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重生七零甜军婚 > 第二百四十七章我就是冷旷
    赵沫听童夏这样问,突然意识兴起,嘴角勾起一抹坏笑,突然转过头去,不一会儿,猛的一个转头,将童夏可吓坏了。

    “啊~”

    童夏被赵沫突如其来的一个鬼脸,吓得尖叫不止。

    “哈哈哈!哈哈哈!”

    赵沫看着童夏这个胆小的样子,笑的都已经直不起来腰了。

    “行了,沫沫,你别再作弄她了!”方毅有些生气的对赵沫说道。

    赵沫也觉得自己这样子有些不妥,有些尴尬的退到了一边。

    这时杜心茹已经换好衣服,从房间里面走了出来,赵沫顿时如何大赦,连忙跑到杜心茹的面前,和他一起下了楼。

    这时楼上就只身下了大牛和杜椽还有还在和童夏解释的方毅。

    “好了,你也不要胡思乱想了,我还是和你解释清楚吧!”

    方毅有些伤脑筋的摇了摇头,看着一脸警惕的看着自己的童夏。

    “我是一名军人,心茹她和你说过的吧!”

    童夏点了点头,方毅也就接着继续说了下去。

    “我一年到头出席着各种各样的任务,短则几天,长则十年半载,这次的任务也算是比较长的了,如今算来也有六年了……”

    方毅不慌不忙的给童夏解释着,童夏也十分认真地听着。

    时间就这样渐渐的过去了半个小时,童夏也明白了方毅和冷旷是怎么回事的了。

    她突然对这个世界,对科学充满了无限的遐想和希望。

    “我明白了,十分抱歉,是我误会你了,我还以为你会伤害心茹呢!”童夏有些不好意思的抓了抓自己的后脑勺。

    方毅倒是觉得无所谓,本来他说了这个谎,他就知道迟早有一天他会为这件事情付出代价。

    不过好在这个代价不是特别的大,还是在他的接受范围之内。

    “好啦,既然误会也解释清楚了,我们就下去吃早饭吧!”方毅看了看童夏,还有他身后的大牛和杜椽说道。

    “对对!下去吃饭了,我做粥,心茹最喜欢吃的那种。”杜椽笑嘻嘻的说道。

    四个人也就这样浩浩荡荡的下了楼,楼下的杜心茹和赵沫,早就已经坐在板凳上吃着桌子上的粥,吃的不亦乐乎的了。

    听到方毅他们下来的声音,她们两个都没有抬起头来。

    方毅直径走了过来,坐到了杜心茹的身旁,杜心茹放下了手里的勺子,擦了擦嘴巴。

    “怎么样都解释清楚了吗?”杜心茹没有去看方毅,而是有意无意地插着自己的手。

    “解释清楚了!”方毅连忙回答道。

    “你要解释的人还多了去了!”杜心茹说完就站起了身,朝着茶园走去了。

    方毅有些不明白,他到底哪里惹杜心茹生气了,她突然之间就发脾气了。

    其实这也怪他和杜心茹相处的时间不是很长,不对,应该说是他和怀孕的杜心茹相处的时间不是很长。

    所以他还不太了解杜心茹现在的脾气,他连忙低下头去,快速的吃着碗里的粥。

    因为他想快点吃完然后出去找杜心茹,他也不知道杜心茹会为了什么事情而发脾气。

    于是他决定吃完饭过后再去找她,免得自己不小心又惹怒了她。

    杜心茹刚出门就碰到了刚从外面回来的管家,她本来心情就不好的,看到管家这个跟屁虫,心情就更加不爽了。

    “呦,这大早上的是去哪里回来了?莫不是又去把我们家的事情说给别人听了吧!管家我对你也没有别的什么要求,就希望你能管好你自己这张嘴,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你自己也还是要先掂量掂量,你也不是第一天做管家了,不用我再继续教你了吧?”杜心茹不冷不热的对管家说道。

    管家这个时候已经是满头冒冷汗了,他不知道杜心茹为什么突然之间变成这个样子了,突如其来的气场,吓得她一句话都不敢说。

    只能乖乖的点头,服从杜心茹说的话。

    杜心茹训完管家后,就往茶园里走去了,此时她的心情不好只想找一个安静的地方走走,让自己慢慢的冷静下来。

    “沫沫,你是不是也觉得我变得无理取闹了?”杜心茹停下了脚步,转头看着赵沫问道。

    “心茹你不要想太多了,这件事情本来就不是你的错,而且你现在是特殊时期,不要想太多。”赵沫拉着杜心茹的手拍了拍说道。

    她知道杜心茹现在的心十分的脆弱,一是她现在还怀着孩子,而是方毅离开了那么多年,现在虽然是回来了,但是她还是会担心,说不定哪天方毅他就又离开了。

    所以她逼迫着自己,逼迫自己,不要踏入方毅的生活,更加不能去依赖他。

    不然总有一天,方毅又离开了而她却没有办法自己真正的独立起来,这也是她所担心的。

    杜心茹听了赵沫的话,心里也算是舒服了很多。

    管家因为刚刚赵沫给了他眼神也没有跟过来,此时的茶园无比的安静。

    赵沫领着杜心茹来到了茶园中的凉亭里,两人面对面的坐了下来。

    茶园的空气十分的新鲜,杜心茹的心情,也渐渐地好了起来,至少不像之前那么烦躁了。

    “心茹,你不要去拒绝表哥,他是爱你的,我知道你在想什么,可是你们两个是夫妻,你们两个是要过一辈子的,这样下去并不是个办法。”赵沫拉着杜心茹的对她说道。

    “沫沫,你不是我,你不会明白的,六年里,我一个人是怎么熬过来的,这么多天的思念,我不知道他能否感受的到,虽然我怀了他的孩子了,但是我不得不承认,我是有私心的,我怕我再回到一个人的时候去了,我想有个孩子,至少方毅不在的时候,他还能陪着我,我一个人,也不会这样难过了。”杜心茹低着头看着自己的手缓缓说道。

    赵沫也不知道要说些什么了,她不知道要怎么去安慰杜心茹,但是她知道,这件事情谁都帮不了,解铃还须系铃人!

    赵沫缓缓的抽出自己的手。站起身来走到杜心茹的身后,将刚刚走到这里的方毅的手,放到了杜心茹的肩膀上。

    “沫沫,我不能确定,我不能确定,他在外面是不是有了别的女人,可是我还记得那天晚上他身上的那个味道,那是我一辈子都无法忘记的味道,没有办法说服我自己!”杜心茹眼泪在眼眶中旋转着,却迟迟不肯落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