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重生七零甜军婚 > 第二百六十三章部队来信(7)
    方毅看着杜心茹,两个人都不知道怎么开口,其实他们彼此都认为自己是有过错的,都知道自己自私,所以现在他们两个这样相处实在是很尴尬。

    “我......”

    “我......”

    两人如同心有灵犀一般一同开了口,这让周围的气氛更加的尴尬了。

    “你先说吧!”方毅看着杜心茹说道。

    杜心茹扁了扁嘴,然后转身不去看他。

    “我没有什么要说的,你要是也没有什么要说的话,就出去吧,我想要休息了!”杜心茹有些不高兴的说道。

    她有些生气,是因为她知道方毅知道她是因为什么事情这样的,可是他却不打算主动给她一个说法,所以她才生气的。

    方毅见杜心茹这样说,心也着急了,这件事情本来就是他的问题,他也没有想到部队会这么快就给他来信,更加没有想到这封信会被杜心茹先看到,这让他一点准备都没有。

    “心茹,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你不想我回去,但是心茹,我还没有退伍,军令如山我是不可能不回去的,我知道你现在情况特殊,我也不想离开,但是我只能说对不起,在你选择我的时候,你就该做好这个心理准备的。”方毅看着杜心茹的背影说道。

    杜心茹也明白他的意思,可是她的意思不是说拦着他,不让他回去,她只是不想离开他,就这么简单。

    她不是不懂军规的人,要是方毅不回去的话,说不定是要上军事法庭的,留下一辈子的污点,她不会让他这样的。

    “方毅,你根本就不懂,你根本就不明白为什么我会这样,我不是不要你回去,我只是不想离开你,你能明白吗?你一走就是六年,我怎么知道,你这次走会不会是十年或者说是二十年呢?”杜心茹的声音有些颤抖,但是她还是装作镇定的样子。

    她以为她背对着方毅,方毅他就不会知道她现在已经泪流满面了。

    方毅叹了一口气,走到杜心茹的背后,弯下腰,将下巴抵在杜心茹的肩膀上。

    他的动作将杜心茹吓了一跳,她没有想到方毅会这样突然靠近。

    “心茹,我以为你是了解我的,我也以为你有什么事情都会第一时间和我说,跟我商量的,可是我没有想到,你不是这样想的,我们是夫妻不是吗?为什么你什么事情都不愿意和我商量,然后总是一个人去胡思乱想呢?”方毅有些无力的说道。

    杜心茹听完方毅的话楞住了,她的确第一时间没有想要去和方毅商量,而是躲了起来,想要逃避这件事情,她也不知道她什么时候变成这样了。

    “我......我不知道,我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我想我们分开这么久,我真的是越来越不了解你了,我也不知道要如何去和你相处了,可是方毅你知道吗?我还是一如既往的爱你,重来没有改变过。”杜心茹转过身看着方毅说道。

    方毅看着她脸上的泪水,伸手将她的泪水擦干,看着这样的杜心茹,他怎么能不心疼呢?

    两人对视着,此时他们两个人的眼里都只有彼此,但是这样就已经足够了,足够让两个人的心靠的更加近了。

    吻轻轻落下,杜心茹没有拒绝,也许她也是期待的吧!

    他们已经分开这么久了,能像现在这样真心是很不容易了。

    他们两个人在屋里亲近着,门口的赵雅见情况不对,连忙捂上了童夏的眼睛,将她给拉走了。

    走了很远后,赵雅才松开了捂着童夏眼睛的手,松了一口气。

    在她的眼里,童夏还是一个未婚的小姑娘,哪里能让她看到这些呢!主要还是因为赵雅的思想比较保守吧!

    可是她并不知道童夏早就已经见多了这些事情了,之前在国外的时候,大街上多的是这样的男女,她早就已经是见怪不怪了。

    “阿姨,他们俩这算是和好了吧!”童夏看着赵雅问道。

    “哎呀!这夫妻间就没有隔夜的仇,他们两个要的是多沟通,但愿他们以后也能够像今天这样什么事情都好好说清楚吧!”赵雅叹了一口气说道。

    童夏点了点头,的确,他们两个就是太喜欢逃避了,有些事情是逃避没有办解决的,只有两个人商量,两个人说出来,才会解决的。

    “对了,夏夏,你们过来还没有吃早饭吧?”赵雅突然想起便问道。

    赵雅这样一问,童夏才猛的想起。

    “哎呀!我灶上还煮着饭呢!阿姨,我先回去看看,说不定杜叔叔也给忘了,等会儿怕是锅都烧没了。”童夏连忙就要离开突然她又想起了什么,又转过头来看着赵雅说道:“心茹今天还没有吃早饭,她现在可不能挨饿,阿姨你看看给她先吃点什么垫一下肚子吧,我先回杜叔叔那里看看。”

    童夏说完就跑出了院子,她刚出了院子就看到了院子门口围着一群人,但是因为心里想着家里的饭,便没有去凑热闹,直接就离开了。

    她不知道的是,她离开后,方家就来了很多的人,村里辈分高一点的都来了方家,不知道他们的预意何为。

    童夏跑回家后才发现,厨房早都冒气了浓浓的黑烟,可是大牛和杜椽都不知道去了哪里了,家里居然都没有人发现厨房快要着火了。

    童夏将火给熄灭后,再锅里倒上了水,看了看这口冒着黑烟的锅,这锅怕是不能再用了呢!

    童夏有些气馁的将锅给放了下来,回了主屋,刚刚她回来的时候就没有看到家里有人,她倒是要去看看他们都去哪里了,家都要被烧了都没有人发现。

    可是她找了一圈,一个人都没有看到,童夏的眉头皱在了一起,他们这是去哪里了,出去都不用锁门的吗?还是说他们家真的就到了夜不闭户的地步了!

    童夏将家里的东西都收拾好了后,就将门给关了起来,因为她没有钥匙所以也不敢锁门,只是将门给关上了,她怕她将门给关上了,他们要是没有带钥匙的话,这事情就麻烦了。

    她收拾好后就离开了,她想着杜椽他们没有关门肯定没有走很远,于是她就离开了,可是她不知道的是,她刚走没有多久,一个人就溜进了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