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重生七零甜军婚 > 第二百九十一章我爱你胜过爱自己
    “呀呀呀!你们两个能不能注意点,旁边还有一位单身小姐,你们这是要让我羡慕嫉妒恨啊!”童夏撇嘴对着杜心茹和方毅说道。

    说实话,此时的童夏又如何不去羡慕杜心茹呢?

    她现在孤家寡人一个,她和仲恺也不知道再相见时哪年哪月了。

    若是没有上次的事情,也许他们也不会两地分隔了。

    后悔是没有用的,世界上没有后悔药,其实她也是庆幸的,当初如果不是她被抓,是杜心茹被抓了的话,事情可能会更加复杂的。

    当时杜心茹还怀着孕,那个死外国女人,是看在抓错人的份上,童夏也不知道那个女人会做出什么丧心病狂的事情来。

    “行呐,我们两个收敛一点,是你有些事情我想问你一下,跟我来。”

    杜心茹让方毅扶着她站了起来,她连忙就伸手去拉童夏,两个人就这样往茶园里面走去了。

    不一会儿,她们两个就来到了茶园里的凉亭里,童夏扶着杜心茹坐了下来。

    “心茹,有什么事情不能在家里说要跑来这里?”童夏有些疑惑地看着杜心茹问道。

    “夏夏有件事情,虽然已经过了很久了,但是我知道你心里一直都想着念着,所以我想问问你现在是什么想法。”杜心茹看着童夏问道。

    童夏对着杜心茹点了点头,杜心茹也好不容易的将心中的问题说了出来。

    “你还喜欢仲恺吗?”杜心茹看着童夏的眼睛问道。

    童夏听到仲恺的名字后,很明显她愣了一下,脸上之前带着的微笑也渐渐消失了。

    杜心茹等了好半天也没有等到童夏的回答,她叹了一口气,看童夏这个反应,杜心茹也大概明白了她此时的想法了。

    “好吧!我明白了,夏夏,你有没有想过在出国去找他?”杜心茹接着问道。

    童夏还是没有说话,其实她自己也不知道,她从来就没有想过这件事情。

    她喜欢仲恺,可是仲恺的身份,她无法再去靠近他了。

    因为童夏的家庭是医药世家,他们祖上下来的全都是以学业为主。

    而他们从古至今,从来不和王孙贵族沾染半点关系。

    仲恺他不是z国人,而且还是皇室,他们两个根本就没有希望。

    就算他不是皇室,可是他也是z过国人,就算是她爸妈可以接受,家里爷爷奶奶肯定也不会接受仲恺的。

    说来说去,想来想去,其实他们两个就是有缘无分罢了。

    如今他们天各一方,童夏知道仲恺在哪里,可是z国这么大,仲恺根本就不知道童夏在哪里。

    所以,只要童夏不想,仲恺是找不到她的。

    童夏和杜心茹都明白这个道理,所以杜心茹才会问童夏这个问题。

    “心茹,我没有想过,我是喜欢他,甚至到现在为止我都无法忘记他,可是现实告诉我,我们两个不会有任何结果,所以我不得不从这场梦中醒来,学着慢慢去忘记他。”童夏有些哽咽的说道。

    杜心茹听着也有些心酸,想要忘掉一个人何其容易,当初她以为方毅死的时候,她又何尝不想将他忘掉。

    可是兜兜转转五年的时间,他们还不是从一条直线画成了一个圆圈。

    可童夏和他们的情况并不一样,其实杜心茹也是希望他放弃的。

    z国这么大,天涯何处无芳草,她需要只是时间罢了,时间会改变一个人。

    也许童夏会遇到更好的人,也说不定不是吗?

    “夏夏,不管你做什么决定,我都会支持你,可是我也想将我的建议告诉你,与其花时间去等待他,不如去寻找更适合自己的。”杜心茹伸手拉着童夏的手说道:“其实我一直都觉得,仲恺他并不适合你,只是我想着只要你们两个人开开心心的在一起,没有任何矛盾,只要幸福就好了,这自从知道仲恺是皇室的人后,我就改变了这个想法,夏夏你是一个自由的人,你是一个医者,你不会习惯那种被困在皇宫里的日子,爱情和自由之间你必须要选择一样,希望你选择自由,一个没了自己喜好的人,只不过是一个躯壳罢了,你能明白我的意思吗?”

    杜心茹的话如同一盆冰凉的冷水,一下子泼到了童夏的身上,让她一瞬间就清醒了过来。

    童夏知道杜心茹的话是对的,她不会习惯那样的日子,更加不会放弃自己最爱的医学。

    所以……对不起了仲恺!

    童夏答应过他,会等他的,可是现实告诉她这是没用的,不管仲恺值不值得童夏都不想为了他放弃学医。

    “心茹,我明白你的意思,我不会再去y国了,这里很好,有你们,有我的家人,我不想放弃这里的任何人和事。”童夏抬起头笑着对杜心茹说道。

    杜心茹见童夏这么说也放心了,她活了两事,什么样的事情她没有见过,就算是上一世她没有见过的,这一世,她也已经见过了。

    她不希望童夏去踏入仲恺和他兄弟之间的皇室斗争,因为那些斗争都会让他们头破血流的。

    童夏不适合那样的地方,因为他没有心机,仲恺去争那个位置,就已经注定了他这辈子不可能只有一个女人。

    既然她无法改变仲恺的想法,就只能让童夏放弃了。

    杜心茹知道,此时的童夏心里很痛很痛,可是她知道这是她必须经历的,她没有办法帮到她。

    只能让她自己慢慢熬着,时间长了,伤口结痂了,痂脱落成疤了,不会疼痛了一切就会好起来的。

    “夏夏,你是我最好的朋友,你超过赵沫,我爱你胜过爱我自己,你明白吗?所以我不会害你的。”杜心茹笑着对童夏说道。

    童夏是除了赵沫以外,杜心茹最好的朋友。

    对于赵沫,杜心茹并不是最重要的,可是童夏不同,她可以不顾一切的去保护杜心茹。

    而赵沫不会,如果不是方毅的话,赵沫和她的关系,也许不会有这样好的。

    可是童夏不同,她是杜心茹自己结交的朋友,和其他人不一样,杜心茹很重视她,童夏也重视杜心茹。

    也许这就是命中注定的,杜心茹会遇到童夏,会和她成为最好的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