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重生七零甜军婚 > 第三百一十三章时间不多了
    “好了,仅此一次,下不为例!”方毅严肃的看着杜心茹说道。

    杜心茹连忙点头,还好方毅没有再计较,要是他再计较的话,她都不知道要怎么办了。

    毕竟方毅这个人,还是比较难哄的。

    “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做,她们两个的病,似乎比看上去要严重很多。”方毅立马换了一副嘴脸看向杜心茹问道。

    杜心茹被他变脸的速度给惊呆了,明明刚刚还在生气的人,一眨眼的功夫就变得和和气气了,脸上还带着微笑。

    “你在屋顶上偷听的,那么久难不成还不知道情况?”杜心茹看着方毅反问道。

    其实方毅也不是说不知道,只是知道也不是很全面,毕竟他是偷听,精神不可能一直都集中在杜心茹她们身上的。

    方毅干咳了几声,杜心茹也懒得和他再废话了。

    既然打算坦白,那就得去相信方毅。

    他是自己的丈夫,怎么样都不会出卖自己吧。

    杜心茹想了想,便将前因后果都告诉了方毅。

    方毅一听这病传染,而且杜心茹,还没有研究出对付它的办法,方毅心里自然担心的不行。

    杜心茹也看出了方毅的担心她拍了拍方毅的肩膀,对着他露出了一抹微信。

    “方毅吧!我没事,我要是会被传染的话,我也就不会来给她们治病了,毕竟我知道,我不是一个人了。”

    杜心茹这么说只不过是想让方毅放心,而且她本身就不会被传染。

    但是方毅并没有理解她的话,因该说只理解了一半。

    他以为杜心茹这样说,只是为了让他安心,然后继续救治云大婶她们母子。

    方毅叹了一口气,其实她不这样说,他也不会阻止她的。

    就在方毅打算给杜心茹说些什么的时候,屋里传来了童夏的喊声。

    杜心茹看了看方毅,方毅也止住了还没有说出口的话,对着杜心茹点了点头。

    杜心茹得到方毅的同意后,连忙转身往屋里跑去。

    “怎么了?”杜心茹还没走到床边就问出了声。

    童夏见杜心茹走过来,连忙上前几步,皱着眉头看着杜心茹。

    “心茹,不好了,云大婶身上也出现了和大宝一样的症状,部分皮肤开始变红了,而且还出现了褐色的斑痕。”童夏有些着急的对杜心茹说道。

    “没事儿,你先不要着急,等我先看过再说。”杜心茹拍了拍童夏的肩膀对她说道。

    童夏也对杜心茹点了点头,试着放下心来。

    杜心茹三步并作两步来到床前,她伸手探了探云大婶的脉搏。

    紧接着她又掀开了被子,掀开了云大婶刚刚童夏给她穿好的衣服。

    果不其然,已经出现红色的斑块,红色的斑块上还有褐色的斑点。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这就是这个病早期的症状。

    因为她们见到大宝的时候,大宝已经属于是晚期了,他身上的红斑早就已经不红了。

    不仅不红,而且开始溃烂,根本就看不出早期是什么模样。

    这还是杜心茹第一次见到这个病早期的样子,她带上医用手套,摸了摸云大婶身上的一块红斑。

    很快她就发现了端倪,红斑是一回事,但是这个红班上面的褐色的点,倒是让她觉得有些奇怪。

    这些褐色的小点,不是平整的,而是凸起的。

    有些像一颗颗小小的痘痘,杜心茹皱着眉头看着这些褐色的斑点,觉得有些奇怪。

    现在,云大婶身上的红色斑块并不是特别的红,只是淡红色,有些像挠痒痒,挠破皮的那种红。

    杜心茹看着云大婶身上的斑块,脑子高速运转着。

    “夏夏,将银针递给我,将收集血液的小瓶子也给我。”杜心茹突然说道。

    童夏连忙行动,她快速的在医药箱中拿出杜心茹需要的东西。

    这些银针十分的干净,因为这些银针是刚刚从云大婶身上摘下来的。

    童夏怕会有细菌污染,便又用酒精消了一遍毒。

    杜心茹接过童夏手中的银针,她十分认真的看着云大婶腹部的那块红斑。

    手起针落之间,杜心茹戳开了那块红斑上的褐色的小点。

    然后又快速的将银针拔出,褐色的浓液从那颗痘痘中流出。

    童夏见此便知道杜心茹要干嘛了,连忙将一个没有针头的针递给了她。

    杜心茹将那些浓浓的褐色液体吸到了针管里面,虽然不是很多,但是用来做实验,已经够了。

    童夏见杜心茹收集好了她要的东西,便将小瓶子递给了杜心老师。

    杜心茹将针管中的液体注射到了瓶子中,她轻轻的摇了摇,这些液体真的是太浓稠了,要是再浓一些,可能在瓶子里面都无法晃动了。

    “再准备一个瓶子。”

    就在童夏正在研究杜心茹交到她手里瓶子里的液体的时候,杜心茹突然说道。

    她连忙将杜心茹刚刚给的瓶子放到了医药箱中,有干忙拿出第二个空瓶子交给了杜心茹。

    杜心茹又将红色的斑块给扎破了,将红色斑块的血液也收集了起来。

    她虽然无法保证自己一定会有什么成果,是现在这个样子来看,再差也差不到哪里去了。

    杜心茹收集好了后,便拿起医用棉布帮云大婶插赶紧了身上的血渍。

    童夏将两个瓶子也都刚好的放了起来,杜心茹从自己身上的一个小瓷瓶中拿出一颗黑色的药丸,喂到了云大婶的嘴里。

    现在她不敢再给云大婶吃其他什么药,只能先给她吃一些维持体力的药。

    研究这些起码得,花个好几天,一天肯定是不会有结果的。

    就算是她的医术再好也不会这么自信,一天就能查出原因来。

    “她这样的反应是什么时候开始的?”这时杜心茹才有事情去问童夏。

    她才离开房间不到半个小时,就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她肯定要问一下事情发生的情况和经过的。

    童夏连忙给杜心茹形容了她不在的时候,云大婶身上的变化。

    杜心茹听得十分认真,没有放过童夏描述的任何一个细节。

    只不过她还是没有看出,问题到底出在了什么地方?

    因为云大婶之前有说过,大宝出现这样的红斑,已经是一个月后的事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