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惹霍成婚 > 第998章 没脸见人了?
    春梦。

    还是十分羞耻的春梦。

    “唔……”

    一声嘤咛,傅繁猛地惊醒睁开眼。

    胸膛剧烈起伏,她的呼吸前所未有的急促,甚至粗重。

    伸手,她摸了下胸口。

    安静的卧室里,除了她的呼吸声,她还清晰的听到了自己的心跳声,狂乱且快,仿佛下一秒心脏就会从胸腔里冲出来一样。

    眼眸动了动,她回神。

    紧接着,她的思绪也跟着回归,大脑恢复清明,但几乎是同一时间,那个羞耻的春梦重新卷土而来,清晰的在她脑海中回放。

    一帧帧,一幕幕,都在提醒着她……

    “啊啊啊……”

    羞耻的用被子遮住脸,傅繁浑身火烫。

    她竟然……

    做了春梦。

    还是和傅寒景的春梦。

    她到底怎么回事嘛?

    难不成对傅寒景就那么……那么虎视眈眈?

    咬着唇,傅繁一张脸已然红到无法形容,渐渐的,她的呼吸更加急促起来。

    真是……

    丢死人了!

    她闭上了眼,直到硬逼着自己恢复正常才动了下。

    却不想……

    身体倏地僵住,傅繁不敢置信的瞪大了眼。

    几秒后,她蹭的一下起身直冲浴室!

    直到洗了个澡出来,她的脸依旧是红的,甚至比先前红的更加诱人。

    傅繁深吸了好几口气才勉强把心口的那股燥热压下,拿过手机,她看了眼时间,五点了。

    早就没了睡意,她索性不再睡坐到了梳妆台前涂抹水乳。

    只是一瞥见镜子里那个面若腮红的自己,她的心跳还是很没出息的加快了许多,甚至脸又红了不少,真的是连腮红都可以省了。

    胡思乱想下,护肤结束,她开始挑衣服。

    她不是一个纠结的人,从来穿什么也不会纠结很久,但此时此刻,望着衣柜里一排的新款衣服,她切切实实的……犯难纠结了。

    每扫过一件衣服,她都会下意识的想,穿这件好不好看?配什么妆容比较好?

    纠结良久,她索性一件件的拿出来比在身上看。

    “不行,好像有点幼稚。”

    “裙子有点长了。”

    “和发型不搭。”

    “这件……还是这件呢?”

    “……”

    每比试一件,她都能找出不满意的地方,到最后半小时过去了,衣柜里的衣服都试了下她都没选出满意的。

    “啊……”

    傅繁郁闷又无力的倒躺在床上,睁着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天花板继续纠结,末了,她又转头看向堆了一堆的衣服。

    只是看着,她的脸也忍不住红了起来。

    她忍不住想,难道这就是陷入爱恋中的女生必经之路?因为要见喜欢的男人,所以穿什么衣服化什么妆都要纠结老半天么?

    真是……

    胡思乱想到最后,傅繁脸红心跳的舒了口气,接着继续爬起来选衣服。

    最终,她选了雪纺衬衫和阔腿裤,简单又大方,还能显她腰细腿长,接着便是化妆,她很心机的化了一个勾人的淡妆,然后配了元气满满的西柚色口红。

    看着镜子里精心打扮但又不会很明显的自己,傅繁觉得满意极了。

    接下来……

    脸,不知怎么的就变得滚烫了起来。

    傅繁忍不住摸了摸。

    明明只是一晚上没见而已,怎么就那么迫不及待的想要看到他呢?以前明明那么讨厌看到他,难道说,一旦确定了心意就会改变么?

    对这种改变,傅繁有些不知所措,但更多的,还是期待。

    看着时间应该差不多了,深吸口气,最后做了一次心理建设,她推门出了卧室。

    才走到外面,她一眼就看到了餐桌上的早餐。

    她一下愣住。

    “傅寒景?”几秒后,她试探的喊道。

    没人回应。

    “傅寒景?”

    依旧没有人应,不管她喊了几遍。

    很安静。

    随着喊的次数增多,敲了卧室门也没有回应,傅繁不免沮丧。

    他又走了。

    上次也是这样,醒来他就不见了。

    “混蛋!”心情一下变得糟糕,傅繁气极,抬脚就踢上了沙发发泄,“混蛋混蛋混蛋!就那么不想见到我么?!”

    “咔嚓——”

    轻微的一声。

    沉浸在愤怒中的傅繁并没有听见声响,她跟着又是一脚:“傅寒景混蛋!混蛋!”

    “哪里混蛋了?”

    突如其来的声音,像一股电流,毫无征兆的蹿上傅繁心头,带来阵阵酥麻的感觉。

    身体,僵住。

    只一秒间,被抓包的尴尬和别扭涌出,将傅繁的脸染成了红色。

    身后,傅寒景嘴角微勾,不动声色走近,又漫不经心的用着激将法:“怎么?没脸见人了?敢骂不敢承认?”

    “你才没脸见人呢!我……唔!”

    鼻尖重重撞在了坚硬的胸膛上。

    疼!

    酸意倏地涌满眼眶,傅繁捂着鼻子,又气又恼:“你走路怎么不出声的?!干嘛突然站在我身后!你故意的!混蛋!”

    眼眶微红,她恶狠狠的瞪了面前人一眼,委屈之下,她压根就没意识到自己撞上去的那一秒,男人的手已将她的腰搂住。

    直到她发脾气结束,后知后觉的察觉男人离她太近要推开他。

    “你……”

    温热的触感,她的身体再次僵住,连要骂他的话也硬生生堵在了喉咙口。

    大脑,空白一片。

    “你……你……”

    傅寒景假装没有看到她脸上突来的红晕,以及眼中难得的羞涩,依旧漫不经心的语气逼问:“我什么?哪里混蛋了?说清楚?”

    傅繁心跳得极快,血液也跟着越流越快,又仿佛都在一瞬间集中向了被他贴着的地方。

    烫。

    麻。

    痒。

    无意识的屏住呼吸,她不自在的想要动一下:“你……”

    温度和触感陡然消失。

    傅繁一怔,下意识看向男人。

    傅寒景恍若未觉,很自然的收回手,垂眸看她,语调淡淡:“嗯?”

    一言一行,都似乎表明着刚刚的动作只是为了防止她摔倒。

    只有自己……

    傅繁咬唇,眸色忽的黯淡。

    偏偏男人的话又在头顶落了下来,仿佛要不到答案决不罢休似的——

    “怎么不说了?刚刚不是很能骂?”

    那语气……

    怒火犹如星星燎原一发不可收拾,委屈和羞恼同时夹杂其中,傅繁摆足气势狠狠瞪他:“谁骂你了?我没有!你听错了!”

    听到了又怎样,她才不会承认!

    哼!

    傅寒景从来都知道,她每每傲娇生气的时候,眉眼最为生动,格外的诱人,诱人的他直想……吻上去。

    但,还不到时候。

    那么多年他都等了,不在乎再等多一段时间。

    喉结不动声色的滚动一番,敛去眼底的幽暗,他勾唇轻笑,顺着她的话道:“嗯,没有。”顿了下,没给她发脾气的机会,他直接转身走向餐桌,“今天材料和时间不够,小笼包是出去现买的,你喜欢的那家白记。”

    傅繁回神看到的便是他挺拔的背影,以及他手里拿着的外卖袋。

    原来……

    他不是不想看到自己所以提前走了,而是给自己买小笼包去了。

    一想到这,傅繁情不自禁地翘起了唇角,心情瞬间变得大好,甚至,她突然生出一股跑过去从背后抱住他的冲动。

    不过冲动终究是冲动,她也只是想想而已。

    只是,她不期然想到了自己做的那个春梦,以及今早自己因春梦而有的……生理反应。

    真是……羞耻。

    火烫了下,傅繁连忙制止住那不听话的思绪,跟在了傅寒景身后。

    这其实并不是她第一次和傅寒景单独在一张桌上吃饭,但却是第一次,她一颗心砰砰乱跳,紧张到无所适从,哪怕自己不停地告诉自己镇定点都没用。

    她还偷偷看了他好几次,装作无意的样子。

    她以为自己不动声色,殊不知傅寒景早就将她的动作看在眼中。

    在她再一次偷瞄自己的时候,他忍住要扬起的唇角,淡淡开腔:“有话要说?”

    冷不丁的出声,傅繁被吓了一跳,第一反应是羞涩,竟然被他发现了。

    “……没有啊,”她习惯性的否认,余光瞥见他正看着自己,忽然心念一动,“傅寒景。”

    “嗯?”

    心跳骤快,舔了下唇,傅繁装作很随意的样子问:“哎,我穿这身衣服怎么样?”

    她紧张,他心起涟漪。

    “嗯。”

    微哑的一字。

    傅繁没有察觉,她瞪大了眼,一副难以置信又生气的模样。

    嗯?

    就一个嗯?

    “嗯什么意思?!”脾气上来,她气恼,不依不饶,“傅律师这么惜字如金么?多说几个字很为难?还是说,你连自己的品味都看不上?”

    傅律师?

    为难?

    勾了下唇,傅寒景失笑,到底还是给出了她想听的答案:“没有,很漂亮。”

    其实,何止漂亮?

    她不会知道,在他进门看到她曼妙背影的那一秒,潜藏在他内心深处的一个恶魔差点跑出来——他想吻她想脱掉她的衣服,就在沙发上。

    他敛了下眸,阴影下,是涌动的暗潮。

    “哼,这还差不多。”傅繁没有发现他的异样,开心的翘起了唇,正打算再说些什么,放在一旁的手机忽的疯狂振动了起来。

    是微信消息的声音。

    话被打断,她有点小小的不开心,但想着自己的微信从来也没这么多消息,以为是谁找自己有急事,于是不得不暂时咽下话,拿过手机查看。

    一点开微信,她才发现一直在振动的是一个陌生的微信群,还不等她看清楚群名是什么,一个熟悉又陌生的名字和自己的一起出现在了视线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