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重生七零甜军婚 > 第一百六十三章 离别前夕
    吃过午饭后,杜心茹和赵沫陪着杜椽一直玩到了半下午,这才恋恋不舍的道别。

    “心茹,你去了就安心的上课,学习,不要担心家里,爹没事,在你回来之前,爹都会好好的。”杜椽拉着杜心茹的手说道。

    虽然他舍不得,但是他不得放手让杜心茹;离开,她还年轻,还有很辽阔的天空可以让她去飞翔。

    “爹,我知道了,等我学成归来,一定好好孝顺您,您不要担心我,我会照顾好我自己的。”杜心茹笑着说道。

    杜椽点了点头,松开了杜心茹的手,脸上带着欣慰的笑容。

    “走吧!”赵沫拉了拉杜心茹的衣角小声的说道。

    杜椽一直都在笑着,可是杜心茹知道他的心里不好受,可是他不是一个善于表达的人,什么事情也只会憋在心底。

    就在她们两人快要走出茶园的时候,身后传来了个声音。

    “心茹,等等!”

    杜心茹停下了脚步,赵沫也跟着停了下来,她们疑惑的转过头,看着朝着她们跑来的大牛。

    大牛气喘吁吁的跑过来,干脆利落的拉起杜心茹的手,将手里的东西塞到了她的手中。

    “心茹,我知道你不差钱,但是这是我的心意,你出国以后要用钱的地方一定很多,这些你拿着,不要亏待了自己。”大牛看着杜心茹说道:“我会等你回来的。”

    一时间杜心茹的心里有些五味杂陈,她知道大牛这些年都不结婚的原因就是因为她,可是她并不能给他他想要的,她已经劝过他好几次了,明里暗里都说了,可是一点效果也没有。

    所以她现在也不知道所些什么好了,手里的这些钱虽然是大牛的心意,可是在她看来确是烫手的山芋。

    “大牛哥,这么多年都过去了,你因该知道了我的心意是不会变的,卿兰是个好姑娘,你不要辜负了人家!”杜心茹抬起头看向大牛说道。

    一提起卿兰,大牛的面色就变的凝重起来了,他也知道卿兰是个好姑娘,他也不想耽误她,可是她横竖都说不通,非要说什么,要等他一辈子。

    如今杜心茹也这样说,他也不知道怎么决定了。

    “你不要担心我,我会好好考虑她的,说不定等你回来的时候,你都有侄子了。”大牛笑着说道。

    杜心茹听他这样说心里也放心多了,对着他点了点头,转身就离开了。

    看着杜心茹离去的背影,大牛久久不能回过神来。

    杜椽看着身旁的卿兰,自然也看到了她眼底的伤心。

    “你瞧,他们兄妹两个,从小感情就好,我也希望他们能够这样子要好下去一辈子。”杜椽笑了笑说道。

    卿兰听到杜椽的话,自然也明白了他话里的意思。

    他想告诉她,他们两个感情再好也只是兄妹,并且提醒她,他并不想他们兄妹因为她而破坏了这些年的感情。

    卿兰垂在身侧的手慢慢收紧,这么多年她都认了,接下来她没有必要前功尽弃。

    “心茹,不是我说,你都嫁给我表哥这么多年了,你大牛哥居然还没有死心啊!”赵沫惊讶的说道。

    杜心茹转过头瞪大了眼睛看着赵沫,赵沫见她这样看着自己,连忙解释道。

    “你可别误会,你大牛哥表现的这样明显,不被看出来都难,自从我第一次来你家我就知道了。”赵沫摊了摊手有些无奈的说道。

    杜心茹听赵沫这样说,不由低下了头,她有些担忧,就连赵沫都看出来了那其他人岂不是?一想到这里,杜心茹就心烦的不行了。

    “哎!我有什么办法,我又不是没有劝过他,他听不进去,我又能怎么办?”杜心茹叹了一口气说道。

    “不过心茹,照这样看来,大牛哥对你是真心的啊!要不你就接受他好了!”赵沫笑着说道。

    她的话音刚落,就被杜心茹打了一下。

    “你呀你!看热闹不嫌事大是吧?你这样把人家卿兰至于何地?她已经追求大牛哥这么多年了。”杜心茹白了她一眼说道。

    “那照你这样说的话,要是没有卿兰的话,你会嫁给大牛哥咯?”赵沫挑眉说道。。

    杜心茹听她这样子说,低下头想了想,这个事情她重来没有想过,可能没有卿兰她也不会嫁给大牛哥的,因为她有方毅,此生有他就足够了。

    看到杜心茹渐渐暗淡下来的眼睛,赵沫这才意识到她是说错话了。

    这些年来,方毅就像是一个禁忌,在杜心茹面前是不能提起的,这些年来,杜心茹一直用书本来麻痹自己,可是事实证明,她是忘不掉方毅的。

    “心茹,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赵沫十分抱歉的说道。

    杜心茹抬起头来,笑着摇了摇头,她已经逃避了很多年了,再逃避下去似乎也不是一个办法。

    时间可以让伤口慢慢愈合,但是却留下了永久的伤痕。

    回到方家后,杜心茹直接就回了自己的房间,赵沫没有跟着她,因为她觉得杜心茹现在一定想要自己待着吧!

    杜心茹回到房间后,熟练的来到了一个地方,打开了那个抽屉,里面装着黄纸钱还有香蜡。

    杜洗茹准备好这些东西后,接着就去了厨房,她做了几道菜,还顺便拿了一壶酒,带着这些东西,她出了门,往不远处的山上走去。

    远远的,杜心茹就看到了那个崭新的墓碑,她朝着那个墓碑缓缓走去。

    这些年她一直都想知道之前她用手刨过的那个坟是什么,直到有一次,她故意套马腾的话才知道,那个地方原来是部队里的墓地,那里是他的战友给他做的衣冠冢,此刻想来,还好当时她没有将那个坟刨开。

    “方毅,我开看你了。”

    杜心茹一边说着一边拿出一个帕子,缓缓的擦拭着墓碑。

    这些年来,她时常都会来这里,一坐就是一整天,坟和墓碑都十分的新,因为她时常都会来打扫。

    “今天我给你做了菜,还带来了酒,你因该有很久没有吃我做的饭了吧?”

    杜心茹将食盒里的饭菜都拿了出来,放在了墓碑前,然后挨着墓碑坐了下来。

    若是有人看见这一幕,怕是都以为杜心茹疯了吧!一个人坐在墓碑前,还一边自言自语。

    “方毅,我要走了,几年都不会回来了,你不要太想我,我不会不回来的,知道吗?”杜心茹倒了一杯酒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