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惹霍成婚 > 第810章 她是我老婆!
    原来不是不接他电话,是在洗澡没听见。

    厉佑霖唇角勾起的弧度愈发明显。

    纪微染看到了,但下意识的,她不想看,于是,这个念头才冒出来,她的身体便快了一步。

    她移开了视线。

    “有事?”她淡声问,手搭在门把手,并不打算让他进来。

    不料话音才落,就见原本在面前的人突然一步跨进了房间。

    “啪——”

    门被他关上。

    纪微染心头莫名一跳,下意识看过去,却撞入一双深邃中带着些许热切的眸子里。

    她皱眉:“你……”

    “没事就不能来看你?”厉佑霖轻笑,朝她逼近。

    一瞬间,一股强烈的男性荷尔蒙气息随之笼罩而来,很清晰,亦很强势。

    明明穿着睡袍,可纪微染竟有种他的气息全都透了进来的错觉,让她莫名燥热。

    她几乎是条件反射的往后退了步,不想脚碰到了什么东西,加上先前崴到的地方还有点疼,一个愣神,她身体歪了歪朝旁倒去。

    想象中的摔倒并没有到来,反而被抱入了男人的胸膛里,甚至……她的柔软还撞上了他的坚硬。

    有点疼。

    闷哼声很小,纪微染蹙眉。

    “厉太太这是……故意投怀送抱?”

    男人调笑的声音在此时落下来,伴随着一起的,是他温热的气息。

    纪微染身体微僵,连忙站直身体试图挣脱。

    然……

    男人忽的收紧了揽在她腰上的手。

    很紧。

    “没有,放开我。”她说道。

    “不放。”

    略显轻佻的话语,还有他的手在她睡袍上轻缓摩挲的动作,继而往上……

    纪微染莫名觉得胸口突然堵了什么。

    他对所有人都这样的?

    深吸口气,她也不做声,直接用力推开了他。

    “到底有什么事?”她直视他。

    厉佑霖终于后知后觉的察觉到了她的冷淡,不是性子使然,而是……有些刻意。

    出什么事了么?

    他看向她。

    再靠近,他直接伸手去拉她的手:“厉太太……”

    手,僵在了半空中。

    她躲开了,虽然看着不是刻意,但他能感觉到,她的确是在躲自己,她不想,甚至可以说是有些排斥和自己接触,就像半年多前他们关系最差的时候。

    明明……

    “怎么来香港了?”

    “工作。”

    很冷淡很简洁的回复。

    厉佑霖微不可查的眯了眯眸,直直的看着她。

    热烈,且毫不避讳。

    纪微染突然很不喜欢这个眼神。

    “我要休息了,你……”

    话音未落,手毫无预警被握住,只是短短几秒,男人的手指又强势插入她的指缝中,和她十指相扣,看着十分的亲密。

    “厉佑霖!你……唔!”

    唇,被堵住。

    猝不及防。

    纪微染瞪大了双眸,呼吸开始急促,而几乎是同一时间,她脑子里冒出了今晚在拍卖会上,她无意间撞破的他和周媚的**。

    或许,他就这样吻过了周媚,又或许,昨晚就……

    不受控制的,她觉得有点反胃,甚至还闻到了他唇上不属于他的味道。

    下一秒,她自由的那只手开始使劲推拒,可才撑到他的胸膛,就被他握住,反剪到了身后。

    “厉……佑霖!”她努力躲开,胸口开始涌出怒意。

    “纪微染,你在躲我。”

    男人在这时松开了她,肯定中带了些许笑意的声音传进了耳中。

    纪微染心底顿时涌出一股羞恼。

    她想反驳,可还没等她开口说话,男人的声音再一次响起——

    “送你的礼物,喜欢么?”

    男人不知何时已松开了她,而此时此刻,他的手里拿着的……

    是手链。

    一条……分明是当时在商场,时瑾手上戴的那一条。

    即便当时隔得有些远,但她还是看清楚了,因为这条手链很有特色,足以让人过目不忘,一眼认出。

    现在,他送给了她。

    纪微染倏地抿紧了唇。

    从拿出手链开始,厉佑霖的视线就没从她脸上移开过,不是第一次送女人礼物,可从来没有哪一次,他像现在这样内心紧张,就像是刚刚恋爱的毛头小子一样,居然手足无措。

    他原本想把那枚戒指也拿出来。

    但转念一想,现在的气氛,场合,都不合适。

    他要给她一个难忘的回忆。

    喉结滚动,他凝视着她,哑声开口:“厉太太……”

    “不喜欢。”

    清冷的语调和表情,犹如一桶冷水,直接浇在了厉佑霖身上。

    偏偏,她还加了句——

    “不用送我礼物,不需要,我不喜欢。”

    躺在掌心里的手链突然变得很凉,厉佑霖错愕。

    纪微染却在这时,突然发现了他衬衫上的一枚口红印。

    很隐秘,隐秘到如果不是仔细看,会很难发现。

    她愣了愣。

    两秒后,她回神,移开视线,没有再和他对视,冷淡的下逐客令:“我很累,要休息了,你回去吧,别来找我了,说不定会被记者看到,毕竟我们说好了是隐婚。”

    话落,她再也不看他一眼,直接转身往卧室里走。

    可惜,男人的速度更快,在下一秒就把她拦住了。

    “你……”

    “纪微染,你怎么了?是不是心情不好?”收敛起嘴角的笑意,厉佑霖目光灼灼的盯着她,誓要在她脸上看出什么。

    心情不好么?

    看着他衣服上那枚吻痕,想着她看到的一幕幕,纪微染竟觉得心尖像是被针刺了下,莫名有些酸疼。

    “没有。”她否认。

    她的声音更冷淡了。

    厉佑霖还没来得及深问,就见她转身走到了门口,直接打开了门:“麻烦你出去吧,我要休息。”

    他最终还是离开了她的房间。

    “砰”的一声,门关上。

    纪微染的手还搭在门把上没有拿开。

    她垂下了眸。

    良久,她动了动,目光转向被厉佑霖强行放在一旁柜子上的手链,手链在礼盒里。

    可即便有礼盒包着,她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脑中还是冒出了在商场里看到的那一幕,想到时瑾,她就不能避免的会想到时鸿。

    继而……

    垂落在身侧的一只手无意识的攥紧,心中仿佛也有个声音在叫嚣,似乎还有什么东西在蠢蠢欲动,纪微染闭了闭眼,再睁开,她深吸口气,二话不说拿过那条手链。

    门外。

    厉佑霖还没有走。

    回想着她刚刚的样子,他越发觉得不对劲,渐渐的,他开始后悔自己听话离开了,他应该死缠烂打的,对她,如果不无赖一点,根本走不进她心里。

    后悔的情绪变得浓烈,心中有个冲动在横冲直撞,当下,他有了决定。

    可就在他要抬手再敲门的时候,门,突然就开了。

    厉佑霖一喜,笑意染上眉宇。

    “纪微染!”

    有东西在下一秒被塞到了他收上。

    他一怔。

    “砰!”

    犹豫间,门,重新被关上了。

    厉佑霖低头。

    是他留下的手链。

    她特地开门,就为了把这个还给自己?

    她就这么不喜欢?

    厉佑霖久久未动。

    他敢肯定,她决定有事。

    可,是什么事呢?

    明明昨天两人的关系还好好的,来之前他看到的记者拍的她的照片……

    照片?!

    厉佑霖蓦地眯了眯眸。

    江聿琛!

    一股怒气突然毫无征兆的涌出,他气得直冷笑,想也没想就拿出手机拨了电话过去。

    “喂?”

    没有情绪起伏的语调,厉佑霖气得头疼。

    “你小子背着我干了什么?!”走到远处,他压低了声音冲动质问。

    电话那端,江聿琛一脸莫名。

    他皱了皱眉,随即拿开手机看了眼,是三哥没错。

    “吃错药了?”他反问。

    厉佑霖其实从来都是冷静的,在男女关系上,他从来都是占据主动权的那个,除了先前的赵绾烟,他根本不曾像现在这样患得患失过,本就因为纪微染的态度变化而心烦意乱,此刻再听到这话,他顿时忍不住的冷笑。

    这一刹那,他也忘了和纪微染的约定,直接吼道:“你今晚对纪微染说了什么?!”

    微染?

    他对她?

    江聿琛眉头皱得更紧了,而下一秒,他敏锐的抓住了关键点,以及他的不同。

    “微染?”他没有马上回答,而是刻意停顿了好几秒,直到听到那头厉佑霖的呼吸声明显急促,才淡淡继续,“和你有什么关系?我不是告诉过你……”

    “她是我老婆!你说有没有关系?!”厉佑霖气得胸口直发闷,直接脱口而出。

    空荡荡的走廊里,一时间只有他刻意压制的吼声。

    然后……

    “嘟嘟嘟——”

    忙音声骤然响起!

    他被挂电话了!

    厉佑霖呼吸一滞。

    他难以置信的看了眼即将暗下去的屏幕,深吸口气,他再拨。

    ……直接被挂断!

    他再打……

    “您拨打的用户暂时无法接通,请稍后再拨,sorry……”

    把他拉黑了?

    厉佑霖一口气直接就堵在了喉咙口!

    “操!”

    没忍住,他直接爆了粗口,又烦躁的扯了扯领带。

    贺舟在这时出现买来了厉佑霖指定的话,一脸莫名:“厉少,您这是怎么了?”顿了顿,他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似的,迟疑不定的看着他,“您该不会是……因为江少和太太吵架了吧?”

    一想到这个可能性,他的神色愈发难以言喻。

    “厉少,其实我觉得吧……”

    话音未落,贺舟忽的震惊一顿。

    “厉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