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惹霍成婚 > 第999章 没情趣的老男人!
    吴萧。

    这个名字……

    睫毛微颤,傅繁有一瞬间的恍神。

    手机又振动了下,一条艾特所有人的消息冒出。

    傅繁回神,低眸看去。

    原来这个群是高中班长刚建起来的同学群,意思是很久没同学聚会了,趁着吴萧今天回国,今晚在酒店聚一聚,所有人都必须去……

    傅繁又是一怔。

    吴萧……回国了?

    紧接着,她心底莫名升起一股躁意。

    她不想去。

    下意识的,她点开群名片想退出。

    手指,顿了下。

    犹豫几秒后,她还是改了主意,又不想看了刷屏的消息心烦,最后索性设置了不提醒群消息,之后便把手机往旁边一扔。

    一抬头,撞入一双幽邃的眸子里。

    仿佛……能看穿一切。

    想到吴萧,莫名的,傅繁竟有些心虚,但她又不想被他看出来,于是用一贯的语气恶人先告状,快速道:“看我干嘛?总不能我看手机你也要管吧?”

    说话间,她的睫毛又颤了下,视线也下意识的往旁边移了下。

    她以为自己掩饰得很好。

    殊不知……

    傅寒景微不可查的勾了下唇。

    她忘了自己心虚时很容易眨眼睛,也会不自觉躲开对面人的视线,但这些,他通通都知道。

    “快点吃,要凉了。”恍若未觉她的异样,不拆穿也不接茬,他淡声提醒。

    闻言,傅繁悄悄松了口气。

    还好没发现。

    乖乖地低头吃饭,她没再说话,但很快,她受不了突如其来的沉默,重新开了口,是没话找话,但更是喜欢这种和他独处的感觉。

    “傅寒景。”

    傅寒景抬眸。

    傅繁扬了下唇,笑得不自知:“你今天要去事务所么?”

    “嗯。”傅寒景睨了她一眼,已然猜到她要说什么。

    果不其然。

    “那……正好我没事,我跟你一起去事务所,好不好?”傅繁一瞬不瞬地看着他,眼睛闪亮亮的,如星空最璀璨的星星。

    傅寒景恍了下神,而后很干脆利落的拒绝了:“不好。”

    傅繁的笑容一下僵在嘴角。

    “为什么?!”

    “我有工作要处理,没时间陪你。”

    傅繁一听,小脸不开心的微沉,嘴也撅了起来:“我又不要你陪,再说了,我也不会打扰你,你忙你的,我就想……”

    “那也不行。”

    “傅寒景!”

    傅繁生气地直戳碗里的小笼包。

    傅寒景无奈:“傅繁。”

    “哼。”

    傅寒景失笑,不自觉放柔了声音:“我让大嫂跟你说的事考虑得怎么样了?”

    傅繁一愣。

    妈跟她说的事?

    “什么……”

    话音未落,她突然反应了过来。

    “……拍戏么?”她试探地问。

    傅寒景颔首。

    傅繁顿时心虚起来,他要是不说,她都快忘了,看样子,妈还没告诉他自己当时气愤填膺地拒绝了吧?

    “……哦,那个啊,”不自然地捋了下头发,她飞快眨眼,“可以啊,反正我也没想好自己想做什么,可以试试,拍戏……应该会很好玩吧?”

    傅寒景没有作声,只是睨着她。

    傅繁愈发心虚,只能虚张声势抢先质问:“干嘛那么看着我啊?”

    回应她的,是男人忽然的低笑。

    呼吸微滞,傅繁一愣。

    “傅……”

    “可大嫂说你拒绝了。”

    话,硬生生堵在喉咙口。

    傅繁小脸火辣辣的烫,脱口而出:“那你还问我?!”

    “嗯。”傅寒景漫不经心地勾了下唇。

    嗯?

    就这回应?

    傅繁气呼呼地瞪大了眼睛。

    “傅寒景!”

    就在这时,不知怎么地她脑中突然冒出了一个想法,于是,她硬生生咽下了原本想说的话,狡黠一笑,她撑着下巴紧张试探:“不然,我去你那上班怎么样?”

    “不怎么样。”

    又是毫无商量可言的拒绝。

    傅繁简直气炸了。

    这个老男人!

    没情趣!

    她重重剐了他一眼:“不行就不行!你以为我很喜欢么?!”

    哼!

    傅寒景一点也不意外她会这么说。

    “傅繁。”

    没人应。

    他再次失笑:“繁繁。”

    冷不丁听他这么叫自己,傅繁心跳极没出息的漏了拍。

    他很少会叫她繁繁,多数情况下都是连名带姓叫她。

    一时间,她心跳骤然加速的同时,耳垂那也红了:“干……干什么啊?”

    傅寒景没错过她的变化,但这种时候,他不会戳破。

    放下手里的筷子,他淡声道:“繁繁,我希望你能找到自己真正想做的事,而不是什么都是三分钟热度。”

    没想到甜蜜之后是面对这么严肃的话题,傅繁一下怔住的同时,还有点羞臊,尤其是后面那句三分钟热度。

    她下意识想解释,解释自己并不是的,可话到嘴边,她其实已承认了他的话,自己其实……还真是如此。

    但到底这么些年来和他作对的习惯使然,她开口反驳:“什么三分钟热度?我没有,傅寒景你……”

    “是不是都无所谓,”傅寒景打断了她,“拍戏的事,不管是想玩玩还是认真拍戏,都可以,我已经让佑霖帮你安排,你随时可以找他。”

    “我……”

    “但我希望你记住,一旦决心开始一件事,最好不要三分钟热度,”顿了下,傅寒景看着她,“无论是事业还是其他,亦或是……感情,明白?”

    傅繁直直地盯着他,呼吸一滞。

    感情……

    他什么意思?!

    脑子一下变得乱糟糟,她想问清楚,可没有那个勇气,更多的是,她其实有点生气他为什么会认为她对感情会是三分钟热度的态度。

    明明不是的。

    他……

    委屈的情绪瞬间涌出,傅繁气不过,恶狠狠瞪了他一眼。

    傅寒景熟视无睹。

    他的面上仍是淡淡,但心中,还是叹了口气。

    因为他怕。

    饶是这些年他从来也不担心她会属于别人,但真正知道了她对自己的感情后,他反而会担心,会……害怕。

    这种情绪,原不该属于他,也不该在他身上出现。

    只因,她是傅繁。

    她现在还在迷茫期,无论是感情还是其他,而他想要的,是让她彻底认清,他需要她坚定,想她和自己在一起不会害怕不会后悔。

    除此之外,尽管他比她更想时时刻刻见到彼此,但时机不合适,毕竟老爷子那已经……

    气氛悄然变化。

    两人谁也没再说话。

    到最后,两人可以说是不欢而散,确切的说,是傅繁单方面的和傅寒景不欢而散,单方面的生气,单方面的冷战。

    冷战到后来,自然是心情越来越糟糕。

    在这样的情况下,傅繁接到了宋思思的电话,还没来得及跟她抱怨傅寒景的讨厌,就听到了宋思思在那头说要参加今晚同学拒绝的话。

    傅繁震惊,以为自己听错了。

    “你要参加?!”

    “不行?”

    傅繁眨了眨眼:“不是,我的意思是……”

    宋思思轻笑,语调漫不经心,又带着若有似无的嘲讽:“为什么不去呢?尴尬是笑柄的人又不是我。啧,何况,我若是不去,岂不是称了那些人的心?”

    到底是多年闺蜜,傅繁一下听出了其中的意思。

    她一向对这种同学聚会之类的东西没兴趣,也不愿意见到从前同学,突然间想去,恐怕……

    “你想做什么?”她问。

    宋思思挑了挑眉,就是不说:“跟我一起去不就知道了?这么不放心我,那就看着我嘛。”顿了顿,她像是恍然大悟一般笑,“哦……吴萧回国了,你怕尴尬?”

    “我……”

    “你什么?嗯?”

    傅繁说不过她,索性闭嘴:“没有。”

    宋思思笑,拨了拨头发:“那就去呗,还是说,你家傅律师连这个都要管着不让你去?我们繁繁小公主什么时候这么听话啦?”

    傅繁哪里听不出她这是在激将法?

    “别提他!”听到傅寒景的名字她就烦躁,“他才管不了呢,不就是同学聚会嘛,去就去啊,我才不会尴尬。”

    宋思思失笑摇头:“行,不提就不提,在哪?我来找你,一起买衣服做头发?作为颜值担当,今晚必须惊艳亮相呢。”

    傅繁把地址报给了她。

    宋思思应下,想到什么,最后道:“对了,你没看群吧,放心吧,唐书不会来,因为没人能联系上她。”

    傅繁想说唐书去不去都影响不了自己,但话还没到喉咙口,那边已然挂了电话,于是不得不就此作罢。

    抬头,她看了眼傅寒景律师事务所所在的商业楼不由冷哼了声。

    哼。

    不想一起就不想好了。

    她才不稀罕他!

    混蛋!

    ……

    一下午的时间,傅繁和宋思思都花在了逛街买买买和做造型上。

    中途傅寒景有主动给她发微信,但傅繁还在生他的气,全都没回,到最后索性设置了他的消息不提醒连看也不看。

    她想傅寒景也着急一次。

    可到最后,她发现着急生气的永远都只是自己,她不过是没回微信,想让他哄一哄,哪知他只主动了两次之后就再也不发了。

    混蛋!

    傅繁气得直戳微信上他的头像,仿佛这样就能出气。

    宋思思看着她使性子的模样但笑不语。

    没多久,酒店到了。

    两人停好车挽手进入。

    刚到大堂,宋思思遇到和宋家关系不错且还有生意往来的一位长辈,于是停下打招呼,恰好这时傅繁的手机响,她示意了下然后走到了一旁接电话。

    不想才转身,一个不留神,她撞入一个坚硬的胸膛里。

    “繁繁……”

    有些陌生,还有些熟悉的声音从头顶落下,带着克制,还带着些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