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惹霍成婚 > 第663章 你失去了最爱的女人!
    左霆川的脸上,分明是……不正常的潮红!

    夏晚心头狠狠一跳,想也没想的,她伸手覆上他的额头。

    果不其然。

    他发烧了!

    她还记得沐爷爷告诉过他,哪怕左霆川受的伤不严重的,但毕竟在海水里泡了一段时间,被潮水冲上沙滩后伤口上又沾染上了沙子,所以发烧的几率很大。

    只不过从他醒来到潜入这艘游艇,他都表现的很正常。

    夏晚还以为,他还不会发烧了。

    却没想到……

    “左霆川……”压低了声音,夏晚担心的叫他,“怎么样?能不能撑住?”

    呼吸间,她身上的气息全都萦绕在了鼻端。

    心中像是被什么拨动,左霆川一瞬不瞬的凝视着她,在看到她脸上的担心后,竟情不自禁的笑了笑。

    “左……”

    “没事,”到底还是不忍心她在这种情况下还要担心自己,左霆川收起了笑,摇头,用不甚在意的语气说道,“发烧而已,算不上问题,不必担心。”

    夏晚哪可能不担心?

    他的额头太烫了。

    咬了咬唇,她也摇头:“你过去休息,我在门口守着,不准反驳,也不准说话,就这么决定了。”

    左霆川那些拒绝的话硬生生被堵在了喉咙口。

    他看着她,突然笑了。

    低低的笑声,在安静的杂物间犹如大提琴声,格外的好听。

    夏晚没有心情分辨。

    见他不动,她瞪了他一眼,主动扶过他往自己原先呆的地方慢慢走去。

    男人的重量一下都靠在了她身上。

    左霆川侧头,两人近在咫尺。

    黑暗中,似乎有什么在发酵,在蠢蠢欲动。

    感觉到这一点,他闭了闭眼,迅速移开了视线。

    不能再看了。

    他怕自己控制不住。

    “呼……”

    夏晚轻舒了口气,终于让他靠在了墙上。

    “在这休息,忍一忍,我去门口守着。”她说着就要站起来。

    手腕,在此时被握住了。

    夏晚身体微的僵了僵。

    “左……”

    “不用,就在这吧。”怕她说出什么,左霆川抢在她面前说道,“一直没有人上来,外面也没有过声音,这里应该很安全,就在这吧。”

    夏晚摇头,却怎么也拗不过他的坚持。

    最终,她暂时没有起身,只能一边提起耳朵注意着外面的情况,一边时不时的看着身旁男人的状况。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

    他们还和之前一样安全,但不同的是,左霆川的额头越来越烫了,身上也跟火烧了一样烫的厉害。

    这样下去……

    夏晚不由担心。

    该怎么办?

    转头,她看了眼因为不舒服微微皱眉的男人,到底还是有些紧张的。

    “左霆川……”她小声叫他。

    男人没有反应。

    夏晚想了想,索性靠近一点:“左……”

    “我说,那两人会跑到哪去?难不成,真的淹死了?那得多亏?”

    突然,外面响起了一个男人的声音。

    夏晚大惊失色,但她深知越是这种时候,越是要镇定。

    于是,她抿紧了唇不发出一点声音。

    外面的声音还在继续。

    夏晚精神高度紧张,一眨不眨的盯着那扇门。

    声音似乎越来越小。

    夏晚不停的在心里祈祷,快点走,快点走。

    仿佛老天真的听到了她的祷告,声音终于听不见了。

    夏晚不着痕迹的松了口气,下意识回头,就见男人的身体就要倒下。

    她蓦地睁大了眼睛。

    “噔噔噔!”

    几乎是同一时间,她听到了外面急促的脚步声。

    而下一秒……

    海面,灯火通明的游艇。

    “哈哈哈!”

    诡异的狂笑声响彻上空。

    脸上挂彩的袁姿坐在床上,用一种可怜又怜悯的眼神看着霍清随:“霍少,你果然很爱夏晚,我才醒来,就这么迫不及待的想要从我这知道她的下落了?”

    “你觉得,我会告诉你么?”她眼中尽是得意。

    霍清随站在几步之外,神情没有任何的变化,除了朝手下人示意了下。

    而后,袁姿眼睁睁的看着一个男人朝她走近。

    而他手上拿着的,竟是……

    “你找不到她的!”袁姿惨白着一张脸,突然疯狂大叫,“不就是想知道夏晚怎么样了么?!好啊,我告诉你!我告诉你!我们易少,醒了,醒了!他不会放夏晚离开的!不会!”

    末了,她像是受到强烈的刺激一样,精神错乱般哈哈大笑了起来,渐渐的,她的五官变得扭曲了起来,看起来甚是恐怖。

    “我找的,可是世界有名的催眠师,心理医生,我们易少,当然要回来,不仅如此,霍少你的夏晚……我也让他催眠了,你没有看见呢,那时,她的眼里,只有我们易少,她爱易少,她再也不是你霍清随心爱的女人了。”

    “哈哈哈……”

    笑声越来越狂妄。

    可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她还是没有看到男人的神色变化,仿佛刚刚她说的,对他而言什么也不是。

    不会的。

    怎么会不在乎呢?

    他在装!

    对,他一定在假装!

    脑子早已混乱,她忍不住逼问:“你为什么不伤心?为什么不难过?!你想骗我!你还抱有那可怜的希望是么?!夏晚不爱你了!不爱!”

    她叫的很大声。

    然而回应她的,始终是男人的面无表情。

    甚至,他转身准备离开。

    袁姿蓦地瞪大了双眼,她还想说什么,不想下一秒嘴巴被东西塞住,整个人被毫不怜惜的拽了起来,直接拖着走向了外面。

    而外面……

    “啊!”

    凄厉恐惧的声音响彻游艇。

    霍清随面不改色。

    “查到了!”厉佑霖神色凝重的跑了过来,“老四!看!这是坐标!夏晚和左霆川都在同一个地方,应该也是在游艇上!”

    霍清随一瞬不瞬的盯着屏幕上那两个点,冷声吐出一字:“追!”

    厉佑霖没有任何犹豫。

    “好!”

    很快,游艇加速到最大,在海上疾驰而出!

    晚晚,等我。

    与此同时。

    “唔!”

    夏晚重重摔倒在了地上,疼痛袭来,她却顾不上。

    “左霆川?”她下意识转头看向身旁昏迷不醒的左霆川,“左……”

    “啪啪啪——”

    不疾不徐的鼓掌声响了起来,紧接着,脚步声响起,在她的一步之外停止。

    夏晚心中警铃大作,想要防备,却没有身旁男人快。

    她整个人被拽了起来。

    她一眼就看到了和自己对峙的男人。

    一个……中年男人。

    很陌生。

    指甲掐入掌心里,这一刻,夏晚神奇般的迅速冷静了下来。

    “你是谁?”

    男人没有回答她。

    夏晚想要再问,但还是硬生生的停住了。

    既然敌不动,那她也不动。

    看谁耗得过谁。

    四目相对。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

    夏晚在男人眼中看到了一种类似于惊叹,又混杂着得意的情绪。

    “你就是……薄意卿的女儿?薄家的外孙?”

    有着些许兴奋在里面的话语不疾不徐的响了起来。

    夏晚瞳孔微不可查的收缩了下。

    竟然……

    “不用试图否认,”男人走近,仗着身高的优势看她,端详了几秒,他笑着继续,“你和薄意卿年轻时长得一模一样,我是不会认错的,何况,关于你,一直以来消息也没断过。”

    夏晚心中的警惕渐浓。

    男人睨着她:“怎么?觉得我在骗你?不如……我提醒提醒你,如何?”

    “啪啪啪——”

    他又鼓了鼓掌。

    下一秒,左霆川被拽了起来。

    夏晚心中着急,但甚至越是这种时候,越不能让人看出什么。

    隐忍着,她一声不吭,甚至没再看左霆川一眼。

    男人一直注意着夏晚,见状,颇有兴趣的扯了扯唇,眼底更是划过赞叹之意。

    “不错。”

    夏晚冷着脸,没有回应。

    男人也不恼,只是看起来颇为儒雅的颔了颔首,随即指着左霆川:“左霆川,幼年和你相识,但不幸,关于和他的那段记忆,或者说夏小姐你幼年时的一些记忆,你都不记得了,我说的,对吗?”

    夏晚垂落在身侧手忽的紧了紧。

    这件事,除了她身边亲近的人知道,就再也没人知道了。

    这个人……

    “果然是薄意卿的女儿,和她一样倔强。”男人忽的变了脸色,继而又是冷笑,“如果不是我的手下细心,还真要被你们俩躲过去了,在岛上派了那么多人都没找到你们,谁能想到,你们竟然潜上了我的游艇。”

    说到最后,从出现一直就儒雅微笑的脸上终于出现了愤怒。

    夏晚看着他,突然心生厌烦。

    “所以,说这么多,你想告诉我什么?证明什么?”她终于不咸不淡的开了口,不给他开口的机会,又扯唇冷笑,“享受报复的快感?想看到我害怕求饶的画面?还是想让我记住你的洋洋得意和……愚蠢?”

    最后两个字之前,她特意上下睨了他一眼。

    男人的脸,一下就沉了下去。

    夏晚忽的展颜:“猜对了?所以……恼羞成怒了?”

    “咔——”

    不大不小的声音突然紧贴着头皮响起。

    那是……

    枪。

    “知道怕了?”男人冷笑。

    夏晚迎上他的视线,扬唇:“为什么要怕?或许你的确想杀我,在白天那艘游艇上的时候,只不过……杀了我,怎么威胁我妈妈呢?”

    男人瞬间眸色暗沉。

    夏晚知道,她又猜对,也赌对了。

    这个人,出现在这里,想方设法要找自己,不是为了要杀自己,而是为了针对妈妈,或许,还有可能是针对薄家。

    他不会拿自己怎么样的。

    至少,不是现在。

    所以,她还有机会。

    只是,她没料到男人会突然跟变了一个人一样变了脸色!

    只是短短两秒钟的时间,男人的眼睛就像是在血水里浸泡过一样。

    夏晚心中警铃大作,然而还不等她有所反应,男人突然掏出了一把枪直指自己的额头!

    而几乎是同一时间,原本拽着左霆川的两人一下拽过了他,直接拖向了栏杆处!

    “砰!”

    一声枪响,在安静的海面格外的刺耳!

    夏晚脸色大变!

    “左霆川!”

    “砰!”

    又是一声响,游艇剧烈晃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