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重生七零甜军婚 > 第三百三十五章火车上的争吵
    杜心茹陪方毅他们聊了很久,最后实在是撑不住了,所以就回了房间。

    方毅怕她一个人睡不好,也陪着她回去了。

    夜晚很快就过去了,杜心茹是被方毅叫醒的,她看了看窗外,外面天已经亮了起来。

    她收拾好后,吃过早饭他们就要去火车站了,大牛此时已经在大门外等他们了。

    杜心茹虽然再舍不得,但是她又不想搞的大家那么伤感。

    和赵雅她们匆匆说了几句她们就不得不走了,因为车站还有些远,他们过去还要花一些时间的。

    离开方家后,杜心茹的眼泪就落了下来,方毅抱着她,安慰着她。

    车子很快停在就茶园门口,杜心茹看到门口的杜椽和卿兰他们,刚刚止住的泪水就又忍不住了。

    鼻头一酸,泪水就又落下了,过了好久她才缓过来来,下了车。

    “爹,我走了你在家要照顾好自己,好好吃饭,不要太累,想我了就打电话,过段时间让大牛和装个电话,你就不用去村上打了。”杜心茹拉着杜椽的手说道。

    杜椽见杜心茹脸上还没有干的泪水,他也忍不住红了眼。

    明明知道她迟早要走的,可是却还是无法控制住自己的难过。

    “方毅啊!我就把我的女儿交给你了,你可要好好照顾她,不要让我失望啊!”杜椽将杜心茹的手交到方毅手中说道。

    方毅点了点头,揽住杜心茹,一脸坚定的看着杜椽。

    “爸,你放心,我会照顾好心茹的。”

    杜椽听方毅这样说,心里也放心了,对着他点了点头。

    “走吧!再晚赶不上了,你们过去还要买票,很麻烦的,快走吧!”

    杜心茹的泪水一直往下流着,方毅看着也心疼,他拉着杜心茹上了车,大牛发动车子,很快就驶离了那里。

    杜心茹转过头去看向车后,只见杜椽对着她挥了挥手。

    方毅一直拍着她的肩膀,让她不要难过。

    车子的速度越来越快,很快就看不到杜椽他们的身影了。

    杜心茹也回过了头,看着方毅,方毅帮她擦干了脸上的泪水,让她靠在自己肩膀上。

    两个小时后,他们来到了火车站,方毅和大牛将行礼都拿了下来,童夏陪着杜心茹,一直扶着她。

    此时呢杜心茹并没有从悲伤中走出来,她也知道,自己这样难过是没有用的。

    他们还会见面的,又不是再也见不到了。

    大牛他们将行礼都拿下来后,方毅就去买票去了,因为要排队还有很多的人。

    等到他买到票的时候已经是半个小时后了,大牛将他们送进站后,在站台底下聊了几句,直到车要开了,他都还是不愿意离开。

    方毅扶着杜心茹上车后,童夏也上了车,大牛站在车窗前看着他们。

    这一别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见了,方毅的部队很远在首都,他回去还有很多事情要处理,反正今年是回不来了。

    火车的喇叭不不停地响着,站台的工作人员让送亲的人站到了黄线后面。

    大牛站在人群中看着车上的杜心茹和方毅,他对方毅没有什么不舍的,他不舍的的只是的杜心茹而已。

    火车渐渐发动,大牛不停的往前走,火车速度越来越快,他也奔跑了起来。

    火车上的杜心茹对着他不停地招手,直到站台的尽头,大牛停下了脚步,看着渐行渐远的火车,泪水也落了下来。

    车上的杜心茹一直闷闷不乐,坐在她对面的一个大婶看着她有些疑惑。

    “大妹子,你这是第一次出远门吧!快别哭了,出去都还会回去的,没有什么好伤心的,你看你老公这样疼你,你这样他也着急啊!”

    杜心茹抬起头看着她,童夏帮她擦干了泪水,杜心茹也止住了眼泪。

    “大妹子,你这怕是快要生了吧!几个月了?”那个大婶看着杜心茹问道。

    杜心茹摸了摸自己的肚子看向她:“已经八个多月了。”

    那个大婶一直点头,她也是过来人了,自然知道杜心茹快生了。

    就在这时,走廊中传来了争吵声,因为杜心茹他们买的卧铺票,所以走廊中没有很多人。

    杜心茹一开始都觉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所以没有理会,可是她听到一个声音后觉得有些不对劲,便站了起来。

    童夏见杜心茹站起来,便有些担心连忙扶住她。

    “心茹你要干嘛去?”童夏看着杜心茹问道。

    “方毅去打水这么久没有回来,我去看看。”杜心茹走廊一头看去。

    她一眼就看到了走廊那边被一个女人拦住的方毅,杜心茹的眉头也皱了起来。

    “夏夏,我们过去看看,方毅好像出什么事情了。”杜心茹有些着急的对童夏说道。

    童夏也看出了杜心茹的着急,便扶着她往那边走去。

    因为那个女人的责骂声很大,所以车厢中的人都看了过来。

    “怎么了?这位大姐,你这是?”杜心茹看着那个指着方毅鼻子骂的女人问道。

    “我怎么了,这个男的吧我儿子弄哭了,我当然找他麻烦了,你最好走开一点,等会儿要是碰着你。”那个大姐看了看杜心茹的肚子说道。

    杜心茹转过头去看向方毅,方毅摇了摇头,示意她不要管这件事情。

    可是那个孩子却越哭越大声,那个大姐看着自己的孩子哭成这个样子,便又对着方毅骂起来。

    车厢中其他的人也对着方毅指指点点起来,方毅只是淡淡的解释着,他并没有将这个孩子绊倒。

    是这个孩子在车厢中跑,自己摔倒了,方毅将他扶了起来,那谁知道这一扶,这位大姐反而赖上自己了,非要说孩子是被他绊倒才摔伤的。

    孩子的牙齿都被摔掉了一颗,血一直往外流着。

    而孩子的母亲却不管,一直在和方毅吵,根本不管孩子受伤了,该怎么处理。

    杜心茹实在是看不下去了,让童夏去拿药,童夏有心担心的看了看她。

    “我没事的,方毅在这里,你快去吧!”杜心茹拍了拍童夏的手说道。

    童夏看了看那个孩子,也觉得他可怜,便回座位去拿药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