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惹霍成婚 > 第954章 让我照顾你
    空荡的临时会客室里,时瑾垂首坐在椅子上,一动不动。

    良久。

    “呵。”她扯唇,低低笑出了声。

    脑海中,纪微染临走前的那句话还在回荡——

    “爱一个人不是那样的,那种龌龊的手段其实你一点也不屑,可自信过了头是自负,真心才能换真心。”

    真心……

    她没有真心么?

    有啊。

    可是那个男人,他不要,也不屑,他的眼里,心里,只有纪微染啊。

    仰头,时瑾忍不住又笑了笑,这一次,自嘲盈.满她的双眼。

    她宁愿……纪微染用胜利者的姿态说其他话,也好过刚刚那副淡漠的模样,堪比一针见血,又将她的骄傲全都踩在了脚下。

    呵……

    如果说厉佑霖是让她生不如死,那么纪微染,则是在她心口上刺了一刀,很轻,甚至是软绵绵的,可那杀伤力……她不能承受。

    她输了。

    一无所有,一败涂地。

    笑着笑着,眼泪从眼角滑落,到最后,当她看到一杯由玫瑰酱泡开的花茶出现在眼前时,她又索性放肆的笑出了声。

    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呵。

    她忍不住想,厉佑霖那个人,果真……心狠啊。

    监狱外。

    厉佑霖倚在车身上,始终望着门口方向的双眸黯淡无光:“她需要静养,至少一个月,你那边的损失我来负责。”

    不是善良,而是通知。

    电话那端,江聿琛一点也不意外。

    “她现在状况怎么样?”

    “暂时还行。”

    沉默在电波中流转。

    “嗯,”换了只手拿手机,江聿琛点了根烟,吸了口吐出烟圈后才沉声说道,“好好照顾她,损失我不会跟你客气。”

    听到点烟声的刹那,厉佑霖下意识的也想摸一根烟出来。

    但,他忍住了。

    “聿琛。”

    “说。”

    视线落在朝自己走来的纪微染,厉佑霖掀唇:“我会照顾好她。”

    他的声音很沉,但其中的意味两人都懂。

    “跟我说没用。”

    “我知道。”

    眸光微闪,江聿琛漫不经心的勾了下唇:“我不会再拦着你,但如果有一天她还是想离开,你还是……”

    “不会再有这一天。”厉佑霖冷声将他打断。

    “希望如此。”

    还没走近,纪微染便看到了男人沉着脸的模样。

    脑中闪烁什么,微蹙着眉,她有些不安:“你……是不是很忙?”

    早在她开口的时候厉佑霖就将手机收起来了。

    “没有,”大步走到她面前,他执起她的手自然的吻了吻,“聿琛的电话,我给你请了假,这段时间你就在家里好好休息,等身体好些了再回去拍戏,可以么?”

    纪微染看着他,没说话。

    厉佑霖一时莫名紧张不安,抿了下唇,他不确定的问:“怎么不说话?你是不是在怪我……”

    “好,听你的。”

    柔柔的话阻断了他,下一秒,她另一只微凉的手覆上了他的手背。

    这一次,轮到厉佑霖不做声了。

    纪微染挽唇浅笑,侧歪了下脑袋难得俏皮打击:“你都替我决定了,也没有商量的余地,再问我岂不是多此一举?有什么意思呀?”

    “染染,我……”

    指腹覆上他的唇,纪微染依旧浅笑:“不是说了么?听你的。”

    四目相对。

    她眉目温柔,眼波流转。

    厉佑霖渐渐笑开。

    “好。”低头攫住她的唇吻了几秒,他拉过她的手上车,“那我们回家。”

    回家……

    熟悉又有些陌生的字。

    纪微染一时间竟有些恍惚,很快,恍惚消散,熟悉的,也是自己从心里有他开始到现在都贪恋的温暖取而代之。

    低眸,望着被他握住的手,情不自禁的,她唇角扬起的弧度更明显了。

    还好。

    她没有错过他。

    ……

    车子在马路上平稳行驶。

    纪微染把和时瑾的对话简单的告诉了厉佑霖,随后沉静了几秒,她终是开口问:“她们还会回来么?”

    她们自然是指魏秋兰和魏晴。

    “不会,”厉佑霖皱了下,声音有些冷漠,“她们本性难移,我不会再给她们纠缠伤害你的可能。”

    纪微染心中微动,知道他是误会了。

    “我没有心软,”她摇头,侧眸看他,“我也不会心软,我也不想再见到她们,永远……”

    有些伤害,是怎么也弥补不了的。

    永远。

    厉佑霖明白她的意思,只是在听到她的话时,不知怎么的就想到了那日她对他说的话,那时,她也是这么决绝冷漠。

    敛眸,掩去眼底闪过的思绪,他嗯了声表示回应。

    他掩饰的太好,纪微染没有注意到他的异样,而很快,她想到了“致幻药”事件中的另一个人。

    “对了,那个化妆师……”

    车内气氛微微变了变。

    “送出去的那些玫瑰酱花茶里,只有你的检查出来有问题。”狠戾划过眉目,厉佑霖说得淡淡,但其中的冷意足以令人不寒而栗,“她承不承认都不重要,这件事交给我。”

    纪微染默了几秒。

    “好。”

    她没有害人之心,也不会圣母,毕竟每个人都要为自己的所作所为负责。

    不想让这些不开心的再影响她,厉佑霖主动换了话题:“累不累?要不要先睡一会儿?到了我再叫你,嗯?”

    温柔缱绻,纪微染感受的清清楚楚。

    暖意从心底溢出蔓延至全身,她摇头:“不累,今天睡了很久了。”

    昨晚之前,睡眠于她其实是一件既奢望又排斥的事,她被折磨的太累,可她又不敢睡,因为一睡,就会做噩梦。

    如此反复,太累。

    可如今,不一样了。

    他在她身边,带给她安心。

    动了动唇,她忽然想说什么,可不知怎么回事,话到嘴边,她又说不出口,甚至在看到男人侧脸的那一刹那又忘得干干净净。

    “怎么了?”

    男人的声音传来。

    纪微染回神,两人的视线有短暂的交缠。

    “没什么……”

    心跳骤然漏了拍,呼吸似乎也隐约有急促的趋势,她连忙转过头看向了窗外,这才发现这条路是去往庭溪公寓的。

    庭溪公寓……

    蓦地,她脑中想到了住在他家的那个小姑娘。

    一瞬间,炙热像是被浇灭了一样,无意识的,她咬住了唇。

    恰逢红灯,车子缓缓停下。

    厉佑霖直接握住她的手裹在掌心中:“在想什么?还是……有话要问我?”

    纪微染微讶。

    被迫转头,她重新和他对视。

    “嗯?”

    纪微染默了几秒。

    终于,她鼓起勇气开口:“厉佑霖。”

    “我在。”

    目光灼灼,其中有着温柔深情,也有着似乎她看不懂的情意。

    “你……你说你没有女朋友,那……住在你公寓的人……是谁?”心跳砰砰直跳,她听到自己很低的声音。

    她觉得自己很克制,可话出口,她才惊觉自己并没有一贯的冷静,因为话里分明有着隐隐绰绰的……醋意。

    意识到这种情绪,她只觉胸口处跟着涌出了一股酸意。

    很难受,确切的说,很……不爽。

    “她……”

    “公寓住了人?”

    话被堵住,纪微染眨了下眼。

    厉佑霖皱眉,显然也对她说的事很不解,不用问,他自然也猜得出来住的是女人。

    可……

    眉头皱得更紧了,他想不出来。

    最后,他摇头。

    “我不知道,我确定没有让人住进去,”顿了顿,他又道,“我们现在去你那收拾东西,我回去看看就知道。”

    他的神情不似作假。

    纪微染心中莫名松了口气,酸意也随之散去。

    “嗯。”她低声道,犹豫了好几秒,再开口,她的声音更低了,低到几乎听不见,“我……相信你。”

    厉佑霖还是听见了。

    嘴角笑意渐渐加深,他握了握她的手。

    “染染,”另一只手抚上她的脸,他盯着她,不着痕迹低声蛊惑,“忘了问你,搬去我那,让我照顾你,愿意么?”

    让我照顾你……

    明明不是他说过的最动听的情话,可话钻进耳中的刹那,更是落在了她心上,纪微染忽然矫情得想哭。

    这个男人……

    咬着唇,她垂首,差点又哭又想笑。

    “不想?”

    男人靠近,气息也喷洒在了她敏感的脖颈处。

    纪微染身体微的一颤。

    “嘀嘀嘀——”

    突然,后面有鸣笛声响起。

    绿灯已亮。

    “开车吧,”思绪被拉回,忍住想要上扬的唇角,纪微染推他,提醒,“绿灯。”

    厉佑霖下意识想说不急,他想听她的回答,然而话到嘴边,脑中划过什么,他忍住了。

    “好。”他应下,不舍松开她的手。

    深深看了她一眼,他这才收回视线重新握上方向盘启动车子。

    不着痕迹的,纪微染偷偷看了他一眼。

    她轻舒了口气。

    她会好起来的,她和他之间也会回到从前的。

    这就够了。

    ……

    一路再无言,温馨始终不变。

    十多分钟后,车子到达庭溪公寓。

    厉佑霖率先解开安全带,而后下车绕到另一边给她开门伸手抱她。

    瞥见她想开口,他直接堵住了她的话,一本正经慢悠悠道:“这样走得更快点。”

    纪微染:“……”

    笑容不由自主染上唇畔,她伸手,圈住了他的脖子,脑袋也贴上了他的胸膛。

    听着他的心跳声,情不自禁的,她嘴角又扬了扬。

    他给的这种感觉,其实,她一直都很贪恋。

    就这样,她被抱着进了电梯,而很快,电梯在她所住的楼层停下。

    “叮!”

    不曾想,随着电梯门开声音一起响起的,还有……

    ——

    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这就是时瑾的结局。微信公众号:陌上迟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