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惹霍成婚 > 第949章 他来了
    “染染!染染……”

    再熟悉不过的声音隐隐绰绰传来。

    纪微染呼吸倏地一滞!

    厉佑霖……

    是……是她的幻觉么?

    她已经严重到幻想他出现了么?

    可是,怎么可能呢?

    他在青城啊。

    他……

    “砰砰砰——”

    “染染!”

    比之前更响亮的敲门声和叫喊声又一次传来。

    纪微染睁大了眼。

    几乎是条件反射的,她掀被子下床,不敢置信的走向门口。

    越近,她的心跳越快。

    “咔嚓——”

    门开。

    四目相对。

    那张再熟悉不过的脸出现在视线中。

    是他……

    他真的来了,不是自己的幻觉。

    刹那间,纪微染只觉几乎就要让自己窒息的恐惧一下消失的干干净净,取而代之的,是委屈和喜悦。

    大脑嗡嗡作响混乱不堪,一直压着的情绪倏地彻底失控,她猛地扑进了男人怀中!

    “厉佑霖……”

    眼泪流下,汹涌如潮水。

    “你来了……你终于来了……厉佑霖……厉佑霖……”她死死的抱着他,脑袋埋在他胸膛前和他紧密相贴。

    只短短几秒,她便哭得不能自已,眼泪更是将厉佑霖胸前一片打湿。

    “厉佑霖……厉佑霖……”她不停的叫他的名字,抱着他腰的手也无意识的加重了力道,一丝一毫都不想和他分开,“厉佑霖……”

    她的身体颤抖不已。

    厉佑霖感觉到了。

    一时间,他只觉心脏被一只手攥住了似的难以呼吸,悄无声息的钝痛更是一下蔓延至了全身,难受的紧。

    他心疼,更自责。

    “我在呢,染染,我在,别哭,嗯?”厉佑霖一手将她抱住,另一只手则轻拍她的手背安抚,他的唇一下接一下的轻吻她的发丝,“怎么了染染?别哭,我在,我陪着你。”

    怀中人没有回应。

    她仍在哭,且身体颤抖的更厉害了。

    想到两人还站在门口,担心她会着凉,厉佑霖搂着她进了屋,又反手关上门。

    “染染?染染……”他轻声叫她,柔声哄着,“到底出什么事了?不哭了好不好?染染……”

    他的手仍在轻抚她的手背,却在下一瞬的时候,忽然察觉到她的身体僵了下。

    然后……

    哭声停止了。

    “染染?”

    刚刚哭得肆意,大脑也似乎跟着缺氧,而现在,听着他的话稍稍清醒过来的纪微染只觉自己进退两难。

    她感觉到了自己对他的依赖,这种依赖或许比她自以为的还要深上很多,悄无声息的扎根在了她身体里,要不然她不会在看到他的那一秒情绪失控扑进他怀里。

    可,此时此刻,她的理智在告诉她,她不能这样,几乎是这个心底声音出来的同一时间,她脑中忽然就冒出了那日看到的那个年轻小姑娘。

    那个小姑娘住进了他家里,说不定以后……会成为真正的厉太太。

    那么,她更不应该……

    纪微染的脸白了白。

    血液渐渐变凉,她想要松手:“对……对不起,我……”

    手,被扼住。

    下一秒,她的下颚被抬起,接着,她被迫和男人四目相对。

    “对不起什么?你想说什么?”

    “我……”

    厉佑霖望着她,心中微叹一口气:“你是不是想说,我不应该出现,我们不能再见面,我们早就结束了,刚刚只是意外,是么?”

    话全都被堵住。

    偏偏男人的语气,他的表情,看起来都是在训人,好像错的是自己一样,纪微染无意识的咬住了唇,莫名的惶惶不安,紧接着而来的,是汹涌的委屈。

    明明他发了那样的微信,还有了新女朋友……

    “我……”

    她仰着头,眼睛泛红,脸蛋上还有着未干的泪痕。

    那模样……

    心底最深的悸动被她勾起,厉佑霖深吸口气,强行压下才不至于在这种不正确的时候对她做什么。

    “我不会走的。”没有多加解释,他松开她的下颚,直接一个公主抱将她抱起往床边走去。

    纪微染再一次没有了思考能力,只能任由他抱着自己,直到被小心翼翼的放在床上,男人似乎要直起腰离开,她才一下惊醒,更是想也没想的拉住了他的手。

    “你去哪?”

    沙哑的嗓音,透着浓浓的不安,一下戳到了厉佑霖内心最柔软的地方。

    俯身,他习惯性的在她额头上落下一吻,耐心的哄着安抚着:“我不走,我先开灯,开亮一点,别怕。”

    拉着他手的手仍是没松开。

    心中微动,厉佑霖意识到了什么,眉头一下跟着紧皱。

    反手主动将她的手包裹在掌心里,他索性重新抱起她,而后就这样走到房间各处,将这里的灯全部打开。

    灯光明亮,她哭红了的双眼更加清晰。

    厉佑霖心疼万分。

    而这时,他终于后知后觉的发现她的背后已经湿透。

    心中不安的感觉越来越强烈,他抱着她在床边坐下,一只手轻抚着她的脸蛋,继续哄着:“染染,告诉我,怎么了?为什么哭?是不是又做噩梦了?”

    他想到了在林婶家那次,她被噩梦惊醒,那会儿的情形和现在差不多,尤其是眼神,不同的是,那次她没有哭,也没有现在这么脆弱。

    想到这,他心口的钝痛更强烈了,再开口,他下意识又放柔了声音:“染染,别怕,噩梦都是假的,何况我在这里。”

    噩梦……是假的。

    恍惚中,纪微染听到了这句话。

    “……假的?”睫毛不停微颤,她不确定的问。

    厉佑霖吻了吻她的唇,看着她的眼睛肯定回答:“对,都是假的,梦而已。染染,可不可以告诉我到底是什么样的噩梦?说出来了噩梦就不会再来找你了。”

    这一刻,他前所未有的懊恼自责,就如同那日她躺在手术台上,他在外面无能为力一样。

    他该早点来的。

    他的染染那么坚强,普通的噩梦根本不会放在心上,可她现在的样子,分明……还在恐惧。

    “染染,告诉我,嗯?”他又哄。

    纪微染眼眸动了动。

    “厉佑霖……”

    “我在,染染,我就在你身边。”

    听着他的话,纪微染看着他,忽然觉得心中有什么沉重的东西在慢慢消散,压在她心口的窒闷似乎也变轻了不少。

    可是……

    一想到要回忆那个不知到底是噩梦还是幻觉的画面,她还是觉得害怕,觉得那股恐惧有卷土重来的架势。

    “我……”

    只是回想了一点,她的身体重新颤抖起来,即使很细微。

    忽的,男人的下巴抵上了她的头发,一种温暖安静的气息随之将她包围。

    熟悉,却仿佛有些陌生。

    “染染,别怕,我就在这里。”

    纪微染微怔,同时,心底仿佛有声音在蠢蠢欲动,在鼓励着她说出来。

    恍惚间,她本能的伸手抱住了他的腰,手指更是紧紧攥着他身上的衣服。

    “厉佑霖……”

    她的心跳很快。

    “我在。”

    萦绕在她鼻尖的独属于男人的气息终于让她一点点的安分了下来,她又往他怀里蹭了蹭,犹豫良久后低声开口:“那个噩梦……”

    她闭了闭眼,再开口,到嘴边的话却不由自主换了:“厉佑霖,你……你相信这个世界上有鬼么?”

    话音落下,她身体又不受控制的颤抖了下。

    厉佑霖身体却一下紧绷了起来,一张脸也难看到了极致。

    怔愣了两秒,他单手抚上她的脸让她看着自己:“染染,”他的声音也沉了下去,“这世上没有鬼,那只是你的梦,你到底梦到了什么?”

    “我……”

    眸色渐深,厉佑霖低声问:“是梦到梦里有女鬼追着你笑?还是追着你哭?还是总感觉身边也有女鬼?”

    瞳孔因震惊微缩,纪微染呼吸一下滞住,她的脑子更乱了,以至于都没有反应过来他怎么知道是女鬼,又为什么会知道的那么清楚。

    男人的脸色看着很严肃。

    恍惚了下后,她回神,恐惧又确定的轻轻点头:“……是。”

    竟然……

    厉佑霖的眸色更深了,但更多的,还是突然溢出的狠戾。

    不动声色的,他继续:“这种噩梦持续多久了?”

    “断断续续,快一个月了吧……”

    一个月……

    悄无声息的钝痛一下犹如地震一般强烈,厉佑霖疼到差点窒息。

    他不能原谅自己。

    他竟然没有在那一晚就发现,反而让她独自一人承受了这么长时间。

    她该……有多害怕?

    他真他妈该死。

    疼痛蔓延,厉佑霖极力隐忍克制着才没有在她面前失态,他很清楚,现在她需要的安慰和陪伴,而不是他如今没有意义的自责。

    “那这一个月,饮……食欲还好么?”

    “……食欲?”

    “嗯。”

    纪微染脑袋昏昏沉沉的,还没有彻底清醒,也就没有细想他的话,反而认真仔细的回想了下,最后摇头:“最近……最近没胃口,不想吃东西。”

    厉佑霖的心揪的更疼了。

    “有胃口的时候,什么吃的比较多?或者……喝的?”他又问。

    或许因为有了他的陪伴,又或许他的气息让自己安心,纪微染大脑渐渐恢复了清明,也终于后知后觉的反应了过来他的问话仿佛有点不对劲。

    她一向是聪明的,只是最近被噩梦缠身才会精神恍惚。

    但现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