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重生七零甜军婚 > 第二百一十六章 离别2
    夜幕渐渐降临,离别就在眼前,杜心茹十分不舍的,但是也没有办法,为了方毅,为了他们的孩子,她必须要离开。

    火车站前,杜心茹一脸不舍的看着方毅。

    她真的很舍不得,好不容易才见到了他,好不容易才又在一起了。

    可是现在他们却又要分开,不知道什么时候,他们才会再次相见了。

    “心茹,回去后你不要急着回家,最好了是去童夏家,或者去别的学校上学,千万不要回村里,知道吗?”方毅拉着杜心茹的手嘱咐着她。

    并不是因为回村里不安全,而是因为要是回村里的话,以杜心茹现在的情况,那些村民一定会对她指手画脚的。

    不不忍心杜心茹去经历这些,而且爹娘是怎么想的他也不知道,所以最保险的办法就是叫杜心茹不要回去。

    直到孩子出生,再大一些了,她再一个人回去看看,这样就不会被人泼脏水了。

    杜心茹对着方毅点了点头,她知道方毅在担心什么,可是她不想剥夺方毅爸妈看着孩子出生的权利。

    而且她相信,就算她不说这个孩子是方毅的,方毅他爸妈也会对她很好的。

    毕竟相处的这些年,杜心茹对他们还是很了解的。

    两人依依不舍,童夏一个人站在一旁,心里有些空落落的。

    她就要离开了,可是连仲恺的面都没看到,心里有些不是滋味。

    可是她转念一想,也许仲恺他不知道她要走,毕竟她没有通知他,也不知道怎么通知她。

    “心茹,火车就要走了,我们走吧!”童夏拉了拉杜心茹的衣袖说道。

    杜心茹对着她点了点头,依依不舍的放开了方毅的手,三步一回头的往火车上走去。

    方毅不放心,将行礼什么的帮她们搬上车后,就下了火车。

    站在车窗下面看着杜心茹,杜心茹也将头伸出车窗外,看着方毅。

    “答应我,你一定要好好的回来,我和宝宝在家等你回来,你一定要好好的。”杜心茹眼眶红红的对方毅说道。

    方毅点了点头伸手摸了摸杜心茹的脸颊,看着她红红的眼眶,心疼的不行。

    “答应我,别哭!孩子出生可能不不能陪在你身边了,但是不管什么时候,你都要相信我是最爱你的,明白吗?”

    杜心茹重重的点了点头,深吸了一口气,将泪水又憋回了眼眶中。

    火车渐渐开始发动了,列车员让方毅站到了黄线后面。

    杜心茹离方毅越来越远,方毅拼命的跑着,跟上了列车行进速度,将一个东西塞进了杜心茹的手里,然后才缓缓停下了狂奔的脚步。

    看着杜心茹越来越远的样子,泪水再也忍不住的涌出了眼眶。

    “心茹,对不起!”

    车上的杜心茹也泣不成声,泪水潸潸的往下流着。

    童夏抱着杜心茹,让她在自己的怀里哭泣。

    她知道杜心茹不容易,毕竟这么多年了,好不容易知道自己的爱人没有死,却又出了这样的事情,要是她,她也承受不住。

    杜心茹哭了很久,渐渐地才停了下来,为了腹中的宝宝,她不能整天哭哭啼啼的,她必须要保持良好的心情。

    “夏夏,仲恺没有来送你,你没有告诉他你要走吗?”杜心茹这时才想起了童夏的事情。

    童夏摇了摇头,他来不来送她又怎么样,左右不过是不能在一起。

    可是童夏却不知道,其实他们要离开的事情,杜心茹已经通知了仲恺。

    但是至于仲恺为什么没有来,她也不知道。

    接下来两个同病相怜的人都没有说话了,她们都不约而同的翻出了一本医书看了起来。

    一看就是好几个小时,杜心茹实在是有些困了,才将书收了起来。

    可是童夏却一点困的意思也没有,她还在想,她和杜心茹突然离开学校,给班主任写的信,班主任看了一定气坏了吧!

    “心茹,你困了就先睡会儿吧,我看着东西就好了。”童夏对杜心茹说道。

    杜心茹点了点头,就躺下睡了。

    因为车上的位置很宽,人很少,她们这里6个人的位置,就只有她和童夏两个人,所以杜心茹可以躺下。

    火车的声音很大,可是杜心茹却很困,现在任何事情都阻止不了她想要睡觉的困意。

    她刚躺下没多久就睡着了,童夏拿了一件衣服来给她盖到了身上。

    火车持续前进着,途中过了几个站点,她们的这个座位上都没有人。

    后来车厢的座位都满了,可是她们这里还是只有她们两个人。

    她们不知道的是,其实这六个座位都是方毅买了的,所以才没有人坐。

    童夏一直看着窗外,想着一些事情。

    她不知道的是,在火车站时,一直有一个人在默默的注视着她。

    而那个人正是偷跑出来的仲恺,为了不被发现,他才没有上前,只是注视着童夏离开。

    她脸上的失落他都看在了眼里,可是他没有办法,为了她的安全,他必须要做的更周到些。

    直到童夏她们的那趟列车走了过后,他才离开了火车站。

    杜心茹一觉睡醒已经是半夜了,因为她实在是睡的不好,所以她才醒了的。

    “夏夏,我醒了,你睡会儿吧!”杜心茹揉了揉眼睛,看向还在看医书的童夏说道。

    童夏点了点头,然后就趴在桌子上,睡了起来。

    杜心茹有些饿了,就打开了她们带的行礼,那包行礼里面全部都是吃的。

    杜心茹选了几样,放在了桌子上,就在她准备关上背包的时候,一个东西吸引了她的目光。

    她疑惑的将那个信拿出,看到信封上的字,转头看了看趴在桌子上睡觉的童夏。

    看来仲恺还是在意童夏的,不然背包中也不会有这样的一个东西了。

    方毅走的时候也给了她一封信,可是她并没有打开看,因为她不想看到上面是什么不好的事情。

    因为要是什么平常的事情的话,方毅一定就告诉她了,怎么会用写信的方式告诉她。

    杜心茹将童夏的信放在了小桌子上,然后吃着吃的,等着童夏醒来。

    她现在大概可以猜到童夏看到这封信的样子了,她一定会很开心的。

    杜心茹吃着东西,看着车窗外快要亮起来的的天色,嘴角带着一抹笑容。

    似乎是昨天的不开心,全部都烟消云散了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