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重生七零甜军婚 > 第八十四章 眼红
    吃过午饭后,杜心茹去了村长家,村长并不在家,村长的老婆倒是在家,杜心茹和她说完房子的事情后就离开了。

    但是杜心茹去了村长家的这件事情很快就传开了,传的很是离谱。

    居然有人说杜心茹将房子卖给了村长,村长给了她一大笔钱,她一夜暴富了。

    也有的人说的很不好听,说什么杜心茹是和村长睡了,村长将房子送给了她。

    反正众说风云,各种版本的都有,有的也传到了杜心茹得耳朵里,但是她并没有去理会,要是成天都去在意别人说什么,那她的日子还过不过了。

    可是杜心茹不知道,她越是不去计较,这件事情就愈演愈烈。

    过了几天,杜心茹和大牛将老房子的东西都搬完了后,就将房子的钥匙给了村长。

    也是在这几天里,那些流言蜚语都已经传遍了邻近的几个村子。

    这天,杜心茹去村里的小卖铺买一点东西,却被隔壁村来买东西的人给不停地指指点点。

    “唉,你看,那个就是他们之前说的那个,看上去长的规规矩矩的,私底下怎么如此下贱?”

    “就是,所以这看人真心不能只看表面,谁知道她私底下是不是婊子呢!”

    “就是……”

    杜心茹听着她们,一句我一句的,嘴角勾起一抹浅笑。

    果然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她不发飙,她们就真的以为自己好欺负了。

    杜心茹接过小卖铺老板给的盐,还有找的零钱,转身朝着那几个人走去。

    “说够了吗?”杜心茹走到那个人身后,突然问道。

    那个人被吓了一跳,她也没有想到杜心茹会突然走过来,更加没有想到杜心茹敢过来。

    她拍了拍受惊的心脏,转过身去,挑眉一副得意的样子看着杜心茹。

    “你说什么?”

    杜心茹见她装作一副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冷着的脸,又冷了几分。

    几个人中,又得人见杜心茹的脸色不对,怕出事情,连忙就离开了。

    剩下的几个人都是一些不怕事的人,她们都是隔壁村的人,所以她们并不怕杜心茹。

    “我给你说啊!我最见不得那些做了婊子还要立牌坊的人了!”那个大婶挤眉弄眼的说道。

    杜心茹看着她一脖子的痂和油腻的皮肤,真是令她作呕。

    而她那扑鼻而来的口臭才是最正点的,杜心茹差点就要晕过去了。

    她真的不知道,刚才的那几个人是怎么听她说下去的,听她说话,怕是会死人吧!

    “大婶,麻烦你不要对着我说话,你有口臭你不知道吗?”杜心茹说着往后退了几步。

    她话音刚落,其他的那几个女的便纷纷笑她。

    她自然是恼羞成怒,转身瞪了身后的那几个人一眼,见她们都不笑了,才转过头去看向杜心茹。

    “我口臭也也比你千人骑万人睡的好!”

    她的话音刚落,她身后又传来一阵笑声。

    杜心茹自然知道她们在笑些什么,她也不生气,这又不是真的,她干嘛要生气。

    “婶子这么说,看来是有深切的体验啊!不知道婶子你丈夫知不知道你被千人骑万人睡?”杜心茹嘴角勾起一抹嘲讽的笑说道。

    那个人听杜心茹这么说,立马就急了,她直接往前了几步,扬起手就想给杜心茹一巴掌。

    可是她的速度却不及杜心茹,她才刚扬起手,杜心茹就已经送了她一巴掌。

    她愣住了,其他人也愣住了,她们没有想到杜心茹居然会打她。

    打了那个人后,杜心茹心里却是恶心的不行,因为刚刚的那一巴掌下去,她的手上沾满了那个婶子脸上的油。

    “啧啧啧!你的脸真的是比我想象中的还要恶心啊!”杜心茹一边拿出手纸,一边擦着她手上的油。

    这真的是恶心到她了,她从来没有见过如此脏的人。

    “你个臭婊子,你居然说我脏了,我怎么脏了,我能比你脏吗?”那个婶子大吼道。

    杜心茹也不理会她,而是看向了她身后的那些人,那几个人见杜心茹在看她,连忙的都离开了。

    最后竟然就只剩下了那个婶子一个人了,杜心茹笑着摇了摇头。

    就她这样,居然也喊带着人来她们村来说三道四,怕是不想活着走出去了。

    “大婶,这是我第一次听到你在背后说我,我希望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不然你的下场……”

    杜心茹说着停了下来,低头在地上看了看,捡起了一个石头,那在手里,微微用力,石头便化成粉末了。

    那个大婶被吓坏了,那个可是鹅卵石,杜心茹居然这么容易的就将它给捏的粉碎,她自然是害怕了。

    “你……你给我等着,我会回来的!”

    那个婶子被吓的都有些结巴了,转身就逃走了。

    杜心茹看个她仓皇而逃的样子,笑的不行。

    其实她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她的力气变的这么大了,似乎是上次她和杜椽编篱笆的时候。

    她本来只是有些用力的拿着竹子,却没有想到竹子居然就破开了,还好当时杜椽没有注意到她,不然她都不知道怎么解释了。

    后来她试了几次,才发现,她的力气不止可以捏破竹子,还有石头。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她的力气会突然变大,但是有这个能力,总归是派上了用场。

    杜心茹拍了拍自己手上的灰尘,转身回了家。

    自从那次后,村里说她的声音渐渐的都消失了,杜心茹知道那天的事情,肯定小卖部的老板会说出去的。

    她也知道,肯定还会有人在背后说她,但是也都只是少部分人了,所以她根本不用担心,毕竟日子还是要过下去的。

    几天时间,茶园的茶树杜心茹和大牛都种完了,茶树也长的比较好,只是焉了两天,就又活过来了。

    主要还是因为它们还不熟悉空间外面的生活,毕竟空间中一直都是白天。

    茶树渐渐的越想越好了,菜地里的菜也长了出来,兔子大牛则给它们做的窝,因为怕兔子吃菜,大牛将菜地给围了起来。

    兔子适应了几天也变的活泼了起来,宋春花最喜欢去逗它们玩了。

    日子似乎渐渐的步上了正轨,但是杜心茹却觉得不安,她不想这样平静的过,她觉得她还有很多的事情没有做。

    于是她抽空去了一趟学校,见了她的班主任,班主任给了她笔记,她没有来的这些天,班主任将她课上的重点和数学课上的重点都给她记了下来。

    杜心茹很感激,班主任对她的恩情,她真的无以为报。

    就在她回家是,她家不远处停了一辆车,一时间她的生活因为这个又变的不平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