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惹霍成婚 > 第1010章 别在我面前撒狗粮
    大脑“嗡”的一下嗡嗡作响,继而空白一片,忽的,傅繁想到了一个词——

    近在咫尺。

    太……太近了!

    近到她能清楚在他眼中看到自己的倒影,近到他的呼吸喷薄而至让她只觉炙热,这种近,唯有“暧昧”这个词能形容。

    不知是不是自己的错觉,傅繁只觉空气里的温度似乎也跟着升高了,一点点的,悄无声息,却又恰到好处。

    没人说话。

    暧昧似乎流转的愈发明显。

    空气中似乎有什么在燃烧,又好像……有什么不一样了。

    不过短短两秒,傅繁已觉呼吸开始困难。

    他……他想干什么?

    难道……

    一个不敢置信又不可思议的猜测冒出,抵在沙发上的双手无意识地紧攥着,傅繁呼吸停滞,心跳砰砰砰,岂是狂乱能形容?

    像是情不自禁,又像是被蛊惑,她竟……闭上了眼。

    空气静滞。

    一秒,两秒……

    期盼中的吻没有落下,反而是——

    “头发上有树叶,好了,拿掉了。”

    和平时语调无异的话响了起来。

    傅繁猛地睁开了眼。

    喷薄在肌肤上的温热已经远去,视线里,他坐直身体,回到了原来的位置。

    傅繁完全愣住。

    所以……所以他刚刚根本就不是想吻自己?就只是为了替她拿掉头发上的树叶?是……是她自作多情?

    “轰”的一下,傅繁小脸涨红,温度之高更是前所未有!

    真是……

    好尴尬!

    如果时光可以倒流,如果她知道他根本没那意思,她想,她绝对绝对不会闭眼睛!

    她想找个地洞钻进去!

    一瞬间,傅繁又气又恼,偏偏男人的存在感那么强烈,她除了瞪他一眼也做不了其他。

    混蛋!

    她恨恨磨牙,心里当即把他骂了一遍又一遍。

    如果不是他……

    “脸怎么红了?”眼底一闪而逝一抹谁也无法捕捉到的笑意,傅寒景只当看不出她的尴尬和羞恼,一本正经关心道,“还有哪不舒服?”

    他说着再次倾身。

    傅繁瞳孔骤然一缩,想也没想脱口而出:“别过来!”

    傅寒景不明所以:“嗯?”顿了顿,他皱眉,故意靠近,继而伸手,“是不是发烧了?我看看。”

    眼看着那只手就要碰到她的脸……

    “傅寒景!”身体陡然僵硬无比,傅繁只觉浑身的血液都停止了流动,除了叫他的名字她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反应。

    好在,那只手停下了。

    “到底怎么了?”傅寒景睨她,略显严肃担心地问。

    傅繁猛摇头:“没……我……没事啊。”

    “真的?”

    “……嗯,嗯!没……没事!我没事!”

    傅繁丝毫不怀疑,如果刚刚他的手摸上来,她怕是……怕是身体僵硬到无法形容吧,说不定连怎么呼吸也不会了。

    突然间,她又想到了一句话——“有贼心没贼胆”,说得就是刚刚的她吧?

    真是……

    太怂了!

    掌心里一把汗,傅繁想着刚刚自己那样儿,心里窘到不行,手脚更是不知道该往哪放,只知道移开视线。

    她完全沉浸在了懊恼中,以至于,她压根就没发现傅寒景唇角勾起的笑意,就连他的话也没听清楚,直到自己的名字突然被他喊了遍。

    “傅繁。”

    猝不及防。

    傅繁一个激灵,眼中尽是迷茫:“啊?啊!你……你说什么?”

    “我问,除了唐书,还有没有其他不开心的?”

    唐书……

    冷不丁听到那个不陌生的名字,傅繁这时才算彻底回神,还没等她想到怎么回答,男人再一次开口。

    “傅繁。”

    傅繁下意识应道:“啊……”

    话音戛然而止。

    呼吸骤然停滞,傅繁眼睁睁地看着男人的手伸过来替她捋了下额前的碎发,又在她额头上轻抚而过。

    如羽毛轻拂而过,又如电流蹿过。

    明明只接触了他指腹那么大点的地方,可带来的麻痒触感却可以用汹涌澎湃来形容。

    激烈又强烈。

    “以后有什么都可以问我,别把不开心藏在心里让自己难受,无论什么时候你都可以朝我发脾气,还有,学着相信我,给我点信任,嗯?”

    ……

    “思思你快告诉我,他那话到底什么意思?你不觉得那些话根本不是正常的叔叔对侄女说的话嘛?思思?思思!”

    宋思思正在挑衣服,闻言很不客气地抬头白了她一眼,微微一笑:“你不就是想说那些话像情侣之间才会说的话?我的傅大小姐,求你饶了我吧,从你过来到现在已经重复五遍了,我都能倒背如流了,放过我的耳朵,别在我这种孤家寡人面前撒狗粮,嗯?”

    傅繁躺在床上撑着下巴,闻言不好意思地娇羞一笑:“才没有撒狗粮呢……”

    那声音,又多嗲就有多嗲,还说不出的娇媚,还有那笑脸,明明白白就写着四个字——少女怀春。

    “……”宋思思嫌弃,“是是是,你的感觉是对的,我也觉得那像是情侣间才可能说的话,长辈和晚辈怎么可能说这种话呢?”

    傅繁眼睛顿时亮了起来:“那……”

    宋思思微笑打断:“终于不再是前几天要死要活的样子了?不难过了?想通了?还是他的话给了你力量?”

    提到前段时间,傅繁脸一红,害羞,声音更嗲了:“思思……”

    “哼,”宋思思故作嫌弃,“朝我撒娇可没用,去找傅律师啊,他肯定比我受用。不过嘛,估计你也没那胆,有贼心没贼胆说的就是你。”

    “我……”

    “不承认呀?刚刚那么好的机会,怎么就没见你拿下傅律师?上遇到点误会不问清楚就躲起来哭的不是你?指不定下次再遇点什么事儿就再放弃呢。哦,对了,上次是谁在我面前放豪言说是要睡服傅律师?是你么?”

    “……”

    找到要找的,宋思思站起来,微微一笑给她宣判:“我看还是算了吧,你拿不下他的,早点让自己死心不好么?”

    蹭的一下,傅繁爬看了起来扬声反驳:“谁说的?!我一定能拿下他的!我很肯定,我在他心里就是特别的!哼!”

    “哦,靠什么拿?”

    “靠……”眼珠一转,她突然看到宋思思手里拿着的泳衣,当即一副正义凛然视死如归的模样,“泳衣!”

    宋思思睨她,似笑非笑打破她的幻想:“哦,可你是不是忘了,你压根就不会游泳,是个旱鸭子?”

    傅繁:“……”

    宋思思失笑,把泳衣放在身前比了下,故作遗憾,又故意挤兑:“啧,看来你只能看着我们……啊,不,看着傅律师游泳了。对了,我听说晚点儿还会有其他人来,也是厉三哥的朋友,男的会带女伴。好像就傅律师是单身吧?你说他会不会被惦记上,或者……和别的女人一起游泳?”

    “他敢!我不许!”

    “你说不许就不许?凭什么呀?”

    “……”

    几分钟后。

    傅繁一脸纠结地看着镜中的自己,小脸绯红,说话的时候舌头也打转了:“思思……思思这行不行呀?我……我……”

    宋思思随手绑了个丸子头,闻言睨了镜中人一眼:“可能不行,不然,算了吧?”

    “不要!都没试呢,我不要放弃!”傅繁气呼呼地道,“江聿琛说了,轻易放弃以后会不甘心的!”

    也不等身旁人什么反应,她转身,深吸口气,气势十足:“我一定会拿下他的!才不会再躲起来哭!更不会试也不试就放弃!”

    豪言壮语说完,她看向宋思思:“思思……”

    “说。”

    傅繁撇撇嘴,眼神幽怨:“可是为什么你的胸比我大那么多?”

    ……

    游泳池。

    “傅二哥,这么巧?没想到会在这里看到你呢。对了,我不怎么会游泳呢,不知道能不能教教我?”

    陌生声音在耳旁响起,傅寒景睁开眼,就见一女人趴在池边浅笑宴宴地看着自己。

    女人见他视线扫过来,小脸顿时泛红,不着痕迹地,她挺了挺胸,面上却是含羞带笑:“傅二哥……”

    “你谁?”

    话,硬生生被堵在了喉咙口,女人脸上的笑容也一下僵住。

    “傅二哥……”

    傅寒景皱眉。

    女人顿时委屈地撅起了嘴,大大的眼睛里迅速聚集了水雾:“我是琪琪呀,你不记得我了么?小时候我爷爷带我去你家做客好几次的呢。”

    傅寒景没想起来,对眼前人他是压根没半点印象。

    礼貌地颔了颔首,他语带疏离:“抱歉。”

    女人一听,委屈顿时去了几分,似破涕而笑又似撒娇:“好嘛,我不管,傅二哥既然把我忘了就要补偿我,教我游泳吧!”

    说话间,她娇羞地往他身边靠了靠。

    “傅……”

    “抱歉,不行,我想自己待会儿。”

    这一次,语气已经不单单是疏离,而是明显的带了冷漠。

    女人一噎。

    而怔愣间,她看到傅寒景站起来似乎要走。

    她哪里肯放?

    她都夸下海口了要拿下傅寒景,怎么能让他走?她可不能回去被笑话。

    心中一急,她连忙跟着站起来就要去拉他的手:“傅二哥!啊……”

    傅寒景本想离开,没想到面前女人突然直直朝自己摔了过来,本能的,他伸手扶了一把。

    不想……

    “傅、寒、景!”

    带着明显愠怒的声音忽的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