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惹霍成婚 > 第768章 厉佑霖确认了一件事
    一路上,车内都没有人说话,气氛稍稍有些压抑。

    厉佑霖手指间夹着一根烟,搭在车窗上,漫不经心的抽着,另一只手则有一搭没一搭的玩着打火机。

    他的半张脸被笼罩在阴影下,说不出的晦暗难辨。

    贺舟时不时的从后视镜看他一眼,但都很有眼力见的没有说话。

    四十分钟的疾驰,迈巴赫最终到达目的地——羽宸精神疗养院。

    院长一早就等候在了门口。

    “厉少。”车停下,他就迅速跑了过去,恭敬说道,“您来了?”

    厉佑霖面无表情走在前面。

    院长和贺舟对视一眼。

    贺舟用眼神示意他说话,院长一个激灵,斟酌了两秒问:“厉少,赵小姐……已经睡下了,需要把她叫醒吗?”

    厉佑霖忽的停下了脚步。

    “厉少?”

    “不用。”冷淡的吐出两字,厉佑霖微眯了下眸,“带我过去看她就好。”

    院长颔首:“是。”

    说罢,他走在前面带路。

    很快,一行人来到了疗养院最好的一间房间前。

    门,是关着的,但窗帘并没有拉上。

    厉佑霖一眼就看到了里面背对着他们坐着,但不知道在干什么的赵绾烟。

    院长连忙解释:“厉少您来之前,赵小姐的确已经睡下了,现在大概是醒了吧,您……要进去看她吗?”

    厉佑霖摇头。

    他的目光始终落在房内那个人身上,一瞬不瞬。

    这是当初将她送进来后,他第一次来看她,算起来,已是半年多没见。

    一瞬间,过往种种,或爱或恨,都在他心头一一闪过。

    最终,归为虚无。

    他原以为,再见面,说不上不恨,至少他还是有些无法释怀的,毕竟当初她做了那么多错事,而且两人之间还横亘着一个流掉的孩子。

    但……

    他发现,错了。

    他很平静。

    从想到要来看她,到现在,他的情绪都毫无波澜,就好像对他而言,她真的只是一个陌生人而已,就是这半年多,他偶尔想到她,也是无悲无喜。

    如果不是今晚聿琛问他那句,说的那些话,他想,他是不会来看她的。

    “她的情况怎么样?”

    半晌,他沉声问。

    院长的注意力一直都高度集中着,一听到他问,二话不说回答:“一直都有给赵小姐治疗,同时也请了心理医生,刚进来的时候,赵小姐很排斥,很……狂躁,慢慢的,她开始配合了,现在情况算是不错。除了……”

    “除了什么?”

    院长下意识看了厉佑霖一眼,咽了咽喉说道:“赵小姐每天都会叫您的名字,会问我们护士,您什么时候来,有时候情况不好的时候,她还会疯了一样找您和她的孩子。”

    最后一句话,他的音量有些低。

    厉佑霖自然听出来了,但一如开始,他并没有什么心情起伏。

    他又往里面看了眼。

    或许是意外,又或许是心灵感应,就在此时,原本背对着他的女人缓缓转过了身。

    原本无神的双眸在顷刻间变得闪闪亮亮。

    “佑……佑霖?!佑霖!”脸上瞬间被狂喜溢满,赵绾烟手脚并用的爬了起来,狂奔至了窗前,不停的拍打着窗户,“佑霖!佑霖!”

    她一声声兴奋的喊着,就算听不见,也能凭借嘴型判断出她叫的是厉佑霖的名字。

    四目相对。

    厉佑霖依旧没有情绪起伏,确认了心里那件事,他没有再停留。

    “照顾好她。”朝院长扔下这句话后,他转身离开。

    院长一愣。

    “厉少?”

    他下意识看了眼赵绾烟。

    “佑霖!佑霖!”她还在喊,而在喊了两声后,她的眼泪大滴大滴的落下,看着伤心至极,最后,她的身体缓缓滑落,“佑……”

    他还以为,厉少是来接赵小姐回去的。

    原来,是他想错了?

    大门口。

    迈巴赫重新缓缓启动。

    一如来时,车内无人说话,厉佑霖的视线漫不经心的落在了外面。

    片刻后,贺舟到底是没忍住,问出了口:“厉少,您就是……专门来看赵小姐的?您怎么了?没事吧?”

    “不是。”

    低低的声音响起。

    不是什么?

    贺舟一愣,这才反应过来,他回答的是第一个问题。

    “那……”

    夜色朦胧,厉佑霖的眸色似乎也跟着朦胧了起来。

    他沉默了几秒。

    轻扯着唇,他像是自嘲,又像是自言自语,漫不经心的说道:“来确认一件事。”

    “什么事?”

    这一次,厉佑霖没有再回答。

    贺舟很有眼力见的没有再问,只不过是不是他的错觉,他总觉得,从疗养院出来后的厉少,尽管和来时一样沉默,但这沉默之中,又有不一样。

    但具体是哪里不一样,一时间,他又说不上来。

    就好像……

    “送我回庭溪。”

    冷不丁的声音,贺舟一怔。

    庭溪?

    他是知道的,那是厉少今年新买的公寓,但很少住,偶尔晚上应酬离那近了,才会在那休息一晚,而且据他所知,厉少应该有半年没有回那里了。

    但身为助理,他应该想的更周到。

    “那我现在安排一个钟点工过去打扫一下。”他说着就要打电话。

    “不用。”

    厉佑霖睁开眼,目光幽幽。

    其实,刚刚话说出口的瞬间,他就后悔了,尽管今晚他心里确认了那件事,但于他而言,不过是徒增烦躁,还不如确认之前。

    可,也仅仅是短短几秒,这种后悔就被另一种情绪取而代了之。

    该死的。

    厉佑霖蓦地抿了唇。

    车内的气氛悄无声息的变了变。

    一路再无言。

    而与此同时,庭溪公寓,21楼。

    顾言一手拽着纪微染的手,另一只手死死的拿着强行从她身上脱下来的那件西服回到了她家,没曾想刚刚打开门,她就奋力挣脱开了来,且看都没看自己一眼直奔洗手间方向!

    “微染!”他大喊。

    没有回应。

    顾言还想再开口,目光后知后觉的发现她的礼服后面……

    轰!

    他的脸一下涨红!

    下一秒,一种后怕后的狂喜涌上心头。

    竟然……竟然是这样。

    “微染!”按捺不住心中的激动,他三步并作两步走到了洗手间门前,语无伦次的开口,“微染,我……你……是不是……”

    隔着一扇门,他始终没等到她的回应。

    顾言不放弃,还想说什么,但话到喉咙口的瞬间,他又后知后觉的想到,她和晚晚一样,每次来例假都会很痛,而且她还要更严重一些。

    一想到这些,他当即担忧皱眉。

    “微染……”

    依旧没有回应。

    顾言心中有了打算,没有再说话,他直奔厨房。

    洗手间。

    纪微染一手撑着洗手台,一手按着小腹,疼得站都站不住。

    这一次,似乎比以往每一次都疼,镜子中,她的小脸已毫无血色。

    好久,她才走出去。

    她想给自己倒杯水,却发现不知什么时候开始,公寓里就只剩下了她一人。

    “咔嚓——”

    门把转动的声音在此时响起。

    纪微染一时没有反应过来,闻声抬起了头。

    “微染!”

    顾言一进门,看到的就是她愣愣的望着自己的样子,内心顿时一阵欢喜。

    她是担心自己的吧,看到自己不在还是会失望的。

    所以,她心里还是有他的!

    “微染,”按捺着兴奋,他快步走到她面前,跟个毛头小伙子一样不知所措的解释,“我……我去给你买红糖了,我看你厨房里没有。你先坐下,我给你煮红糖水,这样不会那么痛。”

    说话间,他强行扶着她坐回到沙发上。

    纪微染此时才回神。

    “不用,我自己就可以,你可以回去了。”抽出自己被他握住的手,她淡淡的说着,但语气强势,“别再给我造成困扰了,可以么?”

    困扰?

    她觉得自己对她而言是困扰?

    顾言心一抽,下意识就要解释:“微染,我……”然而瞥见她泛白的脸,他还是压了下去,改口道,“不管怎么样,我现在不舒服,我不能扔下你不管,你先坐着,很快就好。”

    说罢他也没给她反对的机会,转身就往厨房走。

    纪微染想要说的那些话硬生生被堵在了喉咙口。

    良久,她无力的阖上了眼。

    但,听觉似乎变得敏感了起来。

    噼里啪啦的声音,东西掉在地上的声音,甚至还有他的抽气声……

    全都格外清晰的钻入了纪微染耳中,而同一时间,她竟又想到了今早她起床看到的厨房。

    刹那间,她只觉心情从未有过的烦躁。

    不知过了多久。

    “微染……”

    顾言的声音小心翼翼又温柔的响起。

    纪微染睁开了眼。

    顾言顿时喜笑颜开,满腔都是欢喜:“现在不烫了,温度正好,你喝吧,喝了会好一点,不那么疼。”他递过去,像是想到什么似的,又急急道,“放心吧,没有姜味,我知道你不喜欢。”

    他的手就伸在自己面前。

    纪微染看了他一眼,最终还是接了过去:“谢谢。”

    她喝了一口。

    果然没有姜味。

    不知是不是红糖水真的起到了作用,还是她的错觉,等一碗喝完的时候,她忽然觉得小腹没那么痛了。

    只是顾言的灼热目光,让她只想躲开。

    把碗放回到茶几上,她神色冷然的看向他:“我喝完了,你可以回……”

    话音未落,手蓦地被紧紧握住。

    “顾言!”纪微染皱眉。

    她下意识想要甩开,不想下一秒就被强行抱入怀中,同时,明显急促的声音在头顶响起——

    “当初你拒绝我,是因为我们之前有着不少的问题,现在,这些问题都没有了,都解决了。那么微染,你是不是可以考虑重新答应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