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惹霍成婚 > 第960章 你不爱我?
    “刷”的一下,夏晚小脸绯红火烫,娇嗔瞪了男人一眼,她随手拿起一旁的枕头用力扔到他怀里,而后飞快下床就想往门口方向跑。

    不想,还未动,脚踝便被男人抓住。

    “啊!”

    她直接摔倒在被子上。

    随即,轻缓的,细细的摩挲感在她小腿上蔓延开来,平添了说不清的暧昧,更激起了阵阵颤栗。

    夏晚身体顿时一软。

    可恶的老男人!

    “霍清随!”

    对上男人灼灼的目光,她哪里不知道那是什么意思。

    可是……

    她的腰还痛着啊!

    就因为他昨晚的不知道节制!

    混蛋!

    “拿开你的手!我还没原谅你呢!”她作势踢他,想要把脚从他掌心里抽出,奈何男人握的太紧,她做的都是无用功,以至于她愈发的羞恼,“今晚不许碰我!禽兽!”

    霍清随但笑不语。

    手指沿着她的小腿肚缓缓往上,睡裙被卷起,大片雪白的肌肤暴露在灯光下,他勾唇,低笑:“霍太太,我在帮你按摩而已,打算什么时候原谅我?嗯?”

    那一声上扬的尾音,绝对是犯罪级别的,又酥,又性感,就像网上他的迷妹评论的一样,好听到能让人……高.潮。

    夏晚又气又恼,浑身更是战栗不止,但不想早早认输,只能傲娇的扬起下巴轻哼:“这就是你求原谅的态度?需不需要我提醒你,那会儿是你自己替厉佑霖保证的,你说……”

    “可你刚刚还是给他挖坑了,我也没提醒由着你去了,不是么?霍太太,为了你,我连兄弟都不帮了,诚意还不够?嗯?”

    霍清随眼中的笑意愈发浓厚。

    夏晚看着,全然没有被抓包的尴尬,更没有顺着他的话回答。

    哼!

    她才不要掉进他坑里。

    “出去出去!”怕他使美男计*自己,她更加用力的想要抽出自己的脚,另一只脚则也作势开始了踢他,“我才没有给他挖坑!我明明在帮他好不好!你诬赖我!霍清随你今晚不准碰我!”

    “确定?”

    “出……啊!”

    一个天旋地转,夏晚还没来得及有所反应,整个人已经被男人压在了床上。

    “唔……”

    惩罚似的吻密密麻麻落下。

    夏晚起先又气又恼,但最后还是被男人撩拨得浑身无力,外加迷失沉沦。

    一时间,卧室内春意无限。

    ……

    南园别墅。

    纪微染坐在床上,手里的剧本是怎么也看不下。

    她在发呆。

    即便和晚晚的通话已经结束了很久,但晚晚的那些话还是一遍遍的在她脑海中回荡着重复着,仿佛她想不出一个所以然来就不罢休一样。

    看了眼手机,她眸色愈发黯淡。

    她不知道该怎么办,哪怕知晓了横亘在两人之间的问题。

    不是不想和厉佑霖开诚布公的谈一谈,但只要一想到今天在包厢里他的没有回应,她就没有勇气,他也肯定不会吐露什么心情,只会对她越来越好。

    可,那不是她想要的。

    到底该怎么做呢?

    越想,纪微染越心烦意乱。

    最后,她索性去浴室泡了一个澡,她以为泡澡或许能帮助自己心情好一点,说不定还能理清思路,但没想到的是,等泡完再出来,她仍是一筹莫展心情郁结。

    躺在床上,她走神了很久。

    直到……

    “咔嚓”的一声,卧室门被推开。

    熟悉的清冽气息在第一时间钻进了鼻中,纪微染一个激灵,继而竟是身体一僵。

    他回来了……

    厉佑霖一进门看到的便是她望着自己仿佛发呆的画面,但这不是重点,重点是……她没有察觉到自己的睡裙带子从肩头滑落了下去。

    灯光下,她白皙的肌肤透着冷感,整个人仍是给人清冷的距离感,可偏偏她的表情无辜,只一眼,足以勾起他心底对她的渴望。

    “染染?”眸色变暗,厉佑霖喉结滚动。

    低而哑的一声,性感中透着若有似无的**。

    纪微染一下回神。

    四目相对。

    她分明捕捉到了他眼底一闪而逝的炙热,那种炙热,她见过很多次,都是曾经……他想要她的时候。

    可如今……

    一想到今天包厢里的情形,又想到这段时间以来他的隐忍别扭,再加上晚晚的话还在脑中乱窜着,不知怎么的,纪微染只觉有一团无名火从心底冒了出来。

    她没理他。

    她只是沉静的看了他一眼,而后翻身背对他装模作样翻起了之前扔在一旁的剧本。

    厉佑霖微讶,小腹那的那团火也瞬间消失。

    “染染?”

    没有回应。

    “染染……”

    依旧没理他。

    这是怎么了?

    他惹她生气了?

    厉佑霖皱眉,仔细想了想,想不通,索性快步走到床边在她身旁坐下,又不由分说捉住她的手:“怎么不理我?”

    也不知哪里的脾气钻出来又蔓延到了全身,纪微染想要抽出手,奈何试了几次都徒劳无功,最后只能由着他去。

    “没怎么。”她闷声回应。

    下一秒,男人单手捧住了她的侧脸,她被迫看向他。

    男人目光沉沉,其中有着不解,隐约间似乎还能看到不安。

    倏地,纪微染心尖一颤。

    “没怎么是怎么了?在生气?”一瞬不瞬的盯着她,敏锐察觉到她微小的情绪变化,厉佑霖指腹摩挲着她的脸哄着试探着,“是我回来晚了没陪你吃饭?还是哪里不舒服?”

    他不问还好,一问,纪微染只觉心里那股烦闷郁结之气愈发控制不住了。

    “我说了没怎么,累,不想说话。”她烦躁,胡乱又随便的扯了个借口。

    这时,她忽然又想到了晚晚那两句玩笑话——

    “美人计不好意思,那就适当的作一作,让他哄一哄总会吧?”

    “也可以无理取闹,你是他女朋友啊,这是女朋友的权利。”

    这样……行么?

    无意识的,纪微染咬住了唇,但仅是一秒,男人的手指温柔的伸了过来,阻止了她的小动作。

    “在想什么?”

    纪微染回神。

    抬眸,她定定的看着近在咫尺的厉佑霖。

    这是她爱的男人啊。

    “厉佑霖。”

    “我在。”

    心跳骤然加速,纪微染咽了下喉,终于鼓起些许勇气问出了口:“今天,你……有没有什么话要对我说?”

    空气,好似静滞。

    厉佑霖眉头皱得更紧了,但很快,他舒展,像是压在心上的石头终于不见了一样,整个人也松了口气。

    勾唇,他低笑,捧着她的脸凑过去在她唇上摩挲一番:“sorry,下次不会这么晚回来了,一定一下班就回来陪你,嗯?”

    那语气,分明就是在哄她的无理取闹,尽管她的确是有点无理取闹。

    可是……

    他以前不是这样的。

    纪微染又气又委屈,想也没想的,她猛地推开了他:“今晚你睡客房!”

    猝不及防。

    厉佑霖及时稳住身形,这才察觉到事情似乎没自己想的那么简单,自己好像也想错了方向。

    不顾她的反对,他伸手将她牢牢抱在怀中,一边阻止她的挣扎,一边轻吻她的秀发:“染染,我要是哪里做错了惹你生气了,你告诉我,嗯?”

    他错了么?

    心中委屈的酸涩泡泡越积越多,纪微染忍不住想,没有。

    他没有错,他也对自己很好很宠。

    可是……

    和以前不一样啊。

    以前这个男人才不会这么风度翩翩小心翼翼,他最无赖了,也最不要脸,不仅霸道而且还无耻的坦荡荡。

    可如今……

    她和他之间果然都有问题。

    身上的力气像是被抽干了一样,纪微染忽然就没有了再继续问下去的勇气。

    “没有,抱歉,是我的问题。”别过脸,她不再看他,低声说道。

    她的语气和刚刚全然不一样,尽管厉佑霖一时间还形容不出刚才她是什么样的,但他就是知道,现在和刚刚的纪微染不一样。

    他也能感觉到,她似乎有些委屈。

    委屈……

    他想不明白,唯一明白的是,他不能放她晚上一个人睡在这里,他自己更不想和她分开。

    “染染……”

    还未捧住她的脸,她的声音再一次响起将他打断。

    “厉佑霖。”

    厉佑霖心莫名一揪。

    “嗯?”

    心脏像是被攥住一样又闷又难受,纪微染定定的看着他,到底还是没忍住:“为什么对我好?”

    她想,她只要听到他的回应,听到那句我爱你就好。

    但……

    她失望了。

    “还需要问?你不是一直都知道?因为你是我的女人,因为我喜欢你。”

    和从前无异的情话。

    深情,缱绻。

    眼神亦是。

    她知道这是他的真心话。

    可……

    她想听的是爱,而不是喜欢。

    委屈更深,心底似乎有什么在蠢蠢欲动要冲出来,紧接着,眼眶似乎也沦陷了,酸涩的厉害。

    “你不爱我?”她听到自己的声音。

    她还是问出了口。

    “厉佑霖,你……唔!”

    回应她的,是男人热烈的吻,像是惩罚,又像是在宣泄着什么。

    纪微染正在气头上,她几乎是条件反射的伸手推拒。

    “放……唔……放开……”

    双手在下一秒被男人反剪至了身后。

    她被迫挺起胸膛,被迫接受他更加炙热的吻。

    “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