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触璟生情 > 第二百零一章 另一面
    第二百零二章另一面

    “诶我说老秦,你家那个女婿不是挺有钱的吗?叫什么来着?”

    秦江:“他叫简繁。”

    梁立辉一拍手:“哦,对!就是简繁!我听说他们简家可不差钱。”

    秦江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你还好意思说,上次你把人家的订婚宴搅成什么样了?你让我现在开口去跟他要钱?”

    秦江觉得梁立辉怕是活在梦里。

    秦江知道简繁不是傻子,秦海安曾经就告诉过他,简繁并不是很想让梁立辉去参加婚礼,这表明简繁心里已经开始对梁立辉有所防备了。

    “这有什么的?”梁立辉觉得理所当然,“你们都结成亲家了,要点钱怎么了?”

    “……”秦江往盘子里抖了抖烟灰,摇着头说,“简繁不会借给你钱,一分钱都不会。”

    “老秦!”一直没说话的萧雪芹着急了,她抓着秦江的胳膊晃啊晃的,“老梁那边都遇到这么严重的危机了,你就帮帮他呗!”

    秦江抿着嘴,不是很高兴的样子。

    萧雪芹:“再说了,我们只要跟小繁说是海安需要钱不就行了吗?而且你不要忘了,当初是老梁帮我们找出杀害咱儿子的凶手的。”

    萧雪芹说的儿子,就是指小业,被秦花带走抚养的小业。

    秦江脸上闪过一丝忧虑和焦恨。

    这件事一直是他心头的痛。

    当年,他们的儿子秦业刚刚出生就被人偷走了,这件事让夫妻二人都万分的伤心和绝望。为了要找出作案的人,秦江甚至出动了他黑白两道能调动的所有人。

    最后,还是梁立辉帮忙调查出,偷孩子的幕后黑手就是秦花。

    只是很可惜,在查明案件是秦花所为的同时,梁立辉也悲痛地对他们说,孩子已经被秦花那个恶人给弄死了。

    所以秦江当年才会跟梁立辉联手,制造一起车祸想要杀掉秦花。

    只是没想到他们并没有得手,反而让秦花跑了。

    但是这件事却让秦江对梁立辉有个十分的感激之情,以后的日子里,只要梁立辉有难,他便会伸出援手来帮忙。

    而对秦花的追查,也在夜以继日地进行着。

    梁立辉趁热打铁:“对啊老秦,当年那个事情……哎不说了,我也觉得太遗憾了!我当时已经尽力在帮你们找人了,没想到,刚查出秦花那个贱人就被她跑了…哎,造孽啊。”

    一提到这件事,秦江对梁立辉的怒气就消了很多。

    他说:“秦花那件事,我不会就此休手,我会找出她,然后将她碎尸万段。”

    看着秦江凶狠的侧脸,萧雪芹露出了一个勉强又怪异的假笑。

    她与梁立辉交换了一下眼神。

    梁立辉:“咳,老秦啊,那那个秦花的下落你查到了没有啊?”

    秦江抽完了一整根烟,又叼起一根继续抽:“就快找到了,我手下的人打探到有人在一家钢铁加工厂见过一个长得很像秦花的人。”

    梁立辉焦急地拍着大腿:“那你赶紧派人去找啊!”

    秦江撇了梁立辉一眼,继续抽烟,烟气笼罩在他的脸庞周围,让人看不清他的表情。

    “今天已经派人过去了。”

    “哦。”梁立辉心神不宁地快速转着眼球,他紧张地看了一眼萧雪芹。

    萧雪芹先前并不知道秦江就快找到秦花了,她的脸上闪过一丝慌乱。

    不过她的表情很快就由慌神变为狠戾,她无声地冲梁立辉点点头。

    梁立辉知道她是什么意思他们要在秦江与秦花正式接触之前,先行除掉秦花。

    于是梁立辉很快地就转移了话题:“老秦啊,别提那些伤心事了。就说说咱公司现在的资金周转问题吧?咱需要的也不多,而且以后公司恢复正常了也可以再把钱还给那个简繁,你就先帮我说说情,借一点吧。”

    “……行吧。”秦江虽然脸色不好看,但还是答应了。

    生坐在空白的画纸前,不知道该画些什么。

    她脑子里面想的全是陆桀生。

    昨天陆桀生把她送过来之后,就没有再回来过。

    她试着给陆桀生发了晚安的短信,对方也是非常简短的一句【嗯,晚安。】就把自己给打发了。

    也不知道他现在在做什么。

    是在纠结任夕的事情呢,还是在公司认真工作呢?

    那个安盈盈也不知道有没有再去找他。

    女性的直觉告诉生,安盈盈一定对陆桀生有所图谋,不然不会那么热情地献殷勤。

    她跟陆桀生都已经对外宣布要结婚了,还有女人这么大胆的凑上来。

    一想到婚后自己要与安盈盈那样有心机的人斗智斗勇,生就觉得心里烦躁的很。

    看着面前空白的画纸,生拿起铅笔想要起稿,却只是在纸上瞎画了几笔就画不下去了。

    心里不安静,手上自然什么都画不出。

    于是生索性就放下了画笔,打开电脑查询上次陆桀生给她说的那个画廊的地址。

    画廊的资料还留在陆桀生常住的那个家里没有拿过来,不过生记得那个地方的名字,叫鸢尾画廊。

    她在网上查到鸢尾画廊的地址后,就果断地换了一身外出的衣服,准备去那里看看。

    她不想再一个人呆在家里面胡思乱想了,她想要出去透口气,正好也转移一下注意力,让自己不再总是想着陆桀生。

    然而,事与愿违。

    当她打开大门的时候,发现门前站着一左一右两个保镖。

    那两个保镖在听到开门声之后同时抬起了手阻止她出门。

    其中一个说道:“夫人,先生吩咐过我们,这几天都不允许您出门。”

    “为什么?!”生觉得莫名其妙。

    “不清楚,您如果想出门可以去问问他。”

    “……哦。”生失望地关上了门。

    也许是因为上次在游乐园出的那场意外?所以陆桀生才要把自己关起来?

    生也不知道是该高兴还是郁闷。如果陆桀生是因为担心她的安危才这么做的话,那她心里确实是高兴的。

    但是从另一个角度来说……她被禁足在这里,不就等于失去自由了吗?

    如果在她呆在家的这段时间里,安盈盈又去骚扰陆桀生怎么办?

    算了,不想了。

    夫妻之间应该互相信任的。

    生闷闷不乐地回到家里的沙发上坐下,百无聊赖地打开电视机。

    正巧,电视里播放着一则有关陆桀生的采访。

    那是一则有关游乐园事故后续进展的相关报道,采访的地点应该是在陆桀生的办公室,背景里有一个陆氏集团的logo。

    一位戴着眼镜的男记者提问道:“陆先生,作为前几天发生的游乐园飞椅事故的目击人之一,能否向我们描述一下当时的场景呢。”

    镜头切换到了陆桀生身上,他还是穿这一身得体的西装,头发也规规矩矩的梳好。整个人的精神面貌尚好。

    他说:“意外发生的时候,我正跟我的妻子和孩子在园区内拍照,随后我们听到了路人的尖叫声。当时游客们都在往出口处跑,我意识到有危险后就带着他们一起离开。”

    “在我们躲避的过程中,一个飞椅飞了出来,从我们的左侧擦了过去。”