴掌打在了顾母脸上一样,瞬间她的脸红白交加,羞愧不已。

    “微染,阿姨……”

    “顾夫人,请回吧,我想休息了。”

    顾母怔愣的看着面前人,清楚的看到了她脸上的疏离。

    她没有动。

    片刻后。

    她咽下了原本的话,深吸口气,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听起来很正常:“微染,有件事,恐怕言言还没告诉你,既然如此,那就我来说吧,这也是……我要你和言言保持距离的最主要原因。”

    夏晚心中瞬间掀起了波澜。

    下一秒,一股不好的预感汹涌而出。

    而后,她听到了顾母的声音——

    “言言……在刚出生没多久就定下了婚约,他有未婚妻,而他的未婚妻,很快就会来青城,我们两家……已经在看合适的日子了。”

    轰的一声,纪微染只觉脑袋嗡嗡作响。

    她……

    她说什么?

    未婚妻?

    顾母一直看着她,见状,虽然有些愧疚,但还是狠下继续说了下去:“你和言言,不合适,我们顾家,是不会允许有一个娱乐圈的儿媳的,对我们这样的家族来说,什么最重要,我想,你这么聪明,应该知道。”

    顿了顿,她到底还是别过了脸:“好了,阿姨……话就说到这了,你自己抉择吧,微染,你是个好孩子,你知道应该怎么做的。”

    说罢,她没有再看纪微染一眼,更没有等她说什么,径直往门口那走去了。

    “咔嚓——”

    门被关上的声音传来。

    纪微染恍惚回神。

    偌大的公寓里,只剩下了她一人。

    十分钟后。

    一辆车疾驰而出。

    纪微染双手不自觉死死的握着方向盘,一副超大的墨镜几乎遮住了她面无表情的脸。

    车窗是开着的。

    一阵阵风吹进来,却始终吹不走她心底的难过。

    她的脑子很乱。

    一遍又一遍回放的,是顾言堵住自己两次时认真的模样,他说,他喜欢她,要和她在一起,他说,他会解决他们之间的障碍,他还说……

    一滴眼泪失控滑落。

    画面一转,脑中又响起了晚晚陪伴自己时说的话。

    是晚晚一直告诉自己,不要逃避,不要被心结打败,她还说,她怕她后悔。

    晚晚是真的为自己好,她都知道。

    所以啊,这段时间以来,她真的想通了不好,她努力的,想要说服自己勇敢一次,说不定真的可以。

    可是……

    他有未婚妻了啊。

    未婚妻……

    眼泪好像越积越多,眼前似乎迷蒙蒙的一片。

    纪微染极力的想要看清,不想眼泪像是在跟自己作对,下意识的,她想要用手擦。

    不想就在她摘掉墨镜擦拭之际,眼角的余光忽的瞥见一只狗突然冲到了马路中央!

    “呲!”

    条件反射的打方向盘,不想恍神间一个用力过猛,她撞上了一辆停在路边的车!

    “砰!”

    身体猛地前倾又被安全带重重拽回,纪微染骤然回神!

    另一辆车上。

    “啊!”

    女人娇媚的惊呼响起,化了精致妆容的脸此刻煞白一片。

    下一秒,她扑进厉佑霖怀中:“厉少,吓死我了!疼……好疼呀……”

    厉佑霖一只手搭在方向盘上,一手搭在椅子上,任由她撒娇了片刻,随即推开了她下车查看。

    “厉少!等等人家嘛!”女人连忙跟着一起,二话不说挽住他的手臂朝后面那辆车走去。

    是一辆白色的车。

    厉佑霖随意扯了扯唇,走近准备敲车窗,却发现车窗是开着的。

    “怎么……”

    话音戛然而止。

    纪微染?

    厉佑霖皱了皱眉。

    坐在驾驶座,一脸惨白,且眼角含泪的女人,不是纪微染是谁?

    而她,一声不吭,似乎……被吓到了?

    厉佑霖抿了抿唇。

    “纪小姐。”他出声提醒她,嗓音淡淡如同陌生人。

    这个声音……

    纪微染有些僵硬的转头。

    “咦?这不是……纪微染纪大明星么?”紧紧挽着厉佑霖胳膊的女人夸张惊呼,“你怎么了呀?没事吧?”

    纪微染一眼就看到了两人动作的亲密,以及……厉佑霖脖子里一枚若隐若现的吻痕。

    “抱歉,”收回视线,她有些沙哑的开口,“是我开车不小心,修理费用我会全权负责。”

    厉佑霖眉头不着痕迹的皱得更紧了。

    开车不小心?

    她的状况根本就不适合开车。

    眸色暗了暗,厉佑霖睨着她,依旧是冷淡的语气:“不需要,纪小姐记得开车小心就好,毕竟命是自己的。”

    话落,他不再看她,转身就走。

    “厉少!”纪微染想也没想推门下车,看了眼他的车被撞到的地方,稳定了心神,她同样语气冷淡,“我说了,修理费我会负责。”

    她的确不想再和厉佑霖有任何牵扯,但她更不想欠他。

    是她开车撞了他的车,这个责任,她自然不会逃脱。

    “厉……”

    “嗤。”

    回应她的,是男人漫不经心的低嗤。

    纪微染上前一步:“厉少。”

    厉佑霖忽的转身,似笑非笑:“怎么,纪小姐难道是想跟上来围观我们恩爱?”

    纪微染脚步硬生生顿住。

    “纪小姐既然想负责,就联系我助理吧。”搂过身旁女人的腰,扔下这么一句,厉佑霖回到了自己车上。

    纪微染亦没有停留,转身上车,便走了。

    引擎声渐渐远去,厉佑霖眯了眯眸,嘴角始终噙着一抹邪肆,似笑非笑。

    “厉少……”女人柔弱无骨的身体贴了上来,双手勾着他的脖子,暧昧的朝他呵气,“你说巧不巧,撞车的竟然是纪大明显,不知情的,还以为她吃醋呢。”

    见男人没有反驳,女人胆子大了些,一只手滑下,在他胸膛上不安分动着:“厉少,你和她,到底什么关系呀?之前微博上你和她的绯闻传的那么真,我看你对她……”

    “下车。”

    冷漠的两字忽的响起。

    女人一愣。

    “厉少?厉……”

    下颚在下一秒被抬起。

    “要么,自己下车,要么,被我扔出去,自己选。”男人的嘴角还带着笑,只是那笑意,有些薄凉。

    女人顿时花容失色,身体更是不受控制的发颤:“人家……人家这就下车,厉少,人家错了,你……”

    “滚。”

    “砰”的一声,车门被关上。

    车内终是安静。

    可厉佑霖心中却莫名升起了一股烦躁,而也不知怎么的,他脑中竟然闪过了刚刚纪微染那副失魂落魄,明明伤心却强撑的样子。

    一时间,他的薄唇抿的更紧了。

    面无表情的,他捞过了手机。

    打开,解锁,手指漫不经心的随意滑动着,最终,停留在了微博图标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