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惹霍成婚 > 第718章 你真的相信他吗?
    劳伦斯老先生闻言站了起来。

    “不?你没有说不的权力。”他居高临下的睨着夏晚,面上始终带着上位者的威严,“除非,你不介意他再和其他女人发生关系。”

    夏晚垂落在身侧的手倏地就握紧了。

    不是怕,而是觉得心寒,以及难以置信。

    这样的话,他作为霍清随血缘上的外公,竟然也能面不改色的说出口……

    将她的神色变化看在眼中,劳伦斯老先生眼中的精光一闪而逝:“游轮上的事,能发生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他对你,也不过如此。”

    再开腔,他毫不掩饰话中的轻视:“劳伦斯家族是他的责任,他身上流着家族的血,就必须认祖归宗,承担起他的责任。而你,配不上他。”

    顿了顿,他又威严继续:“想清楚,主动离开他,和被迫离开他,后果大不一样,看在你现在还是他妻子的份上,我才给你一星期的时间,别试图得寸进尺,也不要以为你们能改变什么。”

    最后一句话,像极了施舍。

    夏晚心中止不住的冷笑,她觉得,自己从未见过如此固执的人,她已经预料到,哪怕她说的再多,都不会让他改变主意的。

    于是,她眼中的嘲弄也没有再掩饰:“老先生,自以为是,固执的,一直都是您。您想让所有人都臣服于您,听从您的命令,可您忘了,这里不是巴黎,这是青城。而我和清随,也不是你的手下。”

    “放肆!”

    一个锐利的眼神扫去,劳伦斯老先生面色幽暗。

    夏晚没有回避,始终和他对视。

    包厢内的气压瞬间低到极致。

    片刻后。

    “冥顽不灵!”劳伦斯老先生呵斥,话锋一转,他又冷嗤,“若你执意如此,那就试试劳伦斯家族虽然远在巴黎,能不能把手伸到青城!”

    夏晚一下就听出了他话里的威胁。

    她没有作声,亦没有退缩,只是垂落在身侧手,一点点的收紧了。

    “离开他。否则,夏家,薄家,南家,只要和你有关的,不管是人还是物,都会付出代价,就算是他,也保不住这些。”高高在上的扔下这句话,劳伦斯老先生收回落在他身上的视线。

    “你错了。”

    “什么?”

    微扬下巴,夏晚无畏无惧的回应:“我说,你错了,从始至终都大错特错,你不了解霍清随,也没有想过要去了解他。你所做的,最终都只会适得其反。就算他跟你回到巴黎,我相信,你很快就会后悔的。”

    “抱歉,我还有事,就不陪您继续喝茶了。”说完这句,她拿过自己的包,抬脚就走,没有丝毫的犹豫。

    劳伦斯老先生的眼眸瞬间暗如泼墨。

    “站住。”他喝道。

    夏晚没有停留。

    劳伦斯老先生一下眯起了眼:“你的亲生母亲和父亲,也不想管了吗?”

    夏晚身体一下僵住,但她还是极力控制着,不让自己的情绪表露出来。

    她转身,浅笑宴宴:“传说中在欧洲两百多年屹立不倒的劳伦斯家族,也只有这么点手段么?您在那个位子上,是不是从来就没有替别人想过,有的只是命令?劳伦斯老先生,您真的体会过亲情么?孤单么?”

    最后一个音节出口,她嘴角上扬,不再看他一眼。

    “咚咚咚——”

    包厢门在此时被敲响。

    门开,一个陌生人映入眼帘。

    夏晚懒的多看一眼,捕捉到夏政陶在哪后,就要走过去。

    “你相信清随,是出于感情的相信,还是真正的毫无保留的相信?你知道他都做了些什么吗?他呢?如果今天和其他男人在同一间房间里,也会相信你吗?”

    像是幽灵一样的声音从身后响起。

    夏晚直接无视。

    “晚晚!”夏政陶快步走了过来,担心的上上下下将她打量了遍,“没事吧?有没有事?有没有受委屈?告诉爸爸。”

    此时陌生人正扶着劳伦斯老先生走出来。

    几乎是同一时间,夏晚敏锐感觉到了爸爸握着她的手变得僵硬了,周遭的空气,似乎也稀薄了不少。

    “老先生!您……”夏政陶抬头看向劳伦斯老先生。

    “我只给你一星期时间。”劳伦斯老先生连个正眼都没有看他,只是面无表情的对夏晚吐出了这么一句。

    而后,他走了。

    夏政陶眉头狠狠一皱:“老先生!老……”

    “爸。”夏晚拉住了他,对他摇头。

    夏政陶还想追过去:“晚晚你放开,爸去找他……”

    “爸……”夏晚索性拉着他重新回到了包厢,“找他有什么用呢?别让人影响了自己的心情,来,喝杯茶降降火。”

    她说着倒了杯茶给他。

    夏政陶又担心又着急:“晚晚!你……”

    虽然不在现场,但他也能猜到他们聊得是什么,无非是让晚晚离开清随,正是因为如此,他才更担心。

    那个劳伦斯老先生,他可是……

    夏晚看到他脸上掩不住的担心,心中暖意流淌,她笑了笑,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爸,放心吧,不会有什么事的,我们能处理好。对了,你找我是有什么事么?”

    见她扯开话题,夏政陶突然自责自己的无用。

    如果他这个做父亲的再强大一些,强大到没人敢欺负晚晚,是不是就不会有今天的事了?

    “晚晚……”

    夏晚听出了他语气的变化,睫毛颤了颤,她撒娇道:“爸你再不说,我就走啦。”

    听着她的话,夏政陶心里又是一酸,但他又清楚,现在不是自责的时候。

    想起今天的目的,他正了正色,认真说道:“晚晚,你应该知道爸爸找你来是为了什么事,你告诉我,你有没有看到游轮的监控了?”

    这些话,其实在来之前他挣扎过很久,应不应该告诉晚晚,可他实在不想晚晚被蒙在鼓里,更何况曼妮还说……

    “我猜到你找我要说这事。”夏晚并没有错过他脸上的情绪变化,回想昨晚到现在他态度的变化,她也能猜到是谁说了什么。

    心里默默记下一笔,她没有否认:“嗯,我看到了,前后的监控视频都看了。”

    夏政陶一惊。

    “那你……”

    “我相信他。”

    面前的女孩满脸的坚定和信任,夏政陶看着,一阵恍惚。

    有些无力的,他开口,像是要确认:“哪怕……哪怕过程都看清楚了?监控里可是……”

    “我看到了。”夏晚点头。

    夏政陶一时间再也说不出话。

    夏晚无声叹了口气,努力扬起笑容安慰他:“爸,我相信霍清随,他不会做对不起我的事,以前是,现在是,将来也是。这件事,还在调查之中,很快就会有结果的,你别担心,好么?”

    “我怎么可能不担心?”

    “爸……”

    夏政陶摇头,:“晚晚,他对你好,爸爸知道,我也看在眼里,可爸爸……也有自己的怀疑,男人和女人看问题的角度,是不一样的,我只是担心,你会……”

    他欲言又止,最终还是艰难继续:“孤男寡女,一起在一间房间里,一张床上呆了一晚上,晚晚,你觉得,真的可能什么都发生吗?如果是,那那个小演员身上的痕迹哪来的?何况……还是霍清随主动去敲的他的门,这些……你让爸爸怎么能不怀疑,不多想?”

    “爸,他……”

    “晚晚,”大脑有些混乱,夏政陶苦笑,交握在一起的手有些颤抖,“佳柠……你还记得吗?当年我和她妈妈,就是因为……喝多了,又在一间房间里,之后……做错了事。我知道,这件事你不能原谅爸爸,但我就是想告诉你,孤男寡女之间,又喝了酒,犯错的概率……”

    “爸!”夏晚蹭的一下站了起来。

    夏政陶一惊:“晚晚……”

    对上他担忧的眼睛,夏晚叹了口气,她还是把脾气压了下去,说道:“爸,可能我说的,你会觉得有些难堪,但事实上,霍清随他……他和你不一样,不管发生任何事,我都相信他,两个人在一起,最重要的不就是相互信任么?何况这件事里有很多的疑点,我们会查清楚的。”

    夏政陶脸色微微有些难堪。

    夏晚有些愧疚,想了想,她又坐下,抿了抿唇道:“爸,对不起,你别介意。”

    夏政陶猛地回神。

    动了动唇,他想说什么,但又不知道应该怎么说,他隐约觉得,无论他说什么,晚晚怕是都不会信的。

    “爸,别担心了好不好,你要相信我,也相信霍清随,那么多风风雨雨我都和他一起过来了,这件事又算得了什么呢?唔,就当……好事多磨嘛,这样的感情才更坚定啊。”夏晚笑着安慰。

    “……好。”不想让她担心,夏政陶最终点头,没有把另一件事说出口,但心里,其实已经有了其他的主意。

    夏晚以为他已经听进去了,便松了口气,没有再多说什么。

    她有心想问公司最近的情况,但想了想,还是决定晚上先和霍清随商量一下,他比自己懂得多,很多事也知道的多,应该会有好对策。

    如是想着,她心中有了决定。

    只是想到霍清随,不知怎么的,她脑中突然就冒出了劳伦斯老先生临走前那意味深长的眼神,以及那句话。

    她忍不住想,他什么意思?

    霍清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